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亚伯拉罕的信

李渊如

读经:希伯来书第十一章八至十九节

  亚伯拉罕是我们信心的祖宗,所以他走的道路,他度的生活,是我们应当思想的。我们应当效法他的信,应当按着他未受割礼 而信的踪迹去行(罗四11、16、12)。他是一个“人”,是和我们一样的有肉体。他什么时候有了肉体的爱恋,什么时候就受了肉体的缠累。什么时候他的肉 体活动,什么时候他的信心就暗淡无光。但那作他牧者的耶和华,一次一次的除去他信心的障碍--肉体的纤维;引导他由那最初单纯的信,一直进到那满足的信的 境地。希伯来书第十一章里,论到他信的四步,真使我们得着不少的亮光;我们现在来寻找他的脚踪,好叫我们知道如何作一个亚伯拉罕的子孙。

  他“因着信,蒙召的时候,就遵命出去,往将来要得为业的地方去;出去的时候,还不知往那里去。”(来十一8)

  亚伯拉罕的头一步道路,不是因他爱走才走的,乃是因为神召他如此走。也不是凭着他一时肉体的感觉,以为是神的呼召而□的,乃是神亲自向他显现,亲口吩 咐他如此行。这使我们知道:信心是以神的旨意为根据的。信心就是对神的旨意说阿们。不是人的信心靠得住,乃是神的旨意靠得住。如果神的旨意没有要他如此 行,不过是他凭着一己的眼光,一时的情感;或是因着环境的诱致与激励而如此行,就他的信心并算不得信心,乃是一种冒险、妄动的行为。所以无论有多少条的道 路,每一条的道路是多么的美好,但若没有主亲自的呼召,就没有一条是我们当走的。有一条的道路,虽然是我们所未曾走的,或者是我们所惧怕走的,但若有了主 的呼召,那一条就是我们当走的。信心的道路,不像肉体的道路那么四通八达,可以逍遥自在,任意而行;有时乃像一条羊肠小径,需要忍耐坚信,披荆斩棘,冒着 矢石而前进的。信心不会体恤肉体的许多难题,只知道神的旨意是如此而已。

  蒙了主的恩召,是何等的光荣呢!主说:“不是你们拣选了我,是我拣选了你们。”(约十五16)既是这样,我们还顾虑什么呢?若说我自己不过是微虫,不 堪负重任,但召我的乃是主;若说现在的环境是如何受困,前面的道路是如何艰难,但召我的乃是主。主不像我们如豆的目光,如潮的感觉。他的拣选虽然奇妙莫 测,但“他不会错”,却是我们信得过的。真不在乎我们的:配不配,能不能,爱不爱;只在乎那施恩召我们的主。不过我们应当分辨察验每一个声音的由来,看它 是否从神来的?人们的呼召,肉体的感觉,撤但的激动,有时都是很像神的,也是很有理由的。若我们一律来者不拒,我们就要受欺。所以每逢一个声音来到时,就 要向神如此祈求说:“若不是从你来的,就求你除去;若是从你来的,就求你使我顺服。”并且你也是真愿拒绝不是出于神的,真愿接受是出于神的,如此的一再恳 求,一再等候,你必定会认识什么是出于神的,什么不是出于神的。今天说是,明天说非;又好像是,又好像非;愈等候祈求,那个声音反愈形冷缩时,就往往不是 从神来的。是总说是,非总说非,愈等候祈求,那个声音是愈形清楚而坚确时,就往往是从神来的。我们不是用肉体的耳朵听神的声音,因为它是与物质的世界来往 的;我们乃是在灵里等候神的启示(加一12又一16的“心里”,原文作“灵里”)。就是神藉着住在我们里面的圣灵(约壹二26的“心里”,原文作“里 面”)。在我们的灵里,将他的旨意清楚地告诉我们。如果我们不明白这个,不是不敢断定是否,就是妄断了是否,所以我们应当注意(如要知道这个的仔细,就请 你读直觉交通和良心,随从灵而行这两本书)。

  亚伯拉罕蒙召时,就遵命出去,这可见得他是有何等的信心!因为“他出去的时候,还不知往那里去。”我们的想望,是巴不 得主把现在所有的难处都预先除去,把将来一切的际遇都预先启示。但是,如此,就何须信心?主是信实的,担保的是主自己,主若不足靠,就有什么比主更可靠 呢?可怜的我们,就是因为缺乏信靠主自己,就不免思前想后,畏首畏尾,终而至于违了主的呼召!可怜的我们,若一思想亚伯拉罕的蒙召,我们忐忑的心,就应当 宁静了。亚伯拉罕只知道遵命出去;出去的时候,还不知往那里去,但是主知道领他往那里去。主命他离开的既然不错,主领他进入的就也不会错。主从前是如何信 实的待亚伯拉罕,主今日也是如何信实的待我们。纯粹的信心,就是接受神的信实,它不晓得派探子探耶利哥。

肉体缠累

  但是,我们的信祖亚伯拉罕,他是个人,是有肉体的,在他首次蒙召的时候,不幸,他的信心竟受了肉体的缠累!“他在米所波大米还未住哈兰的时候,荣耀的 神向他显现,对他说,你要离开……,他就离开……住在哈兰。他父亲死了以后,神使他……到你们现在所住之地……”(徒七2┃4)。

  读了这一段的记载,我们就知道创世记第十二章一到三节神向亚伯拉罕显现,是住在哈兰他父亲死了以后的事,就是所谓的二次蒙召。我们就知道他在首次顺服 呼召的途中,有了一个停顿。所以停顿的原因,就是在于他肉体的孝思慈爱与属灵美意。别的本族亲情都可以不顾,但是撇下老父孤侄,于心何忍!并且带着他们一 同走神的道路,得神的祝福,岂不甚好!所以带着他拉和罗得一同往神要他去的地方,真是一举数得,忠孝两全了。但是,神的话是这么说:“你要离开本地,本 族,父家……”神要他离开的是三样,他却只离开了本地一样,而带着两样--本族,父家。神岂是要他不孝不慈呢?神是要他完全顺服。但是,在亚伯拉罕自己, 顺服呢,真是人情之所难堪;不顺服呢,又为良心之所不许!好,折衷办法罢,带着他们走。那知道么一通融,他就被他们累住了。

  我们深信神是要我们作一个完全人(林后十三9),要我们孝亲(弗六1┃3),要我们眷顾亲属(提前五8),但是,在这 个时候,不是讲人道问题的时候--如何尽人子的孝思,如何尽伯叔的情谊。乃是讲到是神旨紧要呢?还是肉体紧要?自然,亚伯拉罕此时如果完全顺服,就免不了 别愁离恨!也免不了误会批评!但,安知将来神不使他骨肉团聚,亲族重逢?安知将来神不使群疑尽释,众议全消?即或不然,就安知神不顾念到若父若侄,不安慰 抚恤他们呢?信心的目光,就是要透过这现在的云雾;信心的步履,就是要经过这暂时的难关!是那一点阻碍你完全顺服,那一点就是你的肉体,就是你信心道中的 障碍物。坚决信心的行为,在肉体看来,好像是一把快刀,要将牵连的丝都割断;好像一个忍心的人,要将亲爱的人都撇下!当信心与肉体挣扎时,真是思潮起落, 愁绪千万,不知道神为什要他这样的作难?信心是说,神的旨意是你当顺服的;肉体却说,这个,或者这些,你怎么办?信心战胜了,肉体就被交于死地;肉体战胜 了,信心就受了围困,此二者永没有协和的可能。

  但是,今日许多好的基督徒,好像最不明白的就是什么是神的爱心?最怕人误会的,就是人说他们没有神的爱心。他们因不明 白,因怕人误会,所以凡是肉体所不能忍受的,他们就都要姑息,容忍,成全!因此,他们就成全了肉体的愿望,神的旨意也就因他们肉体的爱心被阻挡了!但是出 于神的爱心,是与信心相连的,并没有冲突的,因为“命令的总归就是爱;这爱是从清洁的心和无亏的良心,无伪的信心生出来的。”(提前一5)这爱心是出于清 洁的心,就没有什么作用(沽名钓誉);出于无亏的良心,就不因人的误会而自责;出于无伪的信心,就不因为难而失望。如果我们真信神的旨意当如何,就应当不 顾念,不慰恤,不成全肉体。如果我们一让步,想兼全,就不但不会得肉体的益处,反要受肉体的缠累,这是亚伯拉罕的经历可以给我们证实的。真的,凡想要带着 他拉到迦南的,就反要被他拉留住在哈兰。

  神如何对待肉体呢?就是要它“死”,要它“离开”。亚伯拉罕如何能脱离肉体的缠累呢?就是“肉体死了”,“与肉体分开”。他拉死了,神才再呼召亚伯拉 罕;亚伯拉罕这个时候也就不再留恋的向迦南去了。后来,与罗得分开了,才可止息同居之间仆人们彼此相争的事,而维持了亲属的感情。哦!什么时候我们竟因着 一个活的父亲而中途停顿,神不得已就给我们一个死的他拉。什么时候我们想用肉体的美意,维持肉体的情谊,神不得已就给我们一个伤心的裂痕。哦!信心的道 路,是不能带肉体同走的;信心的领域,是不容与肉体同居的,这是亚伯拉罕的故事所告诉我们的。(我们不要误会,以为凡带着父母与亲属同行,或者与一个比我 们灵性软弱,只知为肉体安排的人同居,那就是我们的肉体。这里的原则是说:“凡是神旨所不许我们的那一点,如果我们不肯割爱,那一点就是我们的肉体。”)

信心的等候

  “他因着信,就在所应许之地作客。……因为他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神所经营,所建造的。”(来十一9、10)

  亚伯拉罕初到迦南,他的际遇是如何呢?“在这地方,神并没有给他产业,连立足之地也没有给他”(徒七5)。这是何等令 人失望呢!神领他到一人地生疏,四顾茫然之处,又不立时给他一个安全之所,神的应许岂落了空呢?迦南的风俗人情,岂不是刺人眼目么!如果神要造就他,为什 么不领他到一个远离尘世,满在属灵空气的绝妙佳境呢!如果亚伯拉罕只凭着肉体来观察这个光景,或者就要疑惑到神的引导,懊悔到此行之失,甚至于立刻转向归 途了。但是信心的眼光,是看到“神应许的实在”,不是看现在环境的优劣。亚伯拉罕是信神应许的实在,所以他就在所应许之地。没有“信”,就不能有这个 “在”。顺服神的旨意离开一个顺境,固然不容易;顺服神的旨意住在一个逆境,尤其是难。在最困苦的时候,正是最需要信心的时候。起头需要信,继续也需要 信。以信始,以疑终,结果就弄得骑虎难下,进退维艰。古往今来,不知有若许神的儿女是虽然离了米所波大米,虽然是从哈兰又动了身,却竟然一到迦南的边境, 就折回原来的途程,有的甚至流离失所了!

  神所以要他的儿女离开一个原有境地的目的,乃是要领他的儿女进入一个新的境地。神不要他们离开了一原有境地,却飘浮无定,任意东西;或者观望不前,中 途停顿。最危险的,就是神的儿女离开了旧的境地,却不曾进入神所要他到的新的境地,结果就堕落到比原来的境地还不如!亲爱的阿!如果你是凭着人的感觉而离 开了米所波大米,你就不能进入迦南,我也劝你仍然回到米所波大米去。如果是神领你离开了米所波大米,就请你坚持那当初的信心住在迦南,就是住在神所要你住 的地方。请你千万不要因为所见都非,就畏难思退,就见异思迁,终至于离此他去阿!

  感谢神,他没有让亚伯拉罕在迦南地终日栉风沐雨,或者整年露宿野餐;他到底给他一个可以支搭帐棚的地方!迦南恶劣的环 境,不能阻挡亚伯拉罕听神的声音,也不能阻挡亚伯拉罕求告耶和华的名(创十二7┃8);因为亚伯拉罕不是靠着感觉与神交通,乃是因着信心与神来往。这可以 使我们知道:信心是可以胜过环境的诱惑的。信心也真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来十一1)。

信心的试炼

  但是,受过了试炼的信心,就愈显得它的坚实。在信心受试炼的时候,也最容易看得出这个人的肉体究竟如何?这个人的信心到底怎样?神要锻练亚伯拉罕的信心,神就使他遇见这个:“那地遭遇饥荒,……饥荒甚大”(创十二 10)!

  我们或者想:亚伯拉罕从前肯离乡背井,要到一个还不知往那里去的那个地方,不计程途的短长,不顾前面的难易,至终到了这个地方,也是住在这个地方,就这么一个饥荒,还能摇动他的信心么?那知,就是这么一个饥荒,竟然迫他下了埃及。

  饮食问题。是与肉体的需要最切近的,这到底是一个实在的难关,是一个与肉体的命有关系的难关。撒但尚敢用石头变饼来试 探主耶稣,就何况对于我们。有那么大信心的亚伯拉罕还因着饥荒下了埃及,就今日神儿女们的下埃及,更是情有可原的了。难道圣经所以记载这一段的故事,就是 为着神儿女后来自恕的张本么?不,不。这是为的警告我们。亲爱的阿,我们所有已往美好的经历,只能作我们今日的参考,不能作我们今日的正比例。所以,我们 不敢说曾经走过那么一步的人,他就必定是一步一步向前,一直走到一个极顶的地步;我们也不敢说一个曾经因信顺服主的人,他就再没有疑惑失败的可能;因为亚 伯拉罕的下埃及,已经把这些预先告诉我们了。

  我们岂不知没有一劳永逸的信心生活么?又岂不知没有不须信心的信心生活么?在感着极大缺乏,极其贫穷的时候,如果不会 相信神,那么在一无所需,丰盈富足的时候,就更不会倚靠神。如果现在所住的地方不是神的旨意要你住的,神或者藉着困苦使你离开这个地方,好像神待拿俄米一 样(得一1~6)。如果现在所住的地方,是神的旨意要你住的,就所有的困难,不过是要锻练你的信心。就是要在这个时候以死来胜过死权,就是说,我宁可死, 也不愿疑惑神。唉!“恐伯要饿死?”亚伯拉罕的信心,被这一朵疑惑的云掩住了,他就执行了肉体贪生怕死的主张,--下埃及去。

  乍一看来,亚伯拉罕的信心,好像是在顷刻之间一落千丈,其实呢,所从来久矣!日积月累,□蓄于内的,人皆不知,一旦暴 露于外,人才惊讶的说:“他忽然跌倒了!”实在没有一个基督徒的跌倒是忽然而来的,都是在知或不知之间,已经逐渐向下,逐渐退落,到了这样向下退落的集大 成时,才霹雳一声的宣布了。曾经失败的基督徒,如果他肯追究原因的话,他总可以证明这个。

  一个不好的环境,虽然是可以使人跌倒,但一个倚靠神的人,就不能诿罪于环境。你是靠着环境活着呢?还是靠着神而活?如 果是神要你在一个忍受不了的环境为神活着,你就要运用你的信心,住在这个环境里。不需要信心的环境,就不能造就你的信心。今日因着逃避环境的苦难而下埃及 的,与帮助他们的弟兄姊妹逃避环境的苦难而下埃及的,是何其多呢!就这么一逃,他们的苦难或者可以减少,他们的信心却不能不软弱了。

  我们不要以为今天会评论亚伯拉罕的下埃及,自己就不会下埃及了。我们岂不曾见那些正打算下埃及的人,还会引这个故事劝戒别人么?我们岂不曾见那已经住 在埃及的人,也会评论这个故事的得失么?就是今天写这篇信息的人,也带着战兢的声音对你们说:“也许不久的时候,我竟然下埃及了!我虽然盼望我永不证实这 个不幸的堕落,但是,我的肉体,我的旧性,却时刻有证实这个不幸的堕落的可能!”我说这话,不是要我们灰心、消极,乃是要我们不自高自大,不相信我们的肉 体,免得“不幸的堕落”临到我们。

  亚伯拉罕“就下埃及去,要在那里暂居”(创十二10)。可见他的良心是不以他的下埃及为然的。不过他好像要贿赂他的良 心说:“我是迫不得已的下一回埃及,不过在那里暂住,后来仍要归回此地的,这有什么妨碍呢?”但是,他既然有了疑惑,惧怕就随之而来了--“怕他们要杀 我”(创十二12)。惧怕一生,谎言也接踵而至了┃┃“求你说,你是我的妹子”(创十二13)。这个惧怕,好像是显出埃及人的无礼而不能无此顾虑,但是, 谁叫你下了埃及?这个谎言,好像并非谎言,因为“她也实在是我的妹子”(创二十12),但是你为什么怕她说是你的妻子?你因离开神而生惧怕,还要说怕别人 如何待我;因惧怕而说一个“聪明的谎”,还要说这也是我的实情。真实的信心,是不疑惑,不惧怕,不说谎的。什么时候有了与这些相反的情形时,他的信,就有 了渣滓了。真的,无亏的良心,是与无伪的信心相连的,良心一有亏,信心就不能无伪阿(提前一5)。

恢 复

  但是,神爱亚伯拉罕,所以虽然亚伯拉罕的本意不过是要在埃及暂居,他却使法老责问他,并且吩咐人将他和妻子并他所有的都送走了(创十二18┃20)。 亚伯拉罕投靠埃及,神就使他在那里蒙羞!感谢神,因着爱,因着他自己的旨意,就用羞辱,强迫,领亚伯拉罕离开埃及。

  因此,“亚伯兰带着他的妻子……都从埃及上南地去。……他从南地渐渐往伯特利去,到了伯特利和艾的中间,就是从前支搭 帐棚的地方,也是起先筑坛的地方,他又在那里求告耶和华的名”(创十三1┃4)。这一段的史笔,给我们看一幅由堕落而复兴的图画,也是启示我们一个由堕落 而复兴的真理。亚伯拉罕从前退落的时候,是如何一步一步的向下,就一步一步的失去了活泼的信心;今日归回的时候,也是如何一步一步的向上,一步一步的亲近 神,到了原来的那个地方,才恢复了他从前因信与神活泼的交通。这使我们知道,如果我们不幸下了埃及,我们必须回到迦南,才能与神有活泼的交通。我们的仇敌 撒但,是欢喜我们下埃及的。当我们下了埃及时,他还要用一个狡计留我们在埃及,就是:“你这敬畏神的人哪,你看,你跌倒了,你还有什么脸去见神见人,你索 性住在埃及罢!”但是,我们的神,他使我们蒙羞,是要我们认识自己的肉体,认识自己的失败;他的恩典却是要我们就是失败蒙羞了,还可抬起头来。唉!真的, 今天我说句实话,如果不是神的恩典,我们是永远抬不起头来的!我们在神的面前,是顾不得脸面,是不怕颜厚的。我们真的肯仰望他的恩典从埃及上南地去时,你 就要看见一位慈爱的父亲,是早在那里等着你了!恩典永不拒绝一个因下埃及而忧伤痛悔回到他面前的人。恩典的呼召是说,我的儿女们哪,你们回来!所以下了埃 及的亚伯拉罕的子孙哪,请你们不看自己的失败,不顾自己的羞辱,惟因着神的恩典,快从埃及上南地去,直至回到神的家罢!

等候有根基的城

  亚伯拉罕在迦南,到底作什么呢?到底等候什么呢?按着他的富有、强盛(创十三2、十四14),他俨然是一个大领袖了,他可以优游度日,不再盼望什么 了。但是,他不想作一个大资本家,他不想作一个大地主,他是“在所应许之地作客”阿(来十一9)!在迦南地住,是需要信心,在迦南地作客,也是需要信心 的。他是在所应许之地作客,所以他的心并没有被迦南地的所有物、事、人系住,他并不以迦南所有的而满足其心。在他看,迦南虽然是神所应许给他的产业,但仍 不过是世界里的一区,究竟不是天堂阿!他乃是因着信“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神所经营所建造的。”(来十一10)

  哦!效法亚伯拉罕因信离开米所波大米的有人,但是,效法亚伯拉罕在迦南地作客的有几人呢?亲爱的阿,我们在这个世界, 既然是客旅,是寄居的,就为什么我们的生活、盼望,并不像一个作客旅的呢?今日我们不希奇有许多财主的基督徒,也不希奇有许多养尊处优的基督徒,因为他们 忘了他们是作客旅的。所以他们惟恐奉献给主太多了,也惟恐为主吃苦太多了。在他们想:这个世代,好像是天长地久的;那座有根基的城,好像是虚无渺茫的。所 以他们就不能不效法世人积蓄财产,不能不效法世人享受安乐。但是,这不是亚伯拉罕的子孙所当有的态度、行为,因为我们的信祖乃是轻看现在,仰望将来的。 “谁还盼望他所见的呢?但我们若盼望那所不见的,就必忍耐等候。”(罗八24┃25)“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 所不见的是永远的。”(林后四18)

因信生以撒

  他“因着信,……所以从一个彷佛已死的人就生出子孙,如同天上的星那样众多,海边的沙那样无数。”(来十一11、12)

  亚伯拉罕得称为义的起头,就是在他信神应许他的后裔,将如众星之多的那个时候(创五6)。神使亚伯拉罕生以撒,真是一 个超乎天然大能的作为。神作一件新事,是不必藉助于天然的。如果神不能作天然之所不能的,那么“信”这个字,也就平庸不足道了。在神说有就有,命立就立, 本没有难成的事。惟独人在绝望中,能信神所应许的必成,信神能作天然之所不能的,却真是不容易。亚伯拉罕所以能作多国的父,就是因他在无可指望的时候,因 信仍有指望的那个“信”阿(罗四18)。

  那个“信”,是怎样的一个“信”呢?这一段记载告诉我们说:“他将近百岁的时候,虽然想到自己的身体如同已死,撒拉的 生育已经断绝,他的信心还是不软弱;并且仰望神的应许,总没有因不信心里起疑惑;反倒因信,心里得坚固,将荣耀归给神;且满心相信神所应许的必能作成。” (罗四19┃21)这使我们知道:一个坚固的信心对于神的应许,是不因天然有所不能时就绝望灰心的,它乃是不疑惑,不软弱,满心的相信。

  信心联在神的应许上,才能仰望神来成全。所谓神的应许,必须是出于神的,并且必须是神对于你的,那么你的信心才有实在 的联接。如果不过是你的脑想,以为神有某种的应许,神曾成全了向某人的应许,所以我也照样相信,盼望神也在我的身上来成全,结果,你就要看见这是你自己的 妄想,并不是信心。因为你所信的应许,是你“自己应许自己”的,就怎能盼望神来成全你肉体的妄想呢?亚伯拉罕是信神所应许的必成,他不是求神来成就一个 “自己应许自己”的应许。

  既然亚伯拉罕的信,是联在神的应许上的,那么这个应许怎样能实现呢?神有他自己的法子、时候,神自己会成功的。但是, 不幸,我们信祖的信心固然是不弱,可惜他在这个时期中,没有等候神自己的法子和时候!他竟然听从了撒拉的提议,收了使女夏甲为妾!他们不是不信神能赐他们 儿子,或者以为这样行,是使神的应许得以早日成全?但是,神恨恶肉体来帮他的忙。肉体的活动,乃是神旨意的一个大掣肘阿!

  肉体会用善意来帮助人,肉体也会翻面无情的苦待人。在起头如果你听从了肉体,在后来你就不得不受肉体的管辖,就不免因 肉体而左右为难,至终你还得忍痛的将肉体除去,你才能完全顺服神。这是亚伯拉罕家庭的故事,所给我们的一个忠告。如果亚伯拉罕当初不纳夏甲为妾,就何至有 后来的主婢之争?就何至有后来的为着儿子忧愁(创十六4┃6、廿一14)?但是,他只好让撒拉苦待夏甲,也只好将以实玛利打发走,因为这一段伤心的历史, 是因他不拒绝肉体的美意而演成的。

  信神的应许,就是信神自己会作成。神自有他的法子与时候,用不着人的肉体来成全,这是神所训练亚伯拉罕的。亚伯拉罕到 底“因着信……所以从一个彷佛已死的人就生出子孙,如同天上的星那样众多,海边的沙那样无数!”我们赞美神!因他立他作了“多国的父”(罗四17)。使我 们在信心的旅途中,有了一个可效法的脚踪!

因信献以撒

  他“因着信被试验的时候,就把以撒献上,这便是那欢喜领受应许的,将自己独生的儿子献上。……他以为神还能叫人从死里复活,他也彷佛从死中得回他的儿子来。”(来十一17┃19)

  神训练引导亚伯拉罕,真是又严又慈!在以前三步的道路中,我们看出神没有宽容他的错误,也没有因他的错误而弃绝他。神 要领他进入纯粹信心的生活,所以就使他在停顿、软弱、失败中,认识他的自己。亚伯拉罕的信,经过神这样的一再锻练,才到了这登峰造极的地步--把以撒献 上。

  神在以前锻练亚伯拉罕,是要除去他信心的渣滓;神在这次试验亚伯拉罕,却是要彰显他信心的纯洁。在以前亚伯拉罕的故事 如何都是事实;在这次把以撒献上,也如何都是事实。我们不是要因着许多的哲理、推论,来疑惑这个事实,乃是要因着这个事实来认识一个超绝纯洁的活泼信心。

  这个故事,详记在创世记第廿二章。使我们听了,真不禁惊心动目,又感又歌!神说:“你带着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 子,你所爱的以撒,往摩利亚地去,在我所要指示你的山上,把他献为燔祭。”(创廿二2)神竟然向亚伯拉罕要这个蒙应许生的,独生的,心爱的儿子以撒!而且 是要他把以撒献为燔祭!哦!神的要求真希奇!

  亚伯拉罕对于神这个要求,有如何的态度呢?他是:“清早起来,备上驴,带着两个仆人和他儿子以撒,也劈好了燔祭的柴, 就起身往神所指示他的地方去了。……他们到了神所指示的地方,亚伯拉罕在那里筑坛,把柴摆好,捆绑他的儿子以撒,放在坛的柴上。亚伯拉罕就伸手拿刀,要杀 他的儿子。”(创廿二3、9、10)从这一段记载所用的几十个动词里,就无一不显出他迅速、虔诚、甘愿的顺服。他怎能如此的顺服呢?难道他与那些媚神的拜 偶像者同化了么?难道他忽然变得残忍不仁了么?不,不。圣经告诉我们,他这次的顺服,乃是因他信心的目光,透过了“死”,看见了“复活”!因他“以为神还 能叫人从死里复活,他也彷佛从死中得回他的儿子来。”(来十一19)信神能叫死人复活已是难得,现在就信从死中得回他的儿子来,更是难得。马大相信主在末 日能叫他兄弟复活,对于主现在能叫他兄弟复活却不免怀疑,所以主就同他一再讲到“信”(约十一24┃26、39┃40)。在一个需要信心的时候,不能运用 信心,这个信心就失去了活泼。信主的人,当一个亲爱的人离世时,虽然他们因复活的盼望得着安慰,但究竟免不了暂时死别的悲泪!如果亚伯拉罕只信神在末日叫 他的儿子复活,就怎能忍受这现在悲惨的死别?所以我们要从他又从容,又迅速的顺服态度里来证实他这个活泼、盼望的信心:

  他没有同神讲理由,他没有向神说,你既给我这个儿子,你为什么又要我这个儿子?要我的儿子也可以,但为什么用这么一个残忍的要法?他虽然不明白神为什么要他这样行,但他相信神自有神的用意,他以为神能叫人从死里复活,也就彷佛从死中得回他的儿子来。

他又迅速又从容的预备

  他清早起来,备上驴,带着……以撒,也劈好了燔祭的柴,就起身往神所指示的地方去了。如果他不信复活的事实,就怎能这样的预备?他没有哭哭啼啼、悲不能胜的样子,他敏锐的信心,已彷佛从死中得回了他的儿子来。

他没有中途折回

  多少时候,我们在起初时很勇敢,很热烈;过了一天,就冷淡些了;再过一天,就顾虑更多了;到第三天,不是完全的说“不”,就是要向神打折扣了!亚伯拉罕呢,是走到第三日,远远的就举目看那地方,他是愈走愈巴不得照神所要的献上,他知道神有复活的报答。

他不惊动他的仆人

  “亚伯拉罕对他的仆人说,你们和驴在此等候,我与童子往那里去拜一拜,就回到你们这里来。”(创廿二5)。亚伯拉罕对 如此安排,真显出他有智慧的信心!把以撒献为燔祭,实在是一个惊心动魄的举动,如果亚伯拉罕没有坚固的信心,就怎能如此泰然?仆人们怎能比得亚伯拉罕呢? 亚伯拉罕在事前,就是不同他们说明,临行时只要稍露一点风声,在颜色言语里表示一点此行的特别,就不免使他们怀疑担忧;若是带他们同去,岂不更要使他们惊 慌失措。亚伯拉罕知道不能取得他们的同情,也难望得他们的帮助,所以他就这样镇定的安排他们了。多少时候,我们想得许多人的助力,结果反弄得众说纷纭,莫 衷一是,所以我们应当效法亚伯拉罕这个有智慧的信心。有一等的人,我们决不能盼望从他们得着帮助,所以神向我们有什特别的启示时,我们还当效法亚伯拉罕这 个信的智慧态度。

启示以撒的信心

  他启发了以撒的信心 这个时候,以撒并非一个小孩子,他怎能安然奉命,不抵抗,不抱怨他的父亲呢?乃是因他父亲的信,启发了他的信:“亚伯拉罕说,我 儿,神必自己预备作燔祭的羊羔。”(创廿8)以撒见他父亲这样的信神,自然也就无所顾虑了。不然的话,就是亚伯拉罕愿意,其如儿子不顺服何!即或以撒能因 父命难违,安然就死,也不过留下一段伦常之变的惨史,给后世的人去哀悼,又何荣于神呢?哦!没有一个信心卓绝的亚伯拉罕,也就不能有一个因信顺服的以撒 阿!

他没有贪望侥幸的心

  亚伯拉罕是彷佛从死中得回他的儿子来。他没有想到他儿子不会经过死。如果不必经过死,就何用他信神能叫人从死里复活 呢?多少时候,我们也肯献我们的以撒,但是,我们的心里却盼望不必经过死。这种态度,在神看来,不是信心,乃是贪望侥幸的心。信心是信复活之必有,才能不 辞死的实际,才能因着复活而向死夸口。如果因着信有复活,就盼望不经过死的话,那么我们的主耶稣也不必经过十字架了。亚伯拉罕没有向神说:“神阿,我愿把 以撒献给你,但是,最好不叫他经过祭坛!”他乃是“把柴摆好,捆绑他的儿子以撒,放在坛的柴上,……要杀他的儿子。”(创廿二10)就在这个时候,耶和华 的使者向亚伯拉罕说:“你不可在这童子身上下手,一点不可害他。”(创廿二12)我们知道亚伯拉罕不是试看,当他伸手拿刀,要杀他的儿子时,在神看来,他 是已经割爱,他的以撒是已经死了。如果他此时存一侥幸的心,或者不是真的要杀他的儿子,耶和华的使者就也不过在那冷静观望而已。里面若没有决意的顺服,就 外面也不能有实行的顺服;里面若没有坚深的信心,外面也就没有安静的举动。不信的人们,要想亚伯拉罕怎么这样的忍心?我们敬畏神的人,却要希奇他怎么有这 样的信心!

  这样看来,亚伯拉罕所以有活泼的信心是因这个信联在复活的方面。今天我们接受十字架的死有多深,就与复活的联合也有多 深。没有死,就没有复活;没有复活,就死也徒然了。我们赞美主,他所以要我们经过死,就是要我们进入复活!十字架的祭坛是要把牺牲放在上面的,并且它要的 牺牲不是别的,乃是你的,独生的,你心爱的以撒!你不要想你自己的方面如何?也不要想神为什么这样?如果神向你要时,你能完全顺服,你就要得着亚伯拉罕因 信所得着的。

得了神影响了仇敌

  亚伯拉罕得着了什么?他得着了神的称赞!他得着了“耶和华以勒--耶和华必预备”!他得着了“耶和华自己”!他是影响了仇敌!并且也关系了万国!天使 说,“现在我知道你是敬畏神的了,因为没有将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留下不给我!(从这个“我”字的直接语气,就这里的天使乃是“主耶稣”)(创廿二 12)。这可见得神这次试验亚伯拉罕,为的是彰显亚伯拉罕纯洁的信心,是一个怎样敬畏神的人阿!神并且要把更多的应许给他。“亚伯拉罕举目观看,不料,有 一只公羊,两角扣在稠密的小树中,亚伯拉罕就取了那只公羊来,献为燔祭,代替他的儿子。”(创廿二13)亚伯拉罕因着信心的举目,就看见这稠密小树中的公 羊,得着这代替他儿子的燔祭了!何等的荣耀!就是他又从神得着第二次的称赞与神更大的应许!“耶和华的使者第二次从天上呼叫亚伯拉罕说,耶和华说,你既行 了这事,不留下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我便指着自己起誓说,论福,我必赐大福给你;论子孙,我必叫你的子孙多起来,如同天上的星,海边的沙。你子孙 必得着仇敌的城门,并且地上万国都必因你的后裔得福,因为你听从了我的话。”(创廿二15┃18)神对亚伯拉罕如此一再的赞许,真是要使亚伯拉罕受宠若惊 了!我们默想神当称许亚伯拉罕时,他面上是显出何等的荣光!好像他愈称赞亚伯拉罕,就愈显出他无限荣耀的光辉阿!亚伯拉罕能因信把以撒献给神,神就因他的 顺服把自己给他--我便指着自己起誓。得失相较,岂止天壤之别呢!亚伯拉罕这一次信心的顺服,竟影响了仇敌,因为“你子孙必得着仇敌的城门。”今天我们若 与仇敌相持,要得胜仇敌,就我们也当不留下我们的,独生的,心爱的以撒。我们也当因着他而得了神的祝福来赞美神。

  亚伯拉罕信心的历史,我们已读了,他信心的道路,我们已经见了,我们这些因信作亚伯拉罕的子孙的人,岂不应当步他的后尘么?今天我们虽然不是按着字面 来行走他的道路,却当效法他信心道路的原则,来走神所要我们走的道路。哦!真实的信心,是视神旨如何定其行止的,是不因试炼而投靠世界的,是对于神的应许 坚信不疑的,是对于神的要求不留下什么不给神的!

摘自:李渊如姊妹的见证与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