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奥古斯丁略传

  从主耶稣的使徒以后,一直到马丁路德( Martin Luther 1483 ─ 1546 )改教以前,在教会历史中,最受注目的人物,当首推奥古斯丁( Aure lius Augustinus 354 ─ 430 )。 其主要原因有二:

  (一)他从幼年时代,就陷身于罪恶里;但他最使人得帮助的地方,是他彻底的悔改,对付罪、肉体、己生命而成圣。他一生的见证,曾详细的记载在他自己的自【忏悔录】中。

  (二)他有属天的智慧,能彻悟圣道的奥秘。虽然他著作之富,几乎无人能够全读;并且多讨论些当时实际的问题。然而其中多有信仰经历甚深刻的言论,并且彰显出他真挚热烈的情感。就是他的片语都流传世间,人也看作最可宝贵的珍珠。叫我们知道主后四百年□教会的情况。读一读奥古斯丁的遗著。那属天生命的丰富,真叫我扪走生命道路者得着很大的激励。

  本书乃是奥古斯丁的自传,他的一生极不平凡。他曾写过三百本书。他是个罪人,也是个了不起的天才,是个大罪人,也成为一位伟大的圣徒。本书也见证他可敬爱的母亲莫尼加的故事。神赐给她能力,让她藉着祷告挽回自己的儿子。

  奥古斯丁于主后三五四年出生在现今北非的阿尔及利亚,那时还是古老的殖民地时代,整个北非都是隶属罗马帝国。他的一生多半在 Hippo 居住,该市靠近地中海,如今称做 Annaba 。那时的北非正像一座大花园,全是城镇、寺庙及教堂。居民中有一半是基督徒,另一半是异教徒。奥古斯丁会讲当地的 Punic 语,但是在读与写方面则使用拉丁文,这是罗马所用的语言。当他已扬名非洲及欧洲后,他竟写下自己放荡的往事,说出他的忏悔,这真是他属灵的经历。在书中他叙述他生活的败坏和与神的对抗,以及神将他找回来的时候,他满有属天的喜乐。以下就是奥古斯丁的自传【忏悔录】。

  我的父母

  我名叫奥古斯丁。本书乃是叙述我一生的见证。我写此书乃是赞美你--我的神,因为我曾一度失去你而陷入可悲的光景,如今我又找到了你,再度得着生命的喜乐;我要不断的赞美你。为了其他像我一样的罪人,为了让他们也能得着属天的平安,写下我自己的见证。

  我父亲是一名异教徒,脾气暴躁易怒。母亲莫尼加则是一名基督徒,一位非常温良慈爱的妇人。在当时丈夫殴打妻子算是常有的事。妇女们到井边提水时,就彼此哭诉,互示伤痕。但是我母亲却从不将伤痕示人,其他妇女都感到奇怪说:“莫尼加,我们都知道你丈夫脾气暴躁,又爱和其他女人乱来。可是你从不与他吵架,他也从不打你?这是为甚么呢?”我母亲回答道:“我别无所求,只盼望家庭安宁。我当然知道他在外面乱追女人,可是我并不辱骂他。他发脾气的时候,我也不作声,却在内心向神祈祷,直到他停止叫喊。等他平静下来以后,我再跟他解释我为何这样作或那样作。这就是我的方法了。”

  我一学会说话,她就教我向你--我的神祈祷。因此在我吸吮母奶的同时,也吸入了我的救主--耶稣基督那美好的名字。不管我日后变得多坏,我也忘不了这名字。母亲还教导我敬畏神及永远的审判。这也是后来终于能把我从地狱之门拉回的主要原因。

  进入小学

  我讨厌上学。学那些东西有甚么用处呢?我喜爱踢足球,常丢下功课去踢球,老师为此狠狠地责打我。我很怕挨打,为了逃避体罚,就不断扯谎。虽然当时年纪还小,我已经常拼命的祈求神让我免受鞭打。家人看到我身上的伤痕,只会笑我,好像这值不得大惊小怪,可是我却觉得害怕非常。玩游戏时我也常常作弊,因为我希望我总是要赢。但我若抓到别人作弊,却会为这件自己也会犯的错而恶狠狠地责骂他。而一旦我破人抓着,我就会大发脾气,永不肯认错。老师常告诉我们说:“想要在这世上有成就,就得用功读书。”可是他们却从不教任何有关你、我生命的属神的事,那么这一切又有何用呢?老师教给我们希腊与罗马的故事和戏剧,可是,神圣的主阿!这只是一群所谓的男女诸神之间荒唐淫乱的故事罢了。

  但是,我却喜欢这些故事,这些故事渐渐潜入我的心中,腐蚀我的心灵。我常常偷家里的钱到戏院去看这些戏。还会和其他男孩讨论戏中演出的坏事,我们都极欲一试。老师们对这些故事都大为欣赏,他们自己也昨那书。主阿!我内在的亮光!你也很明白圣中的一句话就能经胜过这一切。我以第一名的成绩念完小学,但是这又有甚么用呢?大家都夸奖我,说我日后必会成名,但是我却远离了你--我的神、我的君王。我巳步向通往地狱的平滑大道了!

  进入中学

  在我十六岁的时候,我就远离了家人去上中学,在那里结交了一群坏朋友,我们沉溺于寻欢作乐,满足情欲,终日荒淫度日。但尽管我内心龌龊,外表却很像样。我衣着光鲜,自认为乃是个正人君子,对于我那时所作的坏事,如今我向大家坦白承认,倒不是因为我至今还对那些事着迷,其实我要为此痛哭悔改。我乃是因着爱你所爱的而向主认罪。主阿!你的爱真是永不改变。过去我喜欢爱人,也喜欢被爱。可是我所谓的爱,其斗只是情欲。我沉溺于罪恶、欲望、不洁的行为中。整天欲火中烧,内心没有一日能得若平安。

  我生命的主阿!我已完全把你抛诸脑后,我对你充耳不闻,离开你--充满爱的主,越来越远。然而你却一直静静地、耐心地看着我迷失在罪恶及忧伤中,我一点也不快乐。我的罪恶使我觉得痛苦、难过。却又傲慢。我在罪恶中越描越深,妄想能得着属天的平安,却适得其反的更感到痛苦忧闷了。慈爱的神!这就是你的方式。你让我在邪恶的享乐中感到痛苦,好让我远离邪恶,只在你里面寻求得喜乐平安。神阿!我乃是为着你而活的。除非能安息在你里面,不然我无法得着安息。若是常时有人提醒我说:“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太五: 8 )那多美好,但是那时却没有人帮助我。我的老师们!只要在文法上犯了一点的错误,就会感到羞愧,但对于自己的荒淫,他们却是洋洋自得。

  荒唐岁月

  念完中学后,我回到家中,有一年的时间在家里,终日游手好闲。父亲在筹钱好让我进迦太基大学修习法律。 这段无所事事的日子里,我就更加堕落了。母亲见我濒临地狱的边缘,她忧心如焚,提醒我要谨言慎行。她求我别再和女人乱来。尤其不可和有夫之妇乱来,我却对她嗤之以鼻。她的劝告,我只当是妇人之见,男人是听不进这一套的。然而,我的主阿!那些话其实乃是你藉着她的口说出来的,我轻视她的教训,就是轻视了你。

  我常和我那一帮朋友在晚上上街游荡作恶。若我不与他们同流合污,反而感觉得可羞。他们常常得意洋洋地吹嘘自己所作的坏事,越是坏事他们越是吹得厉害。我也同他们一样作恶。其实作恶并无乐趣可言,我只是要享受事后向人夸耀的乐趣。我还会无中生有,没有作过的坏事我也常拿来吹嘘。好让友伴歆羡,夸我“你真行的”。我羞于表现纯真无邪,我们纯粹为了作恶而作恶。住处附近布一们园子,里面种了一棵巨大的梨树,树上结满果子,我们就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溜进去把果子一摘而空,装满了好几们袋子。但我们尝也不尝,就把这些果正扔到别人的猪栏里去了。

  神阿!看哪!这就是我的心。我并不想从我的罪恶中得益处,只是为了要做坏事而作恶。母亲本应催我早日娶妻,以安抚我的情欲。但她并没有这样作,因她对我的期望很高。她希望我进入大学念书,成为有名望的人,她认为娶妻只会妨碍我念书。

  大学时代

  我十七岁时进入迦太基学院。迦太其是个海港,有许多从世界各地来到的人,这地方也充满了罪恶。我在那里自由自在,无人管。生活四周尽都是情欲、淫猥,我很快地陷了进去。其实我并没有爱的对象,只为了想爱而爱,而我的爱情只是情欲之爱。我要尽情享受那些口里说爱我的女人的身体才会觉得满足。然而我还是不快乐,我心已憔悴,我的心已死了,因着你--我生命的主,不在我心中。我想要用罪恶的情爱来填满虚空的心灵,但却失败了。因为只有你--充满爱的神,才能填补内在的空虚。

  可是我并不要你。我讨厌想到你。我讨厌听人谈起信仰。我讨厌基督徒那纯洁安静的生活。我要爱,也要被爱,但不是被你--我的神所爱;而这些日子以来,除了自己以外,我并未真心的爱过任何人。后来我终于恋爱了。我把这名女子带到我的住处和我同居,但是我不愿和她在教堂结婚,因为我打算以后再□别的女人。因此我得罪了神、得罪了她、也得罪了自己。就是那时我还是不快乐。悸妒、猜疑,存在我内心,我们整天吵架。由此我了解到,在生儿养女的前题下,经你所祝福的基督徒婚姻,与只凭情欲而同居,二者该有多大的不同。主阿!我的君王,这就是我当时的生活。但是,那还能算得上是生活吗?

  学有所成

  我在学校里很用功读书,也不与那群爱闹事的学生为伍。学校里有一帮学生自称是颠覆者,他们总想起带头作用,总是找藉口发起暴动及示威。他们会一路叫喊,捣毁窗户及设备等。若有那位教授惹恼了他们,他们就冲进课堂,把教授的桌椅推翻。还殴打教授和学生。我没有与他们狼狈为奸,他们的作为就像是一群魔鬼。我廿岁时,已把教授能教给我的,都学得精通了。我主修法律,其中包括文学、哲学、数学,还有公开演说,这是最重要的一项。

  我在校时,曾赢得演说冠军,因此被推为学生领袖。可是,我若不认识你--我内在的亮光,那縻这一切荣誉又有甚么用处呢?我的成功只会使我更自高自大罢了。我还在大学时,我那可怜的父亲去世了,但是因为我母亲祈祷的力量,父亲信从了你--主耶稣、我的救主,并在临终前受洗归入你的名下。

  研读圣经

  大约此时,我读到一本西塞罗的著作。他以优美的文笔劝我们要超越肉身的享乐,追求神的智慧和爱情。这本书使我再一次的渴慕你--充满圣爱的神。我打开圣□,研读你亲口说出的话语。但是我太骄傲了,反而不能明白你说的话。主耶稣说:“父阿!天地的主!我感谢你,因为你将这些事,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婴孩就显出来。”(路十: 21 )这句话是何等的宝贝!

  我若不是小孩子,我也不能谦卑。经上说:“凡要承受神国的,若不像小孩子,断不能进去。”(路十八: 17 )“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太五: 8 )但这些的话,我听不进去。你的话语充满丰富的智慧,在我看来却太肤浅,因为我自以为了不起。就这样,我又阖上了这本圣经,再度过着荒唐、愚昧、黑暗的生活。

  背弃神

  到这时为止,虽然我一直是过着极度荒唐、败坏的生活,感谢主!我还是相信着你--我的神,也仍然相信主耶稣是我的救主。可是现在,我在大学里结交了一群无神论者。这些人是摩尼教徒,他们自认是“知识份子”,是无所不知的聪明人。他们说:“你们基督徒太傻了,对自幼从神甫那儿听来的一切都深信不疑,我们却只相信能经过理智证明的事。你们的耶稣是个大骗子,你们的圣经也不过是一本故事书罢了。其实世上根木就没有所谓的神。

  ”他们还说:“你们基督徒深怕犯罪,与人私通就觉得有罪。其实用不着有罪恶感,因为犯罪的并不是你。在你内心中有黑暗及光明并存,二者彼此交战。你作恶时,并不是你作恶,而是在你里面的黑暗作恶,不应怪责你。因此你高兴作甚么就作甚么罢!尽情地享乐,不必再有罪恶感。”

  这个道理多合我的心意阿!这正是我想要的,既能满足我高傲的心思,又能满足我纵欲的身体。想想看,再也不用为自己的罪内疚;再也不用认罪!没人管得了我,真是自由了!主阿!我就是这样受骗了。像那些摩尼教徒一样,我也开始嘲笑你的子民、你的圣经和你的教会。整整九年之久,我被他们的谎言迷住了。直到我廿八岁,我就像那浪子一样,饥不择食,竟拿猪食来果腹。然而,惟有你是生命的粮,惟有你是属天的生命,你是生命的主。我灵魂的生命阿!惟有你是永不改变的!

  开办学校

  自父亲去世后,母亲无力负担我的学费。于是我离开迦太基,同家乡去开办学□。城里最优秀的青少年,都成了我的学生。其中有些是基督徒,有些正准□受洗。主阿!我要在你面前痛哭悔改,向你认罪。因为我嘲笑他们的信仰,更毁了他们的信仰!荣耀的神阿!我竟把他们从你身旁拉走,拉进我自己的黑暗中。我竟作了魔鬼的仆人!

  母亲警告我不可再如此,我不但不听,反而嘲笑她。甚至在母亲面前嘲笑你--我的神,我也嘲笑主耶稣。母亲十分生气,把我赶出家门。她说。“你既这样嘲笑神,我就不许你回家来。”于是我离开母亲,与几个朋友同住。

  母亲的祈祷

  丰满爱的神阿!我这样背弃了你,你却未舍弃我,你听了我母亲的祈祷。母亲为我灵魂将灭亡而痛哭流泪,比那些因爱子去世而伤痛的母亲还要伤心难过。那时候我似乎巳成了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了。母亲每天早上和晚上,都在为我祈祷,一天中每时每刻也都在为我祈祷。她祈祷时,总是俯伏在地,流泪不止。而你--慈爱的天父阿!你并未轻看她的眼泪。

  一天,她去见主教,含着泪求他,请他来和我谈谈。但是他说。“还不是时候。他现在还在为自己的学识沾沾自喜;与他谈话,他是不会听得进去的。”但是母亲仍然不断地求他,同时泪如雨下。他终于说:“你先回去罢!你的眼泪绝不会白流,你儿子一定会回转的。”后来母亲告诉我,她相信主教的话,把他的话当作是神的安慰话语。

  好友之死

  我有一个好友,乃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们感情很深。我俩想法一致。志趣相授,终日形影不离。他本来预备受洗,但是因为我的嘲笑,他也离开了你。过了不久他生起病来,发着高烧,后又不省人事,神甫来给他施洗了。他病况好转,我又取笑他竟然受了洗。我告诉他:“他们乘你人事不知时,把水倒在你身上,不过你现在当然用不着理会这事了。”我深信他会和我一样,对这事嗤之以鼻。但是,他竟然没有,他坐在床上怒视着我,彷佛我是他的仇人,还大声对我说:“奥古斯丁?你要是还想作我的朋友,不许你再说这样的话。”

  我很意外,同时觉得伤心,就离开了。心里打算等他病好以后,再来攻击他。可是你--慈爱的神!却把他从危险中救了出来,因为两天后他就去世了。而我并未作他身边。我伤心欲绝,不能休息,也无法思想。人人都活得好好的,为甚么偏是他死了?我到处寻找他,却怎么也找不着。在家乡我到处闻到死亡的消息,我再也待不下去,于是又回到迦太基。然而,丰满爱的神!我也知道你那时把他从我身边带走,其实乃是要为我永远在天上保留他。

  大学教授

  我到迦太基时,我在家乡的学生也跟着来到迦太基,因为他们都很喜欢我。来到迦太基后,我进入大学教书,并出版了两三本有关美及真理的著作。但是我仍然不认识你--我的神,仍然不知道你本身就是美及真理。后来我参加当地的演说比赛。有一巫师愿为我献祭品,使我能得奖,但是我把他赶跑了。这是为甚么呢?为甚么我早已一直把自己常作祭物献给魔鬼了,如今却不让巫师以一只动物为祭品,为我献给魔鬼呢?最后我还是得奖了,在全市的喝采声中,我由市长手中获奖。如今我果然成了要人,名利双收,朋友众多,许多大人物都是我的学生。可是我生命的主阿!因为没有你,我就得不着快乐,我的心灵也得不着安息。是的,我们确实是因你而造的,除非安息在你里面,否则我们的心灵就得不着安息。

  经过一段时期的研究思考,我终于发现摩尼教徒告诉我的一切,全都十分荒谬。我转而渴慕你--我内在的亮光,可是我不知道去何处找你,我从未想过要恢复孩提时期的信仰,因为那些人已教我憎恨教会、轻视教会。若说他们的真理经得起考验,不如说他们更擅于说谎,我就是被他们的谎话欺骗了。其实基督徒并不像我以为的那样,相信那些愚蠢的事。可是我慈爱的母亲一直陪伴着我。她跟我来到迦太基,住在我附近。她日夜为我祈祷、为我痛哭;为了我,她献上她的生命,过去她一度希望我成为世上的伟人,但是如今她却只求我在今世作个平凡的小人物。只要我在神的国里作一个圣徒。

  前往罗马

  迦太基的学生越来越放肆了,总是在罢课、示威,简直叫人没法授课,最后我觉得厌倦了。朋友告诉我,罗马的学生要规矩得多,因此我决定前去罗马。母亲知道我的决定后,万分不舍,她紧紧抓住我不放。我要搭船前去罗马时,她竟一直跟着我到海边。我欺骗她说。“妈,我只是要去向一个朋友道别,他的船今晚就要开航了。看哪!那边有一座教堂,今晚你可以去那里祈祷、休息,明天早上我会去那里找你。”

  主阿!我欺骗了自己的母亲,欺骗了这样好的一位母亲。我带着和我同居的女人,趁着黑夜悄悄离开。坐船前往罗马。次日清晨,母亲发现我骗了她,悲痛欲狂。慈爱的神阿!她怪你未俯听她的祈祷。当时她并不明日,你让我离去,其实是为了给她预备更大的喜悦。我到罗马后,生了一场大病,发高烧几乎死去,看来我就要带着我的罪孽下地狱了。假如我在那时去世的话,除了地狱,我还有甚么地方可去的呢?可是,远在非洲的母亲,她的祈祷又救了我的肉身和灵魂。

  罗马的学生的确很守规矩,他们只有一个缺点,就是他们通常只在学年结束时交学费,但是到了该交学费时,他们又常全都跑掉,一文钱也不交。搞得我在经济上颇为困窘。就在那时,我听说米兰正要找一名修辞学教授,于是我又前去米兰。

  安博洛斯

  我在米兰认识了安博洛斯( Ambrose )主教,他是当时闻名的学者,也是义大利最伟大的演说家。他原是一名士兵,后来担任义大利北部的总督。在任总督时,他成为一名慕道者,并预备受洗。正在那时,米兰的主教去世了,人们聚集在教堂中选举新任主教。大家分成两派,因意见不合而起了骚动。这时安博洛斯总督大步走进来维持秩序,他走到台边对大家说:“你们这些基督徒真该觉得惭愧,难道这就是你们给外教人所立的表样吗?”

  突然间。彷佛受到神的感动,有个小孩子大声叫道:“请安博洛斯当我们的主教!”群众立刻跟着高呼。“请安博洛斯当我们的主教!”安博洛斯大声说:“万万不可,我只是一个基督徒更是一个罪人!”可是人们跟到他家里,整天守在那里,他们不断地叫着:“我们要安博洛斯!我们要安博浴斯!……”到了晚上,安博洛斯悄悄地骑马溜走。他骑了一整夜马,心想自己一定已远离米兰,没想到天亮时他发觉自己竟然迷了路,兜了一个大圈子后,竟又回到米兰来了。于是他对自己说:“看来这是神的旨意了。”因此他被按立为神甫,后来又再按立为主教。我认识他时,他已是一位主教了。主!丰满慈爱的主!在我放荡了多年以后,是你将我带到他面前,好让他引领我回到你的跟前。

  初蒙光照

  我开始参加聚会听安博洛斯讲道。不过我倒不是为了要听他的道,我只注意他讲道的方式。我已不抱任何希望,想在你的教会-找到真理。可是,安博洛斯的讲道如此有力,渐渐地我也能经历到他话语中的真理,因而蒙光照明白过去我所听到有关于教会的谎言,其实都不是真实的。

  我的母亲像个天使般,又来到我的身边,她渡过大海,不辞千里而来,只为了她爱我。我告诉她,我尚未找到真理,她说:“我相信在我有生之年,主耶稣基督必会使你成为一个忠心的圣徒。”她和我一起去听安博洛斯的讲道,把他看成乃是神派来的天使。我渐渐明白他所宜讲的就是真理,但是我还有些难处,因为我想明白全部的真理,就像我明白二加二等于四那样的明确,我似乎以为我们人能明白你的全部话语。我的主阿!你就是永不改变的真理。

  后来你启示了我的心灵,我渐渐明白人不可能凭着人的智慧,就能认识你的一切,惟有靠着你自己把它启示给我们。你已藉着圣经,把自己显示给我们;你更透过你的爱子耶稣向我们说话。最后,我终于相信教会所教导的一切。

  慈爱的神阿,我感谢你!我在思索默想的时候,你在我身边;我向你呼求时,你俯听了我;我敲门,你为我开门。主阿!你是我的亮光、我的爱情、我的生命。如今我虽然信入了你,可是我还是惧怕跟随你,我惧怕受洗。这是甚么缘故呢?因为我知道一旦受洗,我就得弃绝过去一切淫猥的罪。这个意念叫我里足不前,我真的必须弃绝这些吗?永远弃绝吗?丰富圣爱的神阿!我的心灵,半是渴望飞向你,能过着像安博洛斯一样纯洁的生沾,半是害怕投向你,因为我怕我的生活永远离不开女人。我以为过纯□的生活乃是靠我自己的力量;我并不知□,如果我求你,你就会给我。

  虽然这样,我仍然把与我同居的女人打发走了。我给了她一笔嫁妆,但是她回到非洲的家榔后,就一直过着隐居的生活。慈爱的神阿!我虽然信了你,可是我并不祈祷。这岂不叫人难以相信?我并不向你祈祷,结果是我更加沉沦。那紧紧缠住我不放的,就是永不会令我满足的纵欲的恶习。有一们时期我甚至想要像伊壁鸠鲁所说的那样过日子。他说:“人生有如朝露,应当及时行乐,尽情契喝。”对我具有约束力的,还是母亲自小教导我的心对死亡及永远审判的恐惧,再加上她的祈帱,她也曾教我祈祷。我又开始去参加聚会、查考圣经。这时我已三十岁了,和母亲和几个一起从非洲来的朋友同住。

  安东尼的见证

  有一天,一位在朝廷任职的朋友来访。他是个基督徒,在谈话中他偶尔谈到埃及的安东尼( Anthony 251~356 )的见证。以下就是奥古斯丁的见证:

  安东尼的双亲十分富有。在他十八岁的时候,双亲去世,就留给他全部财产。一天早晨他去聚会,神甫正在念圣经中的这几句话:“你还缺少一件,要变卖你一切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跟从我。”

  (路十八: 22 )安东尼听到这段圣经,觉得乃是神在对他说话。于是他回家变卖一切,施舍给穷人。然后到埃及的沙漠去隐修,单独与主同住。他一直在沙漠,祈祷、虔读神的话语,一直活到了一百多岁。

  别人听说了他的见证后,也为了爱神而放弃一切,他们追随安东尼来到沙漠,过着像他一样的生活。他们之中有的独自生活,有的则过着团体的生活,但是每逢主日都一起来聚会。我听了这事,颇感讶异,竟会有人为了爱神而撇下一切!我不断在内心自问:“我的神阿!为甚么我就是作不到呢?为甚么我不能现在就作到呢?”

  另一个见证

  接着那位朋友又告诉我们另一个见证。“我在宫廷里有两个朋友,他们都野心勃勃,也已各自与富家女子订婚。一天陪皇上去访视某城。他们到城墙外的林子里散步。在那儿见到一栋小屋,里面住着三个神的仆人,常在一起祈祷。他们舍弃了世界,全是为了主耶稣、为了要事奉主,并服事其他的穷人。在那屋里有一本【安东尼传】,我朋友中一人拿起这本书来读,当他在读时,神的爱好像一把利箭般射向他的心,他对同伴说:“看看我们有多愚蠢!我们浪费自己的生命去讨好君王,当他的朋友,好让自己有钱有势、有影响力;其实这样却可能会丧失自己的灵魂。可是只要我们愿意。现在我们就能成为神的朋友,而且得着天国的丰富。”

  他继续读下去,然后说:“我的朋友阿!我已决定了,我要弃绝世上的权势和荣华,单单的事奉神。我现在就要留在此地与这里的穷人一起事奉神。”他的朋友也拿起这本书来读,神的爱也燃起他的灵火,于是他也撇下一切,留在那个地方。他们俩的未婚妻听说这事后,也决定奉献自己的生命来事奉神。”

  最后的挣扎

  这个见证像把利箭穿透了我的心,我看见自己的邪恶、可耻。主阿!别人怎么都能在短短的一刻就决定为着你而撇下一切呢?多年来我却一直求你:“求你赐给我一个纯洁的心--可是不是现在。”我的好友阿利比( Alypius )和我一起,我转向他,内心翻腾不已。我对着他大声说:“这是怎么回事呢?未受过教育的人。那么轻易地就归向神;而我们这些知识份子却是在罪恶的里面生活。我们为何不能效法他们?为何不能追随他们?主阿?我们到底是怎么了?”

  我跑到屋子后面的花园去,我跌倒在地,用力扯自己的前额,拉扯自己的头发,大声哭泣。我向天呼求。“主阿!为甚么不是现在呢?为甚么我不现在就全心归向你?哦!主阿,我现在就愿意,求让我现在就归向你罢!”我几乎下了决心,然而终究还是没用。我仍然还没有回转,可是毕竟我又试了一次,我几乎已到了那里,几乎已感觉到那里,然而我还没有成功。我的旧习、我的罪恶,都在对我耳朵说:“你要离开我们吗?要把我们打发走吗?我们再也不能见面了吗?你再也不能作这个或作那个了?你想,少了这些的乐趣,你还能活得下去吗?”我觉得它们彷佛就在我身边,拉扯我的衣服,要我回头。我向神呼求:“还要多久?主阿,还要多久呢?你要永远生我的气吗?请不要再记念我过去的罪恶罢!主阿!究竟还要多久?明天?为甚么不是今天?为甚么不就是现在,就在这个时候呢?”

  拿起来念

  突然间,我听到附近花园传来小孩子的声音,他们一遍又一遍地唱着:“拿起来念,拿起来念!”我拼命回想这是否是儿童游戏的一种,可是我一个也想不起来。后来我想,这或许是你的命令。可爱的主阿!或许是你在命令我要打开圣经,随手翻开一页来念。我翻开圣经,首先映入眼中的。就是使徒保罗致罗马人书第十三章十三至十四节:“行事为人要端正,好像行在白画;不可荒宴醉酒;不可好色邪荡;不可争竞嫉妒。总要披戴主耶稣基督;不要为肉体安排,去放纵私欲。”

  我不再念下去了,也不必再念下去了。这时我内心充满了一股喜悦,过去的疑虑一扫而空。我把这一切告诉阿利比,他问我读的是挪一段圣经,他也翻开圣经来赞,并且接着读下去:“信心软弱的,你们要接纳。”(罗十四: 1 )他把这段话用在自己身上,对我说:“你去那里我也要去,我也要向神顺服。”我们一起去见我的母亲。把这事告诉她,她听了之后喜乐而哭泣。主阿!你已听了她的祈祷,而且你所应许的,更超出她所求、所能想像的。因为我已不再想到婚姻及权势了。我要的是你,而且我只要你。我灵魂的主、圣爱的主、生命的主!

  怎准备受洗

  这时我巳卅二岁了。我退出讲坛,全心全意与我的朋友准备受洗。我内在的神啊!那段快乐的时间,使我觉得实在是太短暂了,这期间我专心阅读并思想有关你的一切,我很喜欢在教堂里面与朋友同唱诗歌,内心充满着火热的爱,过去的诱惑都远离了我,因为你以自己代替了它们,主耶稣基督!你真是我的帮助、我的拯救。

  安博洛斯主教亲自向我们讲解教会信仰的奥秘。而我,过去曾一度背弃你,如今却十分渴慕真理。如今的我,就像个躺在母亲怀中的幼儿,尽情吸吮母亲的乳汁。

  母亲心愿得偿

  主后三八七年,复活节前夕,安博洛斯主教为我们施洗。我受洗后,决定回非洲老家。于是我们来到罗马附近的 Ostia 港口。在那儿等船的时候,母亲对我说:“儿呀!我在世上已无所依恋了。我曾盼望在死前能看到你成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如今主答允了我的祈祷,甚至超过我所祈求的,现在我随时都可以去见他了。”过了几天,她病倒了,我坐在她病榻前陪伴她。她突然对我说:“我儿,你就把我葬在义大利罢!”我问道:“亲爱的母亲,难道您不希望我们将您葬在非洲老家吗?”她答道:“随便把我葬在那儿都可以,那是并不重要的。我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就是不管你在那里,都请在聚会中纪念我。”

  就这样,我的母亲莫尼加,世上最伟大的母亲,就这样到主那里去了。她曾两度赐我生命,一次是在她腹中,后来当我死在罪恶时,她再度藉祈祷主赐我生命。主阿!此刻我内心的悲痛,只有你能知道。

  爱你实在太迟

  而今我已上了年纪。也向大家作了这些忏悔。活在我里面的神阿!我现在还能对你说些甚么呢?

  我迟至今日才知道爱你,主啊!你的美善永不改变,而我迟至今日才知道爱你。看哪!你在我里面。我却在外面寻找你。以别的事物填补我的内心,它们使我远离你。然而,若没有你的大能,世上就根本不会有它们的存在。

  你曾呼召我,并向我呼号,让我不再对你充耳不闻。你又会用你的光耀照亮我的心,哦!求你开我眼,并夺我心!你对我发出你的馨香之气。让我呼吸并渴慕你;你感动了我。使我满心热望你的属天的平安。主啊!我们是因着你而造的,除非能安息在你里而。我们的心灵将得不着安息。

  末了

  这就是奥古斯丁的自传【忏悔录】。他在母亲去世后,与朋友回到非洲。由于他们都热切爱神,因此愿意一生忠心事奉主。他与弟兄们常住在一起,事奉神也服事神的子民。他们读了使徒行传,知道早期的基督徒都是在一起生活、分享所有,甚至变卖财产,把钱分给贫穷的人。奥古斯丁说:“这正是我们该过的生活。把我们拖下地狱的是对金钱的欲望,当我们一无所有时,我们才是自由之身,才能事奉神及服事我们的邻舍。让我们变卖一切,把我们不需要的送给穷人,剩下的就让我们彼此分享,算是大家共有的,谁也不能说那个东西是他自己的。”

  他们真的活出这样的福音生活。他们决心要过贫穷、纯洁、顺从的生活。奥古斯丁为信徒立下生活榜样。他们的生活就是祈祷、读经、工作,为,为服事他人。这就是他们生命生活的实际。

  奥古斯丁着有三百册的著作,这些书如今还是广为教会人士所研读。最出名的著作如【忏悔录】【神之城】【创世记逐节解】【约翰福音讲解】等。他身边总有两名速记员,随时把他的说话记下来。他的思想敏捷,出书的速度也很快,而他的思想中闪耀着神圣的光。他真是个属灵的人了。

  与世长辞

  在奥古斯丁晚年,汪达尔人入侵北非。他们是住在西班牙的异教徒,也是未开化的部落。他们沿着海岸东进,杀害基督徒,焚烧城镇,并包□了 Hippo 。那时奥古斯丁已在死亡边缘。他向神求两件事:保全 Hippo 市以及让他离开世界。神听了他的祈求,保全了 Hippo 市,而奥古斯丁也快要死了。

  他请弟兄们用粗大的字体写下诗篇第五十一篇,挂在床边。这是大卫王痛悔他的罪的诗歌:

  “神啊!求你按你的慈爱怜恤我,按你丰盛的慈悲涂抹我的过犯。求你将我的罪孽洗除净尽,并洁除我的罪。因为我知道我的过犯;我的罪常在我面前。我向你犯罪,惟□得罪了你。在你眼前行了这恶,以致你责备我的时候,显为公义;判断我的时候,显为清正。我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我母亲怀胎的时候,就有了罪。你所喜爱的,是内里诚实;你在我隐密处,必使我得智慧。求你用牛膝草洁净我,我就乾净;求你洗涤我,我就比雪更白。求你使我得听欢喜快乐的声音,使你所压伤的骨头,可以踊跃。求你掩面不看我的罪,涂抹我一切的罪孽。神阿!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使我里面重新有正直的灵。不要丢弃我,使我离开你的面;不要从我收回你的圣灵。求你使我仍得救恩之乐,赐我乐意的灵扶持我。我就把你的道指教有过犯的人;罪人必归顺你。神阿!你是拯救我的神,求你救我脱离流入血的罪,我的舌头就高声歌唱你的公义。主阿!求你使我嘴唇张开,我的口便传扬赞美你的话。你不喜爱祭物;若喜爱,我就献上;燔祭你也不喜悦。

  神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神阿!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看轻。求你随你的美意善待锡安,建造耶路撒冷的城墙。那时,你必喜爱公义的祭,和燔祭,并全牲的燔祭;那时,人必将公牛献在你坛上。”

  奥古斯丁默诵着这篇诗篇,一代圣徒就此与世长辞。那时是主后四三0年,他享年七十六岁。(摘译)

  神阿!我乃是为你而造的,除非能安息在你里面,不然我得不着安息。

摘自:“奥古斯丁略传”拾珍专辑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