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圣灵的管治

倪柝声

  读经:罗马书八章二十八节、马太福音十章二十九至三十一节、耶利米书四十八章十一节。创世记四十七章七至十节。

  我们已经信了,已经得着了一个新的生命。但是我们有许多的习惯,还是从前没有信主的时候的习惯;也有许多的性格,还是从前没有信主的时候的品格;也有许多的性情,还是从前没有信主的时候的性情。这些本来的性情、本来的品格、本来的习惯,使这一个新的生命不能彰显出来。因此,当人见我们的时候,就不容易摸着新的生命,不容易摸着我们的主。许多时候,人所摸着的,还是我们原来的人;你这一个人也许非常聪明,但这还是本来的聪明;你这一个人也许非常热情,但是还是本来的热情。或者你遇见一个人,是非常温和的,这乃是他本来的温和;或者你遇见一个人,是非常敏捷的,这乃是他本来的敏捷。这就是这些人本来的情形,使人不容易摸着主。

  所以,自从我们得救以后,主在我们身上就要作两方面的事:一面,主要拆毁我们以往的习惯、以往的品格、以往的性情。只有这样作,才能使基督的生命从我们身上自由的显露出来;如果不这样作,主的生命就受天然的生命的拦阻。另一方面,圣灵要在我们身上细细的造出一个新的性情来,造出一个新的品格来,带着一个新的生活和新的习惯。主不只要把旧的拆毁,并且还要把新的组织在我们身上;不只是要有消极的拆毁,并且也要有积极的组织。这是在我们得救以后,主在我们身上所要作的两方面的事。

  壹、是神来作

  有许多人信了主以后,知道他那一个人应该被拆毁,他们就不免过份的聪明,用他们自己人工的方法去拆毁他们以往的性情、以往的品格和以往的习惯。但是神要拆毁我们,一起头就要拆毁我们的“人工”。弟兄姊妹,我们从前用人工建造起来的性情、品格和习惯,现在又用人工去拆毁它们,不但无益,并且反而会增加麻烦。所以,我们一起头就要看见,以往的一切的确需要拆毁,但这不需要我们自己去拆毁。因为人工的拆毁会变成外表的装饰,反而会阻碍属灵生命的长进,所以,不需要我们自己去拆,要让神来拆。

  我们要清楚的知道,这一件事是神自己要作的。是神在那里作,不是我们在那里想一个方法来对付我们自己。神是要我们把整个的工作交在他手里。这一个基本的思想,我们必须清楚。神若怜悯我们,他就要在我们身上下手作工。神要安排于我们有益的环境,来拆毁我们外面的人。神知道我们到底需要拆毁多少,神也知道我们在什么地方特别强硬,什么地方过分厉害。也许我们有的地方是太快,也许有的地方是太慢,也许有的地方太轻浮,也许有的地方太拘谨,这,只有神知道,人不知道,连我们自己也不知道。只有神透彻的认识我们,只能让神来作。

  为了便于说明神在我们身上作的拆毁和组织的工作,我们在这里姑且用一个名词,就是“圣灵的管治”。因为我们的遭遇虽然是神所安排的,但是把这些安排解释给我们的乃是圣灵。神的安排是外面的事,但是,要藉着圣灵把这些安排翻译成我们里面的东西,把它应用在我们身上。这一个把外面的事情转变成里面的东西,我们就称之为圣灵的管治。不但如此,并且事实上神也是藉着圣灵安排环境的;神不直接安排我们的遭遇,神乃是藉着他的灵安排我们的遭遇。从主升天直到主再来的这个时代,是圣灵的时代;在这一个时代里,神的工作都是藉着圣灵在那里作的。圣灵在环境里安排,圣灵也在神的儿女里面引导。使徒行传有好几地方说到是圣灵在那里催促,是圣灵在那里不许,是圣灵在那里禁止。我们把圣灵在环境中的安排以及这些里面的催促、不许和禁止统统合起来,给它一个名词,叫作“圣灵的管治”,意思就是圣灵在那里管理我们。

  这一个管治,不只是在引导上,也是在性情上;不只是在道路上,也是在品格上。因为在我们里面已经有了一个新的生命,已经有神的灵住在我们里面,他知道我们所需要的到底是什么,他知道我们应该遇见什么事于我们最合适;圣灵的管治就是神藉着圣灵在那里安排,使我们遇见合适的环境,来配合我们这一个人的需要,藉此在我们身上作成拆毁和组织的工作。所以,圣灵的管治是为拆毁我们天然的性情、天然的习惯,好在我们身上有圣灵的组织,使我们变为成熟、甘甜。

  我们的环境是神所安排的。连我们的头发他都号过了。如果我们的父不许可,没有一个麻雀能够掉在地上,何况我们的遭遇呢?一口尖锐的话,一个不好看的脸色,一件不如意的事情,一个达不到的盼望,身体的健康忽然失去,亲爱的人忽然离开,这一切的事,都是父所许可的。不管是顺利,不管是打击,不管是健康,不管是疾病,不管是喜乐,不管是痛苦,所有一切临到我们的事,都经过神的许可。神就是安排环境使我们老的品格、老的性情受拆毁,又把新的品格、新的性情组织在我们身上。神在那里安排我们所需要的环境,叫我们从这些环境中不知不觉的受了拆毁,受了圣灵的组织,就有了像神的品格、像神的性情,这些像神的品格和性情就一天过一天的从我们身上彰显出来。

  所以,我们一信主,就必须把这些事情认识清楚:第一,我们需要拆毁,需要建立;第二,不是我们自己在那里下手拆毁与建立,乃是神给我们安排环境来拆毁,来建立。

  贰、神怎样安排

  那么,神是怎样为我们安排的呢?

  我们每一个人的性情不一样,品格不一样,生活不一样,习惯不一样,所以我们每一个人所需要的拆毁也不一样。神给我们管治的时候,神所安排的,有多少人就有多少样。每一个人所遭遇的都不一样。夫妻是最亲密的,但是神对他们的安排不一样;父子是最亲密的,母女也是最亲密的,但是神对他们的安排也都不一样。神在那里安排我们环境的时候,他是看我们每一个人的需要而给我们的。

  每一件神的安排,都是有教育目的的。罗马书第八章二十八节说:“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万”,在希腊文里的意思是一切所有的。万,不只是十万、百万,我们不知道它有多少数目。所有的事,一切的事,都是神在那里安排,为着要使我们得益处。

  所以,没有一件事是忽然临到我们身上的,我们没有偶然的境遇。万事,所有的事,都是神在那里安排。从我们看来,我们所遇见的事是千头万绪、杂乱无章;我们看不出里面的意思,我们不懂得是怎么一回事。可是神的话是说,万事,所有的事都互相效力,叫我们得益处。到底那一件事要叫我们得着那一个益处,我们不知道;我们将要遇到多少事情、得着多少益处,我们也不知道;但是有一件事我们知道,所有的事都叫我们得益处,没有一件事不是叫我们得益处的。我们特别要看见的,就是神的安排要在我们身上造出圣洁的性格来。不是我们自己作出圣洁的行为来,乃是神藉着这些安排要造出我们圣洁的性格来。

  我们用一个比喻来解释什么叫作万事互相效力叫我们得益处。杭州有许多工人在那织绸缎,他们织的时候,经纬很多,颜色也很多,从背面看过去是很乱的,在外行的人看来,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如果把已经织成的那一面拿来看,就很好看,有人物,有花卉,或者有山水。当他们织的时候,什么都不清楚,你只看见一根线过去,一根线过来,红色也有,绿色也有。照样,我们的遭遇,从我们的眼睛看过去也是莫名其妙,到底神要织什么花纹,我们不知道。但是,神在那里用以管治我们的每一根线,都有它的用处,每一种颜色也都它的用处,每一个图案也都是安排好的。神在那里安排我们的环境,就是要把我们造出一个圣洁的性格。我们所遇见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有一定的价值的。我们今天也许一点都不清楚,可是总有一天我们要清楚。有的事情在当时虽觉得不好看,可是过了一个时候,回头去看,就会清楚知道,主到底为什么要这样作,主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参、我们该有的态度

  当我们有了这些遭遇的时候,我们的态度应该如何呢?

  罗马书第八章二十八节:“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换句话说,神在那里作的时候,我们可能叫自己得益处,也可能拦阻那一个益处。这与我们的态度大有关系。那一个益处得着的早或迟,都在我们自己的态度如何。我们的态度如果对,就立刻能得着那个益处。我们如果是爱神的,那就一切出于神的都是使我们得益处的。人如果说自己没有拣选,为着自己毫无要求,乃是完全要神所给的,他就应该只有一个心意要爱神。他的心里爱神,那么他外面所有的事,不管千头万绪,都能在爱里组织起来,叫他得着益处。

  我们遇见事情的时候,如果我们里面不爱神,倒是为着自己有寻求,为着自己有欲望,在神之外还有自己其他的兴趣,那么神所要给我们的益处就要耽搁了。我们对于许多事情,就会又不平,又不服,又埋怨,又叹息。弟兄姊妹,请你记得,虽然万事都互相效力,可是因为我们的心不爱神,我们就不能立刻得着益处。因此,有许多神的儿女的的确确是遭遇了许多事,但是,他们并没有得着什么益处。有很多的管治在他们身上,有很多的安排在他们身上,但是他们没有得着丰富的结果。这没有别的原因,这是因为他们在神之外有其他的目的,他们在神面前的心不是柔软的,不觉得神的爱,所以也不爱神。因为他们的态度不对,所以他们即使受了许多对付,但在灵里并没有留下什么东西。

  求神怜悯我们,使我们一信主就从心里学习爱神。缺少知识关系还小,因为认识神的路是在爱上,而不是在知识上。人若爱神,即使他缺少知识,他还是能认识神的;如果他知道了许多,而心里不爱神,那就所有的知识都不能帮助他认识神。在诗歌中有两句很好的话:“你若要认识神,『爱』是最短路程。”人如果真的爱神,那么,不论遇见什么事,都要变成他的益处。

  我们的心要爱神,就要学习认识神的手,服在神的手下。我们如果没有看见神的手,那么所有的事都是使我们与人发生关系,我们就会觉得那些人不行,好像他们都是用苛刻的方法来对待我们,我们的弟弟也不对,我们的姐姐也不对,我们的朋友也不对。我们在那里觉得什么人都不对的时候,除了灰心失望之外,就什么益处都得不着。当我们觉得教会里的弟兄也不对,姊妹也不对,到处都不对,一切都不对的时候,除了生气论断之外,也什么益处都得不着。我们如果记得主耶稣所说“若是你们的父不许,一个也不能掉在地上”的话,如果认识这是出于神,我们就能服在神的手下,就能得着益处。

  诗篇三十九篇九节说:“因我所遭遇的是出于你,我就默然不语。”这是一个顺服神的态度。因为这事是神作的,是神许可临到我身上的,是为着我的益处,所以我就自然而然的服下来,默默不语,我不会说,为什么人家的遭遇是那样,而我的遭遇是这样。因为心里爱神,也认识这是神的手,所以就默然不语。这样,就能看见神在我们身上有拆毁和组织。

  也许有人要问!那么,从撒但手中来的东西,难道我们也要接受么?关于这个问题,基本的原则是:对于神的许可,我们要顺服;对于从撒但来的攻击,我们要抵挡。

  肆、拆毁与组织

  主叫我们天天遭遇许多事,很少是我们所喜欢遭遇的,因此,圣经的命令乃是说:“你们要靠主常常喜乐。” ( 腓四 4) 我们是靠主喜乐,所以才能常常喜乐。在主之外,没有什么能叫我们常常喜乐的。那么,为什么神要给我们些不如意的遭遇呢?他的目的是什么呢?他的目的是要拆毁我们天然的生命。这一个,我们读耶利米书第四十八章十一节的话就能明白。

  它说:“摩押自幼年以来,常享安逸,如酒在渣滓上澄清,没有从这器皿倒在那器皿里,也未曾被掳去;因此他的原味尚存,香气未变。”摩押人是罗得的子孙 ( 创十九 36 、 37) ,也是与亚伯拉罕有关系的,但是是属乎肉体的人。他从幼年以来,常享安逸,从来没有经过磨难,没有经过试炼、击打,没有经过难处、痛苦;没有什么叫他流泪,没有什么叫他心痛,也没有什么叫他不如意。按人看,他是何等有福。但是神说摩押的情形像什么?“如酒在渣滓上澄清,没有从这器皿倒在那器皿里。”酒在渣滓上澄清,那是不彻底的澄清,因为放在那里不动的时候,它上面是清的,但是下面都是渣滓,一动就混杂了。要彻底的澄清,是需要把酒“从这器皿倒在那器皿里”的。从前老法造酒,没有泸器,就是把酒从这一个器皿倒在那一个器皿里,使渣滓去掉。本来酒和渣滓是混在一起的,现在把酒从这一个器皿倒在另一个器皿里,让渣滓留下。但是渣滓也会跟着倒过去一点,那就再拿一个器皿来,再倒一下。这样一次一次的倒过去,倒过去,直到把渣滓去净为止。可是摩押并没有从这一个器皿倒在那一个器皿里,摩押乃是像酒在渣滓上面澄清,他的渣滓一点也没有去,所以“他的原味尚存,香气未变”。摩押的味道一直是摩押的味,摩押的香气一直是摩押的香气;他原来的情形是怎样,今天的情形还是怎样。但是神不要原味,神要那一个香气有改变。

  我们看见,有的人已经信主十年,可是他信主的那一天是什么味道,十年之后仍是什么味道。他就像摩押一样,原味尚存,香气未变。有的人信主头一天是随随便便的;过了二十年还是随随便便的;头一天是莫名其妙的在那里作人,今天还是莫名其妙的在那里作人。他这个人的原味尚存,香气未变,这是神所不要的。神要除去我们原来的习惯、原来的性情、原来的品格;凡我们不对的地方,神都要把我们除掉。神要把我们从这一个器皿倒在那一个器皿里,从那一个器皿再倒在另一个器皿里,多倒几次,我们的渣滓就没有了,原来的味道也没有了。

  摩押走的是顺利的路,但结果是“原味尚存,香气未变”。也许我们今天走的路不像摩押所走的那样顺利,不是“自幼年以来,常享安逸”的,而是像保罗所说的,我们“必须经历许多艰难” ( 徒十四 22) ,我们就应该知道,这正是主在那里要除去我们的渣滓,要除去我们的原味。主要我们不再有自己的味道,不再有天然的香气。旧的那一个必须拆毁。主要把我们连根都拔起来。主把你从这一个器皿倒在那一个器皿,又从那一个器皿倒在这一个器皿里;主今天替你安排这一个,明天替你安排那一个;主把你从这一个处境转到那一个处境,从这一个遭遇转到那一个遭遇。每一次主安排了环境在你身上有所拆毁的时候,自然而然使你失去原来的味道,今天与昨天有一点不同,明天与今天又有一点不同。主就是这样在你身上今天拆一点,明天拆一点,一直拆到你的渣滓都除去,一直拆到你原味都失去,香气都改变。

  神在我们身上不只有消极的拆毁,并且有积极的组织。我们从创世记所记载的雅各生平的故事中,能看出什么叫作组织。

  雅各这个人的起点是很低的。他还在母腹里的时候,就与哥哥相争,生下来的时候就争先,抓住哥哥的脚跟。他又狡猾,又有贪心,总是用手段去对待人,总是作于他上算的事。他欺骗自己的父亲,欺骗自己的哥哥,欺骗自己的舅舅。可是,他也受他舅舅的欺骗,受他儿子的欺骗。他是尽力要叫自己发达,但是结果还是落在饥饿之中。可以说,雅各这个人所经过的路是非常艰苦的。有的人是舒服在那里作人,可是雅各是艰苦的在那里作人。

  当他经过这些事的时候,我们只看见神在他身上一次拆毁,两次拆毁,一直拆毁。一下子叫他遇见这一件事,一下子又叫他遇见那一件事,每一次他所遇见的都是艰难。但是,感谢神,神给他经历了这么多的艰难之后,末了他到埃及去的时候,他已成了一个摸着神圣洁的人。在那里我们看见,有一个人又温柔,又谦卑,又明亮,又庄严。他温柔到一个地步,谦卑到一个地步,向他的儿子求恩典,求怜悯。他明亮到一个地步,亚伯拉罕所不能说的预言,他能说;以撒所不能给的祝福,他能给。他庄严到一个地步,连法老也要低下头来接受他的祝福。这给我们看见,本来是那么低的雅各,因为被神破碎的缘故,竟然成了一个这样的能被神用的雅各,他竟然成了神的人!

  雅各经过这么多年的拆毁,结果神在他身上就有这么多的组织,所以在他临终的时候,能有这样的美扶着杖头敬拜神。他虽然病在床上,可是他还扶着杖头敬拜神,这显明他还记得他客旅的生活,他不失去他客旅的性质。他本来是勉强坐起、把脚放在床下说预言的,预言说完之后,就把脚收在床上气绝而死。他那样死,死得真美!这是非常美的一幅图画。

  我们可以把雅各一生的事仔细的思想一下:当他生下来的时候,恐怕没有一个人的味道比他更不好;可是当他离开世界的时候,却完全找不到他那些原来的味道,所看见的乃是一个完全在神手里受神组织过的人了。

  我们要在这里看见,一切我们所遭遇的事,在不知不觉中能造就我们。神藉着各式各样的难处来拆毁我们,拆得相当厉害。但是,当我们胜过这些难处的时候,就在我们里面有了组织。换句话说,当难处来到我们身上的时候,几乎要叫我们倒下去,但是他的恩典总要叫我们胜过这些难处,就在我们胜过的时候,叫我们里面有了组织。这样一次过一次的胜过去,就叫我们里面的组织一次过一次的增加。神一面使我们所遭遇的非常艰难,藉着这一个艰难拆毁了我们;另一方面,当我们爬起来的时候,就使我们里面增加了一点组织。

   感谢神,我们是有圣灵管治的人。但愿神怜悯我们,组织我们,使我们能达到成熟的地步。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