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十字架引向荣耀

范玛波

   我以前没有学到圣经所说,圣灵的位格和他的工作这个课题,直到我十五岁那年离家升学之后才学到。当我查看神话语的时候,我就发现,圣灵是赐给顺从之人 的(徒五32)。那时我心里涌起一阵强烈的争战,我想:当我还不知道他要我做什么之前,我怎能说:“是的,主,我要顺从你”呢?

  神曾对付过我,是一件非常个人的事情,他问我愿不愿意与别的女孩子们有所不同?愿不愿意放弃那种力求外貌娇媚的事?而且愿不愿意只单单为他而活?(他 看到我心里渴望外表好看,以得到朋友们的赞赏!)我习惯用很多时间去做头发,但是现在神告诉我,要把头发向后直梳,这使我深觉痛苦!我照照镜子,心里想: “我这样子多么吓人!”但他却告诉我说,这在他看来很美!他又继续问我说:“你真的要讨我的喜悦吗?”我当然回答说:“是的,但……”啊!我心里多么难受 啊!于是耶稣对我说:“当我为了你在客西马尼园中,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的时候,我就是孤伶伶地一个人!你不愿意单独一个人与我同行吗?这话真伤破了我的 心!我就说:“是的,主,我愿意!”(他常常必须先对付我们心中的那些偶像。)

  这时,有福的圣灵来充满我心,每样事物好像都改变了!一个这么大的负担临到了我~就是多少人还不认识基督,多少人的灵魂还是失丧的,为此,我不能坐视 了!“一个心灵虚空的人就是失丧者!”这件事,对我显得非常真切。我有一位极其亲爱的朋友死了,我为他悲哀多日,但现在神告诉我,要把我的悲哀放在一边, 去为他抢救灵魂。那时,我正在教书,主叫我去拜访那些小孩子的父母,请他们每个主日下午,到学校来参加聚会,这样,就有许多人得救了。

  我十九岁那年,神清楚地告诉我,在日本有很大的需要,我就高兴地顺服了他的呼召。那时,我对这事的体会是何等的短浅!原来他带我到日本去,不但是要事 奉他,而且,第一要紧的,乃是为了要更深地对付我的老自己。啊!假如我第一次去日本时,就已知道老自己之死的奥秘,以及结属灵果子的有福秘诀,则我手所作 之工会有何等大的不同哩!

  我想到,许多基督徒都没有体验到:圣灵临到他们,并充满他们,目的是要彰显基督,也要向他们显示出神所看到的他们那老自己的生命来。他要把老自己指出来,好叫耶稣能管理我们。这条路就是要谦卑下来,下来!这是惟一的道路,由此,我们能得知他的得胜和荣耀。

  我有一些毛病,是神必须一样一样特别显示给我并对付掉的,那就是嫉妒、暴燥、不顺服、自怜、不能忍耐、骄傲、自私、神经过敏、不容易饶恕人,主显给我 看,我这些老亚当的天性~老自己的生命,必须治死才行。我曾经想到,当我被耶稣的宝血洗净,又被圣灵充满的时候,这一切老我的生命,就已经被除去了,但他 指示我,他对付我这老自己之生命的法子,乃是钉它在十字架上!这个老旧人之死,对于新生命和结果子而言,是必须的:“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 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十二24)啊!这话何等地刺透我的心!他又启示我,要继续不断地否认自己,背起十字架来跟随他。这意思就是说:无 论如何,自己应该是毫无地位的~这就是“死”。

  神的命令,就是叫我每当老自己起来的时候,我就要直接地、立刻地来到他面前,并且无论如何,一点也不要原谅我自己。我就向他承认我过去一直在原谅我自 己的那些特性和行动!有时候,你向某人动了怒气,你会说:“我知道我不对,但是如果他们不那样做的话,我就决不会光火了!”你无论在何处,都不可如此!

  神说:“我要把一些经历带到你的生活里面,这对你是有必要的,好使你看到你的老自己藏在甚么地方,你自己看不见,但我要指示你。”在这段时期,我这个 人的每一部份,好像都被这个老自己污秽了,神揭发了我许多的毛病,他一个接一个地给我指出来,并且带它到十字架上去。神的灵显示给我:为什么主耶稣不能在 转眼之间就被人杀死,而必须先被交于死地,并且待在那儿,直到死了为止~那是六个钟头之长的时间!如果我们的老自己能够立刻死掉的话,就容易多了!然而我 们实在需时间,来看到一切老自己的特性,好把它们一一交付于十架,直到我们向所有的毛病死掉为止。我要感谢神,因为他将这些受示我,又叫我把它们直接带到 他面前,而靠着他,在每一件事上我都得释放。

  我的本性非常不能忍耐,所以我的耐性时常受到试验,譬如:当我准备去日本的时候,重重的困难都来了,接着又是长程的旅途,使我觉得太浪费宝贵的时间! 再接着就是学日语,而且那时在日本旅行都是慢吞吞的。这使我在一切事上,都变得那样没有耐心。并且习惯又是那样的不同!有一位帮我做事的女孩,就是我很大 的试炼,她每逢擦洗楼梯的时候,一定要先从底下,踩着湿湿的楼梯,一层一层的向上擦洗;我对她解释说:最好是先从顶上向下擦,免得把脚印留在楼梯上;她必 定要说:“哦,我喜欢照我的办法!”于是她又继续照她的老样子去作。凡她所作的一切事,都是这种别扭劲!有一天早晨,主提醒我雅各书第一章二节:“你们落 在百般试炼中,都要以为大喜乐。”他问我说:“你是否以这个女孩为大喜乐?”我回答说:“不,主啊!我以为这是很大的难处哩!”

  有一天,一位日本妇女要跟我一道出去探访,她说她要在五分钟之内预备好,因为她必须先跟一个人说句话,结果我等了她两个钟头!她来的时候,说对不起!让你久等了!但我很不高兴,也让她看出我的不高兴来。

  有一天,我读慕安得烈论谦卑的书,他写着说:“谦卑,就是心中完全安静;它永不会被激动,不被烦扰,不被刺激,不会沮丧;它不期望从人得到什么。不管 别人对我怎么样,我都不会觉得惊奇;别人作什么事反对我,我毫不介意。当没有人称赞我,当我被人非难、被人轻视的时候,我仍然满有安息。当我四面楚歌,困 难重重的时候,我在主里面有一个有福的居所,可以进去,关上门,就满了平安,这就是真正的谦卑。”啊!我曾经想我是谦卑的,但这时我才知道,我实在一点也 不懂得谦卑!

  另有一件,也是关于我对人不能忍耐的例子:那时,我正在教一些女孩子们,在门口的桌子上有一个放铅笔的盒子,我曾经告诉过那些女孩子,如果铅笔断了, 就要放进另外一个盒子里去,她们也答应要照办。但是有一天,我火急地要用一支铅笔,拿起一支又一支,一连七支都是断的,最后,我很不耐烦地把它摔下去了! 圣灵立刻告诉我说:“你用这种态度摔铅笔,我很难过!”我就叫那些女孩来,向她们说明我所做的这件错事,请她们为我祷告,但我并没有提到说:“你们把断了 的铅笔放错了地方!”我只是哭泣、祷告,把我最大的需要告诉神,一点也不原谅我自己。当我这样告诉他的时候,他就为我处理了这事,我那种不能忍耐的脾气完 全消失了,他又在那时告诉我说:“我从来不让任何毫无原因的事进到我孩子的生活中,我已经着手要成全你,要带你进到那完全被释放的地步,每一件我让它进到 你生活中的事,都是为了这个目的。”

  神另外对付我的一个区域,就是关于我的自私和神经过敏。我一向喜欢人家注意并尊重我正在做什么,但耶稣提醒了我:他所得到的人的感戴,乃是一顶荆徨冕 和一付十字架!他对我说:“我要你跟随我的脚踪,当你要做什么事的时候,要高高兴兴地去作,作好了,就要让开。”有一天,我正祷告的时候,好像神在异象中 指示我,有一片树叶落在地上,又腐烂了,变作那树的肥料。他对我说:“从现在起,我要你变作这个教会的肥料。”这样,当我把老自己卸给了神,站在死的立场 上时,大喜乐与释放就充满了我的心。从这时起,不管人对我和我的工作有何看法,在我都毫无二致了。我一切所必须作的,就是顺服他而已。

  圣灵越来越深地搜索我的内里。由于我是单身妇女,又是传道人,所以我极其热衷于保有一个良好的声誉,但另一位传道人却嫉妒我,想要把我从日本赶出去, 因而编造了一套故事,说我的生活是不道德的,甚至写信告到美国的总部。当我听到这话的时候(有人就是专以传递谣言为能事!),主教导我说:“你一句话都不 要出口,也不要去想办法为自己辩护。”啊!我何等切望能至少为自己说一句话呀!但主却说:“一句话也不要说!连你听到谣言的这件事,也不要叫任何人知道, 你要向自己死,也向你的名誉死。”

  我越来越多地看到我心里的贪慕、嫉妒、猜疑,主对我说:“你从未知道,这些东西原本就在你心里,但我早已知道,故特意把这些经历带给你,为要使你看见这些毛病。”当我想到,神为了训练我、教导我所受的痛苦时,我大受感动!我谢谢他把这种情形指示了我。

  我继续的祷告:“主啊!求你赐我恩典!”我没有快乐,也没有因主欢喜。马太福音第五章十一、十二节说,人若捏造各样坏话毁谤我们,应当欢喜快乐。但我却因着所经历的试炼几乎病倒!我不愿出门,也不愿看见人,因我想:或者他们已经听到那谣言了!

  为了我这种态度,我求问主当怎么办,主叫我想起歌罗西书第三章十三节:“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 怎样饶恕人。”我就举目向神说:“主啊,我愿意,我就这样作吧!”当我说了话以后,就得到了释放。我那种怕见人的神经过敏的感觉消失了,对那伤害我之人的 怨恨也消失了,大喜乐充满了我的心!然而我仍一直害着神经方面的病痛。此后,有一次,神把西番雅书第三章十七节这奇妙的应许给了我~“耶和华你的神,是施 行拯救大有能力的主,他在你中间。”他又说:“我在你里面,我复活的生命,正流通在你身体的每一部份,你只要相信我。”我就一遍又一遍地宣告他的应许,一 直相信这应许,于是那神经的病痛完全好了。

  他又藉着他的话对我说:“我~永生的神~要在你里面居住,在你里面来往,此后活着的将不再是你,而是我了。”(参林后六16)我等候他的时候,他又对 我说:“我们若在他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也要在他复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罗六5)在我心灵的深处,我知道我的老自己已经到十字架上去了,我乃是活在他 复活的大能中,耶稣自己带着新的丰满,在他复活的荣耀里,坐在我心中的宝座上,每样事物都与以前不同了。加拉太书第二章廿节成为我实在的经历:“我已经与 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而且,罗马书第七章四节对我有了新的启示:“……归于别人……”我看到,他一切所有的都是 我的,我乃是在基督里活在天上,我现在是他的新妇了!

  在这一段日子里,他又指示我:不单是那丑恶的老自己,就连那些看来似乎很好的天然的特徵,也必须上十字架才行,比方人家说:“哎呀!这位范玛波小姐是 那么可爱的一个人啊!”我曾做过许多善事,但是主指示我:我常常做那些事,只因为作那些事能使我快乐我才做,我就说:“主啊,那我当作什么呢?”他说: “送它们到十字架上去!”我照作的时候,释放就来到了,我那种讨自己欢喜的毛病也消失了。

  这样,当我把一扇扇门户向他打开时,他就进到这一切门户之内,接管我全部的生活,他在我里面统治一切而无可匹敌啊!何等的安息与平安临到了我!我以前 知道这样一种得胜生活竟是可能的,但现在它已属于我好几年了~凭信时刻不断地承认与主同死、同复活。惟愿一切的颂赞、荣耀都归与神!

摘自:圣灵丰满的祝福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