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我怎样得着----说不出的喜乐(二)

巴新

虚伪的修养

  当我在英伦时,实在花了许多精神去学习西方的风俗、礼仪。虽然我从来不会欣赏西餐的滋味,但我学会用刀叉吃饭。我经常去戏院和舞场,我想学会西方的一切。换句话,就是我要做他们所作的,过他们那种写意的生活。这样的生活,我差不多过了两年之久。

  当我学业修满之后,我就自己发一个问题,“我在英国到底得着什么?”我知道我学会了穿硬 领的西服,打好领带,擦亮皮鞋,刷整头发。每天还要说很多次的,“谢谢你”,“很对不起!”因你这样说得越多,人家越认为你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同时,我 也学习时髦,学他们怎样喝酒,换句话说,我学会了怎样敬奉我的身体。我又自问:“我学了这些;是不是比以前更快乐?”但我的心灵告诉我,我实在更坏了。因 为我变得更自私,更骄傲,更贪婪,我对父母和朋友的敬爱现在都消逝了,并且我学会撒谎的艺术和欺骗父母。我知道了可以作坏事,只要能不让别人知道就好了。

虚空的虚空

  我曾经到过英国和欧洲各地游历,我参观过许多的博物馆、艺术馆。我也穿过许多高贵的衣 服,吃过许多大菜,我也结交许多朋友,有贫的,有富的,有上等的,也有下等的,并且参加许多的社会活动,甚至在许多娱乐中放恣自己。我也得到我所需要的教 育,但我始终没有感觉到快乐。因此,我就想:或许是因为我还不够开化吧!于是我就问我的英国朋友:“你觉得快乐吗?”我将这个问题问过许多学生、教授和职 员。我常常这样说:“你们有可爱的儿女,美丽的家庭,宽敞的花园,差不多凡事都可随心所欲,但你们到底有没有快乐呢?”始终我没有碰见一个真正得着快乐的 人。于是我就对自己说:全世界都是:“虚空的虚空”。

  我以前常这样想,如果印度能文明起来,就会变成天堂一样,那些良好的教育和卫生,能将 印度一切的恶都除去。但现在我亲眼看见英国的教育和卫生,也不能将社会上的邪恶除去,反而在英国的罪恶比印度更大。因此,我就不信教育和卫生,能解决这些 问题。对这些事,我常这样想:一个贫苦的印度人,当他受伤的时候,是找一块破布贴上去,同样一个有钱的英国人,要用三码长的白绷带包扎,但结果还是不能去 掉里面的脓汁和脏东西。

加拿大之游

  一九二八年,有一个学生团体,要去加拿大作假期旅行,我原想和他们同行,但这个团体的负 责人不让我去,他对我说:你跟我们一道恐怕不太方便,因为美国人不知道怎样和印度人相处。所以他劝我不要与这个团体同行。我就回答他说:“他们怎样对待我 都没有多大关系,我已经预备好与他们一同出发。”并且我也表明他们所做的事,我也能做。在那船上旅客很多,并且有种种不同的娱乐,我也参加了他们各种游 戏。

  一九二八年八月十日,我在船上看见一张布告,通知在船上头等客舱餐厅里,要举行一个崇 拜的聚会。我就对自己说:我的朋友和同伴一定都去参加,我不妨也去吧!但我觉得有点惧怕,因为我从来没有到过礼拜堂参加聚会。但我自己想着:我曾经到过许 多戏院、舞厅、餐馆,他们对我都没有什么损害,所以我想,基督徒做礼拜的地方,也不会有害于我吧!并且我常听说,头等客舱的餐厅,非常华丽堂皇,我应当趁 着机会去看看。这些自我辩论就说服了我,在后头找了一个坐位,就坐下来。

  当他们全体站起来唱赞美诗的时候,我也站起来,他们坐下,我也跟着坐下。当传道人开始 讲道的时候,我就想睡了,因为我实在不喜欢听。讲道之后,他们都跪下祷告,只有我一个人仍旧坐在椅子上。我自己心里想:“这些人根本不懂宗教的事。他们只 会剥削我们的国家,我想他们只知道吃吃喝喝,他们懂得什么?到底还是我们的宗教算是最好的!”因为我内心有了国族、学识和宗教的骄傲,使我不愿和他们一同 跪下,所以我就想溜出去。但我发现有人跪在我左边,又有一个跪在我的右边。我觉得如果我去打扰他们是不对的,但始终我不肯跪下。那时,我心里想,我曾到过 回教寺和印度庙,我也照他们的仪式脱鞋和洗脚,表示我对那些地方的敬重,在这里我也应当用礼貌来表示尊敬这地方。于是,我便冲破了我对自己国族的骄傲、学 识和宗教的骄傲,跟着我就跪下去了。

主耶稣的名

  请注意!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参加基督徒的聚会,以前我从来没有读过圣经,也没有人对我讲过救恩的事。当我跪下时,我觉得在我里面有一个极大的改变,我全身都在发抖,我觉得有一种神圣的能力进入我里面,将我高举起来。

  我注意到我第一个改变,就是我心里充满了极大的喜乐。第二个改变,就是我不断地呼叫主耶稣的名。我就说:“哦!主耶稣,你的名是可称颂的,你的名是可称颂的。”以往,我时常轻视这名,在谈论中常常加以嘲笑,这时候,主耶稣的名字对我变得非常甜蜜了!

  另一个改变,就是我觉得我与欧洲人是同等了。当我在伦敦的时候,我常常觉得与他们不同 等,有的时候我觉得比他们高尚,有时候觉得比他们卑贱。当我与英国人在一起谈话时,我常觉得自己是高尚的,我常说,我是属于古老的国家,我们有悠久的文 化。但当我与印度人在一起谈话时,我就觉得卑贱,因为我们印度人根本不懂得享乐,但这时我第一次觉得我真和他们相等了。

无喜乐的基督教

  我在加拿大逗留了三个月,我们游览过许多地方,就回英国去。在那里,我就定意要参加教会 的聚会,一九二八年的十一月,是我第一次正式去礼堂参加基督徒的聚会。当那些人聚会后出来时,我就注意到他们的面孔,但我看他们的面容并无喜乐,我想,这 些人好像来参加追悼会似的,因为我不明白他们的面容,为什么显得那样的严肃。我觉得这里有点不对,因为我认为一个认识基督的人,必定觉得非常快乐。从那时 候起,我礼拜天就不到礼拜堂去了,但平时礼堂没有人的时候,我却去里面坐坐。在伦敦城里,有许多古老堂皇的礼拜堂,有时候我就独自进去,坐在那静寂的长椅 上,我觉得实在非常安静。

新的生命

  很快地过了一年,但我从来未向任何人说起我作基督徒的经历,我也没有勇气这样做。但我以往抽烟喝酒的嗜好都没有了。这并没有人告诉我要改掉,但我内心觉得非常喜乐,所以我不再需要这些刺激了。

  一九二九年,我再回到加拿大,我到那里为要读完农业工程的功课。有时候要到农具厂去学习农具的制造,有时候也要到农场去实习。

  十二月里,我到温尼柏(Winnipeg)去。一九二九年十二月十四日,我对一朋友说: “你能不能借我一本圣经?”他很惊奇地对我说:“你!是一个印度人又是一个印度教徒也要读圣经!我听人说,印度教徒最不欢喜圣经的。”我说:“是的,我曾 经亲手撕破圣经,我的口曾辱骂过基督,但在过去一年半;我非常爱慕主耶稣,我听到他的名都觉得非常甜蜜。但我对他的生命和教训还是不认识。”他就从口袋中 拿出一本袖珍圣经给我,从那天到现在;这本小圣经一直在我身边。我拿了这本圣经,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从马太福音读下去,我一直读到早晨三点钟,神的话深 深地感动我。早上起来,我往窗外一望,看见整个大地都被大雪盖住,我就整天躺在床上读那本圣经。

为罪忧伤

  第二天,我读到约翰福音第三章,当我读到第三节,我读了一半就停下了,这几句话说:“我 实实在在的告诉你……”当我读完这几个字,我的心就跳得越来越快。我觉得有人站在我的身边,一直地对我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我以前常说:“圣 经的话是对西方的人说的。”但这声音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

  我从来没有觉得这样惭愧过,因为以往我反对基督所说的咒语,都显在我眼前,我在中学和 大学里犯的罪也都一一现在我面前。我第一次知道我自己是个大罪人,我发现我的内心是何等的败坏和污秽,我那种对付朋友或敌人的毒恨和我一切的恶行,都历历 如画的显在我眼前。我的父母还以为我是一个好儿子,我的朋友也以为我是一个好朋友,世界上的人也把我当作一个彬彬有礼的绅士,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真 相,想到这里,我的眼泪滔滔而下,我就说:“主啊!赦免我,我真是一个大罪人。”这时候,我觉得我这个大罪人真是无望无救。正当我大声呼喊的时候,这声音 又对我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擘开,这是我的血;为你流出,使罪得赦。”我明白了!我知道只有主耶稣的血才能洗净我的罪,也只有主耶稣的血才能救我。我 虽然不会述说,但我的内心充满了喜乐和平安。我有一个证据,证明我所有的罪恶,主都为我洗清,我也知道主耶稣已经在我心里作主,我只有感谢赞美他。

  大约过了两天,有一位朋友来找我。他对我说:“圣诞节到了,照例我当送些礼物给朋 友!”我说:“请你不要再送礼物给我了。”因为我没有钱好答谢他们。但他坚持要送点礼物给我,所以我就说:“好吧!如果你真要送东西,那么请你送我一本圣 经好了,因为我只有一本新约。”后来他就带我到卖物会去,他说:“你自己选吧!”他就真的送我一本圣经,直到如今我还带在身边,这是我最欢喜的书,也是我 最宝贵的。

  那时,我就拿着这本圣经,回到自己的房间,跟着就从创世记读起,这本书非常吸引我,有 时候,我竟躺在床上,一连读了十四个钟头。在一九三○年二月二十二日,我读完全整本圣经,并且将新约研读了几遍。以后,我就再读第二遍,第三遍……这样一 直读下去。以前我欢喜看杂志、报纸、小说的习惯都放弃了。我深信圣经从创世记第一章到启示录最后一章都是神的话,并且我心里对任何一节经文都不存一点怀 疑。

神的医治

  以前我常常觉得奇怪,为什么有些基督徒有喜乐,有些基督徒却没有喜乐。但以后我就发现, 凡是对圣经有疑惑的人,就没有真正的喜乐。起初我不明白围绕在我四周的恶魔,但藉着圣经的帮助,我有许多困难都得解决。我继续不断地读了两年圣经,当我读 到第二遍的时候,我就读到希伯来书第十三章八节:“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以前我患了好几天的鼻加答儿病 (NasalCatarrh),我也找了好几位英国最好的医生治疗,但他们都不能治好我的病。同时,我的视力也渐渐地衰弱,因此我就祷告主说:“愿主医治 我的鼻子,喉咙和眼睛。”第二天早上起来,我觉得非常喜乐。因为我病已经得了医治,这个启示证明我所信的耶稣,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从那时起, 我就得着祷告的权柄,为许多病人祷告,主也非常希奇的答应我的祷告。

蒙召传道

  一九三二年二月四日,我在加拿大温哥华受浸。受浸之后,我就到处作我蒙恩的见证。在那年 四月份的第一个礼拜,我被邀请去演讲关于印度的问题,散会之后,他们还继续提出问题来讨论,有人问我:“你对于在印度差会工作的印象如何?”那时,我就断 然下了一些很厉害的批评。当我回家跪下祷告的时候,我发现我不能祷告了。这时候有声音对我说:“你是什么人,竟敢干涉我的工作?你要别人为主牺牲,自己却 想回印度去作工程师,享受那安逸的生活。”这些话就像利剑一样地刺入我的心,真的!我心里早有许多计划和打算,要回到印度作工程师。我也说过,我要奉献所 有的金钱,为着主的工作。但主对我说:“我不需要你的金钱,我要你自己。”那天早上,我就跪下祷告,求主赦免我,我说:“主啊!愿你接纳我!我愿意受你的 差遣到任何地方去,无论是印度、中国或非洲,我愿意为你舍去一切,就是我一切的朋友,亲人和所有属我的,我都甘心为你放弃。”

  主说:“从今以后,你要靠信心生活,你不能向任何人求什么东西。甚至你的朋友、亲属, 你也不可伸手向他们求一杯咖啡,你不必再为自己打算什么。”我说:“主!你一面要我放弃一切财产权和我的家庭,另一面你要我单单地靠信心而生活,到底谁要 供给我的需要呢?”主说:“这不是你的事。”过了这么多年,我能为主的荣耀作见证,我从来没有向任何人要任何东西,就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也未曾向他们求 过,因为主是丰富的,他供给我一切的需要。以后我就在美国传一年道,因为我已经放弃作工程师的计划。(续)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