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造就故事五则

一、与慕勒一点钟的谈话

  查理巴逊牧师,曾于慕勒晚年的时候,往见慕勒与他作一点钟的谈话,蒙他的训益不浅,遂述他们谈话的经过《以下是查理牧师自述》。

  一年夏天我去见慕勒。遂到毕力士都山上,慕勒所盖的孤儿院。院的建筑,极为宏伟可观,建筑费可达六十余万元(美金)。孤儿二千余人。院屋共五座,第三 座即慕勒的住屋。我遂到他的门前,摇门铃。不久一孤儿出,问我来意,就领我们到谈话室里。那时慕勒已经九十一岁了。我一见慕勒就生起恭敬的心,正如利未记 第十九章卅二节所说:“在白发人面前,你要站起来,也要尊敬老人。”

  慕勒看见我,就和我握手,表示欢迎。我们对于神所尊重的仆人,每欲见他的面,但是见他的面,还不如和他接触,一瞻他的 风采,彼此神投意通那样好。我和慕勒那回的见面谈话,真是有这样的光景。他开诚教训我、勉励我,并与我祷告,把他所得的恩典分给我。那样的谈话,真令我不 能忘却。

  在那一点钟中,我就知道慕勒所得属灵能力的秘诀。他说:“神是何等诚实的,他未尝忘记了他一切的应许。他没有一次亏负 我。七十年来,关于此处工作的需用,他都完完全全的供给了。收养的孤儿,至今已达九千五百多人。他们也未曾饿过一次。并且他们所吃的,都非下等的饭菜。有 时我们一文俱无,似乎不能过日,但到我们急需之时,天父的供给就到了。

  神加我力量,使我单单的倚靠他。我靠祈祷所得的款,至今共有一千四百万镑。每年我们费用,至少五万镑,均由祈祷而来,未尝向人提捐。神自己能感动他儿女的心,使他们帮助我们。当我们祈祷的时候,神就作工,神真是可靠的,感谢赞美他。”

  我就问说:“慕勒,我曾读过你的历史,觉得你之信心,常经许多试炼。现在还是那样么?”他说:“是的。而且我的难处。 现在比从前还多。除了我们经济的困难,还有许多的难题,就如聘请合用的工人,帮助我们的工夫,安排合宜的地方,安顿续来的孤儿等等。因孤儿陆续而来,有一 次多至数百人。我们的经济,并非常常充足。我们的难处,当不难见到。

  但是我们当困难的时候,总是专心祷告,信靠我们的主。前一礼拜我们的款将竭,我就请我同工的朋友,恳切祷告。过不多时,就有人送一百镑来,不久又接到二百镑,后又接到一千五百镑。我们的主,真是可靠的,因他说:“我总不离开你,也不丢弃你。”(来十三5)

  我们可以大胆仰望他,为我们成就大事。他的能力,是无可限量的。愿一切的赞美归于他荣耀的名。他为我们成就了大事,我们要赞美他。他为我们成就了小事,我们也要赞美他。主给我一万二千镑,我赞美他。主给我六个辨士,我也赞美他。”

  我又问说:“慕勒,你曾储下款项来么?”他就答说:“这是太愚拙的法子。若我储下款项来,当我缺乏的时候,我怎能求告 主呢?主将对我说:『慕勒,你把你所储蓄的拿出来。』我从来没有作储蓄的思想。我们的款乃储蓄在天上。永生的神,是我们的一切。我信他能给我二十个辨士, 我也信他能给我数千镑。我们信靠他,总不至于徒然『投靠他的人有福了。』(诗卅四8)

  我又问说:“由此看来,慕勒所有的款,都是用在主的工作上,未尝留下为自己的用处么?”慕勒一闻此言,就轻轻的把他的 外衣解松,方方正正的坐着,面貌上呈出一种安静默想的样子。两个眼精,直视我的面上。那时他那样尊重可敬的面貌,和那明亮不昏的眼睛,直感动了我的心,不 止读了一篇美好的讲道稿。

  不久,他就慢慢的,由他身上取出一个钱包来,交在我的手里,说:“凡我所有的,都在这里。就是一文钱,我也不敢留为自 己的用处。无论何时,我接来一项的款,我就献给神。有一次,我接到一千镑,我也不以为自己的。此款乃属于我所事奉的神的。我不敢为自己留下甚么,恐怕羞辱 了满有恩慈并为万有所属的主。”我就把那钱包还他,他就告诉我,钱包中所存的钱若干。

  慕勒虽然年纪高了,仍然热心为主作工。他说他传道所经过的地方,有四十二国。旅行中一切的需用,都是由主供给。来听道 的男女,多从各国而来,每次千余。他的题目,多注重简明福音的要道;并勉励信徒全心信靠真活的神。传道之前,他就迫切祈祷,求主赐他信息。有时他到了讲台 上,主的信息才到。有时他费了一礼拜的工夫,等候主的面前,要得他的信息。

  我又问说:“慕勒,由此看来,你每天跪着祷告的时候多么?”他答说:“我每天总要用些时候,跪着祷告。但我无时不在祷 告的灵里。或走路、或躺下、或起来,我都是祷告。主常常听我的祈祷。我的祷告,蒙了允准,不晓得有几千万次。每遇一事,既确实知道了主的旨意如何,就恳切 祈求,直到这事成就。从没有祈祷了许久,又停止了的。”他说到这里,他的声音甚为雄壮,面上显出喜乐。

  慕勒又说:“多少的灵魂,因我的祷告蒙了拯救。在天上我能遇着千万。祷告的秘诀,就是不要灰心,总要常常祈求,直到蒙 主应许。我曾天天为我朋友的两个儿子祈祷,至今已五十二年,他们还未得救。但我信他们将来必得救。我靠着神永不更改的应许,我的祷告必成就,现时神的儿 女,最大的错处,就是不能忍耐着一直的祈求。

  我们的主,真是仁慈满有恩典的。他虽然住在天上,也肯与我们卑微的人交通。我不过是个污秽可怜的罪人,不配蒙主的恩 典,但他听我的祷告,不下几万次。他赏赐给我的,真是过于我所想所求的。主且用我作他的器皿,引导人走真理的路。我不洁的嘴,也曾传述主的荣耀的福音,使 更多人蒙了救恩。”

  我又问说:“慕勒初办孤儿院的时候,曾想到此院有如今日这样的发达否?”慕勒遂略略为我述孤儿院的缘起。并说:“我只 信神是与我同在的,他必引导他的子民,走从来所未走的路程。神的同在,是我的倚靠。我惟专心仰望他。我自己不过一失丧的罪人,我所配有的,就是地狱。惟主 恩浩大,拯救了我。我得救以后,虽然我的旧生命还在,但我已脱离了罪的生活。恨恶罪恶,和喜爱圣洁的心,均天天在我里面增长。”

  我又问说:“慕勒事奉多年,曾遇及使人疲倦灰心的事否?”他说:“我曾遇及许多这样的事。但我信靠神我的心安息在他的 应许中。他所说『疲乏的他赐能力,软弱的他加力量』(赛四十29)的话真是可信的。在六十二年前,我在一处讲道,自觉讲的不好,不能造就人。惟数年后,我 闻有十九人因那次所讲的蒙了恩典。”

  我又说:“慕勒,我也多次灰心,今惟望主施恩,赐我力量。慕勒有何劝勉就望赐教。”慕勒说:“亲爱的兄弟,主必用你、祝福你,只要你仍旧向前。第一要 专心倚靠他。凡事倚靠他的将你自己和你的工作交托在他的手里。你若有何新的作为,就要问此事合于主旨否?是否为荣耀主名而作?若不是为主的荣耀,于你就无 益处,你就不可作。若你确实知道,是为主的荣耀,你就可以奉主的名进行,求主成就一切,不可中途灰心,总要多祈祷。你的心不可注重罪孽,主必不听你。若主 的恩典,迟延未到,只要再祈祷。并要托赖主耶稣的功劳。这样,你的工作,和你的祷告,方能蒙神悦纳。”

  我听了所言,默然受感,眼泪夺眶而出。慕勒遂往别的房子,取了一本他自己的见证来,书面写了我的名字,要以送我。他去的时候,我就有机会细看他房中的陈设。所有物件均平常适用的物,与慕勒的见证相称。因慕勒常言,凡神的儿女,不可在外观上过于注意。

  我们的主,是温柔谦卑的。他在世的时候,连靠头的所在也没有。我们作他的门徒,那可奢华虚费呢?在他书桌上,放一本圣经。经中字大无串珠,我想这圣经就是他日夜所默想的。他真是神所兴起的人,使世人知道属灵的事并非迂阔。并使人知道,倚靠神有何等的福气。

  我与慕勒谈了共一小时。他经历世途九十一年,乃属灵争战中得胜的人。在神前有能力的人,如摩西与神说话与朋友说话一 样。所以我在这一点钟里,好似升到天堂了。临别我们跪下祈祷,他的祈祷,十分简单。他说:“愿主更多的祝福在你面前的仆人,也求主引导他,他能将今日所谈 论的写出,靠主耶稣的功劳,阿们。”


二、尚有多时

  亚比该是一位女信徒,一天她乘着电车往某处布道。她坐车上。手持着好些福音的传单,她慢慢的去挑选。“这是一张短的,哈,我要把它送给这位车长去看 看。”这张传单的题目,是很特别!《地狱在那里呢?》这传单是论一个好讥诮的朋友,发一个问题说:“你能否告诉我,地狱在那里呢?”他的朋友静思一下,就 回答说:“能,我告诉你,地狱乃在一个不信主耶稣之人的生命之末了!”这张传单所论的,就是如此。

  亚比该既把此传单送过去,那车长一看,就很不喜欢的对她说:“你常常把这种的传单送我,大概你总想我是个顶坏的人,但我却是与写这张传单的人一样好呢!”这女信徒回答说:“嗳!圣经告诉我们说:『人心比万物更诡诈』(耶十七19)阿!你我的心!这句话不甚悦耳阿。”

  “好,但我是个少年,我尚有许多时候去思想这些事呢?”“是的,然而请你试到墓园里去看看,那里的坟墓岂不是有大的、 小的;如你身量大的墓那里也不少阿。”但这车长却笑起来说:“我尚有许多时候,今天下午我有假期,我应当利用这光阴去作乐。”车到了,亚比该快要下车时, 她又转过来对车长说:“请你记得,时候不多,你何必进入无基督的坟墓里去--地狱。主耶稣已经替你死了!”

  从此二人分了。这俊秀、强壮的车长去作乐;亚比该就去探访人家。后来她赴一个妇女的祈祷会。虽然那里只有七位妇女聚集,但她们都开声为这车长祷告。她们的祷告是徒然的么?

  第二天,亚比该又去某条街,仍旧作这送传单的工夫;她又乘那辆车,希奇!昨天的车长不见了!那新车长就近她问道:“昨天是不是你送一张传单给昨日的车 长呢?”她回答说:“是我。”“咳,那车长死了!”亚比该顶希奇的探问说:“果然是真的么?他到底是怎样去世的呢?”那车长就回答说:“昨天你和他谈道 时,我也在车上,他去后,就是我顶替他。他去时,想由这辆车跳过别辆车,不幸跌下,被轧死了!”她听到此忽然昏去,不省人事!咳!这是太可怜,太悲惨的一 回事!这位车长,是那样强壮、那样活泼、那样年少!而今去了!可怜!去到何处呢?往无基督的坟墓里去么?

  亚比该带着苦痛和病弱,后来乘着别辆电车回去,忽而,那车的车长向前来,问说:“你可是昨天拿一张传单给“?”号车的 车长么?”“是的,是我,一切我都知道了,我不忍再听,请你莫说!”“是的,但是你还不清楚。我与他同进医院,他死的时候我还在旁。”“哦!他不是当时即 死的么?”“不是,我与他一直到今晨七点四十五分。他对我述及你的形状说:『很容易你会认出她来,因为她常常带着一本圣经,并常是坐?与?号的电车的。请 告诉她,我不是往一个无基督的坟墓里去。我已经接受她所告诉我的那位救主了。』现在,女士,若是你愿意效劳,请你去安慰他孤苦的母亲。”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耶稣)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三16)“他(耶稣)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看哪!现在正是悦纳的时候,现在正是拯救的日子!”(林后六2)


三、复兴

  一个迈尔包毛的商人,渐渐的在他基人的生活和工作上冷淡了。他让商业和钱财等事把种子挤住了。某日,他进入教区会议室,他忧伤若狂的伏在地板上。那位 牧师说:“这种心灵中的忧愁,到了极点,是我事前事后从未见过的,我所说的一切话,不过是使他的忧愁更大,如同火上加油一般。他狂妄的忘恩和他渐渐地悖逆 神,像是要把他的心拉出来似的。”

  第二天,他的忧愁变作满口的赞美,哈利路亚。他站起来说:“我的同乡们,我本来的欲望是要向上,却不是向前,我也是如 愿以偿了。现在因着神的恩典,我不再作那贪心悭吝的商人;我盼望他这人是永远过去了。主的十字架现在盖过了我的众罪;我已往是在他宝血之下;我也把我的商 业、我的家产,和我的生命放在主脚前。”

  有一天他两岁的儿子爬在他膝上,说:“爸爸,唱荣耀--。”他就唱儿童赞美诗:“在天上围着神的宝座。”他出外辨事去 了。这孩子跑到街上去玩耍,一辆车从路的转角冲过来,--就有人把这无气息的小子身体带进屋子去。当他父亲俯视这小血人时,一个声音似乎是回到他的耳际- -“爸爸,唱荣耀--。”他就唱了。

  ☆     ☆     ☆     ☆     ☆

  托美资是南冰洋群岛中的呵海安岛王。在一八一八年,他接受了福音,就有人设计谋害之他。但他们的诡计--包括烧死所有基督人--被人查出;在这班拜偶 像的人们上岸时,就被克服了。他们现在想是必定要死的了,那知他们惊讶的看见一桌子贵价的筵席,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根据主的教训,是摆着请他们吃。

  当中有人甚至惊奇到不能吃的地步。末了,他们中有一位酋长,站起来说;因被他们的爱心所胜,此后决不会拜偶像;不数日后,岛中无一偶像余留,也无一个拜偶像者存在。


四、神用那卑微的

  我本省之某镇,素以凶恶著名的。那罪恶的急流扫过这地方,所以那里少数的基督人,似乎是力不足以在此中站住。某夏季,邻近有一帐幕布道会。在悔改的人中,有一目不识丁的人,名叫“呆子铁姆赫金司”,他因好奇而赴会,却是最奇妙的蒙主拯救。

  当他回到他罪恶之乡去--因他是本镇的居民--他的魂是在他里面受了激动。他从这家跑到那家,不敲门就进去,大声的用可怕的惊句问人说:“永世来时,你要怎样呢?”

  他就尽他的力量,从这条街跑到那条街。他并不说别的话,只说:“永世来时,你要怎样呢?”定罪的箭,射得多而且快。居 民“想念到神,就难过了。”那几个基督人因被他们新的同道者所激动,也就活泼起来,去请了一位传道人来。接着就有大能力的复兴,并且对于灵魂也有很大的收 成;在那讲者的追忆中,那污秽罪恶的社会是更新了。一个礼拜堂是建筑了,有一个大聚会和主日学成立了,--这一切都是因着那位天上差来的使者,他用“永世 来时,你要怎样呢?”这句话,把他们从他们的梦中惊醒起来的效果。


五、我为主工忙时肚子已经饱了

  有个热心贫穷的女信徒,每逢主日,必去礼拜擘饼,并引导亲友去听道理,面上常带着无穷的欢喜快乐。亲友们见她,就希奇地问她说:“你信道后,我们看你一家是发财了!从前你天天做工,还是衣食艰难,现在你礼拜天都不做工,还有饭吃!我们看你一定是发财了!”

  她就好笑地答道:“世上的财,我是没有;但是我已经得着『天上的基业』;和『用不尽的财宝在天上了』。我还得天天做 工,才有饭吃;但是一到主日,我就为主的缘故不作工,将主日完全献给主。我礼拜天去聚会擘饼、礼拜,请人听道,为主作见证,已经叫我很忙了。我为主的工 夫,忙的时候,我的肚子已经饱了。不是说,我不作工,也有饭吃呢。”圣经是说:“若有人不肯作工,就不可吃饭。”(帖后三10)主耶稣说:“我有食物吃, 是你们不知道的。……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作成他的工。”(约四32┃34)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