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生命诗歌(四)

司提反

   盖恩夫人说:“基督徒生命的长进是用他‘脱离己’的程度来 衡量。”当他开始努力追求时,神必定以里面美好的同在,外面的祝福及恩赐来吸引他。但这些还不过是外在恩赐,而不是 里面生命的纯洁。好像以色列人出埃及时他们夺取敌人许多金 银财宝,到旷野也吃了随着他们的活水和吗哪,但他们内心还 尚未更新(林前十1--5),唯有己生命的治死才能在新生命 中有长进。

  保罗在罗马书第六章所得的启示是:“我们若在他死的形状上 与他联合,也要在他复活的形状上联合。”希腊文“联合”是“接枝一同生长的生长。”意思是说,我们若住在他里面,接 受圣灵的治死,我们的生命必在他复活的生命中成长。保罗在 他自己的经历中说到:“晓得和他一同受苦效法他的死,或者 我也得以从死里复活。”(腓三10)又说:“我们若与基督同 死,必与他同活。”(提后二10)

  信徒成圣的生活是在乎他是否进入与主同死的认识和经历,关于“与主同死”的真理十字架的使徒,宾路易师母讲得最清楚。“与主同死”的生命历程盖恩夫人“由死亡得生命”、“与神 联合”以及“灵命历境和危机”有最完美的讲论,还有十字架 约翰的“心灵的黑夜”也是被称为教会的名著。

  至于实际的经历,恐怕要推盖恩夫人的自传“馨香的没药”为最,再其次是圣徒们所留下的诗歌,这些描述与主同死、同活的经历可说是基督冠冕上的宝石,是圣徒追求所得荣冠。因为 他们经过神爱的击伤和医治,已成为基督完美的新妇。下面我 们再介绍这方面的诗歌:

一、“刮这不肯放我的爱”——马得胜(圣徒诗歌一八一)

  你这不肯放我的爱,疲倦的我今息于你;
   我将余生还你若债,好使它在你这深海
   能以更为丰溢。
   你这照耀我路的光,我将残灯带来交你;
   我心还你所借火亮,它的日子藉你太阳
   就能更为明丽。
   你你这用苦寻我之乐,我心向你不能怨怼;
   暴雨乃是彩虹之辙,你的应许你必负责,
   转瞬便无眼泪。
   你这使我抬头之架,我不敢求与你相离;
   我的荣耀我已葬下,即此长出生命红花,
   永远开放不已。

  马得胜生于一八四○年苏格兰的歌斯高,父母亲均爱主及敬虔。父亲是当地教会的长老。他十四岁就在家庭聚会讲道,有一篇“我们在天上的父”还被印出来传阅。由于他出生十八个月时 眼睛因病受到感染,视力逐渐变坏,只能用微弱的视力来阅读, 到十八岁几乎近于全盲,虽然他的视力不良,仍于二十二岁读 完硕士学位,三十九岁获得博士学位。

  他在这段期间,因为得到大姊无私牺牲的帮助,使他在学习和精神上得到扶持。四十二岁时他出任伯尔纳教会的传道人,牧养二千多信徒,到处点起爱主的火焰。他就在身体的软弱中学 习更多与主相交,也因此认识了基督为爱所受的苦难,于是他 便能像保罗一样丢弃属世一切的虚荣,使“己”生命下葬于卑 微的尘土中,从而长出属灵生命的红花,永远开放不己。

  关于这首诗写作的背景,他的妹妹说:

  “一八八二年写这首诗的时候,他已经四十岁了。当时是夏天,亲友有丧事,家属们正忙于办理丧事之时,他独自潜思默想,于一刹那间写成的。”

  马得胜自己也说到这首诗的产生经过:“这完全是一时灵感的结果,该诗写来至为快当,似乎只在几分钟内就书写完毕,而我们只觉得自己好像一名速记员,把那位真作者所念的,一字 一句记录下来。我曾经历过许多内心的痛苦和忧愁,这首诗便 是痛苦所结的果子……,我在最后一节写到‘让红花开遍’一 句时,特别想到牺牲精神所开的鲜花。因为白花象徵兴盛,红 花则代表为爱牺牲自己所开之花。”

  由于他被主的慈绳爱索牵引在内室与主有亲密的交通,所以旧生命得以逐渐失丧,新生命也逐渐成长。他成为当代属灵的领袖,引领许多心灵渴慕主的信徒进入与主交通、背十架的道路, 为后来英国教会的复兴立下了一块美好的根基。

  在他眼疾的痛苦中,使他的属灵生命得以在内在的启示和异象中成长,使他外在的恩赐能彰显出内在的生命。他的另一首诗歌“求主把我捆绑”或译为“愿作主囚”,最能说明主耶稣所 说之“由死亡得生命的奥秘”。

二、“求主把我捆绑”——马得胜(圣徒诗歌二八九)

  (一)求主把我捆绑,我才得着释放;
   愿主迫我向主缴械,我才得胜奏捷。
   当我倚靠自己,我就失败危亟;
   当主膀臂将我监禁,我手就更奋兴。
   (二)我心未交主时,真是软弱愚疑;
   自己所愿自己不行,万事漂流无定。
   主若未加锁练,就难自由进前;
   求主慈爱将它奴隶,它才会得能力。
   (三)我的生命未死,终身总是丧失;
   胜少败多,实无能力,时为肉体叹息。
   我若没有死过,我就难以活着;
   求主使我脱离自己,才会完全得你。
   (四)我今认识了你,也略知道自己,
   所以今后真不愿意 再藉天然能力。
   求主永远的灵 使我生命全钉,
   使我治死肉体行为,主兴盛,我衰微。

  马得胜一八九○年在苏格兰敦巴顿夏作此诗,同年在他的《圣 诗》发表,标题为“基督的自由”,经文根据为以弗所书第三章一节,“因此,我保罗为你们外邦人作了基督耶稣被囚的。”

  通常我们不以囚犯是自由生命的;投降者是得胜者。但在属灵的境界失丧乃是获得的方法。降服乃是得胜的途径。就如圣经如此说:“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太十六25) 保罗所说:“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林 后十二10)

  盖恩夫人说属灵的联姻,就是作耶稣基督爱的囚奴,这是新妇的灵。

  约翰福音第十二章二十四节把我们在神里生命成长的真理表达 无遗:“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这是一种自然的现象,它要死才能继续 生存。主接下去将这真理应用在信徒的身上说:“爱惜自己生 命的,就失丧生命;在这世上恨恶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 到永生。”(同上25节)等于说,我们要向神活,就先要向自 己死。

  关于进入神爱中的经历,教会历史上最著名“至圣所中的圣徒”特司谛更有一首最出名的诗,顺便介绍。

你这神的隐藏的爱——特司谛更(圣徒诗歌二八八)

  (一)你这神的隐藏的爱,长阔高深,无人知悉;
   远远我见你的光采,我就叹息望得安息;
   我心痛苦,不能安息,除非我心安息于你。
   (二)你的声音,仍然隐招 我来负你甜美的轭;
   我虽几乎前来应召,但是惧怕前途阻隔;
   我志虽定,我情却离,我欲向你,反而背你。
   (三)全是恩典!使你吸引 我心向你追求安息;
   我虽追求,不能亲近,流荡的我无所凭依;
   哦,要何时不再流荡,所有脚踪向你而往?
   (四)日下有无什么东西,与你相争来分我心?
   呀,我求你把它割弃,让你作王无人与竞;
   我心才会不再拘泥,当它藉你得了安息。
   (五)哦,我求你埋藏这己,使主(非我)从我而活!
   恶欲邪情钉死绝迹,不私留一宝贝罪恶;
   除你之外,在凡事上,使我无求,使我无望。
   (六)哦,主,给我无上之助,救我脱离无用之虑;
   赶出己意离我心府,离我全人隐密之域;
   使我作个顺命的人,不断称颂,时常感恩。
   (七)求你使我时刻离地,谦卑等候听你吩咐;
   求你对我时常题起;“我是你爱、你命、你主。”
   来听你声,来觉你力,来尝你爱,是我所期。

  特司谛更是德国摩尔镇人。十五岁因遽遭父丧,被迫辍学,被母亲送到亲戚家中作学徒。

  十六岁在曼汉做学徒的这段期间,特司更就遇着了神的恩典而大受感动。这是因为认识了一位敬虔的商人,在与他交往中,那年轻的特司谛更心里,就留下了如此深刻的印象。以致他迫 切地渴慕要有一个心意的改变,因此,就整整花了好几个夜晚 来祷告、读经与操练敬虔。接着发生的一个插曲可能促使他在 本质上深深地觉醒。

  有一次,他被打发到杜易斯堡去;当他在杜易斯堡的森林中时,他忽然被一种剧烈的疼痛所攻击,觉得快死去一般。他离开路边一小段距离,迫切地恳求神拯救他脱离这样的疼痛,延长他 的性命,好让他能够有更多的时间预备自己来迎见永远。突然 他的祷告蒙了垂听,痛苦就立刻地消除了。因着这个祷告蒙了 应允,这位敬虔的青年人,就深觉必须把自己完全地、毫无保 留地献给这位善良、怜悯的神。

  以后,特司谛更领悟到属地、暂时的事物都是全然虚幻,惟有那永远、属天的事物在他看来,才是全然地宝贝与伟大。因此,四年学徒期满,他就选择了另一项更安静的职业,他与几位单 身弟兄一同生活,从事手工维持生活,安静与神交通。

  这位曼汉的圣徒,是这世界上最安静的人士之一。他认为:基督人很需要“常常进入他自己里面那神圣的安静中”,因为惟有这样,才能听见神的声音,遇见神。

  特司谛更也操练里面的祷告,藉此他认识灵被吸引亲近神,而停留在他的面光中:“祈祷就是仰望那位无所不在的神,且我们被他看见。”(参歌二14)特司谛更称这样的对话一个甜 美的安静,而他整个的生活化成了一个祷告,以致他可以坐着 或必要跟人讲话时,里面仍继续不住地祷告。

  在这样神同在的安静里,特司谛更开始发现一种喜乐,是一般置身于外面各样变化中,以及不断有新关系的普通人,所完全不能明白的。这种在里面可意识到的,神同在的实际,产生了 一股大能大力运行在他身上,使他的魂里满溢出欢呼的喜悦。 自这股最清纯喜乐的感觉里,涌出他的见证:“我无法形容当 我独居时,是何等地欢悦,我常想这世界上没有一个王,能活 得像我那时候那样地满足。”

  后来神喜悦把力量赐给他里面的人,使他如此体会主耶稣使我们与神和好的恩典,以致他这样充满了信心被提升至一个地步,能从自己的经历里,带着极大的权能与恩膏来描写、述说神我 们救主的大爱。

  在他的生命里,神的同在就如同车轮的轴心一般,一切的言论均源集于此;且引领他的生活达到一种特别安宁的光景中,其中再无恐惧的空处。也就是从这无法形容的神的同在中,涌流 出了他传道的能力,以及灌注了他医治人魂的恩典。

  另一位,众所皆知的盖恩夫人,她的经历,请看她在诗中的描述。

三、我是一只笼中小鸟——盖恩夫人

  我是一只笼中小鸟,远离天空旷阔野地;
   是他将我安置于此,我愿向他歌颂不已;
   如此被囚我甚欢欣,因这我神使你称心。
   禁中我无他事可作,终日就是静中歌唱;
   我所使之称心的神,也在倾听我的颂扬;
   他捆绑了我的翅膀,却爱俯首听我歌唱。
   哦神!你是有耳能听,你也有心施爱赐福;
   我的音调虽然粗陋,你却毫不鄙弃厌恶;
   因你知道音调之弦,乃是甜美之爱所弹。
   这笼将我四面禁锢,我难外飞任意遨游;
   我的翅膀虽被困住,我心我灵仍是自由;
   监牢墙垣不能阻挡,心灵所有释放翱翔。
   我心超越监牢之门,我灵腾飞何其自在!
   向着心爱之主腾飞,他的旨意我所敬拜;
   在你坚定旨意之中,我灵得到自由欢腾。

  盖恩夫人原名莫特.玛格丽,生于一六四八年,法国芒特基斯,父母都是虔诚的基督徒,父亲特别爱神。八岁时就将自己奉献, 立志去修道院作修女,但因身体不好,家人拦阻而作罢。十六 岁嫁一个二十二岁的富家之子盖恩。但她在新家庭中受到婆婆 敌视、丈夫疾病,以及自己重病,甚至连使女与她婆婆联合起 来苦待她。我们从她的自述中可以知道一些。她说:

  “我结婚的时候不过十五岁多一点,后来使我更惊奇的,就是我在父家所学习的一切风度,非失去不可。因为在父家的时候, 无论说话行事,都有上流社会人的风度;而在这里我是他们所 不齿的人,总是反对我,找我的错处。如果我要讲德性,他们 就要争辩,他们使我羞辱,使我闭口不言。从早到晚一直辱骂 我。我的婆婆有意在凡事上反对我。为着要使我更难受,就要 我做最下等的贱役。她一切的事业就是刺激我。她也唆使他的 儿子照样待我。他们将那些最下等的人抬高在我之上,我的母 亲是很要面子的,她若知道必难忍受;所以我没有将我的事情 告诉母亲。但是别人却告诉了她,她就责备我,说我不知道保 守自己的家门,好像无灵性的人一样。我虽然不敢告诉母亲我 实在的情形,可是我心里的愁闷和痛苦,几乎叫我预备死了。”

  就因她所受诸般苦难,她对地上的福乐能轻看,进到里面寻求住在她里面的基督,而得到安慰。所以,她能忍受别人外面的 苦待。她说:

  “无论是丈夫,或是婆婆,任凭他们怎么苦待我,侮辱我,我都能安安静静地忍受;这事并不为难,因为我里面充满了神, 就外面的苦好像不觉得一样。但是有的时候(就是里面没有什 么的时候),因为他们种种的虐待,也要落下泪来。为着要使 我谦卑在他们的面前,我肯替他们做最下等的贱役。但这一些 都不能得他们的心。当他们向我发怒的时候,虽找不出我有什 么错处,我还是去求他们的赦免。就是对那个使女,我也如此。 有时候她真是傲慢得很;她待我的情形,是我所不愿意待最下 等奴隶的。”

  于是她逐渐脱离了己的骄傲、自爱、自卑。基督的荣美逐渐从她身上彰显。关于这一点她说:

  “治死自己——魂的生命——是一条卑微的道路;因这能将人一切的倚靠都除去;在此所有的杂质、渣滓,以及一切自私的 东西都除净了,好像金子被炼净一般。从前的时候是满了自己 的见解,和自己的主张;现在就顺服像孩子一样,再也不自作 主张了。从前有一点小事情就要和神相争;现在什么都不争了, 顶天然的顺服神,一点也不勉强,一点也不作难了。一切的坏 脾气都消灭了。本来很爱虚荣;现在却爱贫穷、微小、谦卑了。 从前看自己比别人高;现在却看别人比我强了。想不到现在能 以无限的爱来爱我邻舍,并有极大的宽容,正如狼变成羊一般。

  当我忍受各样困苦、试炼的时候,我并不去游山玩水,来解我的忧愁。别人去,我却一直住在家里,我以认识耶稣基督为至 宝,其余什么都不要了。所以我惟一娱乐的场所,就是我自己 的房间。”

  当她被主炼净之后,便成了主活水的江河供应了许多乾渴的灵魂。她说她到一个修道院:

  “在那里有很多人来看我,神有一种恩赐给我,我觉得有使徒的情形,叫我能分辨那些来和我谈话的人,以致我所给他们的 都使他们希奇,因为他们所得的正是他们所需要的。哦,我的 神哪!这都是你作的阿!从早晨六点起,至晚上八点止,我一 直讲到主。在短短的时间中院中两千人都得救了,人从各处来, 有近的,有远处来的,有的是僧人、神甫,有的是世人,有童 女,妇人,寡妇。神使我能不加思索地叫他们都得着奇妙的满 意。”

  又有一次,她到另一个修道院,有许多修士也得帮助。她说:

  “院里的主人与总管,很称奇修士们的改变。但是他们并不知道什么原因。有一天,他们将这事告诉一位收税的人,收税的 人说:‘这是神藉着你们所反对的那位女人所作的。’他们听 了觉得惊异,他们自己也谦卑、顺服、实行祈祷,就是照着主 藉我所写的一本简易祈祷法。他们由此小书得益很多,总管对 我说:‘我现在已成为一新人。从前因为思想迟钝的缘故,以 致不能祈祷,现在就极容易,满结果子,并知道神的同在。’ 主人也说:‘我能说我已经为修士四十年了,可是从来不知道 祈祷,也未曾尝到神的滋味。自从我读了这简易祈祷法之后, 我已尝到神了。’

  神藉我带领不少的人归他,他们也是我的真儿子。有三位出名的修士也得救了。他也用我拯救不少的修女、祭司、修士等等。 主又给我一个属灵的女儿,主也用她救了不少的人。”

  在她的自传中她记载着:

  “在这十年牢狱的长期苦难逼迫中,我也不必多说了;因为我曾经历过各种的监狱,多年的放逐,许多的十架,以及一切能 想像得出的苦楚。其中有的事因为是太丑,宁可因为爱的缘故, 秘而不宣。

  我忍受了又长又苦的逼害,又痛又酷的病患;灵里又觉得枯乾沉闷,在这种情景中我只能说:‘我的神,我的神,你为什么 离弃我!’全世界的人都反对我,我也和神站在一边反对我。”

  “但是我想这已经够了,为的是要显明神在我身上十字架的运用。我想我也应该写一些事实来彰显人的虚伪证明我不过是一 位无辜受苦的人。

  当我在维新纳被囚时,度日极平安。我唱喜乐的歌,服事我的女佣都学会了。有时我们就一同歌唱。哦!我的神,囚牢的石 头好像宝石一般,我看它们的价值,胜过世界灿烂的荣华。我 的心已充满了那一种的喜乐,就是神赐给爱他的人在极苦的时 候的喜乐。当我在彼斯底的时候,我是苦到了极端的时候,我 对神说:‘哦!我的神,如果你愿意作一台新的戏给天使和世 人看的话,就愿你的圣旨成全!’”

  “我是一只笼中的小鸟”就是她在维新纳监狱里的时候所写的。她的另一首诗歌是:

四、长久陷入忧患苦痛

(Long Plungedin Sorrow)——盖恩夫人

  长久陷入忧患苦痛,我就退到你的手中;
   丝毫无保留;
   你手擦乾我的眼泪,使我哭脸满了光辉;
   再无苦泪可流。
   再见!你这虚空欢娱,无味消遣儿戏乐趣,
   对你我失口味。
   真实快乐乃在十架,其他娱乐尽是虚假——
   主是如此定规。
   哦十字架!才是福气;它的损失乃是利益;
   其苦也是甘甜,
   所有心思、心志、心情,在此全都得以炼净,
   尝到真乐之满。
   苦中自爱难能得益,因它总求自己安逸;
   除此它无福气。
   真实之爱目的高尚,舍己乃是它所欣赏;
   受苦是它所喜。

  正如乔治.波纳在他“古老的十字架”的诗歌副歌中所说的:“我宝贵古老的十字架,一直到我俯伏主脚前。我坚持古老的 十字架,等有天我将它换冠冕。”

  关于她在神的爱中被剥夺的经历,在盖恩夫人的传记“馨香的没药”中,曾清楚描述。一六七四年间,她进入她所说的“剥 夺与弃绝”的光景,六年多之久一直如此。这虽是长期痛苦的 经历,却因此少有人比她更能说:“这样看来,死是在我们身 上发动,生却在你们身上发动。”(林后四12)因为从她在世 直到她死后迄今三百多年来,她对于属灵的弃绝与治死的亲身 认识,为许多人带来亮光与生命。她说:

  “我彷佛是从享受的宝座上被逐出来,像尼布甲尼撒王与野兽同居一样——就外表说,我落在极重的试炼与悲惨当中,但至 终却带给我极大的益处,因为是出于神智慧的安排。”一切可 感觉的安慰都失去了,神安排一系列的环境熬炼她,彷佛火上 添油一般,直到她所固守依恋、所以为极大喜乐的一切都成为 一堆灰烬。但正如她的传记所说:“神定意要她完全属他,且 达到最高、最丰满的境地;他盼望她拥有真实的生命,毫无一 点虚假的掺杂,换句话说,就是要从神的性情中不止息地直接 涌出生命来。为达这些目的——也许我们可以这么说——他必 须挪去她里面一切的倚靠与扶持,只剩赤裸裸的信心。”她能 够爱神的旨意,即使对她的天然来说常是一个试炼。她在试炼 时如同罪犯一般,不再敢看自己任何美德。她描述这段枯乾、 里面被剥夺的时期说:

  “我那么狼狈,如同不敢举目的罪犯一般,只以尊敬的眼光来看别人的美德。在我周围所有的人身上,我都能或多或少找到 一些良善,但我昏暗忧伤的心思,却无法在我自己里面找到一 点良善和可喜悦之处,倘若有人说了一句慈爱的话,特别是称 赞我时,在我的感觉里都会是很大的震撼;我会对自己说,他 们不太知道我的困苦和堕落的光景。反之,当他们责备或定罪 我时,我就觉得他们说得很正确。”

  七年之久,她经历了里面与外面的弃绝,至终黑暗退去,永远的荣光回到她里面。神使极其尊贵美丽的生命,从被弃绝的己 的灰烬中,生发出来。盖恩夫人说:

  “一六八○年七月二十二日是个欢乐的日子,我心里一切痛苦都脱除了。就在这一天,完全的生命回复了,我得着完全的自 由,忧郁重担都离我远去。我原以为永远失去神了,但我又找 到他。他带着无以言喻的庄严与圣洁回到我这里。他用一种难 以解释的奇妙方式使我过去所失去的一切重新得回,且更加丰 盛得益。我的神啊!在你里面我寻得一切,且超过一切!现在 我所得着的平安是那么神圣、属天、不可言喻,几年前我曾享 受过的是安慰与平安——那是神的恩赐,而非赐恩的主。但现 在我被带入与神的旨意何等和谐的光景中,不论那旨意带来安 慰或痛苦,我都能说,我所拥有的不只是安慰,乃是安慰的神; 不只是平安,乃是赐平安的神。在这种单纯的安息,与神旨意 全然和谐(不管这旨意要求的是什么)的有福光景中度一日, 也足以弥补那多年的苦难了。”

  当盖恩夫人在维新纳监狱里的时候她写了一首顶美丽的诗歌。大意译在下面:

我是一只笼中的小鸟

  我是一只笼中的小鸟,
   远离了佳美的田野、山林、花草;
   因着你——神——被囚,我心何等高兴,
   所以我终日歌唱,向你吐露柔情;
   ?用慈绳爱索,捆绑了我浪漫的翅膀,
   却又俯首细听,我幽静的歌唱;
   哦,甜美的爱,激励何其深沉,
   甘作囚奴,不愿高飞远遁。
   谁能识透,此中铁窗风味,
   因着神旨,竟会变成祝福和恩惠?
   亲爱的主,我尊重敬爱你所定的道路,
   但愿万有,举起心口,向你赞美,直到永古。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