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神的车

史哈拿
   “世上的思虑就是天上的管教”,这句话说得很好,但还有超过管教的好处--这些思虑就是被派来接人达到胜利高峰的“神的车”。

得胜的车

  世上的思虑并没有“车”的外观,反倒好像是仇敌、苦痛、患难、失败、误会、失望、残酷。若要把它当车看,说它是满载苦恼来压死我们的魔车岂不更合适吗?不错,世虑叫人讨厌的外表是显而易见的,把它当作我们的车的功用却难以看见。但我们若看出了它的真相,我们就会认识它是“得胜的车”(哈三8),可以载我们达到我们心灵所渴望达到的胜利高峰。

  亚兰王来攻击神人是用看得见的车,但神的车却除了信心的眼目之外是没有人能看见的。先知的仆人只能看见有形有体的车马,所以他惊恐呼喊说:“哀哉!我主啊,我们怎样才好呢?”但先知自己却安详地坐在屋里,一点也不惧怕,因为神开了他的眼目,使他能看见那肉眼所看不见的;他只为他的仆人求告说:“耶和华啊,求你开这少年人的眼目,使他能看见。”(王下六15、17)

  从那时直到今日,许多人都曾发出像当时先知的仆人一样的呼声,所以我们在为自己或为别人祷告时,也当这样求告说:“主啊,求你开我们的眼目,使我们能看见”;因为在我们的四周,正如当时在先知的四周一样,随处都有神的车马在等着要载我们到荣耀胜利的地方去。我们的眼目这样一开,我们就必能在日常生活的一切事上,无论大小、无论忧喜,都看见有预备来载我们的车。

万事均为“神的车”

  无论什么事情临到我们,我们一把它这样看待,就会变成一部“车”;否则虽是最小的试炼,若把它当魔车看的话,也可能把我们压倒,使我们陷入悲惨绝望的地步。凡事要变成哪一样,都是由于我们各人自己的选择;不在乎事情本身是什么,而在乎我们看它作什么。倘若我们在它面前倒下让它压死,它就会变成一部魔车;倘若我们爬上去,像跳上了一部得胜的车一样,驾驶它载着我们往前进、或往上升,它就必变成一部神的车了。

  无论什么时候,我们一坐上神的车,就有像以利亚所遇见同样的事在我们的灵性上发生。我们定规会往上升。并不是像以利亚那样上升到天上去,乃是进入我们内心的天上去;而且这上升几乎比他的更为辉煌。我们必将从这尘世卑贱的生活水准,被提高升到“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弗二6)的地位;在这里没有一样事能叫我们愉快,在那里我们却要得胜地傲视下面这一切。

  这“天上”是内在的,不是表面的;所以通到那地方的路也是内在的。但载人走这条路的车却常常是一种表面的损失、患难、或失望。有些管教,当时的确似乎不觉得快乐,反觉得愁苦,但“后来却为那经炼过的人,结出平安的果子,就是义。”(来十二11)

  雅歌第三章十节说所罗门的轿里面所铺的是爱情。我们并不觉得我们自己的车里铺有爱的沙发,反倒时常觉得怪不舒服。我们的遭遇,有时可能是一个倔强的亲戚或朋友,有时可能是一件因人的恶意、无情,或疏忽而产的结果;但无论如何,神所派来的车定规是铺有爱的,因为“神就是爱”(约壹四8);而且神的爱乃是人可以靠着安息的最愉快、最温柔、最舒服的所在。其实派车来的就是他的爱。

管教是神的车

  所以,你所受的管教,无论现时觉得多么难堪,都当看作是神的车,派来载你达到灵性的造就和长进的高峰,然后你就必发觉其中是铺有爱的。

  圣经告诉我们,当神拯救他的子民时,他曾“乘在马上,坐在得胜的车上。”(哈三8)现在也是如此,凡神坐上去的,都必变成“得胜的车”。诗人并且说他也“用云彩为车辇,藉着风的翅膀而行。”(诗一○四3)所以那遮盖我们的黑云和暴风雨,虽然好像把公义的日头掩闭了,其实就是神的车,为要叫我们与他一同坐着经过一切的幽暗往前迈进而“无不得胜”(诗四五4)。亲爱的读者,你曾把你生活上的云当车使用吗?你是在一切黑云上面与神同驾得胜的车吗?

  我认识一个妇人,她有一个做事很慢的佣用人。这佣人在其它各方面倒很好,可以算为一个难得的家庭女佣。她常常因做事迟慢使主妇发脾气,因为主妇是个性急的人,总是嫌她太慢。为了这个缘故,这主妇常常一天发了几十次脾气,但每次她都会觉得很懊悔,并且立志自抑,可是徒然无效。后来她因此甚觉忧闷。有一天她想起她求神使她能忍耐已经求了很久,这迟慢的佣人也许就是神派来载她达到忍耐的车。她立刻这样接受,从那时起她就把女佣的迟慢当作神给她坐的车;结果忍耐得胜了,以后便再也没有任何人的迟慢会叫她烦恼。

  又有一个妇人,一次去赴大会,因为到会的人很多,人家安排她和另外两个人同住一个房间。晚上她要睡觉,但那两个人却喜欢谈话。第一夜她觉得非常烦恼,等那两个人谈话停止之后,她还好久不能入睡,辗转反侧心里不平。但第二天她听了“神的车”的教训,那一夜她就接受这两位谈话的朋友作送她进入甜蜜和忍耐的车,平心静气地不受骚扰。直到时间很晚的时候,她晓得她们也该睡觉了,便细声对她们说:“喂,朋友们,我卧着是在乘车呢!”这句话一出立刻见效,寂然无声!她的“车”使她获得胜利,不但内在的,末了也是外面的。

  如果我们所坐的是神的车而不是我们自己的,我们便常常会发现这样的情形。

埃及的战车

  我们所常有的试探就是想要倚靠“埃及的战车”(王下十八24),换而言之,即世上的力量。这是我们所看得见、摸得着、有形有体,也好像很坚实的;神的车却是我们所看不见、摸不着,并且很难叫人相信真实有的。

  我们企图自己“率领许多战车”(赛卅七24)以达到灵性的高峰。我们有时靠此,有时靠彼,以促进我们的灵性,求得属灵的胜利。我们“下埃及求帮斤”(赛卅一1)。所以神时常不得不先破坏我们自己属世的车,然后他才能使我们肯坐进他的车里去。

  我们若太过依靠我们所爱的一位朋友来帮助我们的灵性长进,主就不得不要使我们与他分离。我们若觉得我们的灵性旺盛有赖于一位合我们心意的传道人来继续牧养,主就要神秘地把他差到别处去。我们若倚靠祷告会或查经班作我们属灵力量的主要来源,我们就会受拦阻而不能去参加。惟有“神的车”才能使我们达到我们想要靠赖各样工具而达到的地步;而这些“神的车”,就是在我们所悲悼的各样损失之中。神必须用他的爱火烧毁我们自己所有的车,然后才能叫我们毫无牵挂地坐进他的车里去。

  我们必须被领到一个地步,能够明白了其它一切的避难所都要叫我们失望,我们然后才能说“惟独他”。我们常说的是“他和--其它什么”,如“他和我的经验”,“他和我的教会关系”,或是“他和我的事奉工作”;这“和”以后的一切必须从我们除尽,或是给我们证明无益了,我们才能说“惟独他”。要是看得见的车还很方便的话,人就不肯坐进那看不见的车里去了。

  因此,对于每一样能破坏我们世上的车而逼我们坐进神的车里去避难的遭遇,我们都当存着感恩的心。我们无论有什么事情发生,无论在任何环境之下,我们旁边总是随时都有神的车可以方便使用的。圣经告诉我们说,神“乘在天空……驾行穹苍”(申卅三26),所以我们若与神一同驾车,我们便不再想乘世上的车了。

  我们若坐上了神的车,我们的步骤就必稳妥,因为没有什么能阻挡他得胜的作为。因此,一切的损失都是要使我们达到这地步的利益。保罗洞悉这道理,所以他能以那使他得大赏赐的损失夸口。“只是我先前以为与我有益的,我现在因基督都当作有损的。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他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腓三7、8)

保罗的“刺”,约瑟的“魔车”

  虽是撒但的差役为要攻击保罗而加在他肉体上的那根“刺”(林后十二7),因他甘心接受,也变成了“神的车”,而载他达到他没有别的法子可以达到的得胜高峰。以患难“为可喜乐的”(又10)的秘诀,就是把它变成伟大的“得胜的车”。

  约瑟早已得着他将来成功和掌权的启示,但载他达到那地步的车,若凭肉眼看来,却好像是叫他失败得可怕的魔车一样。奴役和监禁的确是帮助人成功的不平常的车,然而约瑟却非藉这车不能达到他高贵的地位。载我们上灵性高峰的车,常常都是这一类的。

  所以要点就是要我们能够在凡临到我们的事上都能看出有“神的车”来,并学习怎样坐进这些车里去。我们应当认识每一样临到我们的事,都实在是神给我们坐的车,并且应当乐意接受当作从他而来的。事情也许不是由他命令或造成的;但我们一把事情交在他手中,就成为他的了,而他便会立刻使那件事情变成帮助我们的车。神使万事,无论顺逆,都互相效力叫凡信他的人得益处(罗八28)。他所要的,就是我们肯将万事完全交给他。当试炼临到你时,就当把它放在神的旨意中,并爬进那旨意里面去,像小孩子爬进母亲的怀抱中一样。小孩子在母亲怀抱的“车”中,可以得胜地坐着经过最艰难的地方,连那些地方是怎样艰难的他也不晓得。何况我们坐在“永远的膀臂”(申卅三27)的车中呢!

  坐上你的车里去吧!把你生活上每件不如意的事都当作神给你坐的车。不管错处是谁造成的,是别人也好,是魔鬼也好,事情临到你身上时,就是神给你的“车”,为要载你到天上得胜的所在。不要理一切别的原因,务要看见其中的主。你当祷告说:“主啊,求你开我的眼,使我能看见,但不是要看见那看得见的敌人,乃是要看见你所差来那看不见的拯救之车。”

  撒但当然企图把你的车变成可怕的魔车;牠要嘲弄你,说神不与你共患难,也不给你任何帮助。但你绝对不要理会他的意见,务要坚持你的信心而胜过它。无论事情的外表看来如何,你必须不住地宣告说:“神是我的避难所,是我的力量,是我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诗四六1、2)

诚心接受

  再者,你决不可以缺乏诚意。你必须一心进入你的车里去,不要留下一只脚在地上拖着。决不容有“倘若”、“但是”、“比方”,或是各样的“疑问”。你要完全接受神的旨意,要藏身在他爱的膀臂中,那膀臂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时候,永远都在你下面。你要再三地祷告说:“愿你的旨意成全,愿你的旨意成全。”排除一切旁的思想,单单顺服他的旨意,并信靠他的爱。一切试炼都有神的旨意在其中;我们只要行在他的旨意里,像坐在一部车里一样,我们就会觉得自己是与神一同“驾行穹苍”了;那光景必有梦想不到的滋味。

  与神一同“驾行穹苍”的人所看见各事物的景象,是在地上行走的人所永远看不见的。在魔车轮下压伤流血的可怜虫,只能看见尘土沙砾和转动的车轮而已,但坐在得胜车上的人,却能高瞻远瞩,俯瞰宽广的境界。

  有人想问:“车”要往那里找呢?诗人说:“神的车辇累万盈千”(诗六八17)。决没有人会缺少车的。一次我向人讲“神的车”这篇道理,聚会完时有个可爱的信徒对我说:“我是个穷人,我老是可怜自己不能像邻居那样有车坐。但当我听你讲道的时候,我省察自己的生活,发觉我四周摆满了许多车,使我相信以后再也用不着走路了!”

  亲爱的读者,我深深相信,今天神若开了我们大家的眼目,我们就必看见在我们起居的家里、我们工作的场所、我们往来的街道,到处都摆满了“神的车”。我们没有一个人用得着因无车而跑路的。与你住在一起的那个粗暴的人,他一直使你觉得生命是个重累,他一向都是压碎你心灵的魔车,但从此他就要变成载你达到忍耐高峰的荣耀的车了。误会、屈辱、无情、失望、损害、失败--一切都是等着要载你达到你所切盼达到的得胜高峰的车。

  那末,存着感恩的心坐进那车里去吧!在他爱的光照中,所有的事情是怎样发生的都不必管,你就能在他爱的怀抱里安然地胜过一切。

摘自:信徒快乐秘诀

承蒙福音证主协会惠予刊登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