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是谁点燃了中国大地复兴之火( 三 )

范老弟兄

六、悔改的祷告会

  那时,有一个南方的传道人到北方去主领聚会,当地的负责弟 兄问他说:

  “弟兄!你愿意要一个大型的聚会呢?或是中、小型的聚会?”

  “什么是大型的聚会?什么是中、小型的聚会?”

  “大型聚会,我们就召集一万多人,中型聚会,我们就召集五 千人左右,至于小型聚会,我们就召集同工们来参加,那就只 有一千多人。”

  “那你们的祷告聚会,有多少人参加呢?”

  “我们是分区祷告,这附近一区的祷告聚会,平常约有三、四百人参加。”

  “那我就先参加你们的祷告聚会再说吧!”

  那次的祷告聚会,是在山中的野地举行的,当这位南方的传道 人,一走近那个山区,他就感到一种神圣的气氛,浓浓地散布 在四周,他无法以言语来描述,但使他肃然敬畏。到达祷告之 地,他突然觉得,他是个一身污秽的罪人,于是他立刻跪下, 求主光照,悔改认罪,他以为只有他一个人在悔改认罪呢!不 一会他就发现,许多人都在悔改认罪。差不多过了好一阵子, 另外一种气氛突然临到,这时会众中,一片赞美,此起彼落。 转瞬间,好像众水的声音由远而近,直到整个山区都震动,就 像地震那样的震动。这时众人都俯伏在地上,遍山宁静,甚至 连鸟语虫鸣也听不到。不久,有人开始祷告,随即一片祷告声, 声震山谷,有的好像在倾心吐意地述说,有的好像是呼天唤地 地恳求。当有人开始离去时,这位南方的传道人,才猛然察觉, 原来四个钟点已如飞而去。这次祷告会,也许是他终身难忘的 一次祷告会。他留在北方共五个星期,也参加过多次聚会,他 觉得神在这里工作的方式相当特别,聚会中,有时传道人尚未 开讲,会众的心就已经溶化了。神的话一出去,就如水泼在沙 上面一样,立刻被吸收下去了,他深深觉得北方教会的复兴, 也和南方一样,不是任何人的工作,是“神的手”。

  有一次十几个弟兄姊妹开了个特别聚会。会期预定是三天,但 圣灵在会中大大作工,第三天早上,聚会刚刚开始,讲员还没 有讲道,起初有一两位弟兄带头在祷告,但另外五、六位弟兄 突然被圣灵充满,有两位倒在地上,脸上满了荣光,有一位高 声大叫,我得医治了,我腰间的肿瘤没有了!另有一个弟兄, 大家平常都知道,他是笨口拙舌的,此时竟口若悬河,不断地 涌出美辞来赞美神。这时原定的聚会次序守不住了,有的开始 高声赞美,有的跪在那里低头祷告,也有的在哀哭悔改,看来 似乎是乱哄哄的,但在那种神圣严肃的气氛之下,的确没有一 个人在轻举妄动。后来有好几个见证病得医治,也有人起来劝 勉、警戒。聚会一直延续到下午四、五点钟,也没有觉得疲倦、 饥饿。于是大家提议将会期延长一天。当夜就有些弟兄姊妹彻 夜祷告。第二天简直可以说头一天的延续。圣灵又大大作工, 人人都有灵里更新的感觉,站起来交通的,所说的话,还是圣 经上的老话,但讲的人听的人都同时觉得心里火热。领悟力和 属灵的反应,都比平常不知要高了多少倍。好像大家对“罪” 的敏感度更特别强烈,稍有一丝一毫的不洁,不要说是行为, 即使是思想,也都起来对付。“光”强到一个地步,真如炼金 之人的火一般。聚会实在无法停止,于是又延续一天。神真是 好像把“公义和焚烧的灵”并“倾心祷告的灵”都降下来了。 后来有人感觉说:

  “参加了这个聚会,真像受了一次火洗。”

  在最后两天的聚会期间,大家都似乎完全被主的同在所吸引, 被主的爱所溶化,除了专注于属天的信息,属灵的感受之外, 对其余的一切,都好像“心不在焉”。

以利沙代的神

  为了保密、安全起见,这个聚会是在一个大山洞里召开的。当 初是把它分量足够三天的面食、蔬菜,都一次备办妥当,送入 洞中,聚会一开始,人就不再出去,以免惹人注意。

  现在聚会了五天,说来也难以相信,直到第五天下午,管伙食 的人,才发觉怎么三天的面食、蔬菜,竟能吃上五天。当时就 大喊大叫起来,众人拥来察看。众口只有同声赞美:

  “以利亚,以利沙的神,也是我们的神。”

  其实神如此奇妙地供应饭食,这并非是第一次,在中国南方有 一个神的仆人,他买了八斤面粉放在缸中,吃了三个多月,当 他发觉了去一察看,以后就没有了。另外一次是在一百三十八 个同工聚会中,最后只剩三十斤米了,差去买米的人,过了时 候没有回来,管理伙食的姊妹不能再等了,就先把剩余的三十 斤米下锅煮饭。那知饭已煮好,吃饭的时间也到。姊妹们不知 不觉的就将饭从锅里取出来往桌上送。直到一百三十八个弟兄 姊妹都吃饱了,这才发现是神在作奇妙的供应。除了这几次是 神对多数人明显的供应之外,还有数不尽的家庭、个人,都曾 经历过如今仍然是“耶和华以勒”││神必预备。有不少的弟 兄被抓去坐牢期中,留下的妻子儿女,有的多到七、八口之家, 十年、二十年之后,被放出来,发现其家人并未挨过饿,也不 曾讨过饭。且有一段时期,因粮食缺乏,食物是按户口配给的, 有些弟兄姊妹自己或是家人,为了怕被抓,根本没有户口,但 是,神仍然奇妙地养活了他们。这一类的见证,实在太多,如 要一一细说,那就不知要写多少本书了。总而言之;

  “耶和华以勒”就是“耶和华以勒”。

七、北方老姊妹的祷告

  也是在北方,在更北的北方,那里因为交通不便,文化水平更 低,也更贫穷。初是几个老姊妹一起祷告、交通,后来有一个 十八、九岁的小姑娘,也得救重生了。她感觉得救的喜乐,实 在无法隐藏,就到处作见证,她原来的同伴们,看见她如此大 大的改变,并且感到她身上那种喜乐的波涛,真如在向她们身 上潮涌,于是就被吸引也信了主,重生得救了。不久,这位青 年姊妹就有了六、七个同心合意、祷告读经的伙伴。她们越是 祷告、读经,神的话就越向她们解开,祷告也就更蒙垂听。她 们的信心也就越坚强。不到一年的光景,她们就有五、六十个 人一齐聚会了。起初还都是年轻的姊妹们,后来她们的姑姑、 奶奶、婆婆、妈妈辈的也被吸引来了。再后,她们家中的弟兄 叔伯们,也跟着来了。他们聚会的点,从一处变成几处,几十 处。她们不断地仰望神的带领,禁食祷告,圣灵的引导也越来 越清楚,她们就这样开始推展圣工,她们的信息很简单:

  “天国近了,你们要悔改,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进神的国。”

  她们如此传,成千上万的人,就如此信了,她们不只在本地本 乡作工有果效,并且差遣了姊妹们,两个一组的也到别省去传 扬悔改、重生的道。短短几年的时光中,她们带进天国的子民, 何止十万,百万。因为她们作的效果太大,得救的人数也太多, 后来竟被人称为“重生派”。有些主内的人,初时瞧不起他们, 及至看见她们那样成功,可是因她们是姊妹,就定她们的罪, 说她们是蒙头的地位不该如此大大作工。但她们从不答辩,只 是殷勤作工。

二位青年姊妹的见证

  她们中间有两个年仅十三岁的小姊妹,有一天被公安人员抓去 了,问头一个说:

  “你叫什么名字?”

  她一言不答。

  “你父亲叫什么名字?”

  她仍是一言不答。

  “你住在那里?”

  “谁叫你向人讲耶稣的?”

  她不开口,公安人员一气之下,上前就是拳打脚踢。十三岁的 小姑娘,怎能经得起这样的狠打,当场就倒地不起,抽搐了几 下竟然死了。公安人员转向另一个小姊妹:

  “你住那里?”

  这个小姊妹突然理直气壮地大声答道:

  “我住在锡安山!”乡间公安人员根本没有圣经知识,又问:

  “锡安山在那一县?”

  “在耶路撒冷!”他也不知耶路撒冷到底在那里,于是改口问:

  “你父亲叫什么名字?”

  “我父亲叫耶和华!”声音真切,语气明朗,态度庄严。

  她答完就哈哈大笑,公安人员以为他抓错了人,抓到神经病了。 又看见失手打死了一个小孩,也觉得过份一点,于是就将她赶 出去了。

子弹打不出去

  另外一个他们当中的弟兄,被抓过好几次了,但仍然是随处传 讲救恩,后来领导阶层决定将他处死,但在行刑时,连打五枪, 五个子弹都反跳出枪膛,打不出去,弟兄直立未动,那个打枪 的人反而吓得发抖,不敢再打了。

  在西北的边区,有十四个相当年轻的姊妹,都因传福音被抓去 了,关在劳改营中,政府当局看她们都是善良端正的优秀女子, 查不出一点败德卑下之处。就切切地想要改造他们。她们在那 里,看来也是百依百顺,从来不惹事生非,并且工作特别勤劳, 随处都讨人喜悦,可是过了好一阵子,她们一个都未被改造, 相反的却有四百多个人,被她们改造了。这些人都悔改归主, 重生得救,成为天国的国民了。而且其中还有两个共党干部。

  经上的话又一次应验:

  “他们虽然被捆绑,但神的道却不被捆绑。”

  以上所记,正如诗篇第一○九篇二十七节所言:

  “使他们知道这是‘神的手’,是耶和华所行的事。”

结语

  在这本书上,所提到一些弟兄姊妹们,如何在艰难危险的境况 下,受到神的看顾和保守。神自己显出奇妙大能的作为来,也 再三证明“耶和华的膀臂并非缩短,不能拯救,耳朵并非发沉, 不能听见。”但是中国大陆,地大,人多,在辽阔的大地上, 在十二亿人口中,我们所见所闻,实在只可以说如“九牛一毛”。 还有数不尽的圣徒,有的已离世,另有他们亲身经历的惨痛, 或是蒙神大恩大爱的实情,除其本人之外,别人根本无法了解 其实情。就如夏弟兄和姚弟兄,为什么惨死后还满面笑容?那 个十三岁的小姊妹,在答了“我父亲的名字叫耶和华”之后, 为什么哈哈大笑?这些我们都只能按过去的历史,或圣经上的 原则来推测,可能是神当时向他们显现,或向他们说话了。但 真实的详情,就只有等到主那里时,才能明白了。然而,有一 件事,是我们现在就可以清楚明白的。

  中国大陆的圣徒,在共党政权之前,大约只有七十几万,现在 已增加到约八千万左右了。

  ……“这是耶和华所作的,我们都看为稀奇。哈利路亚!荣耀 归给神!”(完)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