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生命的成熟(一)


壹、罪与己

  受造的人对人生有许多疑问,心中有许多死结解不开。约伯记解答人生疑问,引领信徒进入人神合一的经历,是一本有极高智慧的书。

  约伯记告诉我们:“神不是注重罪的问题,乃是注重己的问题;拦阻人神合一的障碍,表面是罪,其实是己。”

  又告诉我们:“罪、律法、撒但等,在神看来都不是问题,而人底己生命,及其自由意志倾向,方是最重要问题。”

  又告诉我们:“要解决受造之物堕落的倾向,必须先行解决受造之物己的成分。”

  又告诉我们:“无罪,不是神在人身上的理想要求;神的要求乃是喜欢人拣选他,彰显他。”

这卷书还告诉我们:

  “那些相信神而不彰显神的人,乃是神所不欣赏的。”

  “神最终所要得着的,不是一个完全人,而是经过试探,灵魂体支离破碎,充满他自己成份的人。”

  “在将来的永世里,有一批受造的人要与神一同掌权,他们是满了神的成分,也满了胜过罪的经历。”

  “神所加给人的痛苦、为难、火炼、压迫,都是给他们组成一个存到永世,永不堕落的生命。”

  “增加神的成分,造成永不堕落的性格,乃是藉着与灵界的争战,胜过仇敌的经历而来。”

  “神不信任无罪的人,只信任曾经胜过罪的人。”

  “任何人经过了约伯记的经历,他在永世里就永不堕落。”

  “如果神在日期未满足的时候便将撒但毁去,神在人生命中的建造就不能成功。”

你的手创造我还要毁灭我

  神的手创造人,叫人自由自在地生活。神的手又毁坏人,折磨人。

  “创造”只能叫人得着自由意志,并不叫人能自动拣选神,所以要“毁坏”。

  “毁坏、折磨、火炼、破碎,表面看似乎是叫人受亏损,实际上是叫人受建造。”

  “创造”工作出于神,“毁坏”是出于撒但,然而却是经过神的许可;昔日是如此,今日也是如此。

  神的一只手托着人,另一只手托住撒但,直到日期满了,建造的工程完毕为止。

  没有一位信徒可以免去“毁坏”,即便像约伯那样的完全人。

  “爱惜自己”是天然;如地位、名望、工作、局面、家产、儿女,功勋、情爱等等,这一切虽然外表属灵,都要经过“毁坏”,好让那新的、真实的,能建造起来。

  神赐给约伯“局面”很大,“机会”很多,然而这些外表“赐福”存在与否,并不代表神,所以要毁坏。

  神赐给约伯健康身体,这些也并不代表神,所以要毁坏。

  约伯的“局面”很吸引人,也很能招聚人,这种“神以外”的吸引招聚人的东西,也要毁坏,好让神成为一切的中心。

  约伯重视朋友的贬褒,亲属的情爱,世人的评价,过于神的态度,这个,也需要毁坏。

  神兴起一个“局面”,又将它毁灭,却得到一个成熟的人。

  很不容易建立起人们对我们的美好声誉,神却将它毁灭了。

  因为,这些东西虽然是神所赐的,却不能用以代替神;以别的代替神的,他们的劳苦必加增。

  我们如果过份重视人的贬褒,这种人要受痛苦。

  我们如果过份重视工作的成败得失,这种人要受痛苦。

不是“罪”乃是“己”

  虽然耶和华神,曾三次亲口见证约伯的完全、正直、无罪、远离恶事;但这些均非神造人的最终目的,亦非神在人身上之最高要求。

  “罪”并非神所注重之大问题;神所注重的大问题是“人”;我们解决了“罪”的问题,却不容易解决“己”的问题。“己”的问题只有神有方法可以解决。

  约伯用极多的理由、极大的努力、极焦急的心情,为自己的清白作辩护。这不是罪,乃是己。

  约伯用一○三个“我”字,自述他昔日的善行,又用五十七个“我”字申诉他目前所受的冷落误会。他这样看重人对他的评价,这并不是罪,乃是己。

  约伯的前半生,给周围人极多的帮助、极多的利益;他说,都是“我”给的。这,不能说是有罪的表现,只能说是己的表现。

  约伯做了许多好事、许多善事,人在他那里认识了他,却未在他那里认识神。

  在约伯所住地区范围内的人,充满对约伯为人的赞美、称颂;不是充满对神的赞美和称颂。

  在约伯身上所充满的是什么呢?答:他是充满了“无罪”、“正直”、“清洁”、“敬畏神”;而不是“充满神”。

  哦,这一切的一切,岂是神造人的旨意呢,岂能叫神对他感觉满意呢。

苦难是为了对付罪吗

  许多信徒极注意对付罪的问题,化大的努力去对付罪;这,按照圣经说应该是对的,也是很重要的。但是,约伯记告诉我们,即便我们对付了罪,问题仍然没有解决。

  一个人可能不倾向罪,但,他也可能不倾向神。

不倾向罪,并不就是倾向神。

  一个人可能不体贴肉体了,但,他仍然不一定体贴灵。

  道德家是不敢犯罪的,但却不一定爱神,也不一定是体贴圣灵,可能只体贴自己。这种人很需要厉害的对付。

  基督徒每逢遭遇苦难时候,习惯是先行自省,看看是何处干罪,何处失足,得罪了神,以致受此报应,受此击打。如果找不出罪因,是无缘无故地受苦的,他们口中就会发出怨言来。

  可是,约伯记告诉我们:苦难是单为了对付罪吗?无罪的人就不会遭遇苦难吗?

  如果苦难是因果,是对付罪;那么,耶稣基督所受的苦难是为了什么呢?神为何加苦难于他无罪的儿子呢?

  信徒如果不认识约伯的教训,未进入约伯的内心经历,他就没有办法了解人神之间的奥秘,也不能进入丰盛生命的高原。

  许多信徒在口头上都说神的爱最高、最深、最大、最广;但真正要体会神的爱,非先进入约伯的经历不可。

  许多信徒表面看,他是活在神的面前,面向着神;其实他们内心是向着环境,向着人们,直到他们经历无缘无故的苦难以后。

  约伯的经历是什么呢?答:朋友会对你误会,同工会将你踢开,妻子会对你生厌,儿女会离你而去,财产会归于无有。但是,神不会误会你、丢弃你、离开你,也不会对你生厌。

  约伯的经历是什么呢?答:蒙福时人来称赞,平安时人来亲近,这是世界的灵。世界繁华,人情冷暖,容易占据神在我们心中的位置,这一切都需要对付。

  要了解约伯记这本书,必须先超越人世的善恶观念,从神的角度去看。

  “加倍的祝福”不是赐给无罪的人,乃是赐给爱神的人。

  “厌弃罪”是不够的,必须“厌弃我”。

贰、己的本相

  如果我们将创世记的主题讲成是“神的创造与人的堕落”,那么出埃及记以下的主题该是“救赎”,约书亚记以下是“建造”,约伯记以下五卷就是“建造的成熟”。本书为智慧书之首,且是第一卷,是信徒进入成熟生命的第一个阶段。

  旧造生命的成份,在建造过程中已经被熬净许多,被圣灵的火烧去许多;这熬炼工作不是藉着知识,乃是藉着经历。神知道, 信徒对知识的印象是浮浅的,对经历的印象却是深刻的。神也知道,信徒惧怕罪不是认识神的公义,乃是经历神的公义。然而,脱离罪,敬畏神,远离罪恶,为人正 直,并非代表生命的成熟。

生命与局面

  约伯的生命未受苦以先,他有许多的“局面”,如:五百对牛,五百对母驴,七千羊,三千骆驼;财产、牲畜、学问、名望等,这些,均是他能以引吸人的地 方。许多人尊敬他,称赞他、羡慕他、高举他,不是因为他的属灵生命好,乃是由于他的“局面”好;那些“局面”是掌握在约伯的手中。

  约伯的生命要成熟,那些外表的局面先得挪开,然后就能经历一下,我们所持,用以吸引人的,是局面呢?是生命呢?叫人得供应的到底是些什么呢?

  如果约伯所注重用以吸引人的,是生命,而非局面;那么,为何当神挪去他一切局面之时,而他竟一无所有,一无所是,被一切亲戚朋友厌弃呢。

  如果,约伯的生命经常发出基督的香气,而非发出自己的香气;那么,为何当他的局面一旦失去时候,他的言论、态度,那么叫人生气、难受,得不到一人的同情呢。

  一切的局面都是从神而来,都是神所赐的。我们有局面而缺少成熟生命,在神看来是虚空,在属灵人看来也是虚空。神喜欢他 的仆人全心全意去爱他,充满他,而不喜欢他的仆人全心全意去注重局面,发展局面。神首先要得到的,乃是有丰富生命的人,流露生命的人。神乐意叫许多人的传 道工作并不十分顺利,免得他们爱工作而非爱神,多谈论工作而少谈论神。事实证明,当属神的人全力搅好局面以后,他们会发现自己的灵力失去了,灵程停下来 了,爱心也冷淡了。

  如果人的生命进入成熟境界的话,那么,他会注重神过于一切;无论是局面、工作,以及人们的评论,日光下以一切的事。

  历代被神兴起来影响时代的人,都是他们所充满的生命份量,而非他们所掌握的局面。

  圣灵三次作见证,说出约伯已经脱离了罪,完全正直,敬畏神;他是一位无罪的人。可是,无罪的人就无需受苦吗?受苦是单为了对付罪吗?约伯记告诉我们,无缘无故的受苦,不是对付罪,乃是对付己;人需要脱离罪,人更需要脱离己,因为己是罪的根源。

多 言

  约伯记是圣经中最古的一卷,约写于距今三千五百年,在摩西时代以前。书中的人物均与亚伯拉罕本族有血缘关系,是属他父家的后代,他们对于列祖敬畏神的事迹均甚明了,有传统的信仰。

  从第三章起,一连有三十五章,约一万七千多字的篇幅,全是记述几个人的说话。我们可以想像当时的言论情形,是如何激烈紧张,和时日的长久了。

  己生命强的人,有许多表徵,而“多言”乃是其中之一。喜欢说话,有发表欲,缺少安静,注重自己的看法感觉,这都不是 罪,乃是己。生命成熟的人,正常时候,应该是言语寡少,为人安祥,在祷告中,在新鲜的灵中阅读神的感觉。然而,己生命强的人,不是这样,他只是注重自己的 感觉,看重自己的经历,对于当时当地人物和环境,以及神的感觉全不注重。己生命强的人,注重过去属灵的资产,昨天的启示亮光,对于今天的启示,圣灵今天的 带领,完全不知道,他的目光是向后看的,不是注意前后左右,也不是向前面看,他们的言论是把人的道路带入臼巢,带入框框,远离神的旨意。

  己生命强的人,意见多,看法多,只顾到自己的思想,不留意别人的感觉;认为自己的感想就是神的感想。这种人很难长进,也很可怕。

重视人的贬褒

  当信徒生命未成熟,未够深入扎根在神里时候,虽然他口里说的是圣经名词,讲的属灵字句,然而在生命的深处,他们是极注重工作的得失,尤其看重外界人们 对他们的言论批评。生命肤浅的人,把自己的荣辱挂在别人的判断上,因之极看重别人的贬褒,看重自己在别人心中的份量。

  当别人称赞时候,心中就沾沾自喜,以为自己真是具有人所说的那些长处,配受人的褒扬。当别人指责时候,就郁郁不快,以 为自己无故受辱,沾污自己的清白。这种信徒,他的目光是向着环境周围,不是向着天上;他们的喜怒哀乐,是根据人们对他们的反应,不是根据神对他们的反应。

  人在属灵方面的真象如何,份量如何,应该由神来占定,由神来判断;那才是真实的估定,确实的判断。生命如果不是扎根深入神的里面,我们就不可能在人称赞时不自喜,论断时不自辩;我们就可能像约伯一样,在别人指责时滔滔自辩,自义自是。

  有一种信徒对于别人的误会非常重视,而急于自辩,因为他们以为自己如果在人面前失去价值,则在神面前的价值也失去;如 果在人面前失去份量,则在神面前也一无所用了。像这一种爱惜自己,活在人面前而非活在神面前的人,他们若非受极大痛苦与剥夺,那么他们的灵命断不能从人们 的面前退出来,而扎根进深在神生命的源头中。

注重“我”

  环境正常时候,人的生命光景很不容易被看出来,因为有隐藏、有化装,必须来到最危急时候,或者最无指望时候,他的表达、他的言论,方是他里头最实际的光景。

  约伯既然如此敬畏神,天天献祭,远离恶事,谁知道他的内心呢,谁明白他生命的实况呢。只有把他摆在一无所有,众叛亲离,求生不得,难以入眠时候;人的里面光景才能赤露敞开。人必须如此认识自己,厌烦自己,然后才会爱慕神的成分,进而充满神的成分。

  约伯记第廿九章,约伯将他自己向来不肯述说的可爱,一点一点的公开出来。

他说:——

  “少年人见我回避,老年人起身站立,王子都停止说话,用手捂口,首领静默无声,舌头贴住上膛,耳朵听我的就称我有福,眼睛看我的便称赞我。”

  “我拯救哀求的困苦人,和无人帮助的孤儿,将要灭亡的为我祝福,我也使寡妇心中欢乐。”

  “我为瞎子的眼,瘸子的腿,我为穷乏人的父。”

  “人听见我而仰望,静默等候我的指教。我说话之后,他们就不再说,我的言语像雨露滴在他们身上。”

  “他们仰望我如仰望雨,又张开口如切慕春雨。”

  “我为他们选择道路,又坐首位;我如君王在军队中居住。”

  在这一章圣经中,约伯总共说了五十个“我”字,表示出他自己有那么多的可爱之处,他一直说:“我我我——,”他没有说到神有什么可爱。

  这就是己的本相:充满自己,数算自己,欣赏自己。

在本书第卅章,约伯又说——

  “现在,这些人以我为歌曲,以我为笑谈,他们厌恶我,躲在旁边站着不住的吐唾沫在我脸上。”

  “这些人毁坏我的道,增加我的灾,驱逐我的尊荣如风,我的福禄如云过去。”

  在这一章圣经中,约伯总共说了四十八个“我”字,表示对人破坏他的人格,污辱他的名誉,何等忿恨。而这些人都是受过他好处的。

  约伯恋恋于他既往的光荣历史,又念念于眼前人的藐视,被人憎恨,因此,他又在第十九章中,自诉自怨:——

  “我的亲戚与我断绝,我的密友都忘记我,在我家寄居的和我的使女,都以我为外人,我在他们眼中看为外邦人。”

  “我呼唤仆人,虽用口求他,他还是不回答。我口的气味,我妻子厌烦;我的恳求,我同胞也憎嫌。”

  “连小孩子也藐视我,我若起来他们都嘲笑我,我的密友都憎恶我。我平日所爱的人向我翻脸。”

  这一章圣经,他总共说出五十三个“我”,为世态荒凉,人情冷暖,而愤愤不平。

  就在这三章圣经内,约伯总共说了一百五十一个“我”,为自己评论,又以自己为标准评论他周围的人。

  人是神的创造物,由灵魂体三者合成。灵有“神觉”,魂有“自觉”,体有“物觉”。活在肉体里的人,整天所思所想,全是 身体需要的事,食色的事。如同老年的以撒,全是“肉”的思想,为“肉”的事而行动,在“肉”中生活。虽然是事奉神,目的还是为了身体需要,物质需要,为吃 饼得饱。

  活在魂里面的人,鼠目寸光,在自己的范围里看一切,在自己的范围里感觉一切。这种信徒,摸到神同在时就很喜乐,摸不到时就很忧愁;感觉到神时就很热心,感觉不到时就冷淡退后。他的灵命好像小孩子,要神在一切事工上迁就他,体贴他,而从不晓得如何去迁就神,体贴神。

  活在魂里面的人,虽然在热心事奉神,但他所注重的是自己的职事、自己的奉献、自己的恩赐;他害怕别人不了解他,不认识 他,不欣赏他。这种信徒只能看见自己被神使用,在神面前的重要;而看不到别人被神使用、别人的重要。因此,所议论的全是“我我我——。”虽然不是高抬 犯罪的“我”,仍然高抬天然的“我”,叫听见的人摸不着基督的香气。

  约伯一直在说:“我我我——,”证明他是根深蒂固地活在自己的里头。

摘自:生命的成熟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