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 侐堎膳 | 珨堎膳 |

2021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 侐堎膳 | 珨堎膳 |

2020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 侐堎膳 | 珨堎膳 |

2019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 侐堎膳 | 珨堎膳 |

2018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侐堎膳 | 珨堎膳

2017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侐堎膳 | 珨堎膳

2016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侐堎膳 | 珨堎膳

2015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侐堎膳 | 珨堎膳

2014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 侐堎膳 | 珨堎膳

2013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 侐堎膳 | 珨堎膳

2012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 侐堎膳 | 珨堎膳

2011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 侐堎膳 | 珨堎膳

2010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 侐堎膳 | 珨堎膳

2009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 侐堎膳 | 珨堎膳

2008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 侐堎膳 | 珨堎膳

2007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 侐堎膳 | 珨堎膳

2006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 侐堎膳 | 珨堎膳

2005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 侐堎膳 | 珨堎膳

2004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 侐堎膳 | 珨堎膳

2003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 侐堎膳 | 珨堎膳

2002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 侐堎膳 | 珨堎膳

2001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 侐堎膳 | 珨堎膳

2000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 侐堎膳 | 珨堎膳

1999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 侐堎膳 | 珨堎膳

1998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 侐堎膳 | 珨堎膳

1997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 侐堎膳 | 珨堎膳

1996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 侐堎膳 | 珨堎膳

1995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 侐堎膳 | 珨堎膳

1994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 侐堎膳 | 珨堎膳

1993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 侐堎膳 | 珨堎膳

1992爛
坋堎膳 | ほ堎膳 | 侐堎膳 | 珨堎膳

1991爛
嬝堎膳 | ほ堎膳 | 拻堎膳
堎膳 |
珨堎膳

1990爛
坋珨堎膳 | 嬝堎膳 | ほ堎膳
拻堎膳 | 堎膳 | 珨堎膳

1989爛
坋珨堎膳 | 嬝堎膳 | ほ堎膳
拻堎膳 | 堎膳 | 珨堎膳

1988爛
堎膳 | 珨堎膳 |
1987爛
坋珨堎膳 | 嬝堎膳 | ほ堎膳
拻堎膳

1986爛
坋珨堎膳 | 嬝堎膳 | ほ堎膳
拻堎膳 | 堎膳 | 珨堎膳

1985爛
坋珨堎膳 | 嬝堎膳 | ほ堎膳
拻堎膳 | 堎膳 | 珨堎膳

1984爛
坋珨堎膳 | 嬝堎膳 | ほ堎膳
拻堎膳 | 堎膳 | 珨堎膳

1983爛
坋媼堎膳 | 坋堎膳 | 匐堎膳
鞠堎膳 | 堎膳 | 珨堎膳

1982爛
坋媼堎膳 | 坋珨堎膳 | 坋堎膳
嬝堎膳 | 匐堎膳 | ほ堎膳 | 鞠堎膳拻堎膳 | 侐堎膳 | 堎膳 | 媼堎膳 | 珨堎膳
1981爛
坋媼堎膳 | 坋堎膳 | ほ堎膳 | 侐堎膳 | 珨堎膳




大衛 .布萊納的檮告見證(四)

  六、陽光與陰影

  我既深信應當回到遠在薩克哈那的印地安人那堨h,而現在又是一年當中最恰當的季節,因為他們通常都會在家,於是在花了幾個小時跟我這堛漲L地安人公開或個別談道之後,我告訴他們眼前我必須暫時離開,到他們遠處的弟兄那堨h向他們傳道。我希望神的靈會與我一同前往,否則我不可能在那堛漲L地安人中間結出好果子--他們自己也曾親眼見過,有時我們的聚會並沒有什麼果效;即使付出許多代價要感化、喚醒罪人,卻達不到目的。

  我問他們是否願意在今天剩餘的時間堿飢矞咩i,求神與我同行,祝福我感化那些可憐的靈魂所作的努力。他們歡喜地答應我的提議,並在事後告訴我,在我離開之後,離太陽下山大約還有一個半小時,他們就開始為我禱告;一直到將近破曉。他們根本沒有意識到時間,直到他們出到外面去看星星,發現晨星已經昇起,才曉得已經過了睡覺的時間。在禱告中,他們是如此迫切,絲毫不感疲乏。

  這真是一個特別的晚上;如同我的翻譯告訴我的,那些還覺得事不關己的,和那些已經得著安慰的,都受到大能的感動。這天,我相信,有兩個困苦的靈魂,在那位使勞苦者得安息的主堶情A享受了真正的安慰。

  同樣特別的是:今天有一位終其一生拜偶像的老人,把他在敬拜偶像的慶典和舞蹈中作樂的響具交給其他的印地安人銷毀。我並未參與在這件事情堶情A也不曾對他提起過。因此只能說這完全是神話語的能力,雖然沒有特別指出這項罪來,卻產生了如此的效果。神就這樣動工了,祂在這些印地安人中間施行恩典的工作直到如今。願榮耀歸給祂,那獨一的作者。

  我離開這些印地安人,回到我的住處,為神對我的印地安人所行的恩典而歡欣。傍晚並在禱告及其它職事中享受靈的自由。我的心哪,當讚美主!

  賓州:戴勤瓦河洲

  九月一日 主日

  對印地安人傳講路加福言十二章十六到廿十三節。神的話語顯出能力,會眾當中有人流下淚來。過後,向在場的一些白人講道,觀察到他們當中有多人流淚,其中有些人以前或許跟印地安人一樣,對信仰的事漠不關心。將近夜晚,再次跟印地安人談道,注意到他們非常專注,也有更明顯的關切;這是這些地區以前所沒有的。神賜我禱告的靈,在光中有一段美好的時光。

  九月五日

  引用撒種的比喻跟印地安人談道。之後,我特別跟一些人談話,他們流淚了,甚至傷心大哭,引起其他人的驚奇和關切,無疑神的能力與我所說的話同在。

  這些人當中有幾位曾經跟我一同到克羅斯威克桑去,並在那堿搢ㄐA或感受到神的話語有感動和救贖的能力。我問其中一位已經蒙安慰、並顯出真實的敬虔的人他為什麼哭泣。他回答說「當他獨處時,一想到基督像羊羔被殺,為罪人流血,就忍不住哭泣。」說完又再度哭泣。

  我又問他那同蒙安慰的妻子為何哭泣。她回答說她感到憂傷,因為這堛漲L地安人和克羅斯威克桑的印地安人都不肯來就基督。我問她是否有心為他們禱告,以及最近在禱告堙A基督是否像以前一般就近她來--這是我一向表達神同在的方式。她回答是的,基督就近她來,並且在她單獨禱告時,有時她的心是如此喜愛禱告,甚至她不想離開,只想繼續禱告。

  九月八曰 主日

  午後向印地安人傳講使徒行傅二章三十六到三十九節。神的話似乎對他們有極大的影響。在場的人數不多,但幾乎都流下淚,有幾位甚至為他們的靈魂憂傷哭泣。有一個人以前未曾掛慮他的靈魂,現在則醒悟了過來。

  聖靈在眾人身上顯出奇妙的作為,頗類似最近發生在克羅斯威克桑的情形。似乎神的感應從那堣@直傳布到這個地方來,雖然以前我的翻譯、他的妻子、及一些其他的人也是在這堮往D的。在場顯得漫不經心的白人當中,有幾位因看見神的能力彰顯在印地安人中間而醒悟過來,甚至被鷘動了。我又特別對他們講道,他們似乎也留下一些印象,並激起一些愛慕的心。

  在這個地區有許多印地安人始終拒絕聽我講道,並對那些聽我講道的人發怒。最近他們比以前更惡毒,嘲弄基督教,有時還問我的聽眾他們多久哭一次,以及他們是否已經哭夠了。殘酷的嘲弄一直是基督徒要面對的考驗。

  傍晚,神樂意在禱告中幫助我,從施恩寶座賜我自由。在甜美的禱告中,我的靈深被吸引,並大得歡暢,以至我禱告了一個小時,還不知道要如何離開這施憐憫的寶座。在我為家人禱告時,也得到同樣的通達和幫助。之後,當我預備就寢,神幫助我以熱心和自由更新我的懇求。喔,這真是一個蒙福的禱告的夜晚!我的靈啊,要讚美主!

  九月九曰

  離開戴勒瓦河洲的印地安人,出發前往薩克哈那河。我的目標是河洲以西一百二十多哩路外的一個印地安聚落。

  九月十三日 :索模金

  在露宿了三個晚上之後,終於抵達我要去的印地安鎮,叫索模金;是我過去在五月中所訪問過的地方之一(也是其中最大的)。這堛漲L地安人友善地迎接並款待我;但是因為這些異教徒在他們令我居住的屋子前面跳舞狂歡,使我覺得不大舒服。我無法制止他們,雖然我屢屢請求他們停止,因為他們自己有一位朋友病在屋子堙A吵雜聲使他的病情惡化。

  哎!這些未開化的可憐的異教徒本性中是何等的缺乏愛!雖然他們有他們友善的地方,世上黑暗的地方實在充滿殘酷。在這一帶,這堛漲L地安人算是最會闖酒、作惡,最無賴的。撒旦在這個鎮上顯然有極大的地位。

  九月二十日

  再次拜訪印地安人,發現他們都忙著預備一次大規模的獻祭和舞蹈。傍晚他們聚集在一起,將近百人,繞著一個大火堆跳舞,並預備了十隻肥鹿要獻祭。他們一邊跳舞,一邊在火上燃燒著鹿的脂油,有時還挑高火焰,同時大吼大叫,二、三哩外都清晰可聞。他們幾乎徹夜跳祭神舞,之後他們吃過牲品的肉,才各自回家。

  在這個島上我獨自一人,沒有任何其督徒同伴,又身處敬拜偶像的狂歡當中,心中缺乏安慰;我來回踱步,直到身心發疼,極受壓迫,最後才爬進一間貯藏玉米的小屋,在莖桿上睡去。

  (在他沒有效果的訪問之後,他轉回克羅斯威克桑。)

  七、 信徒在恩典中成長

  一七四五年 十月五日

  對我的民眾傳講約翰福音十四章一到六節,感覺到會眾中有神的同在。多人被神的真理感動,這對其中一些人特別是一種安慰。喔,這些人跟我前些日子在薩克哈那所接觸的印地安人多麼不同!

  跟那些人在一起就像被遺棄在神和祂所有的子民之外;跟這些人在一起就好像被接入祂的家中,享受祂的同在!在這些印地安人當中有若干人近來轉變極大,而這些人幾個月前還像薩克哈那那些人一樣輕忽,對基督教懷著敵意,帶來這轉變的恩典真是何等奇異!

  十月六 日主日

  午前引用約翰福音十章七到十節講道。我的會眾頗受感動;這些親愛的年輕基督徒被更新、受安慰,並得堅固;有一,二位是最近才醒悟的。午後我傳講使徒行傳十六章禁卒的故事;並在晚上議論使徒行慱二十七章一到十二節。這時候會眾當中漫著一種令人欣喜的感動。我想我一生中甚少看見在一群人當中有更美的愛。他們幾乎沒有人眼睛是轉的;也沒有任何喧鬧或不合宜的事,沒有任何事情打攪會眾的崇拜;有的只是鼓勵並激發基督徒的熱忱和敬虔的靈。

  會眾的崇拜結束之後,我因為整日勞累,就休息了;而這些印地安人又自己聚集,禱告了將近兩個小時;在他們持續的禱告中,似乎有從上面來的寶貴復興。我忍不住盼望這些時候神的一些子民能在場,看見並聽見這一切的事。我深信每個真心愛教會的人,靈都必得著更新。

  這些人不久前還是敬拜偶像的野蠻異教徒,在世上沒有盼望,也沒有神。看見他們現在充滿神的愛和恩典,並用心靈和誠實拜父,如同許多人身上所流露的,真是令人動容,特別是看見他們如此溫柔、謙卑,又如此快活、熱忱,敬度地事奉神!

  十月廿四日

  傳講約翰福音四章十三、十四節。會眾顯得十分專注和愛慕;並有真摯的感動。看見他們如此渴慕聽神的話語真是令人驚奇。我常常想:只要有機會,他們必會歡喜快樂,二十四小時一起敬拜神。

  十月廿八日

  傳講馬太福音二十二章一到十三節。我深覺得力,能以解明經文,並調整我的語言和表達方式,使會眾能夠明白。我並不知道自己怎麼能以一種如此淺顯、平易、而親切的方式來表達,超過我所能學習而來的,且不覺得特別困難;的確,就如同我對著一群終日接受基督教信仰薰陶的人講道一般自由。

  這時神的話語帶著能力和感應臨到會眾,特別是在我講道即將結束的時候。會眾當中不只有很美的感動,並且痛切地哀傷。這些親愛的基督徒被更新、蒙安慰、也堅定了其他人的信心。有幾位以前從來不曾跟我們在一起的人也被喚醒過來。神如此豐富的與會同在,似乎「這就是神的家,天堂的門。」所有曾經嚐過屬神事物的美好的人,在這段甜美的時光中都不得不說:「主,我們在這堹u好。」如果新耶路撒冷曾經顯現在我的會眾當中,「如同新婦裝飾好,等候她的丈夫」,現在就是了。神同在的記號顯現的地方是多麼令人感動和欣喜,晚上我幾乎不願離開而回到我的住處。

  當我看見神的祝福在他們當中持續不斷,影響力甚至達及最近蒙神帶頜,經常來往這一帶的陌生人,心中真是興奮。經過一個甜蜜,振奮的晚上,我的思緒被提昇到永堙G我的靈因渴望完全的聖潔以及完全地榮耀神而柔軟。

  十一月三日 主日

  我為十四位印地安人施洗。其中有一位年近八十;我相信神已經救她歸自己。另外有兩位五十歲的男人;在這些印地安人當中,他們的邪惡是特別奇特和突顯的。其中一位是個謀殺犯,兩人都是惡名昭彰的酒鬼,並且特別愛吵架;但現在我實在盼望他們已經成為神特別的恩典的子民,特別是最壞的那一個。

  十一月四日

  傳講約翰福音十一章,加以簡要的解釋。神的真理深印在許多會眾之中;許多人看見基督使死人復活,彰顯祂的能力,而大受感動。

  有一些最近從遠處來的人,現在也對他們的靈魂有一種深刻且急迫的關心。其中一位不久前才半醉地前來嘲罵我們,並極盡能事的攪擾我們的崇拜,現在因為關心她的靈魂而憂傷,如果得不著基督,似乎就無法得到安寧。會眾都流淚,並且激動地啜泣、呻吟;有的人為自己哭泣,有的人為他們的朋友哭泣。

  雖然這些人現在無疑比剛開始的時候更容易受感動(那時他們當中並未聽說有為他們的靈魂流淚哭泣的),我還是必須說,他們的感情一般都是真實沒有虛假的:在那些剛悟道的人身上,這種情形特別明顯。真摯的認罪似乎方興未艾。

  八、 主恩典的道路

  真是奇妙,神開始在這些印地安人當中動工,正是在我希望最渺茫的時候;我自己覺得,恩典的工作要在他們當中擴展,從理性的角度來看,是沒有什麼展望的;我的身體己經因為一趟疲累的薩克哈那之行而耗損不少,在那堛漲L地安人之間,我受盡艱難和勞苦;我的心靈同樣也因為看見自己的勞苦沒有果效而沮喪。我幾乎沒有什麼理由可以期望神會使用我來拯救任何印地安人信主,除了我的翻譯和他的妻子之外。因此,我幾乎看自己是那個徵召並支持我的可敬的組織的一個負擔,並開始認真考慮要放棄我的使命。

  自從我對印地安人有特別的關懷以來,我對感化他們信主的盼望或許從來沒有如此低潮過。然而神看這樣的時候正適合開始祂榮耀的工作!當所有的盼望和人的可能都顯然失敃了的時候,祂伸展祂全能的膀臂,使「較弱的變為剛強」。從這塈睅ヮ魽A即使在黑瞎和沮喪中,仍然要守住我們自己的職份。

  我的翻譯以前就有不少信仰方面的知識,因而能夠無誤地了解並傳達我講道的目的和意義,而無須拘束於字面的翻譯。他顯然也曾經歷並熟悉屬靈的事物;神且樂意在這個時候感動他的心,渴望印地安人能信主,並賜他令人讚佩的熱誠,願意在那堣@一引導他們。

  特別的是:每當我在工作中蒙神特別的幫助,比平常更自由、熱忱、且更有能力來講道,他也因對屬靈的事物有生動的理解力,通常幾乎馬上就有同樣的感受,並立刻就帶著同樣的感動,使用同樣哀憫的言語。

  在這些時候,言語常常帶著驚人的能力,以至全體會眾幾乎立刻動容,到處都是眼淚和啜泣聲。

  然而,這樣的大醒悟,令人稱奇的關切,從來不是以恐嚇的話引起的;相反的,它們都是在我強調步向死亡的救主所懷的憐恤、福音豐富的預備、以及神的恩典白白賜給有需要的,困苦的罪人時顯得特別突出。

  在這堛漱u作效果非常顯著。我相信從六月我初次來到這堥麮{在,他們當中許多人對神的真理的認識,己經超過多年殷勤合宜的教導所能灌輸的,如果這些教導沒有神相同的感應的話。在這些地區,異教的觀念以及偶像的崇拜似乎己經全然被棄絕了。

  他們似乎也都離棄了酗酒……原是他們最親密的惡習,「他們最容易被繼累的罪」;自從我首次造訪他們以來,固定聽我講道的人當中曾經喝過酒的,不曾超過兩位;雖然在這以前,天天醉酒幾乎是許多人的家常便飯。而現在有些人懼怕這項罪,甚至要過於懼怕死亡。

  許多人開始遵行誠實和公義的原則;他們也掛念著要償還他們原本輕忽不願,或甚至想都不想的舊債。愛顯然在他們當中掌權,特別是那些已經顯明經過重生的。在這些人身上我看不見怨毒的表現,他們也不會「看自己比別人強」。

  初信的時候他們曾有迫切的大憂傷,在那以後,他們多帶著「說不出來,滿有榮光的大喜樂」;然而他們的喜樂不是狂喜或輕浮。他們得的慰藉並沒有使他們輕狂;相反的,卻是帶著莊重,常常也帶著眼淚以及破碎的心。在這方面,他們有的人對自己都感到驚奇,並且告訴我說,當他們的心感到歡喜(他們通常用這個字表達屬靈的喜樂)他們就忍不住哭泣。

  一七四六年六月九日

  從我初次向紐澤西的印地安人傳道今天剛好滿一年。在這段期間,神為這些可憐人所成就的事真是何等奇異;他們在性情和行為上的改變又是多麼奇妙!這些壞脾氣,野蠻的異教徒如何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改變成可親、摯愛,和謙卑的基督徒;而他們爛醉,異教的咆哮轉成對神敬虔而熱烈的讚美:他們「從前是愚昧的,但如今在主堶惇O光明的,願他們的行事為人像光明的子女!」現在要按照福音以及基督的教訓建立他們,歸給全能的那一位……願全智的神經由耶穌基督得榮耀,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九、 耗盡的勝利

  在這篇記載神經由他所成就的事,充滿感恩而又謙和的回顧之後,我們讀到布萊納的身體愈來愈虛弱。種種現象和朕兆顯示死亡正向他逼近。他的公開記事告訴我們又有多次的行程,都是為了他始終不懈怠,努力要帶領這印地安人信主。我們讀到他拜訪戴勒瓦的印地安人,並向他們傳神的福音。

  好幾次的場合堙A他幫助一些敬虔的牧師,服事白人住區一段時期,因為他過度的虛弱,經常必須婉拒類似的請求。有一次他騎馬穿過森林時,他虛弱到幾乎從馬上跌下來。我們知道因為他長期露宿荒野的艱困生活,終於為自己判了死刑。

  有人會追究顧用他傳福音給印第安人的那個組織沒有更有心的提供他的生活需要是否有責任?雖然在他死後教會因他得到很大殊榮,但感到他生活卻如此被忽略。

  他終於向他所愛的群眾告別,這是一個在荒野真正的教會,啟程走向……愛德華茲的家中。在那堙A在悉心的照料他虛弱身體之人面前,他高潔的靈魂凱旋回到千萬人的最高元首,全然可愛的那一位面前。)

  一七四六年十一月三日

  我現在如此虛弱,完全無法執行我的工作;復原的機會又極渺茫,除非我遠行,騎馬回到新英格蘭我許久不見的朋友那堨h。我想那是我應當採取的行動。於是今天我告別了我的會眾。

  在我離開我的印地安人之前,我個別到他們家中探訪,並按著個人的情況,勸勉他們。在作這些事的時候,享受了極大自由和幫助。我離開每一棟屋子的時候,幾乎沒有人不流淚;許多人不只感於我即將離開他們,也感於我對他們談論屬神的事時所說嚴肅的話,因為在我對他們說話時,神使我靈堣齞騿C

  (他無法再回去探望他所愛的印地安人。他緩慢地啟程回新英格蘭,在春天抵達約拿單,愛德華滋的家。同年,即一七四七年秋天離世。下面是他死前不久寫給他的兄弟即……在紐澤西印地安人中間勞苦工作的約翰.布萊納。

  親愛的兄弟:

  我如今正在永桓的邊緣,即將去到一個看不見的世界。我不再覺得自己是世上的居民,有時甚且熱切期望「離世與基督同在。」我讚美神;多年來祂給我堅定的信念,深信除非完全奉獻給祂,沒有任何理性的受造之物能享有真正的快樂,因為這樣的信念,我已經有一些行動。喔,但願我能作得更多!

  我看見聖潔的生活是美好且必須的;但不會像現在剛從墳墓的邊緣被帶同來時,感受這麼深刻。喔!我的兄弟,要追求個人的聖潔;擁抱這有福的記號。只要你的健康許可,儘量禁食禱告,並要有比一般基督徒更高超的生活標準。

  奉他們垂死的牧師的名,不只如此,更是奉那死而復活的主的名,吩咐我的會眾生活、行事為人要與福音相稱。告訴他們神和神的子民對他們的期望有多麼大。假使他們墮入罪行,就神的心意會有多麼可怕的傷害;並且對其他可憐的印地安人將有無可挽救的損害。蜼然他們可能幻想自己魂遊第三層天,總要強調他們的經驗是薄弱不全的,他們的喜樂可能是假像,除非他們的生活真的屬靈、儆醒而聖潔。在敦勸這些事時,「你要使你自己和聽見你的人都得救。」

  神知道我誠願在這事工上服事祂更久,即使仍要像過去這些年一樣的勞苦,只要是祂看為合宜,便不推辭。但是既然現在祂的旨意不是如此,我更全然滿足,並能以最大的自由說:「願主的旨意成全。」

  你摯愛、垂死的兄弟大衛.布萊納

  愛德華滋先生提及布萊納死前幾天的一些片段。

  「九月十九日晚上他心境的特別是無法隱藏的。他的口說出他心中所充滿的,感人地述說同樣記載在他日記中的一些事。他言辭強烈,譬如他說:「對我而言,天堂就是討神的喜悅並榮耀祂;把一切都交給祂;為祂的榮耀全然奉獻。這就是我所渴望的天堂;就是我的信仰,我的快樂。自從我有了真正的信仰之後一直都是如此,而所有跟我有同樣信仰的人,都將與我在天家相見。『我到天堂去不是要被升高,而是去歸榮耀給神。我不在意我在天堂會有什麼地位,或高或低。愛神,討祂喜悅,榮耀祂便是一切。假使我有千條靈魂,假使他們有何價值,我願全數獻給神;但是當一切都成就的時候,我沒有什麼可以獻上。』」

  「九月二十七日,又說:『喔!為何祂的馬車還不來?為何祂的車輛延遲?我極願離開一切;我極願與我親愛的兄弟約翰分別,不再見他,只要永遠與主同在。喔,當我去那堙A我心中會何等掛念神的教會呢!』」

  「過後,在同一個早晨,常被問及他的情況如何,他回答:「我幾乎已經在永桓堣F,我渴望到那堨h。我的工作完成了;我跟所有的朋友情份已了,這世界的一切對我已經不算什麼。我渴望在天堂婸P聖天使一同讚美榮耀神。我的心願就是要榮耀神。」

  「有一天早晨我進到他的房間,他對我說:「我的意念集中在一個古老而甜蜜的主題……神在世上的教會的興旺--上。當我從睡夢中醒來,我被引導,呼求神的靈大大澆灌,基督的國度降臨。因為救贖主已經多受苦楚,我更要為此特別祈求。」

  「他也常常提及傳教士的工作極為重要,。並表示他渴望他們被神的靈充滿。他非常渴望想見見附近一些他認識,又有真摯友誼的牧師,要在他死前踉他們暢談這個話題。他如願地見到他們當中一些人。」

  「在他臨死的日子堙A另一件常常掛在他心上的事是他在紐澤西,那群印地安人墓督徒靈性的興旺;談及他們的時候,顯得特別溫柔;甚至話講到一半就哽咽不能言,眼淚縱橫。」

  下面這一段是從他離世前一週的日記中摘錄下來的:

  一七四七年 十月二日

  這一天我的靈魂時時來到神面前,深覺甘甜;我渴望與祂同在,得見祂的榮耀。我心覺甜美,願將一切--甚至是我最親愛的朋友,我最親愛的羊群,我在遠方的兄弟,以及我所有對時間和永桓的關切--全交托給祂。喔!願神的國度降臨;願眾人都因自己在祂堶悸漕郊鷛R祂、榮耀祂;願天上的救贖主看見祂靈魂勞苦所得的,並得著滿足。喔,主耶穌,我願您來,願您快來!阿們。

  當您們看著他昇到天上去,讓我們像以利沙那樣禱告:喔,願我們有他加倍的靈--他對外邦人的愛,並他對基督的國度快來的渴望。

  -全文完-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