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复兴的教会——一位中国老仆人的信息

  【复兴】的定义是回到神所预定的计划中,所以【复兴】与【恢复】的意思相同。在教会历史中,最大的复兴就是耶路撒冷初期的复兴。我们要得着复兴的模型,就要回到耶路撒冷初期的教会中。中国教会正经历着初代教会的复兴,我们从他的信息里可以看出复兴的原则及见证。

  【复兴】的两大原则:

  一、 圣灵充满

  古约翰说:“我们知道真的‘复兴’就是圣灵得着人而在人心中掌权。‘

  在耶路撒冷教会未复兴之前,便有一百二十个人被圣灵充满,后来借着这些人为主作见证,而引导多人归到主的羊栏,使教会由此而大大复兴起来。今我们要知道,主的旨意,不仅愿意耶路撒冷的人得着复兴,也愿意所以的人得着同样的复兴。

  然而我们若不真诚悔改,就必不能得真的复兴;若不得圣灵充满而得复兴,那么我们仍不及世界的人,因此我们既不能救人,且反而害人。中国教会不进步,就是太多这样没有圣灵充满的人!

  二、 按新约的样式事奉

  希伯来书第八章告诉我们新约与旧约不同在哪里(单谈摩西之约与新约)。旧约是说外面的形象,把外边一个模式摆给人看见。神如何拣选摩西,造就摩西,启示摩西,使用摩西。到了新约,进到基督里面就不同了。各人在基督里要认识神,不必给邻舍说,你当怎样去敬拜神,事奉神。从一个人的重生到他完全成圣都是圣灵的工作,圣灵要引导各人去认识神。

  其次,旧约是在外面做,有律法,有条例,叫以色列百姓遵守,以色列百姓只要遵守好,就是神的好子民,神要赐福给他们。但到了新约,是叫我们信服主耶稣基督,主为我们守全了律法,就我们脱离律法的咒诅,并且将生命圣灵的绿写在人的心版上,让各人知道做什么是主所喜悦的。在生命的原则里面把人带到神的面前,叫人直接或神发生关系,就是让各人直接地认识神是“我的”,不必通过别人和别的办法,我直接和神连接在一起来。由主安慰我,拯救我,管教我,引导我,时时刻刻活在基督里。

  我们的任务是把人领导基督面前,让他们和基督联系。使他懂得为什么不能犯罪,因着主与我同在。为什么不敢失败冷澹?因为主在监察着我。我认识耶稣基督是我的救主,是我生命的供应者。这样,他的灵性就往上长进,生活中有敬虔有敬拜,越来越爱主。新约和旧约的分别就在这里。

  把教会、把信徒都带到神的面前,让他自己和主直接发生关系,这样的工作才有效果,责任就尽到了。如果是把人带到人的面前,光在聚会时叫人到神的面前去,那就错了。有很多地方的弟兄姐妹说:“你们这事奉主的工人,很久不到我们这里来了,我们真是软弱可怜。”从表面看这是个好事情,他们渴慕主的工人来喂养他们,但是从深处一想,是工人的失败,为什么呢?他没有把信徒带到主面前,反而成了信徒们唯一的需要和帮助,成了他们的依靠,他们并没有说:“现在我们信,不是因为你的话,是我们亲自听见了,知道这真是救世主。”不要误会,并不是说弟兄姐妹见面时不可亲热,或不要工人,而是说不要少了工人就无法长进了。什么时候弟兄姐妹没有工人,他们还一样爱主,一样事奉主,这样的工人算是成功的,他的工作被神悦纳,若是教会里面弟兄姐妹光跟着工人走,高举工人,拥护工人,这个教会的情况就不正常了,道路很容易出差错。

  过去中国教会一百多年的失败是,很多新约的工人还用旧约的方式来工作,有的“神职人员”,穿上类似祭司的礼服,点燃蜡烛,建造“圣殿”,人为的庄严肃穆气氛,挂上十条诫命,尽力恢复旧约的敬拜。忘了主是灵,当用心灵和诚实敬拜祂,忘了主的应许:“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太十八20)有人偏说只有在“圣殿”里,才是敬拜神的“合法”场所。这些“工人”把自己打扮成祭司,就只有他们能讲道,能施洗,能主持圣餐,能沟通人间的关系。他们要信徒尊敬他们,向他们奉献钱财…….,总之他们口上说新约,行的是旧约,信徒在他们带领下,活在律法下,宗教的仪文下,不明白什么是恩典,什么是敬拜,什么是生命,什么是道路,有些信徒信主几十年,不知道自己得救没有,甚至说承认已经得救是骄傲,得救不得救在于将来看主是不是怜悯。

  壹、 复兴的工人

  一、 清楚神的呼召

  首先要清楚,一个事奉神的人,是自告奋勇的呢?还是被神呼召来的?这是很重要的问题。一个承担神工作的人,呼召的问题不明确就事奉不好。

  我认为一些在属灵方面犯原则性错误的人,他们的道路,他们的脚踪,他们跟从主的起点,大部分就是在蒙召的问题上不明确。

  大改教家马丁路德讲过一句话:“不论你学问有多么大,如果没有蒙神呼召的话,应当逃避作传道,像逃避地狱的火一样。”

  当我起初读到这句名言时,我不佩服,怎么讲这话呢?马丁路德太不属灵了,我们要鼓励人传道,越多越好。没有传道的,福音怎么传出去呢?他怎么叫我们逃避作传道,像逃避地狱的火呢?但是一天天,一年年地走过来,我不得不服下来说:“主啊!这是对的,如果没有蒙你恩召而是我自己热心工作,何等危险。地狱的火不烧我的话,也逃不掉天上的烈火。”

  所以蒙召的问题要首先解决,这不是要你灰心丧气。你说:“我没有蒙召,我就不传道吧!”不是这个意思。要回忆一下,究竟你走这条道路——十字架道路,事奉神的道路,救灵魂的道路是谁叫你走的,你的父母劝你的?你教会鼓励你的?是哪本伟人的属灵书籍看了以后里面受了感动?宋尚节博士大有能力,一讲道很多人悔改,神与他同在,要学习他?贾玉铭是个神学家,写了那么多书,办理神学院,你也羡慕?这种错误思想,要赶紧求主的宝血洁净。

  我常常说,基督军营里面没有一个志愿军,绝对没有!这是前辈的经验告诉我们的。他们没有一个说:“我是自告奋勇不怕苦,不怕难,放弃世界跟从主走的。”

  这几十年的苦难叫我看见,我不是那样坚决跟从主,而是光想当逃兵的。但是神的手把我抓住了,我跑不掉。要想不跟从主那不行,早在母腹里面神已把我的路预定好了。再苦再难也得跟从主。不是我拣选了神,而是神拣选了我。

  真蒙召的弟兄

  去年,一个青年负责弟兄很热心,到处讲道,带领青年弟兄姐妹聚会,别人收入奉献十分之一,他说这太少了。怪别人不热心,他奉献十分之三。今年去的时候,他看见我就哭了,因为他跌倒地最快最厉害。他说:“我惭愧啊!”

  我说:“你所带领的弟兄姐妹怎么样?”

  “还说他们怎么样,我自己都站不住了,你看我忙得这个样子,我不忙的话,我妻子不答应。我的孩子穿衣服没有人家好;人家坐小汽车出门,我还是骑个自行车,推一个带一个;人家住的是二层楼房,三层楼房,我家还是住平房,这个环境我胜不过,所以我的信心是被拉下去了。”

  “你去年事奉主是为什么?”“看看别人都热心起来了,我也就为主发热心里。”

  问题就是在这里,他的事奉是外表的,里面没有神的呼召。

  但是也有两三个小弟兄,的确他们生活没有改变,住的是小平房,骑的是破自行车,到处传福音。别人讲:“这些弟兄真不荣耀主,假装属灵。”但是他们丝毫不退后。他们说:“我们在世上是寄居的,我们只能为主而活。让别人去住高楼大厦,让别人去骑摩托车,坐小汽车,我们就是用腿跑路。主的恩典、主的爱把我们征服了,我们不能不跟从祂。”

  有位弟兄,他妻子有时也和他不同心,哭啊!闹啊!说:“你这样像一个‘游手好闲’的人,你看东邻怎样,系邻怎样,人家也信耶稣,从前比你热心,在教会里的工作比你还多,现在都不像你这样傻。”

  弟兄说:“主让他们那样子,却不叫我那样子,我稍微偏一点正路,主就不放过我。主的管教、主的爱、主的恩典,叫我没办法和他们一样,我只有穷苦地跟从主。”

  他肉身是穷苦了,但是他每逢这弟兄姐妹中间站起来的时候,能力出来了,亮光出来了。弟兄姐妹一听他讲道,里面就觉得问题解决了,干渴没有了,能看见亮光了。

  神仆人的能力

  我们看见,神做一件心事,祂所拣选使用的人,和人所想象的常是相反的。人要学问、本事、口才,二神却拣选一些无学问的小民,没有口才的庸人,要借着他们,把神的心意发表出去,把神的旨意向世人鲜明,把神的恩典带给世人。这是个奥秘的道理。

  正像哥林多前书告诉我们的一样:“神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为什么这样做呢?有一个目的,祂不愿在旧的上面建设新的,一个在旧造里面有根基的人,他很容易去依靠就造。我如果没有就造可倚靠,出去传福音的时候,彼得恐惧战兢地说:“主啊!你知道我什么都不懂,怎么叫我传福音呢?怎么向人讲道呢?主啊!你不与我同在,我没有办法。”他就恒切祷告,完全服在圣灵之下,仰望主的大能。这时候,神的灵就从他身上显出能力来。什么叫能力?就是叫人从话语里面认识神、向神屈服的力量。如果这个话语不能叫人倾向神,不能叫人心爱慕神,不能叫人心去恨恶罪、弃绝世界,那么这个话讲得再多,也是废话。凡没有圣灵印证的,那是口才、知识、道理,而不是活水、生命。

  所以我们知道了,一个人事奉神,如果在呼召的问题上面没有解决,就会感觉为主讲道难的很,为主传福音难的很,就一个人的灵魂难得很。是的,圣灵不动工是难的很,我们有什么本事,把一个犯罪的人挽回过来,叫他不犯罪,叫他恨恶罪。这不是人的本事可以做到的。把一个人的罪性改变过来,叫一个骄傲成性的人承认自己是罪人,肯谦卑、俯伏下来,这不是一个外面能力所能做到的。只有神的灵芝里面做工,才能够伏下来承认说:“哎呀!我是大罪魁啊!我比任何人都坏。”

  一个真正被神呼召了的人,他在神的右手中被使用,神的话通过他,能力通过祂,见证通过他,就能摧毁它刚硬的心,使人完全地伏下来。这不是就造里所能产生的能力,唯有在新造里面,发出新的能力才能做到这事。所以主耶稣用一个比喻说:“新布不能补旧衣服,新酒也不能装作旧皮袋里。”这两个是不相称的,一个旧的,一个新的,是不能配合在一起的。要废掉旧的,建立新的,这工作必须由主来做。今天是我们里面有一个清楚的呼召:使我不得不跟从主。若不跟从主传福音,我便有祸人,我便有祸了,我的人生便没有价值,就没有乐趣,就活不下去,甚至我吃饭也没有味道,世上的荣华富贵对于我一点没有吸引力,我甘心乐意地把人生献给主,穷苦、卑微、逼迫,都算不了什么。这个能力从哪里来的?是神的呼召在我里面产生的力量。

  老仆人的经历

  我们知道是十字架的爱吸引力我们,是主呼召了我们,我们不得不跟从主。一个开放地区有许多弟兄开工厂,他们很喜欢基督徒为他们工作,因为基督徒老实,不会出大问题。所以什么服装公司、化学公司、食品公式,什么接运行等,他们也来找我,说:“你给我们当经理吧

  !工资丰厚。”另一个说:“我们不算工资,利润三个月一次,三分之一是你们的,三分之二是我们的。”

  但是我说:“我是为着救灵魂而活的,只要能救灵魂,我不要一文工资,光吃吃饭我就愿意给你们干。”

  他们笑了说:“弟兄啊!你若整天忙于传福音,救灵魂,还能为我们做什么呢?”

  他们又关系我说:“那你的生活怎么办?”“主是我的指望。”

  有时官方也试探我说:“你一家五人住在这间小房子,你若去礼拜堂讲道,马上就给你房子,工资。”

  我说:“谢谢你们的好意,我当初被主呼召跟从主,就存一个愿意吃苦、受穷、走十字架道路的心,我已经终身献给主耶稣了,所以我没有办法不听祂的话。主来到世上,生在马槽里,请你给我量一量,我这十七个平方的房子能放多少个马槽。”他哈哈一笑说:“没见过你这样傻瓜的。”“我不够傻,我若真是傻瓜,那就真好了。”

  工人的试炼

  如果你今天里面蒙召不清楚,不是主呼召了你,叫你来事奉祂,叫你来上祂的山,你跑跑就慢了,力气就用尽了。看看山还有那么高,又累又渴,甚至没有人同情,没有人两节,没有人帮助,还有很多人批评、论断、攻击你,那时候你该怎么办?

  世界攻击我们,我们说不要紧,主与我们同在。有一天教会里面,同工之间,与你同桌吃饭的人 ,他们也要用脚踢你,你又该怎么办呢?

  前些日子,主叫我遇到这样的试验。和我同心几十年的一个老同工,我万万没有想到,他会用很多话毁谤我。这些话不仅传遍了一个城市,传遍了全国,还可以说从地球这边传到了那一边。

  哎呀!我听了以后,真是伤心到了极点,不但我伤心,我的姐妹更伤心,连孩子们也都很伤心。这时候却使我里面有些灰心了。当灰心的时候,主的话在我里面出来了。

  “谁叫你走这条道路的,他是你的同心人吗?他是你的同工,还是我是你的同工?你很冤屈吗?你的本性恐怕比他攻击的话还要坏多了。”这话一来,我没有话讲理,我说:“主啊!那我愿意忍耐。”

  二、 彻底奉献

  弟兄姐妹,要想跟从神,要想事奉神,第一步必须有彻底的奉献。这个奉献,不是仪式的问题,乃是以心灵和诚实,把自己先在坛上面。每一个事奉神的人,都应当有这一步经历。如果没有经过祭坛,没有经过十字架爱火的焚烧,那么再往前走,事奉道路就越走越煳涂,越走离神越远离。即或发热心、立志向,即使花很多功夫学习,但还是磨不转神的心意。

  事奉神的人,仍在自己里面,那是没办法得神喜悦的。必须经过一个彻底的奉献,把自己摆在祭坛上面。

  旧约祭司要进入圣所必须先经过祭坛,才能进入外院、圣所和至圣所服事。

  (一) 手按祭牲头上——与主联合

  如果我们查考利未记第一章,就可看见献燔祭的条例。

  献祭的人,把祭牲牵到祭司跟前,要自己按手在祭牲头上,这是预表献祭的人与祭牲联合,祭牲被杀,就是代表献祭者定罪被杀。光把祭物交上去了,没有神伸手去联合,它被杀和我们就不相干。同样对主的赎罪,我们里面若没有真诚人和主的联合,恐怕主的死和我们也就没有关系了。

  人若没有从心灵深处感觉到罪对自己的压力,罪的可怕、罪的严重;在神的公义面前,就不会惧怕,不会彻底认罪悔改,那么即使献上一百只祭牲也无益处。

  一个人到神面前来,要认识奉献的意义。首先对自己罪有认识,从心里面承认懊悔自己的罪,知道罪的结果是灭亡。认识到只有主耶稣是我的祭牲羔羊,只有祂能替我的罪死,就我脱离神的公义刑罚、灭亡,在这个时候,神才能悦纳这祭物。

  (二) 把皮扒下——与世隔绝

  不但如此,把祭牲杀了后,献祭的人还要亲自把皮扒下。那就是告诉我们一个真正认识什么叫事奉的人,他向世界死了,他在世上没有保留了,当他身上有皮的时候,还有名望、他位遮盖他,把皮扒开了,把本相、虚伪都交出来了。

  我们光认罪不够。一个真正奉献的人,认罪以后还必须有扒皮的工作!光认罪不对付罪,那还不行。我们都会有这个经历的;认了罪以后,总是不能得胜。心里明白这个罪我不能再犯了,可是过不多时,不知不觉你有被罪追上了,又重新认罪悔改。总被这个罪缠住脱不出来。

  什么原因呢?前人的经历告诉我们:在神面前不但要认罪,还要在人前对付罪。一个不知道对付罪的人,他永远不能胜过罪。要按圣灵的引导,有话语的承认,有物质的偿还等等。圣灵怎么引导你,怎么感动你,你就怎么去对付,这才能从心里胜过它,彻底摆脱它的束缚。

  我有一个经历,给弟兄姐妹做一个鉴戒。在一九四八年,我在南京某神学院读书。有一次一个老师他也是一个很忠心的传道人,他很喜欢我,带我到上海去开会,好像是培灵会。在开会期间,有一天这个老师带我到一个存放各样救济物资的仓库,叫管仓库的人开了门,他说:“因为你也是凭着信心跟从主的,这里面有很多救济物资,救济对象是在中国教会中有缺乏的信徒。我认为你够上资格来,所以带你来,照你所喜欢的拣几件衣物穿吧!”

  那我就问:“是不是人家许可呢?”

  他说:“没有关系,它的性质就是帮助你这样的人。你已经符合这个条件了,可以去拿,他们不会怪罪你的。”

  当时,圣灵在我里面感动说:“没有经过当地负责人的许可,这个事情不合适。”但是我想,他是很属灵的老师,又是很好的传道人,他这样说来,就不会错,我的年纪很轻,怎么能够明白这么多事情呢?心里想应当听他的话,所以就跟着他进去了。

  可是圣灵在里面定罪了:“你有贪心,贪心的后面还有一只偷窃的手。”但是我里面随着人的影响、人的教条、人的榜样、人的规矩,我就把里面的感动抹掉了,尽量找理由贿赂自己的良心:并且不是我一个人来拿的,是老师教我拿的,另外这东西也不是任何私人的东西,是救济物资,我拿几件不算犯罪。

  所以我就硬着心拣了我所喜欢的东西:这西装很好,这条领带很漂亮,这个礼貌很好,……拣了一大包回到南京。当穿上这些衣物时,看看镜子,自己很得意,即漂亮又潇洒。但圣灵却不放过我,外边还可以读圣经,还有聚会,还和别人一起传福音。当我个人灵修祷告的时候,我里面跪不下去了。祷告时,里面还神之间有墙隔开了,声音达不上去了。只是按着规矩,按着宗教习惯,祷告也能够跪上半小时、一小时、两小时,但里面和神没有真正的交通。按外面看,我每天还祷告、读经、聚会、传福音,但是我灵里面说,通向神的道路已经受阻了,灵生命已经下沉了。

  挣扎了近两个月我投降了。第二天早晨天没亮,我就把衣服全部包好,背起来往院长家里去,他家还没有开门。

  看门的问:“你这么早来干什么?”

  我说:“有急事找院长。”他把院长喊起来。院长本来喜欢我,拉着我的手,抚摸着我的头:“小兄弟啊!你这么早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就跪在地上说:“我今天来说对付罪的。”“你犯了什么罪?我看你这学校里是最诚实、有忍耐,最爱帮助人的,你还犯罪啊?你讲讲看。“

  “这包袱就是我犯罪凭据,我偷懒一大包袱衣服。”他很吃惊就问:“你在什么地方偷的啊,是撬人家门,还是撬人家墙呢?”

  “比那个还要利好,我在有衣服的仓库里面偷来的。”他很生气:“你胆子这么大啊!我觉得你是一个很好基督徒,谁知你是个大强盗!多么可怕啊!”

  “是的,我比强盗还坏。”我就把这犯罪过程对院长讲了。

  当我这样忧伤、痛苦流泪地承认自己罪的时候,他也一同跪下来。他说:“今天你的认罪,也光照我的罪。如果你是个小贼的话,我就是一个大贼啊!你看我家里面,很多东西,都是从仓库里面拿出来的。你看我穿的衣服也是这样拿出来的。因为我也不懂得圣灵里面的律啊!我没有活在圣灵里面。来吧!咱们一同祷告,一同认罪吧!”他就和我一起在神面前祷告认罪。

  这一祷告,话虽然不多,哎呀!灵里面绝对那不是院长家里面,好像天为我们开了,我里面也得着释放了。先前看不见主的荣面,这次看见了,这次是我灵性当中的一个很大转机。

  (三) 奉献的生活

  我们过的生活是不是和当初奉献的心愿、生活相符合。在道路上、工作上、生活上,有没有发过怨言说:“主啊!我奉献错了,我因为奉献给你,今天遭遇到这么大的试炼、黑暗、难处,这奉献生活我过不下去了。”我相信一个真正奉献的人,一个在生命当中奉献的人,这个怨言很可能有,也可能不只一次、两次、多次……。

  我们事奉神,很大的困难就是怎么能把奉献的生活过得好。因为是属于神的生活、神的工作,就必定是与世人不同的、与罪断绝的、与世界脱离的、与旧生命不相合的。要在新生命里面活出新造了。但是我们真感觉到,要把新造活出来,实在是难的很。多少时候我们也劝别人奉献,也督促别人奉献,但是奉献的生活,我们理解不理解呢?怎么活出一个奉献的生活?如果不能实际地把奉献生活活出来,这个奉献又有什么意思呢?正像一首诗里说:“奉献成了些谎言。”

  我观察很多人奉献的情形。奉献一些日子后,就冷澹、退后,并否认了这个奉献。后来又经过一次聚会,或一个难处,或一次管教后,再下决心说:“主啊!我这次奉献给你,不再回头聊。我是个奉献的人,不能再在世界里过下去了。”很迫切地、火热地、流泪地下决心奉献。但是过了不久,那个热劲又没有了,又开始向世界观看、向人情伸手,慢慢又被肉体辖制住、有叹息起来。就是这样奉献了收回,收回了再奉献,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奉献的人。若是真奉献了,怎么有这样光景呢?怎么办呢事奉主到底呢?实际上他不是不愿过一个奉献生活,而是碰到关键问题时,胜不过,败退下来了。

  一个十分神的人,若对奉献的问题不明白,你想能不能事奉神?凭着我们自己不能事奉神,我们有爱世界、体贴肉体的倾向,活不出奉献的生活来,我们怎么事奉神?

  事奉神不但需要活在生命的感觉里面,还应当懂得奉献的意义。活出实际的奉献生活,才能够踏上事奉的道路,才能一步一步走得好。那么,怎样才能活出奉献的生活来呢?我们从神的话语,从圣徒经历当中寻找一些亮光,来帮助我们。

  为主生活

  罗马书第十二章一开始就讲得很清楚:“……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

  过去在教会里面有一个很大的错误,把奉献当成一种职业,奉献的人可以传道,没有奉献就不能传道,以作传道工作成为奉献。事实证明,那一种讲法是错误的。可是在以往时代中,人对生命的感觉不清楚,对生命之道不够明白,各教会都希望有人出来奉献给神,传福音,作传道,好像奉献就是作传道工作。我们应当明白,奉献不是职业、工作,是生命的自然要求。圣经说:“原来基督的爱激励我们,因我们想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并且他替众人死,是叫那些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乃为替她们死而复活的主活。”(林后五14-15)当我们真愿意为主而活的时候,我们的人生完全改变了。正像罗马书第十四章所说的,或吃或喝、或死或或都是主的人,我不是我自己的,我是主耶稣的人,今天我吃一口饭为主而吃,穿衣服为主而穿,主叫我穿什么我就穿什么,叫我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凡事叫主喜欢,叫主满意,因为我是个献给主的人,我不能再为肉体安排去得罪神了。很多时候,我们的工作没有果效,传福音没有能力,神也不能借着我们做很大的工作,就是因为我们没有把奉献的实际活出来。

  (四) 苦难和破碎

  我们认为有聪明、有才干,神还叫我们当作活祭,那怎么行!我们愿意当神的谋士,替神这样安排,那样打算,结果只是自说自话,哪有工作的果效?并且,我们还看见,奉献的实际和奉献的心志是两回事。单有心志而没有实际的话,这个心志是说说而已。口头上说奉献了,生活上不兑现,主权没有真正交给主,更新只是一句好听的话。

  奉献的生活是要让神带领经过苦难的试验,试验我们的主权是否完全交出来。只有在试验中才能显明奉献的真假。

  苦难

  那些被神重用的人,他们一生中神都是借着让他们四面受敌,心里作难,遭逼迫,被打倒,来造就他们和耶稣同死的经历,然后,“是耶稣的生也显明在他们身上”,这样“生”才能在别人身上发动,作成神的拯救计划。

  信新的道路

  凭信心走道路就是奉献,奉献也可说就是“冒险”的生活,是个大胆的冒险。冒险什么呢?就是在看不见、摸不着、人看来没有指望的时候,我就是愿意把一生交给主安排,从外面看,我的人生没有指望了,道路不知何去何从,人不谅解,还会有逼迫,受轻视,甚至被家庭丢弃,但是里面扔坚定说:“主啊!我就是要把自己献给你,按你的旨意成全在我身上。”奉献的路出来了,神在基督里悦纳了。

  破碎

  今天很多青年弟兄姐妹,不是没有奉献的心志,但在这个“破碎”上面他破不上去,被一层东西挡住了。“我若真正破上去的话,我的生活怎么办?我的前途怎么办?我的家庭怎么办?我的事业怎么办?可能妻子儿女不谅解我,亲戚朋友都要离开我,社会也不容纳我了……”不敢破裂。或者把主权紧紧地抓在自己手里和主做交易:“主啊!我奉献给你,但叫我有经济保障、地位保障、家庭保障。”可是神说:“人是你的保障,我就不能保障你。人是你的夸耀 、依靠,我就不能成为你的夸耀和依靠了。”

  有哪一个人不经过彻底的破碎、不经过“冒险”的破,能走上得胜道路的?所以我们事奉主的人要有一个心志说:“主啊!如果你叫我破碎,就是叫我活一天也值得,为你活一天,胜过在地上空活几十年。”真正破碎了,神的荣耀,神的恩典要几十年甚至几百年,从我们身上彰显出来。从盖恩夫人身上,至今我们还闻到那基督的馨香。

  在今天的教会里面,很多人在奢谈奉献,但是火车多少奉献的实际生活?有多少人向神交出主权、顺从了圣灵的带领?实在少得很。

  本来我们是凡事装假、追求虚荣、讲话不实……。现在把自己奉献给主力,就为主而活了。主就把我们的虚伪撒掉。从今以后做事说话诚诚实实、衣着朴朴素素,生命改变,必会引起生活的改变。一切由主管理,不管外面有多大的利益,我的主人不叫我去得,我就不能去得。凡事听主人的话,因我是奴仆。这样不知不觉地,我的言语和生活与以前相比,截然不同了,这就是见证。生命改变就是见证。若光有话语没有实际的生活,不算见证。或与必须和生活结合起来,见证就出去了,这就是真的事奉。

  一位工人弟兄为主放下一切

  我认识一位弟兄,是个普通的工人,单位里每到月底要评一次奖金。这个弟兄工作很踏实,是一个顺服主的人。按工作来看,他必能评一级奖金。可是每一次评奖时,要自报公义,别人都说自己工作好,想多得奖金。弟兄只是说:“我的工作没有差错。”当这句话讲出口以后,里面有一个责备:“不要再人面前自己讲,让别人讲你没有差错才对。”他就不再讲理。别人评他说:“这人太老实了,一句话也不讲,不给他也说不过去,就给他三级吧!”他虽然外面没有说话,但他里面却说:“主啊!按规则将我可以拿一级,最起码也可以拿二级,他们却给我三级,这太不公平了。”当即主在他里面有声音说:“我受的不公平更多,我为你的缘故从高天到地上来,哪还有什么利益可得呢?还有什么荣耀可得呢?你为我的缘故这一点都不能舍弃吗?”弟兄立刻说:“主啊!我顺服你,我不和人争。”到第二次评奖金时,他说:“主啊!我怎么办?”主说:“你抛开,不要参加,让他们评去。”他就顺服主,结果有评了三级,以后每月都被评为三级。他里面得胜了,没有再发怨言。

  日子一天天过去,上级领导检查工作时,发现这个小组有一个常常拿三级奖金的工人,领导想这人为什么老是得三级呢?肯定表现不好,但需要调查一下,如果真是这样,就处分他、警告他。领导就派人调查,结果,查来查去,不但查不出弟兄的毛病,所了解到的却是弟兄工作细致、认真、负责、不缺勤。那为什么评他三级呢?再一打听,因为他信耶稣,从不和别人争,别人欺负他,每次只给评三级。上级就开会批评说:“你们这样对待某某人,是不合理的,信仰不但没有影响他的工作,而是使他把工作做得更好了。你们这样打击他的积极性,是错误的。从今以后,每月都要给他一级奖金,并且将以前评的三级奖金都按一级奖金补给他。”领导还将:“若我们这里有三分之一的人向他这样工作,全厂的面貌将会何等不同,产量就要翻一翻了,要以他作为学习的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