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属灵人的一些危险

宾路易师母着

子凭着自己不能做甚么

  (这是一篇聚会信息,特别用简单的话语来说明“魂”与“灵”的区别,可以做为前面讲论的参考。)

  “魂的能力”简单地说它是起源于魂里,而“灵的能力”它是起源于灵中。魂是“魂的能力”及“灵的能力”二者发表的媒介。魂的能力是藉着魂的官能彰显,而灵的能力也是同样地藉着魂的官能来表现。让我简略地来说明它。我画灵、魂、体三个部份,其中“灵”是最高,“魂”是在中间,“体”是最低层。然后,再画一个箭头从上到下,从“灵”到魂再到外面。这个表示圣灵在人的灵里,往下经过魂的官能而流露出来。或者我再画一个箭头从下向上,从“体”的部份进入魂,再从魂的官能出来。头一个图;你可以看见灵的能力从神赐下并使魂得着能力;在第二个图中,你看见“魂的能力”从肉体中起来进入魂而流出。“魂”是居间场所,是“灵”与“魂”能力的媒介,我们只能从它的果子才能说出它是出于何种能力(参看太七16-17)

  我曾说过“魂的能力”它是起源于魂。更准确地说,它是起源于身体或动物性的生命─就是圣经所说的“肉体”。现今所发现“魂”的能力是一些大的发现,这是我们祖先所从未想到的。这些能力是起源于“肉体”而不是“灵”,甚至在外表看来不像是出于魂的也是如此。因为“魂”是在肉体的权势之下,除非灵得以重生,并藉着内住圣灵能力的管理才得脱离。肉体是想要控制及使用魂的官能。举例来说,心思─是魂的官能之一─它可能被魂的能力所推动,也可以被圣灵更新,藉着人的灵从圣灵得着能力。

  今日的危险就是在属魂的境界内仿冒数灵的事务。因着无知而发展并使用这些心灵的能力,以为它们是属灵的能力。藉着基督所说的话我们可以加以试验。他说:“圣灵是叫人活的。”只有从圣灵而来透过你的灵的,才是出于神的。魂潜在的能力不是属神─虽然有些人以为它们是神的能力。举例来说,有人说“医病的恩赐”是在魂里面,所以有这恩赐的人要学习使他成长。有一位牧师写道:“这些能力有时似『动物性的魅力』,有时似『心灵的能力』……这些能力在奉献给神之后就成了『圣灵的恩赐』……”但是我们确知圣灵的恩赐必须是从神而来的,它是从圣灵藉着灵而来,而不是属“魂”的。

  再者,因着信徒要寻求得到“圣灵洗”的“证据”,信徒被带到使用催眠术相似的方法,于是这些仿冒的“圣灵的洗”便进入了真实基督的教会。另外的例子,信徒在灵里曾真正地接受了圣灵的水流,但因着自己的无知发展潜伏在人里面心灵的能力,加上与自己生命的混合并用以服事神。例如一个诗班,一再地唱诗,他们能够把聚会带到心灵的状态;使得会众不能清楚地思想或不能有意志决定的行动。

  这是今天世界上像洪水般心灵能力的潮流,是魔鬼藉以执行他的计画和目标的凭藉。“叫人活的乃是圣灵,肉体是无益的。”每一位神的儿女都受到许多服事的支配─如传讲、教训、工作等─这些可能是靠圣灵或靠我们所说的心灵的能力。重生的灵─即“我要赐你们一个新灵”法斯特说灵是圣灵居住的殿堂,也是圣灵藉以工作的器官。当圣灵来临,更新人的灵并住在其中时,他就要再更新心思并管理魂的其他官能。当我们行走在圣灵里,履行了他工作的条件,我们就在一切行动上成为“属灵的”。我们的每一个动作都有一个属灵的印记,每一种官能都要改变,复苏及高升。信徒成为“新人”并且不止是一个新人,而是一个有神的生命在他灵里的人。藉着心思的更新,在合适的时刻,混乱的思想逐渐过去并且心思变得更清晰。

  “肉体是无益的”属灵的工作是何等地真实。如果是由魂中肉体的生命得能力那就没有果子。你可以劳苦─但没有果子!原因是“魂”从天然的生命得能力,所以它“没有益处”。巨大的辛劳却只有微小的果效!“肉体是无益的”对此的解释非常正确的。如果“肉体”是无益的,魂的能力当然也是无益的。

  让我们看约翰福音的几处经文,我们来看看主对于他以何种态度对待自己及自己“能力”的话─虽然在他的情形下,这都是些无罪的能力。我们的主说到“吃他的肉”及“喝他的血”(约六53-58)时,他的门徒都说“这话甚难”。这儿关连到在领会属灵的真理上,正如主所说的“肉体”是无益的。说到“吃肉喝血”对于肉体是“这话甚难”的,并且天然的人是无法领受圣灵的事。

  当我们读到主耶稣基督所说“子凭着自己不能作甚么”这是何等令人惊奇的。他从未凭他自己的活动发起任何事情。他行事,他说话正因他看见父所作的─“是住在我里面的父作他的事”。这应该是我们的尺度,我们该为每个行动不断地等候他,直到我们能看见什么是出于他及出于我们自己的,如此我们便能在我们所有的言语和工作上与神同工。

  主耶稣又说“我怎么听见,就怎么审判。”“我不受从人来的荣耀”“我来不是要照着自己的意思行”“我不求自己的荣耀”。以上是他所采取的立场,这也是我们所应该采取的─即完全地倚靠神。再者主说“若不是父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约六44)

  今天的危几是神的儿女们因为不知道心灵能力的存在而发展了心灵的能力。因着广泛地传讲心理学也带来了危险。许多神的孩子是因心灵的方法从他们的“软弱”中得释放,而不是藉着认罪、悔改及重生。甚至神的儿女要小心不要被他们心理学的观点所影响,当他们在信靠神时被那些灵、魂及身体的“律”所霸占以至忘记倚靠圣灵自己。这圣灵的职份是负责把基督的事向我们启示。今天最大超然的运动就是广泛地运用心灵的能力。我从海外收到一封信说到一项大的医病运动,写信的人说“这是一个很可怕的失败。有成千成千的人来到,但都是失败的。你怎能盼望一个带领的人“按手”在那些吸烟、喝酒的人身上而有医治的果效呢!”

  在此我要指出关于“魂的能力”对基督徒生命的危害。“魂的能力”与意志是有关的。主能够释放及加强意志:但,是藉圣灵而不是肉体。魂的能力也可能用在意志的祷告上。有可能把意志的能力加在别人身上,藉着魂的能力来加强意志。由于无知的缘故,有些信徒把他们的思想投射在他们所代祷的人身上,要那个人,“应该”做这个或那个。为了要避免可能有靠魂能力的祷告,我们必须小心保守我们的祷告一直是向着神。每一个祷告必须直接向神而去并且绝不出诉主要为某人做些什么。我们可能祷告神,求神指示他们做什么事,但我们不该说他们“必须”做我们所认为神旨意要他们做的事,或甚至说他们“不该”做我们所知道是错的事。我们都是身体上的众肢体,我们是各自向神负责,或站住或跌倒都是在他面前。

  在敬拜上也有运用心灵能力的危险。主说“神是个灵所以拜他必须用灵和真实。”为何在许多教会中有培养感官享受的工作呢?为何有许多人整个礼拜活在世俗的生活中,而因为主日去教会也感到快乐呢?是不是那些音乐和其他的影响,使他们快乐和舒适呢?他们得到安慰,但问题是他们真正地为罪懊侮及重生么?难道这是音乐的过错么?不全然如此。我们是在唱诗中敬拜神。但是我们看看罗马天主教堂敬拜中心灵的成份有多少!慕安得烈博士指出,是因魂的惯常活动介入敬拜中。他再加上一句说,人们很少想到他们不能胜过罪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在自己信仰上顺从了魂的生命。他们在敬拜中顺从了己“肉体”,如此保留了一些属肉体的罪使它们生存并继续活动。这些罪从他们很少察觉的地方得着喂养。他们想自己应该对付“肉体”但不了解为何这些肉体的事仍然存在。“罪”的能力是依存于用魂的活动来敬拜神的事上。这是“肉体”在宗教生活的遮盖下。我们所要对付的是我们如何来到神前。那拜他的必须用灵和真实,“因为父寻找这样的人敬拜。”

  目前属灵信徒的危几是运用魂的能力。从各方面涌来时代潮流的思想。有许多人被抓住了并且不能抵挡这个潮流。你可以从这些潮流中脱离而独立,只要你站在基督死的立场上,并在此时祈求它隔绝这一切蔓延的属灵气的势力。

  让我们自问,我们自己的心思是否真正地更新了?我们的心思是否被神的圣灵光照并坚固,或者我们只是一个有天然心思的人呢?今天的理性主义不能够靠智慧的辩论去征服,只能够靠属灵的能力和祷告。让我们祈求主教导我们如何随圣灵生活动作。只有一个更新的心思才能分辨出魂与灵的区别。“因为神的话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甚至魂与灵都能分开。”所以魂的生命是在十字架上被对付了,使我们得以成为“属灵的”

  启示录十三章五节所说的“兽”是由龙给他生气叫他说“亵渎的话”并且“开它的口向神说亵渎的话,亵渎他的名并他的帐幕……”(六节)现今,由于圣经所预言敌基督性情急速的显明出来,所以对于保守那些名字记在“从创世以来被杀的恙羊之生命册”之人,对于他们开启的工作就越发觉得赶不上了。

  特别是,那些亵渎神的事更加明显时。

“属魂的”仿冒“属灵的实际”

  每一种真正属灵的表现都有属魂的仿冒。例如,爱真理的心或爱的见识是属灵的现象,本质上是与属魂的仿冒不同的。天然的爱是包括情绪及情感受到激动,这仅仅是属血气的原则。它逃避痛苦,喜欢属地的享受和关心,常表现其对亲属和社交人物的依恋。它还有最精致的形态,就是专心于减轻痛苦,及促进家庭的安舒。所有这一切的表现中存着一个很深的根,就是恨恶真理。

  出于属神及属灵的爱与上述性质是刚刚相反的。它是爱神并且结果使我们知道是神先爱我们。(约壹四19)

  但是属魂的爱假藉爱造物者而依恋于受造之物,属灵的爱藉着造物者从受造之物依恋中出来。属魂的爱为了追求受造之物表面的完美而随时牺牲了造物者的真理,而属灵的爱喜欢认识造物者的真理而使受造之物得着真实的完美就是得着保全和兴盛。

  属灵的爱强调爱真理并且爱他人是因真理的缘故。属魂的爱在外表看起来像是属灵的,可以由上面所说的试出它是属于那一种,它常把神的真理摆在次要的地位。属灵的爱常是尊重且专一归向神的真理。

  属魂天然的爱常因人的因素与神的话的冲突及站在人性的立场而违背了神;甚至因着妥协而牺牲了属天的实际。属天及属灵之爱的说法是“神是真实的人都是虚谎的。”(罗三4) ─节录─

摘自“魂与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