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器皿的制作(二)

■贾德纳
  在这年轻传道人卅岁生日那一天,神藉他另一个仆人翟师母教导他的学生另一项重要真理。他心中最想得着的生日礼物,乃是从主那里得着智慧的话;神成全了他的愿望,下面是“私人文件”中所记一九二三年元月七日他的生日那天,主对他说的话:

  “在这最神圣的晚上,我对你说话;因着你多多的期待,也因着我伸出来的恩手,使今晚成为充满大能的晚上。我儿,我为你定规了一个非常丰富的未来,一个充满大能的未来。我定规要使你走在一条能力的道路上,但那意思是舍弃自己、忘记自己、谦卑自己、没有己的思想,只充满了属神也为着神、和他所关切之事--他的百姓,他草场上的羊。

  今晚你不愿从我新鲜的接受这些话吗?我呼召你不自私、不为自己活,将你的生命全然的献给我和众人,使你可以继续不断经常渴想神和属天的事物,而对那些属地、属世、和属自己的事物说再见。我儿,现在我恳切地要你接受这话,我命定你成为纯洁,过于你周围的人,甚至那些被公认为温文儒维且圣洁的基督徒;我命定你过一个极其纯净、极有深度的生活。那是一种呼召,也是一种生活。能力的道路不只意谓着谦卑与舍弃自我,也意谓着绝对的纯净。

  在五旬节运动中有许多人被神使用,但他们的私生活并不纯净,我不会将我的大能放在不纯净的人身上。我呼召你不论在公开或私下的生活中都要纯净,这样我能够将我的大能放在你身上,以致众人因此蒙福;无论我差遣你何往,我能将我的大能放在你身上,以致神的国能非常伟大又确定地被彰显出来。是的,如果一个人蒙召来过一个纯净而充满大能的生活,他将异于其他人,而且常常会被人误会,哦,甚至是被许多人误会;但在神心中却是无以言喻的亲爱。我要更新一年前对你说的话,你既然从主得着这样的呼召,那么除了内在生活,除了内在与神同行外,没有别的生活会使你得益处。所以这个时刻,我要行一些神迹在你的灵魂中,使你更内在,更预备好领受内在的事物,在神眼中更圣洁。”

  七天之后在肯诺夏一个公开聚会中,神再次使用翟师母赐下一段预言的信息。很幸运地,这段信息被速记下来:

  “哦,如果你明白为那些对我有更大看见的人,所预备的是何等的事,你将昼夜呼求要更认识我。你整个生命最大的祷告应该是追求认识我,并认识我复活的大能,使你能被我一切的丰满所充满。你说,我曾听过这些话,是的,你曾听过,但你尚未将它放入你的灵魂中。我要你发出呼求─呼求要认识我,使我能将你设置在更大顺服的领域中,使我能将我自己向你彰显。

  从今天开始,你是否愿意无论你家中其他人、甚至其他传道人作什么,你都继续全心、用专一的眼目,大大地寻求神?你是否愿意使我找到一个人,我能向他启示我自己--我能向他启示我自己是一个朋友?如果你愿意成为我的朋友,我会将伟大的事启示给你,我会将你带到属天的地位与我同住;你将完全不属这个世界,除了认识我自己、被我自己充满、更认识至高神以外,其他任何事都不值回顾了。

  哦!你是否愿意,你是否愿意无论别人作什么,无论你的同工作什么,你都要个别成为我的朋友?你是否愿意成为我的朋友?我渴望你的友谊,我想望能将我自己交托给你,那是我神圣的本性。我将成全这事,如果我找到顺服的人;而如果你愿意像我所说的一样来呼求,你将成为顺服的人,你将有顺服的能力设置在你里面。你是否愿意成为我的朋友?”

  这些话给吴汉斯那么深刻的印象,以致他极其恳切地为此祷告。卅六年后,在翟师母的葬礼上,他引用其中一部份的话并加上说明:“那些事进入我心中,直到今日仍然如此,它立定了我的方向,立定了我的道路。”任何熟悉他的服事的人,都知道他如何经常的提到或引用这段信息,这表明了他何等小心地默想这些话,又何等地看重它们。

  大约这时候,主也使用罗炳森师母给他一些重要的帮助,主亲自藉着她对他说:“我儿,我还未能使你明白你何等需要隐藏起来。你绝不会知道什么,也绝不会成为什么;但你可以认识我,你也可以为我而活。”这些话对一个模范的年轻传道人,无异是当头棒喝,何况他已经有好几个月,每天用几个小时为谦卑和灵里贫穷(虚心)祷告,并且渴望要认识神深奥的事,又想为他作些事!

  “你要认识真理吗?你要认识道路吗?我就是道路,我就是真理,我就是生命。”“主啊,我当作什么?”罗炳森师母这样问主,彷佛是吴汉斯自己在问这个问题,而这也真是在他里面的问题。主立刻这样回答:“我儿,单独与我同在。单独与我同在。单独与我同在。单独与我同在。当你单独与我同在,我可以亲自对你说话,胜于我藉着布鲁克长老或翟师母或罗炳森师母对你说话。”

  卅年后,吴汉斯牧师对这些话加上这样的评论:“罗炳森师母就是这样向我证明了她的服事是纯全无疵的,因为她不吸引门徒来跟随她,乃是引他们到神和他恩典的话那儿,她向人指出那活水的泉源,引他们到耶稣那儿,而只有他是道路、真理、生命。”

  一九二三年秋天,他在锡安城信心家庭住了几个月,他在那儿庆祝卅一岁生日,那一天主赐给他一些话,其中有鼓励也有警戒:“你心中有一个渴望要遵行我的旨意和道路,超过一般传道人,但还有许多事你忽略了。在未来一年我要你留心小事,留心日常生活的琐事,无论他们看起来如何小或无足轻重。我在你的生日告诉你这些话,未来一年我要你以这个为座右铭:『在小事上像耶稣』。”然后,如同古时的提摩太一般(请看提前四14,提后一6),神藉着预言和按手赐给他三件生日礼物:第一件是他为谦卑迫切祷告得着神的答应;第二件是“对我(神)自己有更深的饥渴,并对我的荣耀有更敞开的心灵”;第三件是“更多成全向着我的百姓有神圣的爱、同情与怜悯”。

  一九二四年底吴汉斯被邀请去协助密尔瓦基德国人五旬节教会,伯特利会堂的伍瑞克(H.A.Ulrich )牧师为期二个月。 在那期间主行了许多神迹,他也在那儿熟识了密西根州班顿港的德拉维兹弟兄,他邀请吴汉斯在他的德语教会主领聚会,在那里他经历了不寻常的复兴。在这两项服事之间吴汉斯曾回到锡安城他的基地。在信心家庭他遇见一个影响他深远的人─莫尔黑(Max Wood Moorehead),他曾在印度宣教,是举世知名的传道人。“我还是个男孩住在瑞士时,就曾从我父亲听过他,”吴汉斯牧斯回忆道:“那时他是司多迈尔牧师(Rev. Stockmeyer )的朋友,而司多迈尔牧师的名字常与慕安得烈的名字并列。所以我对遇见这个人很有兴趣,而且很快与他成为亲密的忘年之交。

  莫尔黑弟兄遍读教会灵修作品,尤其熟悉奥秘派的作品。无疑的,是他将“十字架的约翰”的书介绍给这位年轻传道人,特别是“生命的爱火”( Living-Flame of Love )一书,吴汉斯用许多年的时间在祷告中慢慢地读它。主也曾藉着信心家庭的教师们建议他:“只要一有机会,要再三地读这人(十字架的约翰)所写的东西,因为我儿,我盼望你的生命能像他的生命一般地丰富而隐藏,你不再像今世许多别人一般,你必需与基督一同隐藏在神里面。”在这方面另外二本给他巨大帮助的书是他父亲所给他的:盖恩夫人的自传“馨香的没药),以及盖恩夫人所写的“简易祈祷法”(德文本)。后面一本来的恰逢其时,正好解释并印证了主正作在他身上的工作─带领他进入安静的祷告里面。

  神也使用莫尔黑弟兄引他进入更大的事奉禾场,而最后将他领到布鲁克林。大约在一九二五年初,莫尔黑弟兄从纽约州 Fredonia 五旬节教会的牧师波金(Noel Perkin )接到一封邀请函,请他推□一个传道人到他的教会去。莫尔黑弟兄推□了他年轻的朋友,吴汉斯接受了这项邀请,并且在那里经历了非常蒙福的复兴。(波金牧师后来成为神召会海外事工的秘书,也因着这早期的接触,这两位弟兄毕生维持高度的友谊。)

  这位年轻传道人从 Fredonia 先被邀请到宾州 New-Castle 的德语五旬节教会服事,在那里他遇见一个人邀请他到布鲁克林的弟兄那儿。在一个成功的特别聚会之后,他接受邀请到水牛城的一间教会,以及纽约州洛契斯特的一间教会服事。在这些服事之间,只要可能,吴汉斯就会回到伊利诺州的锡安城,有时也许只是两三天。(这也使他有机会去探望他年老亲爱的父母。)在其中一次回锡安城的旅途中,主藉着翟师母给这位年轻传道人一段智慧言语的信息,那是在一九二五年三月四日。因为这是智慧言语恩赐的一个杰出范例,它包含了直接或间接极有价值的教训,又因为它在制作这位传道人上扮演了极重要的角色,所以我们将它的大部份内容录在这里:

  “自从吴汉斯开始这些服事的旅程,他比以前更不在意人们的看法;他以前不是那样,但他进步了。他的生活相当靠近神,而不那么屈服在众人的意见中;他过去也不曾非常厉害地活在那种错误之中,但他现在确实比以前更不在意人们的看法。我只是要让你知道,我很喜悦这样的情形。我要你常常有恩慈,我要你常常对每一个人都谦恭有礼;但我实在不要你融合在人们的意见中。我要你不要为讨他们喜悦而活,除非你是为了讨耶稣喜悦而讨他们喜悦。让我自己常常成为你首要的异象。”

  显然当时也有许多其他年轻传道人在场,下面是对所有人说的:“你拥有的每一件事物都应该交给我,除了我以外你不应该渴慕别的事。这样你将会有何等的安息,这样你的事奉将会属于我,这样你的聚会将属于我,这样你的衣服将属于我--每一件事都将属于我。你不会拥有一栋房子、一件外套,你也不会拥有一项圣工,你不会在事工上作头。在一项事工上作头是件可怕的事,每一种灾难都有可能发生在神的事工中--有许多难处、有许多病患。在神的事工上作头实在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每一个人都应该将一切事交给我,让我在凡事上居首位。你们中间还没有一个人曾看见我;要看见我就是渴慕我,渴慕我就是寻求我,寻求我就会寻见我,寻见我就是一切。”

  然后主为吴汉斯个人加上一段劝勉:“你被呼召来传讲永远的福音;但你能传讲得合神心意的唯一道路,不在乎你是什么或你作什么,乃在乎让我来作我所要作的,并且照我的心意或使你成为最微小,或藉我的能力使你得高举,而你除了我以外,不在乎任何其他的事。”

  吴汉斯应水牛城教会的邀请,又回到那里举行了一系列的聚会。然后他们邀请他作他们的牧师,但那时他已接受布鲁克林的教会之邀请,要从四月廿九日开始主领特别聚会。之后的故事前面已经讲过,一九二五年六月廿五日,费尼弟兄和布鲁克长老按立了吴汉斯。虽然他在服事还有许多需要学习的事,但我们可以说他事奉的根基已经被这些伟大的工匠立稳了。

  卅五年后,在翟师母的葬礼上,吴汉斯牧师向所有他的导师们表达他的敬意:“当神带领我认识布鲁克长老夫妇、罗炳森师母、和翟师母时,我正在黑暗中,我正在蹒跚学步,但神正在开始呼召我进入服事中,对我而言那是一条未知的道路,神呼召我进入一场与仇敌的争战,不是属血气的仇敌,乃是那些空中执政掌权的。我很快就发现,在这里永生神的话藉着地上的器皿,从瓦器的口中说出。我非常高兴能明白,神确实藉着嘴唇说话,他从未告诉我不合乎圣经的话,但当神藉圣灵的大能说话时,却印证了圣经。他使神的话在你心灵中活过来,他使神的话个别摸到你这个人。但愿神使每个神学院都有这样的教师!但愿神使每个圣经学院都有这样的教师!”

  他何等宝贵这些教师所教导他的,他一再地读他从这些教导中小心收集的笔记,就可以说明他如何宝贵它们。后来他把这些笔记打字,并放在“私人文件”(Private Papers)中,他为这些祷告,直到它们成为他亲身的经验。正如同提摩太在长老们为他按手并说预言而被赋予一些恩赐之后,保罗给他的劝勉,吴汉斯牧师也是如此。他默想那些话,向那些话委身,结果是他从那些话所得着的帮助,向许多人显明出来,甚至传递到他足迹所到的世界各个角落。特别是他一直到离世都谨慎自己,所以就救了他自己,也救了许多听他的人。

  

摘自:恩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