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约翰一书

盖柏林

  引言

  本书信并非写给一个教会的,也不像新约圣经的其他书信一样说明作者是谁,作者是匿名的。尽管它有匿名的特点,是谁写了这书信我们仍然没有疑惑。第四福音的作者,也就是本书信的作者是没有疑问的。本书信的开端与福音的开端有连带的关系,而且全篇是用第四福音的思想与语体来写的。那么既然约翰福音毫无疑问是使徒约翰所写的,书信自然也是他那蒙启示的笔的大作。“本书信为其作者所提供的内在证据,是与第四福音同一作者,也是不容置疑的。要坚持不同作者的看法,就显明那些拒绝相信的怀疑派,是那样的荒谬与夸大,其证据是从未如此坚强过。”(艾弗德 Alford)

  历史的证据

  内部的证据专一肯定了书信的作者是约翰,同时也有大量的历史证据将书信归为这位主的心爱门徒。最老的证据就是坡旅甲的,他本人认识使徒约翰。我们读约翰福音的引言就更能认识坡旅甲及其为第四福音的证言。在他的一本著作里,他直接引用约翰福音一书四章三节,事实上,他差不多逐字的引用这经文。所以这是对本书信的作者及真实性的一个见证。坡旅甲的门徒爱任纽常常引述约翰书信并说明这是约翰的著作。著名的就是如优西比乌所引述,在他反对异端的著作里所见到的。他引用约翰福音廾章卅一节,以及约翰一书二章十八节、四章一至三节,并约翰一书五章一节。在认识约翰的坡旅甲及其门徒爱任纽,这两位见证人之后,许多著名的教父均说到本书是使徒约翰的著作。我们无须引用所有的论证-例如亚历山大的革利免、特土良、居普良、俄利根、亚历山大的狄尼修、优西比乌、耶柔米,及其他许多作者。我们还要题一个古代的证据,那是在摩利托里亚( Muratorian )碎片中发现的,这第二世纪古老而相当可靠的碎片中,有下面一段文字:“这是多么奇妙,约翰在这卷书信每一细节里非常强调说他自己,『我们是把亲眼看见,亲耳听见,亲手摸过的这些事写给你们。』为此他直言,他不但是个目击的见证人及听见者,并且他也是神所安排的,主的一切奇妙工作的历史学家。”符合这个证明的是最古老的第四世纪希腊文抄本,这抄本给这书信的名称是 Joan nou ─ A ,那就是“约翰一书。”诺斯底否认这些并不重要,他将使徒的一切著作从圣经中排除,因为这些书信对反基督的企图予致命一击。卢克是位以前的伟大学者,说明约翰福音与约翰书信是使徒的真著作,而他又说,“无可置疑的,这些书信必须列在正与之内,而 教会传统所强烈支持。”所以面对这些内在及外在的证据,去叙述如斯卡利格( Scaliger )栾之( S.G. Lange ),布莱特凯奈德( Brestchider )与屠平勒( Tubingen )学派等破坏性的反对意见是没有必要的。正如对圣经其他部份一样,他们对书信是谁的著作的攻击是完全不能成立的。

  写于何时,何地

  书信本身对这些问题没有肯定的回答。有些人要想将日期固定在主后七十年耶路撒冷毁灭之前,他们的假设是根据二章十八节,主张“末时”意思是指耶路撒冷结束时期,这是不正确的。“末时”在本书信里其意义与在提摩太前书四章一节,及提摩太后书三章一节相同。所以意思不是指耶路撒冷城毁坏前之末时。因此我们很清楚知道,约翰首先写第四福音(约翰福音),书信则在福音书之后写的。所以书信大概是写于主后九十年左右,而在启示录之前,启示录约写于主后九十六年。爱任纽说,约翰在以弗所写的,一项古代的传统说法,本书信是写在以弗所。

  写给谁的

  本书信不同于其他书信的事实,没有任何称呼,开头的问候或是结尾的敬语,使有些人称它为 论文,而不是书信。除了个人的称呼及呼吁以外,全篇文体完全维持了书信的特性。再如有些人以这书信名为福音第二部,而有些人说它是福音的引言。本书信与福音关系密切是非常真实的。但是那并不是必需有外表的密切关系。

  布林杰博士( Dr Buling )在其伴读圣经( Cowpanion Bible )中提出,本书信是写给在分散中的信主希伯来人的,此观点为在他前面的其他人(彭生 Benson 与别人)所认定,但在这书信里并没有什么来证明此一结论。因为奥古斯丁对约翰一书三章二节,作了一个注解认为是约翰写给巴勒斯坦的信徒的,许多注解家采用此一观点,但是这观点也没有任何基础。显然本书信并非写给任何教会,而是致许多聚会里的许多信徒。约翰熟识这些信徒,他们大多数似乎是从异教徒中转过来的。(见五: 21 )如果传说是真的,本书信是在以弗所写的,这书信是送给在亚细亚省的七所教会,以弗所、士每拿、别迦摩、推雅推喇、撒狄、非拉铁非、老底嘉不是不可信的。对这些教会,数年以后,当约翰在拔摩海岛时主藉约翰送了信息给他日。

  本书信的目的

  关于本书信的目的,作者在两个地方说明;“我们将这些话写给你们,使你们的喜乐充足。” “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信奉神儿子之名的人,要叫你们知道自己有永生。”根据约翰福音廾章卅一节,这也是福音的目的。他写给那些信奉神儿子以及有永远生命的人。这永远生命彰显在主耶稣里面,传达给一切信奉神儿子并和父与子建立了亲密关系的人。本书信已被正确的称为家信,那就是说相信的人被视为神家里的人,因此重覆的用“ teknica ,儿女”这字。约翰福音是为着开始于第一世纪后半,有关基督位格的假教训而写的(见约翰福音引言)。约翰书信非常直率反对那些论到主耶稣基督与它的牺牲工作的错误教训。后来这些错误教训在诺斯底主义,孟他努主义及其他等等名义之下兴盛起来。当约翰的门徒坡旅甲遇到诺斯底派的一位首领马吉安时,坡旅甲向他说,“我知道你,你是撒但的首生者。”这些邪说谬论在约翰时代,虽然还没有充分的发展,但是他们存在并且加增,因此才有三章十五至十八节与四章一至六节的警告。从这些章节里,就会知道敌基督的是什么。现今的一切邪恶体系,正以日渐增加的势力扫过基督教世界,走向神对他们预言及启示的命运,在本书信里己把他们的真情显露出来。基督科学(如此虚假的名称),自由神学,否认基督是处女所生的神的儿子。,摩登宗教,这毁坏性的非难与其他诸体系并礼仪主义,都被约翰称为敌基督的。这些众多的敌基督的最后将以一个敌基督的,也就是大罪人方式出现。我们的注释,是根据这一切来扩大记叙的。

  本书信的信息

  本书信对神的儿女有一个较深的属灵信息。如前述,本书信就像约翰福音,见证基督无神儿子,永生就是□自己,□也将永生赐给信□的人。因此本书信开头说:“论到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我们所听见,所看见,亲眼看过,亲手摸过的。(这生命已经显现出来,我们也看见过,现在又作见证,将原与父同在,且显现与我们那永远的生命传给你们。)我们将所看见所听见的,传给你们,使你们与我们相交,我们乃是与父并他儿子耶稣基督相交的。”圣灵所显示的伟大真理,并不重在信徒如何在基督里得到所赐给他的永久生命,而是永久生命在信徒里的彰显,其彰显出来的性质,如同主耶稣基督在□神圣生命所彰显的一样。正如从神所生,信徒有神为□们的父,他们是神的儿女。神是光,神也是爱,因此由神所生在他们理面有永久生命的人,一定也要彰显光与爱,行走在公义与爱里。这就是约翰一书的信息。我们在后面的分析与注释里,会发现环绕着这些信息的一切蒙福的事情。

  本书信的分段

  约翰一书的分段一直被认为是困难的,过去的主要解经家相信,这书信一点也没有结构上的连系。加尔文与其他人也这样相信。本格勒,在其伟大著作( the Gnomen )中坚持有逻辑与结构的安排、他将本书信用拉丁文分为三部份如下:

  一、 Exodium -引言(一 1~4 )

  二、 Tractatio -处理与讨论。(一 5~ 五 12 )

  三、 Conclusio -结论(五 13~21 )

  数字圣经( The Number Bibal )也给了一个三重的分段

  一、神就是光,并在光中,光也在我们里面。(一 ~ 二 11 )

  二、藉着真理成长,不是别的而是已显明的光。(二 11~27 )

  三、由发现的果子显明神的儿女(二 28~ 五 )这是一个有帮助的安排。

  司可福圣,则作了两个分段:

  一、父的家(一 ~ 三 24 )

  二、家与世界(四 ~ 五)

  我们将本书信分 六段如下:

  一、显明的生命(一 1~4 )

  二、光与暗的试验(一 5~ 二 17 )

  三、错误与真理(二 18~27 )

  四、神儿女显明的义与爱(二 28~ 三 18 )

  五、由此我们得知(三 19~ 四 12 )

  六、结论(五 13~21 )

  分析与注释

  一、显明的生命(一 1~4 )

  本书信开头几节非常宝贵,而且也是全书信的关键。圣经中有三处经文说到在起初有什么。“起初 神创造天地”(创一 1 ),这是神使无变为有,一切事物的起初。“太初有道,道与同神在,道就是 神。”这节带我们超越了全本圣经的第一节。这启示了□永远与神同在并像神一样,神藉着□并为了□创造了万物。第三处圣经就是约翰书信的第一节。“论到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我们所听见、所看见、亲眼看过、亲手摸过的。”这起初与创世纪一章一节并约翰福音一章一节的太初是有所不同的,它的意思是指神儿子在人间以肉身显现。□是真神,也是永远生命,生命与光,在人间以人的身份显明。此真理约翰己在他的福音书一章十四节中说到:“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关于这点约翰在他的书信里首先说明了。约翰和主的门徒与□同行并且与□说话。必须注意使徒说□是“生命之道”。因此他没有说,“那从起初的”而是说“那从前起初就有的”。首先,他提起他们听见过什么,但是一个人也许听过一个人,但并不与那个人接近。然而他们与这生命之道是很亲近的。他写到,“我们亲眼看见过”,但一个人也许会看见过一个人而并不与他亲近。然而,他们不只是瞥过一眼,而是“我们注视过”,这不只是仅仅看见,这指出有目的的注视,并且也有愿望与钦羡。继之有更靠近的说明“亲手摸过的”-约翰及其门徒己亲密的认识□-这生命之道。

  “这生命曾经显明出来,我们也看见过,现在又作见证将原来与父同在,且显明与我们那永远的生命传给你们。”□是他们所听见过、亲手所摸过,他们所认识且注视过的是与父同在的永远生命。不只是□曾题到永远生命及应许过永远生命,□自己就是永远生命。□与父同在,且来到世界显明生命是什么。□自己说,“看见我的,就是看见父”,如此将父显明出来。□也以人的身份来显明,□活在地上的神圣,完美生命就是永远生命。同时这永远的生命交通给一切相信神儿子的人。这个与父同在显明在地上主耶稣里的生命,也就是在我们里面的生命(“这生命已经显明,所以无须去寻求它,为了找到它而乱探测我们自己心里的不定悔暗之处;或为了要得到它,而在律法下从事没有结果的劳苦。我们看见了它,它已启示出来,它在这里,在耶稣基督里。有基督的人也就有那生命。”)作为信徒要认识我们有什么样的生命,我们必须不要看我们自己,或是看其他信徒,而是要看基督及其显明在地上的生命。正如有人曾说过:“当我转眼看耶稣;当我注视□的顺服、□的纯洁、□的恩惠、□的温柔、□的忍耐、□的忠心、□的圣洁、□的爱、□的完全无私。我能说那是我的生命,在我里面也许是模糊的,但它依然真实,那就是我的生命。”

  “我们将所看见,所听见的传给你们,使你们与我们相交,我们乃是与父并□儿子耶稣基督相交的。我们将这些话写给你们使你们的喜乐充足。”(一 3~4 )

  与父相交

  他们把所看见的,所听见的传给那些信□的人,这样他们也就同样有分于这个相交;这相交是与他的儿子耶稣基督相交的。信徒藉着恩典拥有永远的生命,这生命曾在地上显现过,并在我们里面,使我们适合与父及子相交。这种相交的需要及其试验在其后逐渐说到。藉着恩典有如此的相交,这是神的一切圣徒有福的呼召。这样的相交就是永生,当我们在荣耀里享受到它的丰满时,在天上也没有能超越这个的。但什么是与父及子耶稣基督相交?其实真正的意义很少人知道的。相交的意思就是有共同的东西。父的喜乐在子里面,子令父喜悦是何等的完全,就父而言,他的圣子是全然可爱。信徒认识子也发现他们的喜乐在□里面,他是在我们心里全然可爱的一位。于是当我们在□里面喜乐,在他的顺服里,在□对神的爱与忠心里时,就有分于父的同样感觉与思想。这就是与父相交。当信徒为了□儿子赞美感谢父时,告诉父,他对子的深切感谢,他是如何爱□(子),渴望更像□,甚而与□一同行走,这样□就是与父相交。同时子也向我们显明对父的认识。“除了父, ? 有人知道子。除了子和子愿意指示的,没有人知道父。”(太十一 27 )在约翰福音书里面也记载有关子论父的神圣话语。□向□自己人显明父的名。约翰福音有五章论及此,起于洗门徒的脚,结束于主伟大的代祷。(十三 ~ 十七)其中“父”这字出现了五十次。福音书的这一部份里子叫人知道父。藉着子我们认识了父,也认识了父的爱。他的喜乐是在一个忠心且顺服的生命里荣耀父。当信徒在父里面叫父喜乐,荣耀父并顺服于父时,他就是与子相交了,与子共有同样的东西。所以与父及与子相交并不是一种感觉或是一些特别经历。

  “不论是什么观点,这一些都流自子的位格,在这里我们喜乐满溢。我们还能有什么比得着父与子更多呢?我们还有什么喜乐比与父与子思想、感觉、喜乐上的交通更有完全呢?假若我们很难相信,就让我们记着这里所记述的那个事实,它不可能有别的意思。因为在基督的生命里,圣灵就是我们的思想、感觉、相交的源头,而□也不能给我们与父与子以外的思想,这些交通在性质上一定是一样的。要说它们是崇拜的思想,这是非常自然的事,并且叫它门更显为宝贵。若是说信徒是软弱且常受阻挠,但父与子是圣洁且完全的。正如上面所说的都是真实的,也就是说父与子是神,是神圣的,而我们只是软弱的受造物。确实没有人否认这个事实。但是假若圣灵是源头,关于交通的性质与实际,它们一定也是一样。我们基督徒的地位是藉着认识神的儿子而有的,正如使徒所说:“我们将这些话写给你们,使你们的喜乐充足。”(如达秘注 J. N.Darby )

  二、光与暗的试验(一 5~ 二 17 )

  1. 神是光,行在暗中与光中(一 5~7 )

  2. 光显明的是什么。(一 8~10 )

  3. 基督的代求以维持相交。(二 1~2 )

  4. 相交的试验(二 4~17 )

  5. 神是光,在与光里行(二 4~17 )

  他们从□所听到信息又传给别人,就是神是光,在□里面全然没有黑暗。光,完美纯净的光是神的性情,他是绝对神圣,在□里面完全没有黑暗。神是光曾显明在主耶稣的生命里,因为□就是圣的。无论是过去或现在,所以与父和子相交的意思就是与光相交,那就不在黑暗里行。“我们若说是与神相交,却仍在黑暗里行,就是说谎话,不行真理了。”若是有人声称与神相交而在黑暗里行,他就是说了谎,因为黑暗不能与光相交。“我们若在光中行,如同神在光中行,就彼此相交,他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但是这个行在光中是什么呢?这不是指按照光行事。这个意思不是指活出一个完美无罪的生命。行在光中不是我们如何行的问题,而是我们在何处行,是信徒行在有光的地方。这意思就是每天在他的同在里行。以我们的意志与良知行在光及神的同在中,判断不符合光的每一件事,任何不对的事在他的同在里,就会被显明、曝光、被认出来、被判断而且被舍弃,如此就是行在光中,而如此的相交就是神所要求的。如此行在光中的结果,就是信徒之间有相互相交,因为每一个人都有同样神的性情,同一圣灵,同一基督在心里作目标并且有同一位父。只能是这样。然后有另一件事开始了。“□儿子耶稣基督的血洗净了我们一切的罪”,行在光中向我们表明我们是什么样的人,并且我们不能说我们没有罪。虽然我们在神圣的神前没有意识到罪停留在我们身上,但我们知道罪在我们里面,然而我们有保证靠他的宝血罪得以洗净。这是一个基督徒的蒙福地位。与父和□儿子相交,行在光中如□在光中,信徒彼此相交,并有宝血洗净的能力。

  2、光显明的是什么( 8~10 )

  光叫人知道有罪在我们里面。若是信徒,神的儿女说,他没有罪,光就会反驳他。若是我们说,我们没有罪,我们就是欺骗自己,真理就不在我们里面。否认里面有罪是一种欺瞒。老亚当性情己在信徒里面被根除的这种邪恶教训,今日已在圣洁派,及其他宗派中传播。真正属灵是要每天行在光中承认在我们里面没有良善住着。同时,若是犯了罪,就要承认,他是信实,且公义的赦免了我们的罪,洗净了我们一切的不义。

  光也显明另一种邪恶,就是主张无罪的完全,若是我们说,我们没有犯过罪,我们就使□成 说谎的人,并且□的话不在我们里面了。有人把这经节应用于未得救的人,但是这与罪人没有关系,而是与推论他是过着无罪生活的真信徒有关。为什么神的儿女有此不合圣经的主张,就是因为疏忽了□的话。并且使徒也说,“我们若说自己没有犯过罪,便是以神 说谎的,他的道也不在我们心里了。”

  3、基督的代求以维持相交(二 1~2 )

  约翰首先使用亲匿的称呼,“小子们哪”,意思就是神所生的人,他们因信神的儿子得以生为神家中的人。这样就可以作个结论说,既然相信老性情根除及无罪的完美,是个欺骗的说法,那神的儿女一定会犯罪了。但是当罪是内住人里面,同时无罪的完美我们作不到,这也不是意味着信徒必须继续在罪中。约翰已写了那些事,使他们可以不犯罪。但是如果有人犯罪,主的恩典也为他们预备了,我们要注意如把这节用于未信的罪人,就完全错误,因他们完全不认识基督。这里说小子们,意思是指神家中的人。若是有位真正神的儿女犯了罪,我们有耶稣基督这义者在父那里作我们的辩护人。(不是说“神”,因这是家中的事)基督的代求恢复了那因罪中断了与父和子的相交的信徒。□不是等我们来悔改认罪才为我们代求,就在我们犯罪的那一刻,就用□神圣的职事在父那里作我们的辩护,并且□的代求使我们悔改认罪,且自己审判自己。藉着□,因此我们得蒙保守在相交中,这是神的恩典所呼召并带领我们进入的。当信徒犯罪,并不意味他失去了救恩,许多神的儿女因无知而困扰,以为他们犯了不可饶恕的罪。信徒的罪不会使他失去得救或是失落了,但是这会中断与父和子的相交,一直要等罪受审判而且认罪,这就是□的代求所成就的事。

  主耶稣清偿属□自己人的失败,就藉死时所流的宝血除去他们的罪,这也是救赎的根基。但是除这神圣事实以外,□还是在神面前信徒的公义。□的一次赎罪祭就产生了永久的价值,□的地位就是在神前作为我们的公义。□在父面前为着信徒的失败,执行□那活泼有效力的代求。

  4、相交的试验(二 4~17 )

  现在约翰写出信徒所接受的生命之性质,就是永生,及一些试验的原则。基督徒宣称他是认识神,但是我们如何知道我们认识□?答案就是“我们若遵守□的诫命”。这一点也不是要再把我们推回到律法之下,这是不合法的,约翰并未如此说。顺服是神所分赐给信徒生命的主要特点。顺服是基于遵行神的旨意。基督活在地上是顺服的,□的食物是遵行那差遗□者的旨意。既然作为信徒,有□的生命在我们里面,我们就要以顺服神的旨意来显明这生命。同样在彼得前书一章二节里,我们也见到圣洁或分别出来顺服基督。这不是一种在□里面的无罪的顺服;当信徒的心,定意顺服主行□旨意时,他常是失败跌倒,但他仍继续一心要以行神的旨意为目标,因为那就是新生命的本性。“人若说我认识□,却不遵守□的诫命,便是说谎的,真理也不在他心里了。但凡遵守主道的,爱神的心在他里面实在是完全的,从此我们知道我们是在主里面。”(五节)

  人若宣称自己认识神,而没有显出顺服来,他一点也不是基徒,只是说谎的。这样的人里面缺乏认识主的真理。他只不过是个挂名的基督徒,他有外表的虔诚,并不认识这虔诚的能力,因为在他里面没有主的生命。如果他在主的生命里,他就会乐于顺服。在信徒里面,神圣生命实际的试验,第一件就是顺服。

  接着是第二个试验:“人若说他住在里面,就该照主所行的去行。”(六节)。我们的主在他的祷告里向父说,“他们不属这世界,正如我不属世界一样。”又说,“你怎样差我到世上,我也照样差他们到世上。”(约十七 16 、 18 ),信徒不属这世界,正如主不属这世界一样,因为他们己重生了,在他们里面有主的生命。他们在□里面,住在□里面,所以他们必须照□所行的去行。这意思不是说要达到他的所是,因为□没有罪,只是照他的样式行,藉着圣灵的能力,成为□生命与性情的复制品。按着在下面两节我们读到旧命令与新命令的讲论。(七至八节),旧命令可解释为他们起初所听见的道(话),就是第一章第一节所说,基督在地上的显现。但他所说的另一个命令是什么呢?它是一个新的,在地上在□里面的生命,现在就在信徒里面。所以就有一些新命令,因为黑暗已逝,真光已照耀。基督是生命也是光,因他的生命在我们里面我们在□里面,这就是新生命,首先新生命属于他是真的,现在这新生命属于我们也是真的。

  接着有另一个试验,“人若说自己在光明中,却恨他的弟兄,他到如今还是在黑暗里。”(九节)生命必在爱中显明它自己,光与爱是一起的;二者都在基督里显明了,他是光也是爱。所以若是□在一个信徒里面,这人有那生命,并说自己在光中,却恨他的弟兄,这就表示他到如今还是在黑暗里。爱不能与生命和光分开,这爱在□里面,也在我们这些信徒里面。住在光中的人,爱他的弟兄,并且因 他爱,在他就没有绊跌的缘由,里面有爱的人他既无黑暗也无绊跌的缘由。在里面没有爱的人,既有黑暗,又有绊跌。凡恨自己弟兄的人,对他自己是个绊脚石,在任何事情上都会绊倒。不爱弟兄并且恨弟兄的,是在黑暗里的记号并且行在黑暗里。基督徒信仰的试验,包括:

  光与爱,顺服与爱弟兄。没有来自神的生命,对弟兄就没有爱,并且是行在黑暗里,没有在光中。由此看来,在约翰时代,教会是在可悲的状况,如今几乎是遍及全地了。

  三种信徒

  第十二至十七节,说明一个信息,这信息是给那些在光中并且有这生命在他们里面,且显出顺服与爱的人。他写给父老与年轻人。在这以前,他提到一切信徒,甚至是最软弱的及挂名的。“小子们哪!(此亲爱的称呼意指 神的全家人),我写信给你们,因 你们的罪藉着主名得以赦免。”对于每一位神的儿女这是有福的事实。每一位己经,“藉着他的宝血得蒙救赎,罪得赦免。”对于在基督里的人,这是一次且永久解决的事。

  然后提到的不同等级的信徒:父老们,青年人,小孩子们。这有属灵的意义,在基督里的父老们,在基督里的少年人与在基督里的婴孩。用在 13 与 18 节里的“小子们”与 12 节所用是不同的。本章 1 、 12 、 28 节里小子们是指神的一切家里的人,但 13 与 18 节则指年轻的悔改者。

  父老

  父老们的成热在于认识他是起初原有的,即主耶稣基督。属灵的进步与成熟是对基督的一种深的认识与感谢。使徒保罗本身的经历说明了什么是真正基督徒的成熟。他唯一的愿望是认识□,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基督是一切。父老们有基督作他们最丰满的份,并行走在□里面,对于□恩典之深,及他本人之荣耀有所了解。他们是被□自己所占有,而不是被经历所占有。有句话说得好:“一切真实的经历以忘记自己,只想到基督作归依。”认识□,更深的认识□,完全依靠□,除了□以外没有别的,永不失去定晴在□身上;那就是一个基督徒的最高的成就。

  青年人及小孩

  接着他说到青年人,他们是在基督的生命里成长的。他们以大无畏的信心与勇气前行,并克服困难,他们以信心胜了那恶者。在争战中显出新生命的力量,就是在他们里面的基督。再来就是“婴孩”,他们是初悔改的信徒,没有太多事战的经历。对这些人,他写到“因你们认识父”。藉着牧养的圣灵,每一位在基督里的新生婴儿就会呼喊,“阿爸父”。认识神为父是每个新生信徒有福的及与生俱来的权利。

  他又再写给父老们,由于父老们认识□,而最高的目标就是认识□,他不能再添加什么了。但对青年人他有更多话要说,他告诉他们,他们是刚强的,因为神的道住在他们里面,这就是每一个信徒能力的来源,并且因为神的道常存在他们心里,他们就战胜了那恶者。然后就是劝勉与警戒不要爱世界,关于这世界,约翰在后来文章中说-它是“卧在恶者的手下。”

  认识世界

  在这世界系统的每一方面,不管我们称呼它是:社会世界、政冶世界、商业世界、科学世界、宗教世界,全不是出于父神。它一切的荣耀都不出于父神,所以世界的爱与父的爱是不一致的。世界的管理原则就是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与今生的骄傲。也许我们该再想一想主自己所说过的他的原则:“他们不属这世界,正如我不属这世界。”恩典已使我们脱离被情欲所败坏的老旧世界,把我们迁到另一个以基督 中心并受基督吸引的新世界。这新世界就是我们的地方。逃避这个老旧世界及其诱惑的影响就是与它分开。当我们认识□,正如父老们认识□,就真的与世界分开了,我们就在基督里有喜乐与满足。

  “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唯独遵行 神旨意的,是永远常存。”(十七节)若是在约翰的时代,需要这种劝戒,我们这个时代就更加需要了,因这个世代的神弄瞎了不信者的眼睛是前所未有的,这个世界系统以其无神诱惑的本性发展了一种前所未知的权柄与吸引,并且各种挂名的基督徒正活在“爱宴乐更胜于爱神”的光景中(提后三 1~5 )。

  三、真理与错误(二 18~27 )

  本段内容是给那些婴孩,小子们,年轻信徒的一个警戒。真理与错误是对照的。诱惑者要诱使他们入歧途,因我们在什廿六节读到,“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是指着那引诱你们的人说的。”他提醒他们如今是“末时了”,这是多么有力的表达,因为自从写这书信后,已经过了多少世纪,过去末时是真实的,现在仍然是真实的,只有主仍然忍耐的等候,因□不愿任何人灭亡。基督已显明了,真理启示在□里面,而世界弃绝了□和他的真理。魔鬼成为这世代的神,从起初在它里面就有不法的隐意在发动。在我们这时代,敌基督主义并非一件新鲜事,从起初它就存在。约翰写到,“如今现在已经有些敌基督的出来了,从此我们知道如今是末时了。”(十八节)。末世有其“最后的日子”现已临到我们,在敌基督这大罪人出现之前,敌基督主义在各方面逐渐加多(帖后三 2 ) 一个敌基督并非一个邪恶的不法者,或十足不道德的人。他是一位否认基督,不服他的权柄,否认耶稣是神的儿子的人。约翰说到在他那个时代,敌基督的从基督徒的信仰团体中间出去( 19 节)是具有极重要的意义。他们并非真基督徒,只是自称相信的人而已,他们已离开羊群,成 背道者,“他们显明都不是属于我们的”。

  众敌基督者 (二 18 - 23 )

  在第廿二、廿三节,我们会看见约翰时代敌基督者的画像,敌基督主义的预言会传至这世代之末,我们会看见这大反对者以一个人的身份出现,也就是敌基督者本人。“谁是说谎的呢?不是那不认耶稣 基督的吗?不认父与子的,这就是敌基督的。凡不认子的,就没有父,认子的,连父也有了。”敌基督主义否认耶稣是基督,它在每一方面反对主耶稣人位。否认他是神的儿子成为肉身, 童女所生且是受差遣。这些否认在约翰活着的那个时代是非常有名的。诺斯底主义困扰了教会。他们否认主耶稣基督是弥赛亚及其神性。其他派系也开始萌芽,之后有亚流主义等等。他们否认子也否认父。这些说明对我们这末后日子的时代是重要的。圣灵写这书信时它不过是开始,现在它在这个世界中已完全长成了。这是以无神形式在我们今天所谓的教会中出现,与起初只是有外表的不同。当初的背叛者比我们时代的背叛者更为公开而已。他们曾在教会里面,而当他们开始有了否认耶稣为基督时,他们就出去与真教会分开。

  现今的背道者仍然留在教会里,外表上仍称信基督,所以这就成为真信徒的庄严责任,他们要与基督的十字架的仇敌分开。他们既否认犹太人的盼望,即弥赛亚的应许,也否认基督徒的盼望那就是父与子。他们弃绝旧约与新约的真理。他们说那应许有后裔从亚伯拉罕而出之亚伯拉罕的神是一部落的神。他们与背叛的犹太人用同样理由否认在旧约里关于弥赛亚的预言。我们拿一个例证来说明这事实。犹太人否认以赛亚书第五十三章是以赛亚的预言,耶和华的仆人被解释为以色列国,而非神的基督。这种异端的观体,今日仍在福音教派的许多传道人及教师所持有,虽然新约已告诉我们以赛亚所说的那位就是基督。他们否认以赛亚书七章十四节有关童女生子的预言,他们否认童女生子的事,而且厚颜无耻的说出人嘴所能说出的最亵渎的话,就是基督也像别人一样出生。他们说□是一位伟大的领袖与教师,在□自己里面有神性,其程度比同族其余的人为高。不相信□的绝对神性,嘲笑□是为人赎罪而死,并认为□将在□的荣耀中再临是可笑的。

  因此敌基督主义是如此显然且普遍的,而以前所未有的方式与我们一同出现在基督教国家里(许多神学院教授及理性派人士)。

  他们否认基督也同时否认父。我们在本书信里所见到的一切有关于□的讲论,真神与永远生命,行在光中,基督的辩护与爱弟兄均为他们否认。说到爱,他们解释为容忍与“基督精神”。但是那些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争辩,及相信神的儿子在十字架上献祭的工作的弟兄们却为他们所弃绝,藐视而且加上盲信之名。然而这还没有结束,让他们受黑暗的虚谎的灵所诱惑,继续恶行,或许他们会真正实行逼害那些构成基督身体的信徒。今日在基督教国家的情况是耶稣基督的真教会所面对最严肃的问题。敌基督出现不会是太遥远。约翰写的这些否认基督的亵渎者,他们称神的圣子是人的后裔-这是我不敢明说-也许他们说到“天父”,但是他们没有天父,因为只有那些承认神的儿子,基督是道成肉身的信徒才有父。

  恩膏的教训 (二 24 - 27 )

  约翰写这一切给婴孩们,年轻的信徒,警告他们不要说谎。他使用“说谎的人”这字,因为背道者是说谎的。他一再使用这字,显示他雷子般的性情。然后他告诉这些婴孩们,他们会蒙保护及保守。他提醒他们,他们有圣者的恩膏,圣灵住在他们心里,并且有了圣灵他们就有能力认识并判断这一切事。若是他们随着圣灵的引导,并藉着神的话,他们就会得蒙保守在真理里面,而不接受谎言。让我们再想一想,约翰不是写给父老们或少年人,他是写给婴孩们。第二十四节给了我们另一个教训与劝戒。这就是关于基督的真理,这真理是他们从起初就听见的,若是这真理住在他们里面,这真理就要保守他们。此外又说,“你们从主所受的恩膏常存在你们心里,并不用人教训你们,自有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训你们。这恩膏是真的,不是假的,你们要按这恩膏的教训住在主里面。”(廾七节)。要想引诱他们的教师们(廾六节),并不是基督赐给□的身体的恩赐,他们只是假教师而已,他们带来了虚假的信息。他们不需要这些假教师,圣灵是他们的教师,而且是永远可靠的指导,但从不与写着的圣经分开。他们可以驳斥这些虚假教训,并依靠在一切真理里面指导他们的圣灵,当他们按恩膏的教训住在主里面时,就能全然的面对一切错误。

摘自:盖氏简明圣经注释 ( Gabebelin`s Concise Commentary)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