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祷告的灵

芬尼

   “况且我们的软弱有圣灵帮助,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只是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鉴察人心的,晓得圣灵的意思。因为圣灵照着神的旨意替圣徒祈求。”(罗八26、27)

  前面曾谈及“有功效的祷告”,论到有功效及得胜的祷告,其最重要的因素即是信心。信心的祷告,主要是题到祷告中的信心,本想单独讲一章,但限于篇幅, 我将一些论点加以浓缩,却发现可能有些信徒会提出问题,而应予以较详尽的回答,特别是那些蒙胧、暧昧的问题更需如此。讲台信息的一个崇高目的,就是要以一 种独特的方式,对那些下工夫读经而在心中引起一些问题,并竭力想明白其中真谛的信徒,使他们明白其中的真理,以便在日常生活付诸实行。因此,为了解释罗马 书第八章廿六、廿七节这段经文,我要作下列的说明:

一、圣灵是指什么

  有人以为这节经文所说的灵,就是指我们的灵~亦即我们的心思。但只要稍加注意,就不难看出它绝非此意。“况且我们的软弱有圣灵帮助”,如果上段经文被 读成:“我们的软弱有我们自己的灵可以帮助”~又接下去:“只是我们的灵亲自替我们的灵祷告。”这样自相矛盾的假设真是令人莫名其妙。显然的,从经文写作 方式来看,这儿所讲的灵乃是指圣灵而言。“你们若顺从肉体活着必要死。若靠着圣灵治死身体的恶行必要活着。因为凡被神的灵引导的,都是神的儿子。你们所受 的不是奴仆的心,仍旧害怕。所受的乃是儿子的心,因此我们呼叫阿爸父。圣灵与我们的心同证我们是神的儿女。”(罗八13─16)而本段经文与上一段经文是 说到同一位圣灵。

二、圣灵做了些什么

  他替众圣徒代求。当“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时,他就“替我们祷告”,并扶持我们的软弱。他“照着神的旨意”或神所希望其子民祈求的,“替圣徒祈求”。

三、圣灵何以要这么做

  那是由于我们的无知,由于我们不知道应当为什么祷告。我们对于神的旨意~无论是经上已表明出来的,或我们应该从他的眷顾知道他未表明的旨意,都是无所 知的。人类不仅对圣经上所有的应许和预言浑然无知,对神的眷顾也视而不见。至于对他所未曾表明,而仅藉圣灵来引导的一些旨意,更是无知。我们在前面曾提过 明白神旨意的四个根源:即应许、预言、神的眷顾和圣灵,以作为我们凭信心祷告的确据。当其他三种方法都不能使我们知道该为什么祷告时,就唯圣灵是赖了。

四、圣灵如何为我们代求

  (1)圣灵并非取代我们原有的功能。他绝不是在我们什么事都不做时,替我们祷告;乃是藉着激发我们的功能来为我们祈求。他并非立刻将话语暗示我们,或 引导我们开口说什么;乃是光照我们的心思,让真理全然占有我们的心。他引领我们去深思教会的光景和周遭罪人的情形。至于他用何种方式将真理输入我们的心 中,贮存保守,直到能产生果效为止,我们则无从知晓。但当他引领我们去探寻一些事态的结果~包括自然的结果、推理上的结论,且产生深刻的感觉时~我们就能 知道他正为我们代求。当圣灵将真理呈现在一个人的心思时,只有一个办法可以逃脱这股强烈的感触,亦即将他的思维岔开,去思想别的事物。对罪人来说,当神的 圣灵将真理展现在他们眼前时,他们必然会感受到。而只要他们一直怙恶不悛,他们心中的罪恶感也始终尾随不掉。同样地当圣灵将真理输入一个基督徒心中,他必 有温暗明亮之感,就好像你将手放在火中,绝不可能什么知觉都没有的。如果神的圣灵特意引导某个人,让他的心思停驻在对灵魂救赎的极大关切上,而他却仍无动 于衷,这就足以证明他缺乏爱灵魂的心、无分于基督的灵,他对基督徒的经历更是一无所知了。

  (2)圣灵使基督徒感受到灵魂的价值,以及罪人目前 所处的罪恶及危险的光景。许多基督徒对这些现象所表现出的茫然无知与愚蠢,常让人大感错愕。甚至一些基督徒父母也眼睁睁直视他们的子女一步步走向地狱,却 一点没有感觉或采取拯救的行动。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他们是如此的瞎眼,看不见地狱之火,也不相信圣经,以致白白糟蹋了神向那些忠心的父母所作的宝贵应 许。他们使圣灵伤心地离去,而一旦圣灵离开了他们,那么一切为儿女的祷告终必归于徒然。

  (3)圣灵引领基督徒了解并支取圣经上的应许。令人奇怪的是,历世历代以来,几乎少有基督徒能在其现实生活中充分应用圣经上的应许。这并非因应许蒙胧 不清,而是一种奇特的态度以致轻忽了圣经的地位,使它不能成为现实生活中的亮光。当基督自己应用了那么多的预言时,他的门徒们常是大大地惊奇!他们似乎随 时都准备好要惊叹:“太奇妙了!怎么可能呢?我们从来不知道竟会有这样的事!”那些受圣灵激励和感动~能挺身而出,为使徒们如何将旧约圣经应用于初代教会 一事做见证~的人,有谁会不对圣经中所发掘出来的丰盛意义啧啧称奇呢?对许多基督徒而言也是如此。当他做深切的祷告时,就看见能够运用的经文多如繁星,而 这是超乎他所能想像的。

  我认得一个在基督里的人,他的灵性曾陷入极大的黑暗中。他已从祷告中退却了,而除非寻到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当他跪下来,试着要祷告,而眼前却一片 黑暗,使他无以为继。于是爬起来,站了一会儿;但仍不甘就此放弃,因为他已许下誓愿,要在太阳西下之前将自己献给神。他再次跪下,黑暗依然笼罩,而他的心 也刚硬如昔。他真是绝望透了,痛苦地自道:“我曾令圣灵担忧,忿然转身离去,以致如今没有应许为我存留。我已和神的同在隔离了。”尽管如此,他还是死抓住 最后一丝希望,奋力叩击祷告之门。才刚说完几句话之后,马上就有一处经节闪入他的思想里,彷佛他才刚读过似地那么新鲜:“你们寻求我,若专心寻求我,就必 寻见。”(耶廿九 )这个旧约应许虽然是对犹太人说的,他却看见可以应用在自己身上,正如当初应用在犹太人身上一样。刹那间,这节经文像主的大锤,敲碎了 他刚硬的心,使他能放声祷告。而当他站起来时,全身充满神同在的荣光大喜乐(注一)。注一

  在这段令人感动的描述中,芬尼撷取保罗书信中的一句“我认得一个在基督里的人”(林后十二2)为开头,述说他自己悔改的故事。当时,他在纽约州的亚当 斯市念法律。曾有人问他(当时他正参加一个长老教会的祷告会):“你难道不希望我们为你祷告吗?”他的回答十分有个性,也很火爆:“我看不出会有什么帮 助,因为你们一直在求,却始终没有得着什么。自从我来到这里之后,你们就在为教会复兴祈求了,然而至今还是一无所获。”尽管如此,当他个人后来继续研读圣 经时,却深深地自责,明白『救赎』绝非光靠自己的努力即能解决,只有在主耶稣基督里才能找到。他向我显现他是我的神、我的救赎主。当他走在街上时,里面似 乎有一个声音在问他:“你愿意现在就接受吗?就在今天。”他的回答也很爽快:“好,我今天就接受,否则真想死掉算了!”他并没有去学校,反而改道走进村外 的树林子,爬到两棵倒下来的树中间去祷告。他后来追忆说:“在那儿神赐我许多其他的应许(除了上述耶廿九 之外),特别是一些关于主耶稣基督的宝贵应许。 我紧紧地抓住这些应许。”他原本烦躁的心一时变得“出奇地平静与安详”;之后,在他走回亚当斯的途中,“我的心宁谧得彷佛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可听见似 的。”他一大早吃过早餐便踏进树林,现在却已是倦鸟归巢的黄昏了。可是对他来说,这段消逝的时光,却像是眨眼之间。

  当信徒为他们的子女祷告时,也常发生这种现象。有时他们虽然在祷告,心中却感到疑虑、渺茫,似乎没有感觉到信心的凭藉,也找不着有关对信徒子女们的特 别应许。但就在他们恳求之时,神会将一些应许的丰富意义晓谕他们,使他们的全人得到安息,好像在他大能的膀臂中一般。我听说,曾有一位寡妇为自己的儿女拼 命地祈求,直到这节经文强有力地贯穿她的心:“你撇下的孤儿,我必保全他们的命。你的寡妇可以倚靠我。”(耶四九 )她看见其中的广大意义,立刻就用双手 紧紧地抓住,好似应许是在她手中一般。她的祷告终于得胜了,儿女也都得救了。我们的救主为什么要赐下圣灵?乃是要引导他的百姓,指导他们,唤起他们的记 忆,也使罪人能悔改信主。

  (4)圣灵引导基督徒,在圣经没有特别指明应许时,对一些事情仍应持定盼望,并摆上祷告。拿一个有关个人的例子来说,神愿意拯救人是一个一般性的真 理,因此他乐意回应人的祈祷也是放诸四海皆然的。但对个人来说,我怎么知道神的旨意呢?我是否可按神的旨意为某人之得救、蒙恩而祷告呢?当神准备要祝福一 个人之时,圣灵就引领神的子民的心,为那人祷告。当我们不知道为什么祈求的时候,圣灵就引导我们的心思,专注于某些目标,考虑其情况,认清其价值,在内心 产生感应并为它祷告,甘愿忍受“生产之苦”,直到那人得救为止。据我所知,这一类的经历在都市里远不如在某些乡村中那么频繁,因为繁华之地实在有太多令人 分心也令圣灵担忧的事物。

  我曾有好些机会知道某些地区的情形。我认识一个人,他经常拿着一份他特别关心之人的名单,而我又恰巧知道他所关心的这一大群人不久都得救了(注二)。 我亲眼见过他伤心地为名单上的人代求,也知道他有时也会要求别人帮助他为某人祷告。他的心曾特别惦记一个刚硬、自甘堕落的人,而其劣迹已至无以复加之境。 在本州北部的一个市镇里有过一次大复兴,而当时却也有一个最凶恶、粗暴的反对者。这人经营了一家酒馆,而只要他听见附近听力范围内有基督徒,他总喜欢大声 诅咒骂他们,要叫他们不好受。他坏到一个地步,可以令一个人急着想把房子脱售或放弃给别人,以便早日搬离这个市镇,因为再也无法忍受与这样一个整天以谩骂 为乐的人为邻了。我刚才所说的那位良善的人正好路过该镇,听到此事,就为这人感到忧伤难过,并将他列入代祷的名单中。此后不论在睡梦中,或是清醒时,这个 灵魂的得救成了他的负担。他整日记念这个不信者,并为他祷告。终于有一天,就我们所知,这个酒馆老板来到聚会中,当场起来认他的罪,痛哭流涕。他的酒吧立 刻就变成了他们祷告的地方。从这个案例中,我们可看见,圣灵引导基督徒替原本不知如何代求的人、事、物祷告,而除非他们愿意接受这样的带领,他们才能“照 着神的旨意”去祈求。注二

  这位杰出、可敬的人物就是纳许牧师,一般人都称他为纳许“父老”。他在经历了一场“激烈的属灵大翻修”之后,从冷淡、退却的光景幡然转变,致力于拯救 灵魂的事工~尤其是在芬尼的布道会中~满有祷告的能力。他每天(事实上一天好几次)都为他名单上的罪人祷告。这个酒馆老板得救的故事发生在伊凡斯磨坊。芬 尼形容他的认罪是“我所听过最令人心碎的一件。认罪的范围涵盖他对神、所有基督徒、教会复兴以及任何与人有益之事的咒骂。”另一个截然对比的例子,乃是提 到一个顽强的无神论者。当他极力作梗时,却患了脑中风。医生诊断的结果是,他在世的时日已不多,有什么遗言得赶快说。于是,他汇聚最后一口气,在弥留之际 结结巴巴地吐出最后一句话:“不要让芬尼为我的遗体祷告!”

  有人说接受圣灵这种影响力会唤起新启示,造成大错。许多信徒只要一听到所谓的新启示,常会深觉恐惧,不断询问这到底是什么意义,或圣经上有没有这样的 教导。然而,事情的真象是:圣灵在引导人祷告。如果神感动基督徒为某人祷告,我们就可从圣经上得到结论,即神计划要拯救那个人。一旦我们发现自己的心思也 和圣经相符合时,那么就是我们受圣灵引导,要为某人祷告,我们就有了真实确据,相信神已预备好要祝福那个人。

  (5)圣灵赐与信徒对神眷顾之运行及演变有属灵的分辨。奉献及多祷告的基督徒常会有清晰、长远的眼光,但也因此绊倒不少人。他们有时候还会说预言。对 于说预言的事,人们常会被误导,因为有时他们只是凭自己的领悟,却自以为受了圣灵的引导。但是无疑地,基督徒可以针对时势迹象做清楚的分辨,并藉神的眷顾 去明白所当盼望的是什么,然后再凭信心为此盼望祷告。因此,他们经常会在其他人仍察觉不出一丝端倪之前,即受引导以期盼复兴的到来,并凭信心为此祈求。

  纽泽西州有位姊妹,在经历过当地的一次复兴之后,就很肯定还有另外一次复兴要来临,于是要求开一次“特会”。但由于传道人与长老们都看不出有任何令人 鼓舞的迹象,所以什么也不愿做。她看见他们的心眼都瞎了,就只好独自勇往直前,找了一位木匠订做一些椅子,因为她说要在自己家中举行聚会,届时必有复兴降 临。在神的圣灵大力运行之前,她根本难得将家门打开供作聚会之用。而一时之间,这些昏睡的会友惊觉四周充满了悔改的罪人,以致他们只能说:“耶和华真在这 里?我竟不知道。”(创廿八 )这样的人和这位祷告的姊妹一样,他们之所以能明白神旨意的徵候,并非因有超人的智慧,乃因他们被圣灵引领,使他们看清了时 势的徵兆。而这并非藉着启示,乃是他们受指引将全力专注于神应许的一个点上,此种专注使他们对必要发生的结果产生了信心的盼望。

五、圣灵影响的程度

  我们能否预期圣灵对信徒心思的影响会达到什么样的程度呢?经上说:“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只是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据我所了 解,这节经文乃指圣灵所激起的渴想,大到难以言喻的地步,只能用叹息来表达~他使信徒的心中充满盼望,以致无法形诸词语,只得向神发出叹息之声,因为唯独 他明白我们心中的言语。

六、圣灵影响力的辨识

如何知道那些是神的圣灵对我们心灵所造成的影响:

  (1)不是靠一些我们身外的影响力或媒介来感知。人不可能期望以肉体的心思去接触神,如果这成为可能的话,我们知道一切都会归于无意义。大家都知道我 们可自由地操练自己的心思,而我们的思想也能对凡激动我们情绪的事起反应。但我们却别妄想能创造出一个神迹,彷佛能亲身感受到手的触摸,或类似耳边的细 语,或神以神迹方式向我们显现他的旨意。

  信徒个人经常会令圣灵担忧而离去,因为他们既不接待他进驻心中,也不珍惜他的感动。罪人们常因无知而拒绝圣灵,他们认为如果要他们伏在圣灵之下悔改, 必须要有某些神奇的感觉~诸如一个强烈的震撼,他们才不致弄错。而许多基督徒对圣灵的认识也是同样的肤浅。他们常是忽视圣灵的感动,也很少在祷告中寻求他 的帮助,他们根本不知道有这种感动,以致无法顺服及珍惜这些感动。在这种情形下,我们是全然无知的,只晓得自己的心思里在盘算些什么。既然没有什么可以感 觉的,我们就只是觉得自己的思潮~对某个特定目标~紧张地起伏。

  基督徒常因害怕不能拥有神的圣灵,而受一些不必要的误导,或为此沮丧不已。他们感到紧张,但却不知道何以至此。你原本对罪人的情形压根就不关心。你知 道他们灵魂得赎十分重要,但即使在你闲暇之余,你的心思却全然黑暗,满不在乎。而现在,虽然你被其他俗事缠住,忙得不可开交,而心里却惦着他们、为他们祷 告,焦急不已。此刻你脑中唯一想到的是:“神啊!求你怜悯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他们在你心思中的地位一时显得特别突出呢?你也许会问,到底是什 么引领你的心思对罪人产生仁慈的情愫,并为他们痛苦祷告呢?除了神的圣灵之外,还会有什么其他的因素呢?魔鬼绝不会这样引导你的。如果你的情感真正仁慈无 伪,那么就可以知道这是圣灵按神的旨意引导你所作的祷告了。

  (2)圣经有话说要“试验诸灵”。信徒有时会被奇怪的幻想和疯狂的冲动诱离正道。如果你忠实地将之与圣经作比较,就不致被误导了。只要将灵的期望,与 经上所描述的信仰之性质作一对照,就能确定你的感觉是否出自圣灵的影响力了。圣经命令我们“总要试验那些灵”。“亲爱的弟兄阿,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 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神的不是。”(约壹四1)

七、如何得着圣灵的感动

  (1)必须藉着热切寻求及信心的祷告,才能寻着。基督说:“你们虽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东西给儿女,何况天父,岂不更将圣灵给求他的人么?”(路十一  )可能会有人说,我已经祈求了,但他总是不来。那是因为你的祷告不正确。“你们求也得不着,是因为你们妄求,要浪费在你们的宴乐中。”(雅四3)(注 三)你的祷告并非出自正确的动机。有一个信徒兼教会小组负责人,要就其情形询问传道人,何以他花了好几星期祈求圣灵降临,却始终未见果效?这位传道人反问 他:“你做此祷告的动机是什么呢?”他回答道:“我要快乐一些。”他知道拥有圣灵的人都比较喜乐,所以希望和他们一样也享有这种喜乐。哇,魔鬼自己也可能 做这样的祷告呢!这只是出于自私之心嘛!当传道人如此一针见血地指出时,这人起先是恼羞成怒,后来他看出自己真的不知道在求些什么,终于俯伏认罪,自承是 一个伪君子;而他的祷告是自私自利的,单单只为了满足个人快乐的欲望而已(注四)。大卫向神所祈求的,是赐他乐意的灵扶持他。他就把神的道指教有过犯的 人,罪人也必归向神(诗五一 )。一个基督徒应当祈求圣灵降临,好使他成为更有用的器皿,更多荣耀神,而非只是使自己更快乐些。这个人既看清了自己的错 谬,当下就悔改。也许读者中也有许多人犯了同样的差错。你应当省察,看看自己的祷告中,真的没有带着自私的色彩吗?注三

  天资异秉却又放荡不羁的诺斯,后来在一八五九年的大复兴中被神大大使用,曾有一次向敬虔的高顿公爵夫人说:“公爵夫人,如果一个人时时向神祈求,却从 未得着答应,他该怎么办呢?”公爵夫人很平静地用芬尼所引述过的这段经文回答他。公爵夫人日后这样追述道:“于是,他的脸色大变,深受感动,整晚一句话也 没说,却在离开之前向我致谢连连。”注四

  这是芬尼在应邀到纽约州的布朗维市布道时所遇见的事件。这儿所提及的人物是芬尼当时工作群中的一位伙伴,也是该教会传道人最亲密的朋友。虽然起初他对 芬尼毫不掩饰的态度颇感难堪,可是后来却说:“你所说的话使我因未真正得救而深自痛悔。不错,除了满足个人快乐的欲望以外,我从未有更高层次的动机。”然 而,经历了这件事之后,他已是一个真正改变的新人了。

  (2)采用各种办法激励你的心思,将注意力全然投注在这件事上。假设一个人祈求圣灵降临,心思却在别的事物上,如果他不想办法及时回头,只惦记着世俗 的杂务,那就是试探神了。他既从他的目标上摇动,如果还能得着他所祈求的,那真是一大奇迹。一个罪人要怎样才能痛悔呢?一定是觉悟到自己所犯的罪。这也是 一个基督徒能有深切感觉的方法~即对目标多加以思考。在你自己一点不努力的情况下,神是不会将这些东西倾降与你的。你必须珍惜任何一丝极轻微的感动。请翻 开圣经,找出那些揭橥这个世界光景与未来的经节。看看这个世界,看你的子女、你的邻居,看看他们沉迷罪中的情况,然后,恒忍的祷告,奋力祈求直到你得着圣 灵进驻你心的祝福为止。无疑的,这就是以撒华兹(编注:在此可能系指Issac Watts ,一六七四┃一七四八,即“英国圣诗之父”,共写了六千多首诗歌)在其诗中所表现的情境底蕴了:

  “诅咒死亡萦绕,惶惶不可终日。

  静卧床上待毙,罪人的心惊栗。”

  不妨如用望远镜把远处物景拉近一览全貌;看看地狱的景象,听听他们哀号;再朝上观察天堂的景象。在那里,你可看到众圣徒身着白袍,手中拿着竖琴,又可 听见他们在唱诗歌颂救赎的大爱。然后,你会自问:“我可能以祷告说服神,将罪人提升到那里去吗?”如果你不是一个愚顽人,也不是神眼前的陌生人,就当放胆 如此求。不久之后,祷告的灵就要大大地浇灌在你身上,直到全人被充满为止。

  (3)你必须儆醒祷告。你得时时守望,看看神是否将你所祈求的祝福加给你。信徒经常一直埋头于祷告,却没有看看到底所祈求的是否已获回应。同样地也要 注意,千万别令神的圣灵担忧。承认并弃绝你的罪行。除非你认罪并宣布与之脱离关系,神绝无法视你为他所隐藏者,引你进入他的奥秘中。不可光是认罪却不愿斩 草除根,两者务必都要彻底。当你犯下任何伤害时,就一定得补赎、赔偿。你绝不可能盼望先得着祷告之灵,然后再悔改,也绝无法以这种方式打胜仗。基督徒们若 是骄傲、不顺服、自以为正直,怎么样也无法强求神进驻他们的内心。

  (4)以完全顺服所制定的律法为目标。换句话说,就是不再跟随罪的脚踪,以超脱世俗为目标;“所以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太五 )如 果你还继续犯罪,就必日日忧伤。那些不以顺服律法为目标的人,便是活在罪中。这样的人不要希望得着神的祝福,因为他根本从未真心盼望要遵行他的诫命。

一些提醒

  (1)为何你赞同圣灵在罪人的得救上有莫大的能力,而提及他在祷告上的影响力时,你却没什么好强调的呢?许多人极度地担心圣灵的影响力会被人遗忘了。 人们大力强调圣灵在使罪人悔罪上的影响力,然而对于他在祷告上的影响力,却鲜少提及,也罕有文字方面的报导!很少人为着基督徒不能在圣灵带领下行神的旨意 感到难过。愿我们时刻谨记:若非受圣灵的引导,基督徒绝无法做正确的祷告。基督徒诚然有祷告的本能,只要神的旨意一显明,他便能祈求;但除非神的圣灵引 导,他根本不知道神的旨意。就像罪人诚然能悔改,但除非受圣灵的引导,他永远不会晓得要悔改。

  (2)这个主题揭露了基本原因是许多人难以接受“信心的祷告”的缘故。他们反对所谓“信心的祷告”就是“相信我们将得着所祈求的事物”,并坚称这种信念是没有根基及凭据的。

  在一个讨论此主题的聚会中,有一位作家提出他的困难,这样的疑惑十分具代表性。他说:“若非已有了信心的祷告,我就不能确信所求之事必蒙应允;因为, 信心的祷告是祷告蒙垂听之条件。我若不具此条件,便不能声称所求将蒙应允。而这个条件的定义是:『我相信我必得到我所祈求的祝福』。看来,这样的应许是建 立在一个『不可能』的条件上,因此,是无效的,是空的。这等于说,如果你先相信你将得着你所求的,再去求时,便一定得着;但相信之先,我却毫无确据。结论 是,我在毫无确据的情况下,要相信所求必得着,有如此的信心方能得着所求~这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

  这整个反对势力的高涨,已至嚣然尘上的地步,以致圣灵的影响力(他如何尽力引导人做信心的操练)完全被忽略了。马可福音第十一章廿二至廿四节及其他信 心祷告的相关应许,竟也都视为神迹。但假若这说法正确,我就要问:“当这些使徒祈求神迹时,他们所藉以相信的是什么呢?他们相信自己所祈求的这些宝贵神迹 会实现吗?”事实证明他们确是如此。基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无论何人对这座山说,你挪开此地,投在海里。他若心里不疑惑,只信他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他 成了。所以我告诉你们,凡你们祷告祈求的,无论是甚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这是明显的!他们必须心里不疑惑,相信他们所求的祝福必临到。当我们 祈求神迹显现时,就有反对的声浪涌至,抗拒这样的信心。如果祷告祷祈求一般的祝福都认为不可能,那么祈求一个神迹,更不用说了。于是我就会问:“在一位使 徒履行上述的条件~他会相信他能行神迹吗?也就是因为条件是“他应当相信他会得着他所求的。”到底是这个应许本身无效,或只是一个骗局呢?或是在履行了先 决条件之后才能成为可能呢?

  如今,正如我所说的,问题就出在圣灵的影响力已完全被忽略的事实上,而这信心原出于神的运行,却遭人漠视遗忘了。如果这个反对“为任何事祈求”的论调 能奏效,那么对凭信心祈求一件神迹也同样地有效。而事实是,对于凡相信任何特殊神迹必成就的人来说,神的圣灵都乐意赐下确据;他也能引导他们坚定地倚靠 神,坚信所求的祝福必能得着。所以今日,他在我们所祈求的需要上,也仍然赐下相同的保证。

  不论是为灵魂得救或行使神迹而祈求,祷告都是同有功效的。信心在这二件事上都是一样的,只不过目标不同,境界不同而已。也非信心的操练在这个案例上就 比那个案例更不需要应许;而一个一般性的应许在灵魂得救与行使神迹上可能都有其通用性。即没有人能在缺少神的圣灵影响下,还有本事可凭信心祈求。如果圣灵 能激发使徒起而操练信心、行使神迹;同样地,圣灵也能在一般性的应许上激起基督徒运用信心,以得着其他的祝福。

  若有人问:“我们何时才有责任相信我们必会得着所祈求的祝福?”我的回答是:

  a. 当圣经上有一特殊应许,特别详述、适用于某一特殊的祝福时:例如,我们可以祈求圣灵降临。这项祝福既已名列在应许之中,因此我们就有了确据,而且不论是否 有神圣的影响力都有责任相信。就像无论圣灵有没有与罪人相争,罪人都有责任悔改一样,这个责任并非落在圣灵感动的肩膀上,而是在于他们所拥有的道德动力, 和他们尽自己责任的能力。这点若是对的,尽管无人愿意在缺少圣灵的影响下悔改,他们仍然有此能力、且有义务必须如此行。对于基督徒也是这样,他有责任相信 自己已拥有确据。当他有了明确的应许,尽管他从不相信,在没有圣灵和神圣大能的影响下,他也都应以自己的能力完成所当尽的本分。

  b. 只要神以他的眷顾,显明任何一个启示,我们就当有与其启示的清晰度成正比的信心。

  c. 所以只要出乎预言,我们就得如此相信。而在这两种情况下,若没有神的圣灵,事实上我们根本无法相信。

  当没有应许、迹象或预言时,我们就得依靠我们的信心了。就如本章里所说,除非圣灵给我们印证,激起盼望,引导我们为特定的目标祷告,我们就没有责任去 相信。对于那些一般性的应许,老实说,我们感到十分为难,不晓得如何将它们应用在特殊的事件上。在许多情形下,我们常将它视作一个特权、特殊恩典,而非一 项义务。但是,当神的圣灵引导我们将它应用在特殊的目标上时,这就成为我们的义务了。此时,神必亲自将他的应许告诉我们,说明他的设计及如何应用。而我们 的责任就在于竭尽全力相信,并将它应用在特殊的目标上。

  (3)有人认为,保罗在信心中祷告为除掉肉体上的那根刺,结果却未蒙答应。但他们并不能证明保罗是在信心中祷告。就如我在上一章所说的,这完全是另一 面的假设。从圣经上看见,他既无应许、预言、迹象,也无神的圣灵引导他去相信。而整个反对论调的立足点在于:这位使徒应该是在信心中祷告,虽然他没有圣灵 的引导。这真是扼杀圣灵对祷告的影响力。当然了,如果假设他是在信心中祷告,也就等于假设:他没有圣灵的带领,却在信心中祷告;或是他在圣灵带领下祷告, 但却没有照着神的旨意,这种假设能成立吗?

  我一直在这主题上多作盘桓,乃是希望解说得清楚些,使诸位可以谨慎,不致令圣灵担忧。我希望人人对圣灵都有真知卓见,看清若缺少他的感动,就无法成就 任何有益的事,祷告与讲道也将没有功效。即使耶稣基督此时此刻亲临此地,向罪人传福音,若缺少圣灵,就没有一人会得救。是故,应当小心,当他邀请你起来祷 告时,千万不要因轻看或忽视了他的属灵的感动,而令他忧伤离去。

  (4)当你为一个目标祈求时,务要锲而不舍,直到得着为止。哦,当圣灵在基督徒心中燃起盼望之火时,他们在祷告中为罪人祈求是何等热烈啊!这股毅力即使连守财奴追逐黄金之热劲也难望其项背。

  (5)在未经适当考量之前,即一味地害怕被感动、引导,这种心态常造成巨大的伤害。诚然,人心极易受狂热、妄想所驱策,但如果我们因惧怕被误导而一直 抵制圣灵的良善感动,那么就大错特错了。如果他们不愿不怕麻烦地去分辨,而只是一味排拒、抵挡所有激动和肉眼所不能见的引导,那就难怪基督徒会缺少祷告之 灵了。关于狂热主义这主题,我们讲得实在太多、太浮滥,也太大意了,以致使许多人因此排拒神圣灵的引导。“因为凡被神的灵引导的,都是神的儿子。”(罗八  )而我们的责任就是“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乎神的不是”(约壹四1)。我们应当坚持作缜密周全的研讨和正确的辨析,而这亦需要由圣灵来引导。检验结果只要一 确定是出乎神的,我们即得全心跟随~矢志服膺,并全然信靠他的引导决不会出错。

  (6)我们曾看过有人制定整套的祷告格式,照本宣科,这种行径,无异于在排拒圣灵的引导。再没有什么比应用格式强调的祷告更能摧毁祷告之灵,使它完全 陷入黑暗和扰乱人心思了。祷告的格式非但其本身荒谬可笑,更是魔鬼用来摧毁圣灵和破坏祷告大能的技俩。所以根本毋需高倡这种格式的好处。祷告并不在乎言 语。如果你的心未受圣灵引导,神还会在乎你言辞的堂皇吗?倘若期望之火未被圣灵点燃,思想未受圣灵指示,情感未如活水奔涌,就不算是祷告。总而言之,为祷 告制定格式,等于就是要让一个人扬弃他所应有的祷告。

  (7)这主题提出一个身分、资格的测试。“圣灵替……祈求”~替谁呢?圣徒。凡是圣徒都有过这样的操练。如果你是圣徒,必会从经验中懂得这操练是怎么 一回事;倘若你未曾有过,那一定是因为你曾令神的圣灵担忧,致使他无从引领你。你的生活方式使这位圣洁的保惠师无法与你同住,也无法赐你祷告之灵。如果是 这样,你就需要悔改,此乃当务之急。不要停下来,不论你是否是一个基督徒,要马上悔改,如同未曾悔改的人一样。你要先悔改,不要自以为是一个基督徒,而应 像一个卑微的罪人,来到主面前倾心吐意。否则,你绝无其他方法可以得着祷告之灵。

  (8)明白这个主题是十分重要的:

  a. 使你可以成为有用的器皿。假如没有圣灵,神与你之间就不能产生同感共鸣,你也无法与神同行、及与神同工。你的心需要与神有相同强烈的共鸣,否则就别想成为有用的器皿。

  b. 使你可以成圣。假如没有圣灵,你断无法成圣,也无从明白圣经,当然更不知道要将它应用在日常生活中了。我要你看重神时时与你同在的重要性。若你按正确的方式过生活,主说他要亲自降临,与你同住,他与你、你与他要一同坐席(参启三 )。

  (9)倘若信徒根本不认识祷告之灵,就会有不相信祷告会有结果的必然倾向。他们看不到发生了什么事,看不到其中的关联性,更看不到确据,因此压根别妄 想有属灵的祝福。当罪人悔改时,信徒常以“这只是一时受讲坛信息所震惊”为理由。而一旦这些人得救了,他们仍然是毫无信心,说:“我们就拭目等待看他们如 何演变了。”

  (10)那些拥有祷告之灵的人知道祝福何时来临。当耶稣基督降生时,就是这样的。那些东方的博士并不认识他。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未曾为以色列的蒙救赎 祷告过,而西面和亚拿却认识他。怎么会这样呢?请注意看他们说了些什么,他们如何祷告、如何生活。他们一直在信心中祷告,因此当主来时,他们并不觉得惊讶 (路二25~38)。我所说的基督徒也应当如此。倘若罪人一朝悔改或得救了,他们总不至于讶异,因为他们心里始终盼望、惦念着这些事。他们知道神何时□ 临,因为他们一直在翘首企盼他的莅临。

  (11)在这主题上,教会中有三种人极易犯错,或根本弃真理于不顾:

  a. 那些过分倚靠祷告,漠视其他方法的信徒。他们对任何创新、特殊的方法都大惊小怪,对于你的“激起一个大复兴”更是横加批评,不留情面。

  b. 强烈反对别人应用一些方法和祷告,却从未想到祷告之灵的影响力。他们谈论祈求圣灵降临的祷告,也感觉到圣灵对罪人得救的重要性,却不认为圣灵在祷告上会有何作用。他们的祷告只是美丽冰冷的字句,既不能感动人,也不能抓住神的心。

  c. 某些对神的王权抱持奇怪观念的人。他们既不祷告祈求,也不采用任何方法,只是坐着枯等神来拯救世人。

  在教会当中,必然会有人对“祷告之灵”怀着迫切深刻的需要。事实上,一般说来,那些勤于运用一些方法,在拯救灵魂上不遗余力,并有最正确的观念,知道 如何付诸实践的人,往往也是最会祈求圣灵充满和为祝福而与神摔跤最多的人。那么,其结果如何呢?不论这些人有没有祈求,圣灵有没有为他们的祷告同作见证、 主有没有赐下大能回应他们的劳苦……,还是都让事实来说明吧!

  (12)没有任何事物能像祷告之灵迅速瞬间招来大奋兴与反对声浪。若有人因对罪人的光景而感到负担沉重,在祷告中频频叹息、呻吟,那么一定会引起某些 人的紧张不安,于是叱责和敌挡之矢纷至沓来!我打从心底憎恶无病呻吟和藉叹息刻意制造某种气氛、情绪的人。然而却深觉有必要为此立场作护卫,免得为讨好众 人,就要求人不可叹息,以致抵挡圣灵的工作。我曾出席一次类似的讨论会。他们的说法是“叹息是丢人现眼的行为,应当不予承认。”有人问:“难道神非藉着叹 息,否则不能使人表达出灵里的感觉吗?”答案是:“那倒未必,只不过他绝不用罢了。”如此说来,当保罗在书信里提及“说不出来的叹息”时,是不是大大受骗 了呢?爱德华兹为复兴著书也是受骗了吗?一切复兴景象也落入黑暗之中吗?我敢说,当回顾教会历史时,绝没有人会采纳这想法的。我也不喜欢将祷告之灵摒于门 外,或封闭,或贬抑,或加以限制。当听见有人喊道:“不要让我再听到任何叹息的声音!”那我宁可立刻砍掉右手,也绝不斥责这祷告之灵。

  我真不知道如何结束此项讨论。我甚愿用一个月的时间来讨论这个题目,直到全教会都能明白如何在信心中祷告。

  亲爱的读者啊,我要问你:你可全然相信信心的祷告?还是在怀疑我所说的?或许你们当中有些人也曾对这些事投过一瞥。现在,你可愿全人投入祷告中,靠祷 告之灵生活,并时刻拥有圣灵呢?哦,愿所有的教会都能成为祷告的教会!我认识一位传道人,他的教会已连续维持十四个寒暑的复兴了。起初,我无法评估这个复 兴的原因,直到在一次祷告会中,看到一位弟兄站起来认罪。“弟兄们,”他说:“长久以来,我一直有个习惯,就是每礼拜六晚上都祷告到凌晨,祈求圣灵能降临 在我们中间。但最近……”他竟哭了起来:“我承认我已中断两、三个星期了。”这道出了其中的秘诀。这个传道人拥有一个祷告的教会。弟兄姊妹们,就我目前的 健康情况,已不容我再像往日那样摆上那么多祷告,也不能一直持续讲道。它已超过我的能力。然而,要我放弃祷告、不再讲道吗?那是绝不可能的。相形之下,你 们这些身强体壮的人,怎能吝于投入事奉,不愿接受这个负担,使自己浸透在祷告中,直到神将他的祝福倾倒给我们呢?

摘自:复兴讲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