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主恩的滋味

■侯秀英
  (一)

  那一年,天气冷了,里面就有个感觉来了:那位住在救济院的老姊妹不是冷了么?冷是冷,然而我还天天有事情哪。这怎么的?但是主在里面催促。我里面就说:“好罢,若是出乎你,你叫我出去就碰见。”那天正出去的时候碰见在路旁摆摊的。里面说:“这个你买一块,那个你也买一块。”买了以后,里面又说:“你回去做。”

  我的弟兄姊妹,还有比听神的话更快乐的没有?主在里边一直带领。做好了,我就找一个少年姊妹陪我一同去。到了那里,也正是冷天气的日子,我就把那件衣服给她一披上,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碰到的事,真是不配啊!

  哦,我的弟兄姊妹,你我都是主的人,真愿意一生摆在主身上。她不能走路,就坐在那里,正当这样一披的时候,圣灵就大大浇灌了她。那个少年姊妹在旁边看见了,就说:“哦,哦,哦,怎么呢?”我也觉得主阿,……我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也在内,我们彼此祷告。

  我常想到神为我们定规的年限,在主所量给的日子中,只有一个盼望就是:让圣灵在我们里边做他所要做的。也不是去讲道,也不是去做甚么,而只是跟从他。跟从他!我没有想到,连穿都还没有穿好,只这么一披,她里面那位圣灵作见证了。从她里面涌出美词,欢喜快乐说出方言,欢呼称颂,当她在那里被圣灵浇灌了,我明白了。

  要不要这样跟随主呢?要尝尝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我们所以不快乐,就是因为我们不尝尝主恩的滋味。还不光用嘴来尝一尝,那太少了;你要来吃一顿,吃完了这一顿,还要吃下顿呢。魔鬼说:“你老了,不用吃。”你说:“撒但退去,就是老了才得吃。”赞美主。

  (二)

有一对弟兄姊妹,主呼召他们出来事奉他,他们答应了。他们愿意到乡下传福音,但是乡下地方信徒很少,所以他们的生活就有了难处。因此,他们只好以当卖东西来维持生活,而他们能够当卖的东西越来越少了,最后只剩下一只订婚戒指而已。由于他们夫妇非常恩爱,所以无论如何不愿意出卖这爱情的纪念品。可是神又带他们到非卖不可的地步了,于是他们俩只好走到当铺去了。在当铺那里挣扎了许久,放上去,又拿回来。放下去了,又拿回来,……最后终于放不去,一放下去,就来了事情。这时候圣灵就在他身上大大浇灌了!一浇灌,他喜乐得说方言了,弄得当铺里的人莫名其妙。

  圣灵做到人的深处,深处的大渊裂开,涌出美辞,说方言,称颂神为大,生命活水流出灌溉。苏醒了许多枯乾的地域。

  (三)

  我那个小孩子,小的时候不会穿鞋子,她还以为她会穿。她把鞋子前头当后头,我一看就知道这个样子永远穿不上的。我站在那里看她,我说:“我给你穿罢!”她说:“不,不!”她不。我就等她,等她在这功课上用完了她的力量。我站在旁边等着等着。她就用力穿啊,穿啊,无论用多少力量总是穿不上。她到底没有求我给她穿,到后来,我看见她实在穿不上了,我就说:“好不好现在我给你穿呢?”她不说不了。我就把鞋子顺过来告诉她说:“是这样穿的。”

  照样,我们这班蒙恩得救的人,多少年来受了多少的苦,就像我那个孩子穿鞋子一样。按理,我们该一蒙恩以后就让圣灵教导,凡事听他的话,就可以少受多少苦,你周围的人也可以早一点蒙福。这样,不是难为你的人难为你,乃是你难为他哪。

  (四)

  中午回家时,我说:“下车。”“车牌已经过了,你才说下车。”其实停车牌就在旁边嘛。但她说已经过了。那么就让她说罢。我心里就很不满意的想:多开一站,我就得多走一站路了。

  想不到,当我在下一站下来朝车子后面走去时,正碰见一位弟兄。这位弟兄说:“侯姊妹,我就是要去找你,和你谈谈,但一直得不到机会。”这位弟兄就跟我谈谈主的事情。一件、两件、三件、四件……。

  (五)

  多少时候我们不快乐,就是不听话。

  有时候我碰见一件不喜欢的事情,我也要讲情理,但一讲,心里就没有力量又生气了。主就在里边说:这是主量给你一个服事的机会嘛。

  正像你看见一个老人跌倒了,你不要说:“这个老人怎么跌倒呢?”你乃是说:“这是主量给我扶他起来的机会。”又如你看见香蕉皮在地上,你不要说:“是那一个没有公德心的人做的?”你乃是说:“这是主量给我把它捡起来送到垃圾堆的机会。” 当然,你吃香蕉他喜欢,但你把香蕉皮随便乱丢,他就不喜欢了。有一次,我在市场曾被一个香蕉皮滑倒了。同样的,你我随便的动作,不晓得滑倒多少人?伤了多少人。我们训练我们自己,也要训练我们的孩子。

  有时候我觉得有许多话要对我亲爱的姊妹说,就在这极平常的生活小事,这是机会。

  (六)

  经验好用不好用?这个经验还不是打架的经验,乃是跟从神的经验哪。好用不好用?这个也很难说,我们这位神,他每天都要向我们做新事哪。

  前天有个姊妹告诉我,你要坐那个车到那个地方,不要换车很方便哪。那么昨天我就照着她的话坐那个车,果真到了那个地方,也不要换车很方便。因此,我就有了这个经验。

  今天,我还要用这个经验我就去了。我说主阿,还坐那个车罢。平安不平安?我觉得很平安。但是我站在那里等的时候,那个车子一直不来。我就看另外一个车路牌了,发现另一个车子也能到那个地方,那我就上去了。还是主怜悯我,我就根据我的老经验,认为到了某一站就下车,这样想也不算罪嘛。

  但当我坐在那里的时候,里面就说你要告诉车掌到了那个站时要叫你。车掌说,这个车不走那个站的,你这里下车。于是我欢欢喜喜的下了,也不因不走那个站而难过。

  (七)

  偏偏碰到的都是不对,不知道为甚么这几天我里头好像这里也不是,那里也不是。神给我定规,我里头也满觉得对了,车掌叫我往后走。一下车就碰见我要换的车子,那就上去了。上去以后我心里想:还好,我这一往后走就碰上这部车。

  一转过来,在旁边有个姊妹就问我说:“侯小姐,你上那里去?”我说:“我要到厦门街。”她说:“你坐错了车。”但是里边主给我平安。我说:“错了么?好,我就下来。”她说:“你也不用下了,这个车就是得转一个大圈,你得多坐一些路就是了。”说完,她也下车了。

  那么我就多坐一点,我里头也满快乐的。我今天坐的车都是错的。但我并不觉得犯罪么。这些日子,在我里面就是这个样子,偏偏碰到连小事都是不对。

  (八)

  你定要这样子,他定不要这样子。那么我到了厦门街时就想,我去拿牙呢?还是拿手表去修理呢?或是去看另一个姊妹呢?一面走,一面仰望。我要去拿牙嘛,偏偏过来一个男人,他说:“侯小姐,你来这个地方么?”我说:“我要去拿牙。”他说:“我送你,我送你。”结果不是送去拿牙,而是送到这个姊妹这里。

  若是你留心,你就要发现,你定要这样子,他定要不这样子。我想上这里上那里并不犯罪,对么?姊妹要留我在那吃饭。我说,不。我今早出来时,我还和同住的姊妹说,我能早回就早回来。正好又来了一个老姊妹,她说:“我多日就想……”我们就谈谈。

  我自己就想:我打算这也不是,打算那也不是。我已经对姊妹说我不在这里吃饭了,偏偏来了这个老姊妹,她就说,我们就在这里吃饭罢。我还不听,我心里还想回去。祷告的时候,我说,主阿,如果再有一个人留我吃饭,我就留下。等一等她那个先生冷淡得不得了从楼梯下来说,你去吃饭罢……这些事……若是我留心……。

  (九)

  “一日工完为耶稣,生前又少一日。我心今更觉不久得天乐,与主倍加亲密。主爱主光充满在我心肠,一日工完为耶稣,生前又少一日。”(此系童稚时代由母亲口中听来的一首歌。)

  这不是讲一篇道,这乃是从里边出来的事。所以不是说我们是传道的才是为耶稣,所有的工作都是为耶稣。完了这一天,是不是主耶稣从你里面出来?是的,就很好。

  一家一家的,一个一个的基督徒都该这个样子:样样都是主;事事都是主;处处都是主;时时、刻刻、分分、秒秒都是主。多么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