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认 识 主

■史百克
  “……使我认识基督……”(腓三10)

  “我与你们同在这样长久,你还不认识我吗?”(约十四9)

   腓一10、来八11、约壹二20、27。

  主的目的乃是要他的儿女们认识他,这一点非常重要,神的儿女们都必须了解才行。这是他对待我们的目的,这目的是支配一切的,也是我们最大的需要。认识主就是能力、坚定和事奉的秘诀,这个决定我们对于他的功用的度量。使徒保罗他自己一生所持的热望在此,他为圣徒不断努力的原因也在此。这是他写希伯来书的中心要点和枢纽,这也是主耶稣自己道成肉身的生活、事奉、忍耐、信心的秘诀。

  上面这些事实需要作仔细的说明。我们常以主耶稣是神的代表,照神的意思做人。他在地上的一生中,其一切能力和才干无一不是基于他内心对于父神的认识。我们绝不可忘记,他的生活完全是依靠神的生活,甘心情愿将每一件事,如话语、智慧和工作,都归之于父。使徒能行神迹奇事正如他自己一样,但他并没有把使徒们放在和他自己个人一样的地位上。他仍然有他的神性,他乃是神在肉身显现,但是他却在人的立场上接受了人的限制和人的倚赖。如此神才能得以显明。因为他凭着自己不能作甚么,只有一顺服而已(约五19)。他整个一生的每一面和每一细节,其原则乃是根据于他对神的认识。他在说话上、作事上、和别人往来上,关于说话、行动、进退、顺从、拒绝、缄默的时间,以及对于人和撒但的动机、藉词、表白、询问、建议等等,无往不知神意。他知道他何时不可牺牲自己,何时方可牺牲自己。诚然不错,每一件事都是接受那里面对神认识的支配。在使徒行传的实例中,以及书信的教训中,有许多证据,神心意的启示乃是要这些原则在这时代中成为主子民生活的基本定律。主耶稣之所以有他完全的超越和绝对的主权,其奥秘全在他有这个认识。

  以色列人的教师一直在寻求他,结果他们的寻求就催促他们去认识他。“你是以色列人的先生,还不明白这事么”(约三10)尼哥底母所求问的那位认识神的人,他的权柄不仅在程度上,而且在性质上,都远超过了那些文士。

  在约翰福音末了的几章,特别题出认识的问题,“认识”这个词总计题出五十五次之多。我们的主这样说:“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约十七3)。这不仅是说永远的生命是基于这认识而来,极有限的认识也能得着生命,但丰盛的生命却与那认识有密切的关系,并且愈认识他,愈在增长的生命中显明那认识。这是互为因果的,由认识到生命,由生命到认识。

  我们既然看看主耶稣自己本着人的身份,照着神的心意代表人,我们就可以来看:

  神对待我们的主要目的

  我们各种经历、试炼、苦难、迷惑、软弱、苦境、受窘、挫折、受压。灵被炼净,恩典随即开展;渣滓除去,乃是火炼的目的。然而在这一切之上,并经过这一切,另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叫我们得以认识主。唯有这一条路能以真正认识主,那就是从实验中得来的道路。 我们的思想常常充满了各项服事与工作;我们以为替主工作是我们生活的主要目的。我们非常关心我们一生的工作与职事;我们也想藉着研究与认识许多事物来装备我们,以应付一生的工作与职事。抢救灵魂,或者教导信徒,或者指派他人担任工作,都是首要的事。研究圣经,追求神话语的知识,为要有效的带领信徒参加服事,这些事对于大家均急切重要。这一切都是对的,也是好的,因为这些都是很重要的事;但在这一切的背后还有一点,主更关心我们对于他的认识,超过任何别的事物。很可能我们对于圣经的话语非常了解,对于圣经的道理也很领会并熟悉,也确信所信的基本事实,在基督教的服事上不断地工作,热心拯救别人;但是,可惜,对于里面的神,个人的认识不够。所以主常把我们的工作拿去,好叫我们可以看见他自己。一切的终极价值并不在于我们对于事物的了解,也不在于我们对道理的透彻,不在于我们所作的工作的多少,也不在于我们懂得真理的多少;只是在于我们能在深处和大处认识主。

  一切都要过去,只有这一件事不会过去。只有这件事能使我们的职事在我们过去之后仍然能够存留。就地上的生活而论,我们可以用许多方法在各方面帮助别人;但是我们对他们真实的服事乃是根据于我们对主的认识。

  引导的问题

  基督徒生活中最重大的问题乃是引导的问题,关于这个问题不知已经说了多少,写了多少!许多人最后的结论多半是:“为这事有祷告,交托神,看是对的就去作,信神不会错。”这些话对我们好像还是太软弱太不够;我们并不要求能够提出一个总括性的确定的引导根据,但是我们深深的相信:为许多大事小事和生活中偶然事故得着引导,是一件事;有一恒久的个人的深处对主的认识,确实又是一件事。在紧急或特殊的时候去找朋友讨教,以作行事的方针,是一件事;和那位朋友一起生活,在平时得悉他的思想,以支配许多特殊的事,是另一件事。

  我们所要的是教训和命令,主却要我们有他的心思。“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我们是有基督的心思了”。基督有一种直觉,藉着圣灵他将这种感觉放在我们里面,并在我的里面发展。用属灵的解释就是:“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训你们”。我们不是奴仆,乃是儿子。命令是给奴仆的,心是为着儿子的。

  今天在主的子民中,有一种可怕的情况;许多人的生活,不论是他们的劝戒和引导,他们的供应和支持,他们的认识,他们所谓的恩典,几乎都是身外的。主观的、里面的、属灵的知识却是非常缺乏。难怪仇敌在迷惑、虚假和冒充上,如此成功。我们对此最大的保障,就是要藉着操练对主更深的认识。

  就是我们所追求的事物,比方:经历、感觉、证明、凭据等等,立刻使我们落到一个危险的领域;在此撒但可能给人一个假的悔改,一个假的圣灵的浇灌,一个假的证据和引导,这些像行邪术的事;但当这些撤去之后,撒但立刻指出这是不可赦免的罪;倘若接受了撒但这种提议,那么圣经和宝血的价值就被取消了;这些有关的人的信心和保证也就失去了,并且最终一切都会弄成虚谎。

  真实的认识主乃是别人都被掳去,仍然坚定不移;即使经过火炼的试验,仍然坚定不移。那些认识主的人绝不用他们自己的手解决事情;这些人乃是充满了爱和忍耐,当每件事好像都粉碎了,仍不失去他们的安静。信心乃是这种认识所产生的重要和必然的结果,在那些认识他的人里面,必有一种平静安息的能力,说出生命的极大深度。

  末了,我愿指出,在基督里“所积蓄的一切智慧和知识,都在他里面藏着”,主的旨意就是要我们对这一位一切丰盛都藏在他里面的主,有不断增长的认识和个人的欣赏。

  我们只是说到主为属他的人的旨意,和他们最大的需要。

  在教会历史中证实了,对主没有真实的认识,是发生最大悲剧的原因。

  每一个新的不正常情况的发生,显明基督徒中可怕的软弱,都是由于这种对主认识的缺乏。错误的波浪,一般潮流的起伏,大而惨的争战,与信心多方的试探,这些已经把许多人扫荡而去,叫他们陷在属灵的破产中。

  这些事近在身旁,我们写这篇信息是要题解主的子民,应该向主办一个非常确定的交涉,叫他对他们用各种方法,使他们都能认识他。

  

摘自:异象与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