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良心与新生命(三)

哈列斯比原著 司提反编写


律法治死旧人的过程

  一个平常人,生活与大多数人一样,必定承认自己有失败和缺点,也承认他的宗教生活还不及格,道德生活也有毛病,但对于他的旧人却仍然很乐观,他打算一有机会,就要把这个旧人加以刷新和改良,但目下的光景还不便当。

悔 改

  但忽然神使这一切都归于无有。藉着神的道和醒悟过来的良心,这个人开始看出来他所需要的是悔改和一种全然更新的生活。但他那个为己的旧生活并未因此而败坏,他现在定意要作那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悔改。所以他诚恳迫切的下手去做,他以前的生活是 漠不关心,放荡不羁,但现在他定意要悔罪改过。

殷勤

  不料神把他这计划也推翻了,藉着神的道和醒悟了的良心,这个人就明白悔改的事和他原先所想的大不相同,他开始明白悔改也包括内心中的改变。

  但他的“旧人”还是没有破坏,于是他又下手并且更加殷勤。他每天祷告,求神使他心中有一种新态度,他也藉着圣道和默想与神交往,他与信徒也多来往,除此以外,他更与罪奋斗,不单言语行为上,也是在思想欲望及想像之中。他这种奋斗自然没有多少 结果。但他的旧人并不失望,他以为将来,就是在敬畏神和圣洁的事上多受点造就之后,总要成功。

爱神

  但神又对他的计划加以破坏。藉着神的道并他易受感触的良心,这个醒悟了的人又看出来神所希望于他于神的态度是爱,并且觉得他只有一件事难得去作,就是爱神。除了这一件以外,他也很能够作点事:他能恳切祷告神,他能专心致志的听神的道并念圣 经,他能弃绝罪恶和不敬虔的事,他能牺牲时间、精力、和金钱去服事神,甚至他能为基督的名受点苦。只是不能使自己爱神,因为他的良心安静且有力的对他说: 你作这一切事都是为己,并不是为神,你现在和先前一样,仍是爱自己过于一切。

痛悔

  但这种觉悟也不能败坏他的“旧人”,他还有个办法。奇怪,为什么早些没有想到这个法子呢?这个法子就是痛悔。圣经中特别提到神何等乐意收纳痛悔的人,于是这个人就照样去懊悔、认罪。一切传道的人岂不都是说,罪人要得救必须到神面前忧伤痛 悔,并因耶稣基督的名接受赦罪之恩吗?

相信

  不料神把这个方法也破坏了。藉着神的道和他的良心,醒悟了的人又开始看来他的痛悔是以自己为中心的,和他以前所作的事一样。他彷佛是为罪忧伤,但并不是因为看见了自己的罪使神伤心。他完全像一切为己的人一样,因罪所带来不幸的结果而忧愁,若 不然,他的心一定要冰冷刚硬。他清楚看见自己每天得罪神,却不能使他忧愁伤心,这种觉悟并不能败坏他的“旧我”。但他还有一个出路,更希奇的是为什么没有 早些用呢?这出路就是相信。在全部新约中岂不是指明,在新约中罪人要赖恩得救吗?单靠着恩典。传道人都是清楚透澈的说得十分明显,只要你相信!于是醒悟的 人就十分诚恳的要去相信,现在他以为这一回什么都好了,只要相信就够了。

无法相信

  但神也败坏了他这个出路。因为这时他醒悟了的良心清楚知道,相信并不是像他所想的那么容易。这个寻求的人明白了单口说“只管信”!而不注意信仰的真义,那还不够。于是最后他就断定相信真是最难不过的一件事。圣经上论到神的恩典,基督的救赎, 和因信称义等等,他自然容易相信,但他怎能信这些都是为他而设立的呢?这并不是说他所犯的罪比别人更多更重,但神如何能赦免一个不从心里为罪痛悔,反而暗 暗与罪来往的人呢?

绝对失望----治死旧人工作完成

  终于神治死这旧人的工作完成了,旧人已经筋疲力尽,把从别处得到的和自己所发明的种种方法都用尽了,每一次都以为这个方法足能救自己,但现在再看不出来什么出路了;再无法可以得救了。这就是丹麦大哲学家祁克果所说的“绝对的失望”。

  这等人完全失了自信,以前他单仗恃自己,但现在良心醒悟过来,就不能不对自己绝望,而看自己是沉沦失丧了,若前面所提的那些方法中没有一个能救他,那就再没有什么得救的办法了。

  圣经中说神诫命的目的乃是:“叫罪更显出是恶极了。”(罗七13)“律法上的话,都是对律法以下的人说的,好塞住各人的口,叫普世的人都伏在神审判之下。”

  这个罪人现在就正是这种情形,他自己却不明白,只以为一切方法全都失败了。在他看来那起初很顺利的醒悟和悔改,现在却全然归于败坏,以致于无论是神或他自己都无法挽救。现在神的愿望成就了,就是用这坚强痛苦的办法将他“治死”。

  到底神的愿望是什么呢?保罗在一个地方说:“这样,律法是我们训蒙的师傅,引我们到基督那里”(加三24)。这个人现在就是被师傅引到基督那里,神藉着道和醒悟而更新的良心,把他引到基督面前,罪人自己却不明了这件事。他自己觉着从来没有像 如今这样远离基督,但他每日的行为却很能证明种感觉是错误的。因为他的思想和他的愿望现在实在是完全以基督和他的十字架为中心,连在他以为神已经弃绝他而 完全失丧的时候仍是如此。

信心的困难

  信徒在进入福音的信心时,由于良心的控告及旧人努力的搅扰,使他产生信心的困难,原来圣经告诉我们,人得救的恩赐(信心)乃是神所赐,不是出于人的行为(立志),免得有人自夸(参弗二8、9)。

  人进入救恩只有一条路,就是心转向神,凭着神的话,靠着圣灵等候所盼望的义。(参加五6)人接受神在主耶稣救赎的信心乃是神所赐的,但神只能赐给那些放下想靠自己行为称义的人。故此,犹太人未能得着神所赐的义,就显而易见了。(参罗十30--33)

  我们所看到“因信称义”信心的困难,使我们明白人的肉体在神的救恩上一无用处,反而是一个拦阻。这不但在因信称义上,而是在一切属灵真理上都是一样。一般说来神赐给信心的过程是有三个步骤:一是启示真理,二是藉着所启示的真理,治死旧人的自 义和自信。三是赐下信心的恩赐,使人靠圣灵得着所盼望的义。

  信徒若未经“旧人治死”的过程,因信称义的过程必不得完成。再者旧人治死的程度越完全,他对神的信心必越完全,他也越容易进入蒙福的道路。故此,罗马书第七章的经历是进入罗马书第八章的预备或阶梯。然而要脱离罗马书第七章肉体努力的挣 扎,就得回到罗马书第六章接受神在基督所预备,“旧人与主同钉”的福音,因信接受“与基督同死、同活”的福音。

  以下,我们来看哈列斯比的说明:

  在此我们要注意这位切心追求救恩的人,他的情况如何。

  神藉着圣道和他醒悟了的良心,将关于罪自身全部的真理都向他指明了,并且他也整个的相信了这真理。但同时神也藉着道和醒悟了的良心向这罪人宣布福音的真理,就是基督所作成的功,却已经有了一种信心,就是信神的律法,也信神的恩典。不过只有这 一个困难,就是这种信心不能给他什么平安。他是已经被引到基督面前了,并且他除非在基督的十字架下就不能心满意足,但他连在心中也不能全然安稳。他相信基督,但对自己却怀疑,以致于以为自己不能在神的救恩中有分。他相信神的恩典,基督所完成的赎罪之功,并相信神乐意赦免人的罪,但他不敢把这些恩典应用在自 己身上,他这种感觉,有两个原因,实际上只是一个,但为明白起见可以分成两个:

  第一,神藉这一切方法所要给他的教训,他并没有完全领会。这教训就是:“你的旧生活和你的旧我已经完全败坏而无可救药了,你断不能变化或改良他。你只能做一件事,就是承认你目下的情形,并承认你自己不能把你的旧我为己的心改过来,你唯一所 要作的就是带着不可救药的旧人来,放在我的十字架脚前,因为你全然是恶的,所以你首先要在这里得到罪赦之恩,而后我更要在你里面造一个新人。”

  但这正是那追求救恩之人所难得同意的事,他本于旧人传统的观念,很易得以为他的改变,是要藉着自己的良心来作成,只有良心能在个人心里产生那道德和灵性上的改变。因此当他一发现自己不能改变心的旧状态时,就大大的绝望。

  第二,这个醒悟了的人同样难得领会神所要教导他的赦罪之恩。神有赦罪之恩,他容易相信。但他的困难是神如何赦罪,他难以明白神凭着什么根据赦免他的罪。自然他容易相信基督赎罪之死就是那根据,但他难以相信赦罪之恩是完全因着基督的缘故而赐给 人,在这一点上他的良心就感觉不安。他要自问:“神能为耶稣的缘故赦免一个不能与自己的罪分离的人吗?圣经岂不是说‘要悔改信福音’(路一15)吗?我的懊悔是失败了,一个还未曾十分痛悔己罪的人,能有信福音的权利吗?”

  更进一步,神能为耶稣的缘故赦免一个在心中与罪相连的人吗?圣经岂不是也说人必得全心在主面前专诚吗?再者,神能为耶稣的缘故而赦免一个不相信且恐惧怀疑的人吗?圣经上岂不是说“人非有信就不蒙神的喜悦”(来十一6)。

结 论

  以上所述,是追求救恩之人在相信赦罪之恩上所遇到的困难,这些困难形成了一个古老复杂的问题。当保罗讨论律法的义和信心的义,靠律法得救和靠信心得救时,曾提到这个问题。靠律法得救是旧人所用的得救的方法,我们很易去信,要使神爱我们,赦免 我们的罪,必须使他在我们的心中找出一些良善来。

  起初,我们都以为自己一定有些良善,神一看见我们这些良善,就必赦免我们的罪,但不 久,我们就觉得在我们里面并没有良善,于是就想竭力变成良善,竭力改变我们生活的方式和心中的态度,并且以为神一看见了这些改变,就要怜悯我们。后来我们 才看出来在我们里面没有良善,更进而晓得在我们里面也不能产生什么良善。于是我们就以为必须神在我里面作出一些良善的事:就如心中的新态度,为罪真实忧伤,胜过罪的能力,这样,当神看见了这个光景,也必赦免我们的罪,并使我们作他的儿女。
(完)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