2019年
一月刊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約拿的發怒與神的愛惜侯秀英

  讀經:約拿書第四章

  發怒的原因

  神後悔不降災 「這事約拿大大不悅,且甚發怒。」(1節)為什麼尼尼微得救,約拿不歡喜呢?不但不歡喜,而且是大大的不歡喜,甚至發怒。因為他認識神,他知道神常常會後悔,不降所說的災。

  外邦人 不但約拿一個人是這樣,凡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差不多都有這個東西。他們得救了,也沒有人搶他們的東西,但他們一看見外邦人得救了,就不喜歡。這是真的事情。你看當彼得從哥尼流家回到耶路撒冷時,那些奉割禮的門徒,已經都是得救的人了,他們還對彼得說:「哎唷,你怎麼『進入未受割禮之人的家,和他們一同吃飯了』(徒十一3)呢?」不但如此,連被聖靈澆灌了受神以異象啟示過的彼得也是這樣:「從雅各那堥茠漱H,未到以先,他和外邦人一同吃飯,及至他們來到,他因怕奉割禮的人,就退去與外邦人隔開了。其餘的猶太人,也都隨著他裝假,甚至連巴拿巴也隨夥裝假。」(加二12、13)

  連那稱為教會柱石的雅各、彼得,還有巴拿巴等人尚且如此,其他的猶太人更不用說了。由此可見在外邦人與亞伯拉罕後裔之間有一道牢不可破的隔牆,根深蒂固的在他們心中很難除去,他們自覺是神的選民,有獨特的身分,外邦人不過是像狗一樣的,怎能與兒女並列呢?

  多年前,我還在大陸時,有一個人被聖靈澆灌了。我就想:像這樣的人怎好澆灌呢?她是一個老年人,衣服很髒也少換洗,夏天流汗也少洗澡,身上那個味道,……我就跪在她的旁邊禱告,禱告,聖靈就澆灌了她,快樂得很。哦,主啊!她不是又髒又臭麼?就是這個樣子。這就像有些孩子,書讀得很好,若是他們的父母都是大學畢業或出國留學,你就覺得他們的孩子書讀得好是應該的。若是他們的父母從來沒有受過教育,而他們的孩子成績那麼好,你的聲調就變了:「他也會讀書麼?」有沒有這個味道?有沒有?

  說到這堙A我就想起我在平度時,住在那個西國教士的家堙C有時我們也說到黑人的事。她說:「我們也很愛這些人,但我們總不和黑人在一塊兒吃飯。那些黑人上我們家來總不走前門,都是走後門。」我說:「怎麼的?」她說:「我們總覺得他們做了多年的奴僕,我們也愛他們,他們向主也很熱心,但我們總覺得是這個樣子。」我和她們也熟一點,她們也讓我,如果是旁的西國人我就不,……我說:「你有沒有想到將來在神的國媮晹b不在一塊兒呢?」她說:「我也有想到這件事。」聖經說:「……從東從西將有許多人來,在天國婸P亞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太八11)……這件事是我們深處的自己。

  敵人 你說他貧窮麼,或者是,但他還有錢去搭棚嘛,他心堿搢ㄢo件事真是,……而且這些尼尼微大城的人是閃,亞蘭的後裔,就是後來的亞述,而亞述是以色列人的強敵,常來攻打欺凌以色列國,所以他一想到亞述首都尼尼微大城的人就生氣了。對麼?你看他向神說得滿有情理:「我知道你是有恩典,有憐憫的神,不輕易發怒,有豐盛的慈愛,並且後悔不降所說的災,所以我急速逃往他施去。耶和華阿,現在求你取我的命罷,因為我死了比活著還好。」(2-3節)神實在難得我們的心,真正在那媗生◥爾隉C

  一直到今天猶太人得救的人數按著比例來說也不算少,但是還有許多不信的。至於這些信的大體上好苦啊!據說,猶太人一信了耶穌,他的父母就把他趕出去或處死。

  在先知身上也是這樣,他發怒還感覺是合理。在申命記第三十二章說:「……我也要以那不成子民的,觸動他們的憤恨,以愚昧的國民,惹了他們的怒氣。」(申三十二21)你說:「他們不像神的子民」,神說:「我就是要救這些人。」藉著他們激勵你發憤。現在是外邦人的日子,許多外邦人得救,也有猶太人。

  神到底是誰的神啊?

  神在約拿身上行了一個神蹟,他上了魚腹中去並沒有懊悔,他還覺得什麼?「我發怒以至於死,都合乎理。」因為你明明在聖經上,不知道說了多少遍:「我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外邦人不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嘛。到底神是誰的神啊?不錯,神實在說了:「我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當亞伯拉罕的後裔說的時候歡喜不歡喜?媄銡u是滿足,但他們卻沒有看見,神還要作祂的事,祂還要作眾人的神哪!

  羅馬書這一本書,神藉著使徒保羅說得那麼清楚。我們要不要聽主的話?但這個心有時就是這樣定規了,就是不願意嘛,有沒有?我們雖然常說:「主啊,我願意聽從你的話……。」當實在來了事情時,每一件事情你都有你自己的主意沒有?一不像你的意思,你願意不願意?不光大人,連小孩子也這個樣子。

  必須經過撒瑪利亞 有一次聚會中,主所用的一位弟兄他說了一句話,他說:「主向我們說話,但你有你手中的事。」這句話雖很平常,但實在是如此。你要不要聽主的話?要聽。但現在有什麼?有我手中的事,是你所定規要做的。神已發出命令了,要我們一聽見命令就放下手中的工作,可是我現在還未做完,等一等吧!這就是罪。小孩子是這樣,大人也是這樣。手中的事也不是不好的事,所以詩篇一一九篇60節說:「我急忙遵守你的命令,並不遲延。」主耶穌在地上,除非神不發命令,如果一發命令祂就怎樣?「祂就離了猶太,又往加利利去,必須經過撒瑪利亞。於是到了撒瑪利亞的一座城,名叫敘加,……。」(約四3-5)

  祂媄鉿陶o個靈的直覺,今天要經過撒瑪利亞。他們願意不願意經過撒瑪利亞?平常他們多半是經過約但河,從比利亞過去,但那一天,主耶穌媄銩P覺必須要從撒瑪利亞經過。所以我們要學習跟從聖靈,有時候聖靈真是不講理,祂就叫我們那樣走,你願意走不願意走?也不是願意走,但卻是必須的,那麼祂就走了。

  那一天祂做了一件事情,一直到現在還寫在聖經上。耶穌在那埵矰F兩天。撒瑪利亞人是猶太人與外邦之混血種,也算是混種的外邦人。

  乃縵與撒勒法寡婦 你看,耶穌第一次在祂本鄉傳福音時,進了會堂,讀先知以賽亞書說:「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祂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路四17-19)眾人聽了歡喜不歡喜?歡喜。等一等耶穌又說了兩件事情,什麼事情呢?一件是:「先知以利沙的時候,以色列中有許多長大痲瘋的,但內中除了敘利亞國的乃縵,沒有一個得潔淨的。」(路四27)還有一件事是:「當以利亞的時候,天閉塞了三年零六個月,遍地有大饑荒,那時以色列中有許多寡婦,以利亞並沒有奉差往她們一個人那堨h,只奉差往西頓的撒勒法一個寡婦那堨h。」(路四25-26)那可拖著他們的心上外邦去了!會堂堛熔酗H一聽見這些話,都怒氣滿胸。要攆祂出城,要把祂推下山崖。

  所以約拿這個發怒是有其背景的,並非沒有原因的,在他看來是合理的,甚至於死都合乎理的。由此可見約拿的發怒不是一件小事啊!

  看看那城究竟如何?

  「於是約拿出城,坐在城的東邊,在那堿隻菑v搭了一座棚,坐在棚的蔭下,要看看那城究竟如何。」(拿四5)這個「東邊」在全聖經上有個意思,東邊是什麼地方?多半我們都說是日出之地。但到底東邊是什麼地方,這個我們要懂得。(今天不說這個)

  安排 神也實在愛他,就「安排一棵蓖麻,使其發生高過約拿,影兒遮蓋他的頭,救他脫離苦楚。約拿因這棵蓖麻大大喜樂。」(6節)一棵蓖麻在那個時代恐怕連一毛錢都不值,他就大大喜樂。我們今天就是這個樣子。「次日黎明,神卻安排一條蟲子咬這蓖麻,以致枯槁。日頭出來的時候,神安排炎熱的東風,日頭曝曬約拿的頭,使他發昏。他就為自己求死,說:『我死了比活著還好!』」(7-8節)因為他搭棚之地的環境改變了,不合他的心意了,同時他所不愛的尼尼微人得救了,而他所喜愛的這棵蓖麻反倒枯槁,因此他求死了!

  我豈能不愛惜呢?

  神就是這樣恩待我們,你看歷世歷代以來,當你認為工作正好的時候,神就來給你一個沒有想到的。對不對?就因為這樣,約拿才會對神說:「我發怒以至於死,都合乎理。」 (9節)神說:「這蓖麻不是你栽種的,也不是你培養的,一夜發生,一夜乾死,你尚且愛惜,何況這尼尼微大城,其中不能分辨左手右手的有十二萬多人,並有許多牲畜,我豈能不愛惜呢?」(10-11節)哦!神真是愛!直到今天我們媕Y不夠看見:「我豈能不愛惜呢?」

  主愛罪人 越是這些人所看為下流之輩,她們得救得實在清楚。有一位王姊妹對我說:「我這個得救,就是主藉著我爸爸的姨太太。當她相信主耶穌,重生得救了,成為新造的人。主活在她堶情A主這永遠的生命由她口中流出,竟進入了我這幼稚童年的心靈。並且看見姨太太順從聖靈,要她離開她不該站的地位,出走的時候還不知往那堨h,卻是聖潔的聖靈運行,運行,終於撇下凡百事物,甘心跟從主耶穌。主得著她,用了她,讚美主!這永遠的生命一直延續著。

  路加福音第七章記載:當那個有罪的女人用香膏抹主的時候,請耶穌的法利賽人看見這事,心婸﹛A這人若是先知,必知道摸祂的是誰?是個怎樣的女人,乃是個罪人。……但耶穌對她說:「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的回去罷。」(路七50)主愛不愛罪人?真是愛啊!神就是愛。今天凡堶惆S有被主開啟的,不但不感覺自己的罪,反覺得自己有本事。我們若願意被主愛得多,我們就必須在主的光中看見我們的罪債。可是正相反,我們不要看見我們的罪債,卻要得著罪債的赦免,這是不可能的,這個約拿就是這樣子。主還對他說:「我豈能不愛惜呢?」這句話實在進了我們的靈中,「我豈能不愛惜呢?」當我們看見一個弟兄或一個姊妹不好時,我們就說:「開除,開除!」說的聲音很響亮,卻沒有這種靈──「我豈能不愛惜呢?」這是當日主對先知約拿說的,今日也是對我們說的。神就是愛。

  哥林多前書說:「弟兄們哪,可見你們蒙召的,按著肉體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貴的也不多。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神也揀選了世上卑賤的、被人厭惡的以及那無有的,為要廢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氣的,在神面前一個也不能自誇。」(林前一26-29)

  我認識一個同學的爸爸,他在北部的鐵路部掌握大權。不信耶穌,他娶了第二個太太之後就把大太太放在家堙A替他服事父母。到了一個時候,大概是宋博士到了他作事的地方講道,他得救了,得救了!他真是從寶座上下來,他說了一句話:「你們貪財,你們那埵陸]可貪?你們能看見是多少錢?」因鐵路在他手中。感謝主,他得救了!得救以後就回到他的老家,他的城堙C那一天他來到我們聚會的地方。他謙謙虛虛的見證說主如何救了他,話語間充分的流露出他是何等的不配蒙主拯救啊!……主說:「我豈能不愛惜呢?」將來到了天堂沒有一個是自誇的,都是不配的不配啊,這個得聖靈叫我們看見。神說:「我豈能不愛惜呢?」

  前些日子,神叫姊妹們去愛那個患癌症的,那種臭,……神豈能不愛惜呢?經神這樣一愛惜,經神一發了憐憫,還臭不臭?不但不臭了,神說:「我不是對你說過,你若信,就必看見神的榮耀嗎?」(約十一40)我們今天沒有看見榮耀,只是看一個死屍擺在那媯o臭。神豈能不愛惜呢?連馬大那麼愛主的人,她也說:「主阿,他現在必是臭了,因為他死了已經四天了。」越是這個臭的,神越在他身上做,真是寶貝。

  這個先知,還是個傳道的,也是主所膏的,並且是經歷復活的,尚且是這個樣子,別人更不用說了。所以我們不該藐視這一班先知講道,主所用的僕人。可是我們堶掘茠器D:在還沒有被提以前那個亞當和沒有得救以前是一樣一樣的,一分都沒有改,一點點都沒有變。聖靈寫聖經很有祂的意思,約拿那麼好,照著耶和華所吩咐的,真是像我們所讀的哥林多前書第十二章:「先知講道之能,」卻沒有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的「愛」。對不對?講道的大能,都悔改了沒有?他傳道,那些人都悔改了沒有?人家都悔改了,他卻沒有什麼?沒有愛。你怎麼知道呢?可不是麼,他看見人家都悔改了,他反而大大不悅,且甚發怒。

摘自:七筐(第六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