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小德兰自传(五)

 

  祂需要我们的爱

  如果那些像我一样软弱的人,能有我那样感觉的话,他们就不会以为达到爱的最高峰是不可能的了。主原不要我们作甚么,乃是要我们感恩和捨己。祂说“我不从你家中取公牛,也不从你圈内取山羊,因为树林中的百兽是我的,千山的牲畜也是我的。山中的飞鸟我都知道。野地的走兽也都属我。我若是饥饿,我不用告诉你。因为世界和其中所充满的,都是我的。我岂喫公牛的肉呢?我岂喝山羊的血呢?你们要以感谢为祭献与神,又要向至高者还你的愿。”(诗五十:9—14)

  这就是我们的主向我们的要求了,祂需要我们的爱!祂不要我们的工作!祂说祂若是飢饿,不用告诉我们。但祂却渴想得着我们的爱,祂爱的飢渴是一直在增加的。在跟随世界的人身上,除了无知及冷漠之外,祂见不到别的,就是在那些自以为爱祂的人中,到底又有几颗心是肯一点不保留的完全奉献给他的呢?

  哦!我的主,做你的配偶,并且因与你联合而做人属灵的母亲(在一八九三年她年二十岁时,曾担任初学修女的导师),这些不是足壳满足我吗?但我仍然想做些别的!

  我想做个殉道者,为着真理拼上命,我羡慕得着殉道者的冠冕,我真想成就一些伟大的事,在教会中做个教师,我巴不得从有天地的那一天开始,就把福音传遍地极!可敬的主!我要像你那样被人鞭打,被人钉在十字架上。

  更大的恩赐

  当我打开圣经时,上面所有的圣徒们所作的事,我都愿为你去作,但你对我这种愚昧的人怎样回答呢,在这世界上还有人比我更脆弱吗?这些慾望使我受了很大的苦。有一天我打开使徒保罗给哥林多人前书,第十二章和十三章里,我看见不是每个人都是做使徒、先知和教师,教会是各个不同的肢体组成的,眼睛不能同时又做手,这答覆是非常清楚了。但它还不能满我慾望的要求,也没有使我得着所寻求的安息,只有等我返到隐密的深处时,才能得到安息。我并未灰心,继续寻求,当我读到“你们要切切的求那更大的恩赐,我现今把最妙的道指示你们”时纔得了安慰。按着保罗解释所有的恩赐,没有爱就算不了甚么,原来爱纔是到神那里最完全的一条路,这样我纔得了安息。

  默想到奥秘的身体时,我看不出我是保罗所形容肢体中的那一个肢体,我盼望在每一们肢体中都找到我爱为我的呼召,结果我找到了钥匙,我看见教会既然是许多肢体所组成的,那么,那些重要的器官一定不会缺少的了。我知道教会有一颗心,这颗心是被爱焚烧者的,只有爱能把生命给那些肢体,如果追爱熄灭了的话,使徒们不会再传福音,殉道者也不肯流血。我看见“爱”包括了一切的呼召:爱是一切!并且爱是经过世世代代直到地极,因为爱是永远长存的。

  于是我乐不可支的喊说:“哦!主耶稣我爱你”。我找到了我的呼召就是爱;我找到我在教会中的地位了,就是在她的心中。哦!我的神,你把这个地方给了我,在教会的心中,我就作爱,这样我清楚了我的地位,我的意愿也达到了……。

  爱的牺牲

  我不过是一个软弱无能幼稚的孩子,但就因我的软弱使我知道自己无能,而把自己献给你。哦!主耶稣,作你爱的牺牲,古时只有无瑕疵的祭物纔能被神悦纳,也只有完全的牺牲纔能满足神公义的要求,但是惧怕的律法已代之以爱的生命了,受拣选了我这个软弱不完全的小生命,作爱的牺牲。这样的蒙拣选是因神的爱,如果要爱得着完全的满足,只有用爱来报答。因此我找到了释放我心的途径,就是在爱中来享受你的爱。

  我是教会的一部份,教会是王后,因为她是万王之王的配偶。我不求得着荣耀和丰富,连天国的荣耀我也不求:那只不过是你爱的彰显,我只要“爱”,主耶稣,爱你是我惟一的愿望,伟大的事业不是给我的,我不能传道,也不能流血,这都没有关係,我的弟兄们会替我做这些,而我这个小孙紧靠着宝座,替那些在外面争战的来爱你。

  但我怎能显出我的爱呢?因为爱是以实际来证明的,我是个幼稚的孩子。我会做甚么呢?小孩子只会撒花,散佈在爱的四围。她要使神的宝座满了香气,她要唱爱的歌,我的良人,我短短的一生要如此活在你眼前,我惟一能证明我爱的办法,就是在你面前作一朵小花,给你欣赏你爱的反应。就是说,我不放过最小的牺牲,我利用那些最小的事,为着爱去做,我渴慕为爱受苦,并因爱的缘故同时能欢欣,这就是我撒的花了。我要一面撒播花瓣在你面前,一面唱着爱之歌。我要常常歌唱,虽然我的玫瑰是从荆棘中採来的,那些刺越长越尖,我的歌声也就越甜蜜。哦!我的主耶稣,我爱你,我也爱教会,我要这样说:“为着教会。只要是出于纯洁的爱,就是最小的动作。也比一切其他的工作更有价值”。

  像我这样不完全的人。怎能得着完全的爱呢?这奥秘的钥匙在哪里呢?哦!我独一的朋友,为甚么你不把这些愿望启示给那些伟大的人呢?给那些能高升的鹰呢?我是隻没有羽毛的小鸟,我不是鹰,虽然我是极其微小,你却俯就我,使我敢注视那神圣爱的太阳,我热切的想投奔祂,我想学那些鹰,我想飞,但我只能把我的小翅膀举起来,表示我的爱慕,高飞远走是超过我弱小的能力,那我怎么办呢?我会因无助而忧鬱死吗?不,我不会发愁,藉着弃绝自己,我只注视那神圣的太阳,没有东西能使我害怕。如果有风雨有密云来把这爱的太阳遮住,在今生只有黑暗的话,这就是我完全喜乐的时候。因为在这时候我的信心可以伸展到最高的地步,我不会停止我的凝视!因为我知道在这黑云后面,甜美的太阳仍然照耀着。

  到如今,我的神,我纔更领会你对我的爱。你知道我常常会忘记你,常会离开你的身旁,我这没有多少毛的翅膀,沾满了这地上的泥土,我常叹息,这叹息把一切都告诉了你。你说;“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太九:13)哦!我惟一的爱,我很快乐,因我在你的光中觉得自己那样的微小,那样的脆弱,我就得看了平安。

  我知道一些圣徒们,他们可以已的能力来为你工作,结果是何等的悲惨,这是因他们是鹰,他们有力量作很大的事,但我太微小了,不能作大事,就是件最小的事也是无能而显出何等的愚昧,因此我只盼望你的爱,接受我作个爱的牺牲,我愿成为你爱的掠物,我盼望有一天你猝然下降掳取了我,把我带到众爱之源,将我放在那火热大爱的深渊中,永远作个快乐的牺牲。

  哦!主耶稣,但愿我能去告诉所有卑微的人,你是何等的俯就我们。我觉得如果你能找着一个比我更软弱的人,只要她肯弃绝自己,完全信靠你,你一定要将更大的恩惠加给她。但我的良人,为甚么我有这个愿望要把你的爱的秘密宣佈出来呢?岂不是你自己把它告诉我吗?你岂不也能把它向别人打开吗?我知道你能,你愿意,因此我恳求你,……我求你的眼目常看顾一些微小的人;我求你在这世界中拣选一班人,做你爱的小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