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与基督同死的联合

宾路易师母

   如果我们若不在真实的经历上深知十字架的底蕴与意义,我们就不能在现今的世代 中抵挡世界、肉体、和魔鬼的压力。

   基督的死有主要的三方面,是我们必须清楚认明的:

   (一)客观的事实——我们在基督的死上与他联合,就在他里面绝对的向亚当的天 然生命死。这乃是罗马书第六章一至六节所说的。

   (二)主观的把那第一的事实做出来。罗马书第八章十三节所说的“治死身体的行 为”,意思就是把基督的死,实施在“肉体”生命上面。

   (三)因着我们在基督的死上与基督联合,我们就有分于基督的生命,这生命在我 们里面长进到完全成熟。这就是腓立比书第三章十节所说的,我们藉着“他复活的 大能”来为着教会“和他一同受苦”,并且“效法他的死”。这乃是基督的“羔羊 性”。这“羔羊性”乃是藉着我们和基督一同受苦而成就于我们里面的。在此当注 意:这里所说的和他一同“受苦”,不是他在十字架上作神赎罪的羔羊所受的苦。

   一、同死的事实

   让我们读罗马书第六章里所说我们与基督同死的事实。请注意:“他的死”的字样。 “我们在罪上死了的人”(2节)、“已死的人”(7节)、“我们若是与他同死” (8节)。在希腊文中这里的“死”字含有“这死已经成全了”的意思。这字在哥林 多后书第五章十四节里也用过:“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又在歌罗西 书第二章二十节:“你们若是与基督同死”,又在第三章三节:“你们已经死了… …”。

   让我们再看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有一件事是明白的,也是显然的,就是:信徒在基 督的死上与基督的联合是绝对完全的,因此基督在什么时候死了,信徒也在什么时 候死了;基督死的怎样真确,信徒死的也照样真确;只是不像基督那样在这物质的 身体上罢了。这“死”在希腊原文的语气中是确实的,明白的,并且“我们已经死 了”,“你们已经死了”,这样的话,至少说过六次:罗马书第六章二节、七节、 八节、哥林多后书第五章十四节、歌罗西书第三章三节、提摩太后书第二章十一节。

   这叫我们与基督同死在客观方面的事实很明显了。在这几段的经节里,没有论到 “死的程度”,也没说到“主观的死”。(注:客观的死,就是主耶稣代替我们所 成功的死。主观的死,就是我们自己经历上的死。)这些事后文要说。现在我们所 要说到的,就是:要明明白白的把客观的事实,解释得如同十字架赎罪的道理那样 清楚,好像我们知道基督替我们成为罪,而且亲身在木头上担当了我们的罪一样。

   或者你要说:“这个我已经知道好几年了,但是在我的生命上,还不见得有什么改 变”。在这里我们需要认识圣灵,他是启示的灵。近年来有许多神的儿女已经接受 与基督同死的“真理”,但是他们并不是从圣灵的启示而得来的。他们说:他们 “已经与基督同钉”了,但是他们知道有了某种不可思议的原因,使他们虽然接受 了这个真理,却不改变他们实际上的生活,使他们得着他们所希望的。有一个缘故, 就是因为他们只用脑子——用一种理智的作用,或意志的选择,来接受这个真理。 如果这真是从启示来的,信徒就要看见它的真意义;圣灵要将那客观的事实启示给 心眼看得顶清楚,如同保罗在加拉太书第三章一节对加拉太人所说的。 还有一个缘故。何以许多信徒不能知道这个真理的能力呢?就是因为他们不能分别 与基督同死的客观事实,和从同死后所作出来的主观工夫。圣经说,要:“作出你 们自己得救的工夫”。凡是明白这话的人,就知道:我们只能藉着接受基督的血之 后,“作出”自己得救的工夫来。照样,我们应当先知道(因藉着圣灵的启示): 当基督挂在十字架时,我们已经与他同死了,并且根据这个事实,向前去“作出得 救的工夫”。因为不明白这主观的“作出”,许多人就忽略所已经实在知道的客观 事实,以为:“这真理不生效力”。

   与基督同死的时候——他十字架之死

   在这里有一个要点,毛罗腓力(Philip Mauro)已经在他一本书中说得很清楚。有 一个问题发生,就是说:信徒与基督同死,实在是在何时开始?毛罗先生说:“正 当基督死的时候开始,并不会比这个时候更早”。基督作神赎罪的羔羊,担当世人 的罪,信徒与他这样的受苦是毫无关系的。基督大声喊叫说“成了”之后,那神而 人者才“气断”而死。(路二十三46、太二十七50)信徒正是当基督死的时候,才 能与他的死联合,并且与基督同死。毛罗先生指出罗马书第六章十节所说“他死” 这个动词的意义,是表明他的身体逝世。凡说到与基督同死所用的言词,都是明显 的。

   我们“受浸归入他的死”——并非归入他在十字架上所受的痛苦,是归入他的死。 在这样的同死,我们并没有有分于他十字架上的一切疼痛、恐惧、黑暗,和他未死 以前所经过的一切惨状。他是单独的成功救赎的工作。当他没有达到死的地步以前, 他可以说:“成了”。当他死的时候,他为我们死,我们与他同死,并在他里面, 在他身体的死里面,与他同死,进入另一个境界——在“基督耶稣里”向神活着。

   圣灵赐同死的生命能力

   “你们向罪也当算自己是死的;向神在基督耶稣里,却当算自己是活的”(罗六11原文)。 在基督的死里,与他一同联合,虽则是一个“态度”,却不只是一个“态度”;虽 则也是一个“地位”,却又不只是一个“地位”。信徒脱离罪恶刑罚的经历是如何真 切的,他与基督同死的经验也应当是一样真切的。就是因为看不出这个来,因此就 是保持着与“基督同死”的“态度”和“地位”,也不能使人有真实生命的能力。 我们必须知道圣灵若真使人联合在基督的死里,就在这种的联合里不特有“死”, 并且也有“生命”。

   我们是用人的看法来想到这个“死”字,但麦拜博士(Dr. Mabie)说:“基督的死 不是一种普通的死”,却是“一种完全新的且首创的死”。“它并非一种朽坏的死, 实在是不能朽坏的死”。他说:“这个死的里面,包含一种新的能力,能以与复活 的基督有生命上的联合。因为这死是这个样子的死,所以当其彰显其事实和能力时, 就发生一种顶替的动力,进入信徒里面,使他有能力来活出新的生命。这新的生命 是基督的死所给他的”。

   在另外一处,麦拜博士说:“基督的死好像□那样有力”。有一天我请一个通医理 的人,告诉我一点□(化学原质名)的事情,他就对我说:“□是全世界最强,最 大有集中的能力的,无论什么在它的附近,它都有能力分散给它们”。有一个教士 就说:“是的,你如果被它直线一照,你就要死,因为它要焚烧你”。

   基督的“死”——杀死旧人的能力

   亲爱的阿,如果我们想基督的“死”与人所说的死是相同的,岂不是错误么!若是 这样,在基督的死里面就没有“生命”;所以我们不能从他那像“□”的能力里面 得着什么利益。我们常谈到复活的“生命”,但老实说来,我们尚未丰丰富富的得 着我们心所求的;因为我们没有看出这个生命是存在那神而人者的死里面;并且若 非我们实在的并继续的来到这像□的死的势力之下,这生命就不能有极大的能力贯 通到我们里面。

   我还要引证麦拜博士的话。当他论到十字架的主观和客观的需要时,他说:“若把 代替的客观除去,你就已经失去那主要的功能去得着主观的经验。若除去那主观的 ——主观就是那叫客观代替的工作变成个人自我的经验——你就已经破坏基督的死 和复活合一的能力”。这使我们明白——你若除去“代替的客观”,你就不能得着 那“主观的”;你若除去那主观的,(多数的人这样作)你就破坏那能拯救我们的 “基督的死和复活的能力”了。你应该要两方面——基督为你信心所成功的客观工 作,和你对这工作主观的实用,使其成为你的经验和实际。

   麦拜博士又说:“物体和影子彼此的关系是怎样,客观和主观的关系也是怎样。它 们两个是彼此含蓄的”。

   合一的真切——有生机的联合

   我们已经知道,我们只能藉着圣灵的启示和工作,来明白我们和基督同死的意义。 现在让我们看他怎样用能力和我们同工。罗马书第六章五节给我们几句简单解释: “我们若一同被栽种在他死的形状上”(英译)。这个意思比几分钟与他“联合” 在水里,并从水里出来的意思更深。“被栽种在他死的形状上”——含有一种实际 上的联合,这个联合是藉着圣灵而发生的。

   达秘先生注解说:这一节所用的“栽种”两个字,不能把原文的意思清清楚楚的发 表出来。他说:“原文的意思是:『一同生长』,并且『完全合一』……信徒藉着 圣灵的工作,与基督的死变成『完全合一』,好像一同被『栽种』在他的死的里面, 因此当他『生长起来』的时候,就带有基督死的样子和色彩。

   所以罗马书第六章二节『我们死了』之联合的事实,在第五节变成经验中之联合的 事实。信徒这样被『栽种』在基督的死里面,就要使基督的生命长成基督『羔羊性』 的模样。

   这样看来,信徒实在是“住在死里”的。这不是他自己的死,因为他自己的死是无 能力的。他乃是在“那神而人者的死里面”而死,这个死是满有像□那样的炸裂能 力的。信徒“联合在死的里面”,如同一棵树联合在它的根里面,深深的穿入地中, 而从这根得着生长结果的生命能力。

   康尼巴(Conbeare)先生对第五节的翻译是更惊奇的,他说:“我们若已经被接 (接树的接)在他死的形状上”。他又注解说:“我们是顶确实的已经有分于一种 有生机的联合,如同一根树枝接在一棵树上的联合一样”。

   这一种的接树法子,只能藉着圣灵作出来。在上面所举的两种情形:

   (一)因着“一同生长”变成完全合一,
   (二)被“接”入他的死,都是有同样目的的。

   这种在基督的死里与基督的联合,不只是神的话里的一个事实,给我们相信就了的, 乃是要在我们经验中变成一个事实的。

   总而言之是这样:我们在基督的死里与他联合,必定是圣灵在我们里面作的工,才 会叫这种的同死在经验上也成为一个事实。从你被栽种在基督的死里面时,你就在 这死的形状里生长在基督里面,此后你一辈子的生活,有“他的死”藏在你基督徒 生活的根源里。“我们若已经被接过……”一根嫩枝接在一棵树上的时候,乃是要 它与树成为一体,并且同有一样的生命,流通于两者之间。所以只看出我们的“地 位”,还是不够,——还有一件事是圣灵所应当成功的。你是否被圣灵深深的联合 在基督死的事实里面,使你有分于一种有生机的联合,正如一根树枝在一棵树上的 联合一样呢?

   二、同死初步的应用——治死身体的恶行

   现在我们要论到基督死的第二方面,或称作主观方面;在这一方面就是论到如何在 实际上对付信徒的“肉体”,就是亚当天然的生命。请读罗马书第七章四、五节: “你们藉着基督的身体……也死了……因为我们属肉体的时候,那因律法而生的恶 欲,就在我们肢体中发动……。”

   这一段所用的“死”字,在希腊文中与罗马书第六章二、七、八节、歌罗西书第三 章三节等处所用的不同。这一段所用的,在希腊文是“省拿徒”,不是“阿波省尼 斯哥”。希腊文辞典说:“省拿徒”的意思就是“除去生机”,“使它到死的地步”。 这个字就是罗马书第八章十三节所用的“藉着圣灵『治死』身体的行为”。这就是 信徒已经明白了那联合的事实,而藉着圣灵的能力在主观方面所作的,就是将这事 实实施在肉体的生命上。信徒既“被栽种在他死的形状上”,既被“接”入基督, 使他死的大能有力量的活动,他就可以将这事实实施在“他身体的行为”——他肢 体里恶欲的发动——上,(这身体的行为真是需要时刻敏捷儆醒的『治死』的), 因为惟有这样,才可使那与基督的联合进步到满有基督样式的生命。

   如果要领会,我们需要继续的应用基督的死来“治死”身体的行为,我们就应当先 看清楚圣经如何论到“肉体”和“灵”以及怎样对付肉体,好叫圣灵来管理,因为 如果我们不认识“肉体”,不知道怎样对付它,就要失去联合的能力。在这里我们 要着重的注意:我们“被栽种”于基督的死无论深到什么地步,我们总得常常儆醒 提防,以反对我肢体中恶欲的发动。

   让我们先看保罗说“肉体”是什么。他说,肉体就是整个亚当的天性——我们的出 产地(约三6、弗二2、西二13)。我们看罗马书第八章七至八节,就知道“肉体” 向神是怎样。肉体的本质就是“与神为仇”,并且“不能得神的喜欢”,加拉太书 第五章十九节,又给我们看见“肉体”向人是怎样。“肉体的行为(原文)都是显 而易见的……”这几节已经把肉体的行为分作多种:

    (一)身体上极污秽的罪恶;
    (二)恶的癖性,如仇恨、争竞、忌恨、恼怒;
    (三)宗教上的分门别类,如结党、纷争、宗派(原文)嫉妒;
    (四)与撒但污秽超天然的交通,如拜偶像、邪术、通灵、交鬼等;
    (五)放纵的嗜好,如醉酒、荒宴。

   这些“行为”都是显而易见的,于是大多数的信徒就以为自己没有随从“肉体”, 因为他们肉体的行为不过就是上面所举的几种特性而已。他们却不知道:“肉体” 就是“肉体”。肉体无论作的怎样文雅有礼貌,仍旧是“肉体”。他们也不知道: 他们随时都有“随从肉体”的可能,除非他们顺从圣灵“治死身体的行为”,好叫 他们真被神的灵引导,为神的儿子。

   若要明白这一层,我们必须再回到罗马书第七章五节。保罗说:“我们属肉体的时 候,恶欲就在我们肢体中发动”。但信徒何时不随从圣灵而行,不将亚当的天性交 于基督死的□力之下,肉体的恶欲,就立时都能常常在信徒生命的任何时期中作工。

   不随从圣灵而行的经历

   罗马书第七章六节至末节,都是说出信徒一不随从圣灵而行所有的实在情形。有的 人想:罗马书第七章是夹在第六章和第八章之中,所以当信徒前进到罗马书第八章 时,第七章就成过去的历史了。但是慕安得烈先生说:罗马书第七章和罗马书第八 章是同时存在的。信徒若不按罗马书第八章所说的顺从圣灵而行,就早晚必要经历 罗马书第七章的事实。看保罗在二十五节所说的,就证明这话的不错。他说:“这 样看来,我以内心顺服神的律,我肉体却顺服罪的律了”。意思就是说:“肉体” 永远是“肉体”,虽然我们可不必“随从肉体”“行事”或“生活”,但是如果我 们要时常被圣灵引导,时常脱离罪和死之律的能力,我们就必须时常“治死身体的 行为”。

   当今之时,明白这严重的事实是很紧要的。因为在许多努力追求属天生命之知识的 人中,存有大危险在:他们——尤其是那些追求知道耶稣的生命显在他们必死的身 体上的人——以为没有闯入“肉体”的可能。他们说:“在基督里面是新造的人” ——不错,他们是的,但是当知道他们现在还没有得着“新造”的身体咧!我们现 在卑贱的身体乃是正在等候主从天降临,那时才能改变和他荣耀的身体相似。

   近来有一种可怕的危险,就是没有成熟的取用真理——“过于圣经所记的”(林前 四6);因为魔鬼若不能使一个信徒堕落到他的“肉体”,它就把人推入一种虚假属 灵的境界里,使他的眼睛不能专注于十字架中心的根基,并把他推入一种极端的属 灵,其实就是属灵化的“肉体”。曾有人说:“错误”,就是“真理”推得太远一 点,把其他的真理丢开,因此使真理的全部,失去平均与系统。在这样蒙蔽中,肉 体就要在暗中发动,使人不能留意,不能觉悟。

   现在我们要论到如何实用基督的死。请我们再将罗书第八章十三节与第七章四节对 照,因为在这两个地方的希腊文里,是用同样的“死”字。我们已经明明白白的看 见,当同死的事实在我们全人中心成为经验时,就必时常对付“身体”与“肢体”。

   罗马书第八章十三节对我们说:“要治死”身体的行为,但这是“靠着圣灵的”。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不过就是:信徒倚赖圣灵给他显明他和基督同死的事实,去 “治死”他身体的行为。保罗说:“你们已经死了……”,信徒藉着联合已经“死 了”;但他一觉得罪恶又发生出来时,他必须“治死”恶欲在他肢体中的发动。福 克斯(C. A. Fox)先生说:“基督的十字架是神的试验室;肉体在这个地方,被炙 烧、被治死……,要治死你们地上的肢体。当每种试探的口味尚未发动时,你当立 刻藉着这炙药性的十字架来灭绝。”

   这样的解释正和麦拜博士以“□”来代表基督的死一样奇妙。基督的“死”里面有 炸裂的能力。肉体时常准备着要在我们肉体中恶欲的动力里发出来,所以必须有 “炙药性”及“□”性的死来灭绝。基督的死是超过人类的死。感谢神,因这种 “炙药性”是被圣灵所使用的。潜伏在那死里之神的生命要产生活泼的能力,使信 徒能在得胜中行走;因为惟有神在基督里那非受造的生命能进入死里去,并且能从 死里把那些与他同死的人带出来,满有新生的样式,叫荣耀归给神。

   神的儿女阿,“所以要治死你们在地上的肢体”,你们要思念上面的事,“因为你 们已经死了,你们的生命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西三3、5)。

   三、继续的同死——新生命成长及流露

   现在我们所要思想的,就是信徒与基督同死的第三方面,这是今日对于我们复活和 升天的主,和他的身体——教会——所最主要,最深奥的。

   论到这方面,有一段圣经是我们最熟识的,但每次当我们读过时,对于十字架的关 系,我们只能知道千万分之一。让我们看哥林多后书第四章十至十二节(康尼巴先 生译本):“在我的身上我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命,也显明在我的身上”。 “耶稣的死”,按字面上的意思,就是“耶稣的杀死”——在原文里。这“死”字 是“尼苦罗斯”,和罗马书第六章、八章十三节所用的死大不相同。希腊文辞典说: “这个死字是表明一种继续的动作”。

   康尼巴先生注解说:“这个『死』字的正确翻译是一个尸首的死,似乎保罗要说: 我的身体不过是个尸首;但是这个尸首有分于基督复活的能力”。“在身上常带着 耶稣的死……因为我们在这活着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常”字乃是这 里的钥字,因为这字告诉我们:同死的事实,必须时常显明,被人语识。

   流露“复活的生命”

   若要流露复活的生命,就必须继续的联合于基督的死。这里麦拜博士的话又发出亮 光来:“你不能把死和复活分开。它们是一个事实的双生部分。基督的死里面带着 复活”。如果我们知道罗马书第六章所说的:我们与基督同死是一个完全的事实, 或看见治死我们“地上的肢体”是一个必须继续的举动,就我们现在也必须留意: 当我们在复活的生命里行走时,不要以为被交于死地——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 光是一种维持的态度而已。因为如果这样,就要失去复活的“能力”——以天然的 能力当作“属灵”的,以致主耶稣基督现今在荣耀里的生命,不能从我们身上流露 出来。

   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们不怕太注意的说:除了继续的联于基督的死之外,复活就没法 分给我们。复活的生命时刻是从复活的主那里藉着他的死赐给我们的;所以我们一 不集中于他的死,他复活的生命也就停止不流露了。虽然我们的里面仍是与他联合 不摇动,但是向外流露的生命却被阻隔,而停止流生命给别人。话语也许没有更改, 心思也许仍旧保持真理的知识,意志和信心也许不动摇,但是复活的主那里来的生 命却已经在我们身上停止了流露,——因为任何事物曾经被继续联合的死所阻止的, 现今又插进身来——以致那“不过是个尸首”的身体,没有继续的被基督复活的能 力所复苏。

   神有一种的定律——天然的定律——和这一方面的同死是相类似的。我们知道在身 体上有一种死的程序,和一种生的程序,是继续的进行,照平常的身体,这一种不 能胜过那一种。这个定律就是麦拜博士所称的“包含死生能力”之十字架的原则。 信徒若走得太过一过,想要得着灵魂体“新造”的全部,而忽略了维持并加深所必 须的同死——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那么,这个信徒不但保持没有能力的真理, 并且他还给空中许多引诱人的邪灵开了门;这个邪灵是常作准备假造“新造”方面 的一切真理,就是他曾热切努力追求要明白的。

   所以我们已经明白十字架的同死方面是何等的紧要!它在每一点上都是必须的,并 且指明现今主要的一个信息,就是十字架的各方面。这是惟一的信息能反抗撒但今 日向神的儿女所施的一切诡计。

   与基督更深的联合

   现在让我们看,应当怎样在我们“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和信徒本身对于这事的 几个结果。上面所引的圣经节(林后四11、12),有登峰造极的意思。我们想到使 徒在那多难之环境中,能写这样的话,真是可以表明:一个知道与基督同死之联合 的信徒,对于他外面所遇着的一切事,都应当用他与基督同死的亮光来解释。“受 敌”、“作难”、“逼迫”、“打倒”,——一切都能与基督的死有更深的联合。 信徒也许不会像基督一样背负一个实在的“十字架”,但他必要受那些把“耶稣治 死”在各各他的一切,所以信徒应当在这同死的亮光中细察他的环境。这些环境, 都是直接由神允许的,其目的为要使他更深的效法基督的死。

   现在让我们注意这客观的细察。圣灵负责成功这更深的死。信徒如果完全定意要经 历“耶稣的生命”,在他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圣灵就要再三的将他交于死地。他 若要得“新造”全部的意义,那么除了照他所能的预备“为耶稣的缘故被交于死地” 之外,没有别的法子了。

   这样对于神的教会和信徒的自身,有两种最深最紧要同死的效果要发生。第一种是 在哥林多后书第四章十二节:“所以死是在我们身上发动,生命却在你们身上发动”。 在这里我们所看见的,是何等深奥莫测!“死”在我们里面,“生命”在你们里面。 这岂不是基督自己死的最主要点么?“死”给他,“生命”给他们。杰克斯(Jukes) 先生在这里有句很深奥的话说:“愿我们这些作基督肢体的,也变成他受苦的身体, 像他受伤的两手和肋旁,流出水和血来”。

   十一节岂不是给我们一个暗示么——“为耶稣的缘故”?信徒与复活的主,至少有 深的联合,才能这样说:“为基督的身体……要在我肉身上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 (西一24),并“多受基督的苦楚”(林后一5)这明显的不是罗马书第六章的向罪 “死”,也不是罗马书第八章十三节的“治死”肉体的行为。这死的联合现今变成 这样的深,以致信徒像主自己一样,生活在这个世界里,只有被人看作“如将宰的 羊”,“终日被杀”(罗八36),像萄葡汁一样被倒出当作可喝的祭而献,叫人得 着生命(看腓二17)。

   模成“基督的模样”

   与基督同死的第二种结果是关乎信徒自身的,就是在于他更深的被模成基督的模样, 像麦拜博士所称之基督的“羔羊性”。让我们看罗马书第八章二十九节。这里说: “他预先所知道的人,就预先定下被模成(原文)他儿子的模样”。康尼巴先生的 解释说:“在苦难中相似”。现在再看希伯来书第二章十节:“要领许多的儿子进 荣耀里去,使救他们的元帅,因受苦难得以完全……。”康尼巴先生的注解说:按 字面上的翻译,“带领到所指定的成功,以发展那性质的完满观念”。基督模样的 完满观念是需要“受苦难”,才能被带到完满的成功。信徒当“被模成神儿子的模 样”。长子若必须“受苦难”,那么一切联于长子的人,也必须受。若长子“因所 受的苦难学了顺从”,那么要被模成他模样的人也必须如此。所以这里就有腓立比 书第三章十节的妙钥:“使我认识基督,晓得他复活的大能,并且晓得和他一同受 苦,效法他的死。”“效法”他的死,乃是我们变成像他荣耀身体相似的一方面。

   天上宝座生命

   现在最后要说一点“天上宝座生命”(升天的生命),与基督同死的关系。我们不 要忘记,在天上的宝座中间,有一个羔羊,“像是被杀过的”(启五6)。也许你想 “与基督同死”,不过是在各各他方面,但是那个死是在天上宝座中间永远生存的 能力。因为这不是单单人的死,也是“神在基督里面的死”,这个死在天上的宝座 中间永远有新鲜炸裂的能力。复活是在各各他的死里面,而被杀的羔羊,是在天上 的宝座中间。

   在基督里面真实“宝座生命”的权威,就是属乎一切与他联合之人的,是只能当信 徒深深联于基督之死的时候运用的。哥林多前书第四章对于这个能给我们一点亮光。 你在这一段可以看见一个真假特性的对照。第八节描写“属灵化的肉体”,来表白 “升天宝座的生命”——“你们已经饱足了,已经丰富了,……你们自己就在宝座 上(作王)了”——九节至十三节描写那真实和主一同分享那“死活能力”之人的 “升天宝座生命”。我们“好像定死罪的囚犯;因为我们成了一台戏,给世人和天 使观看。……被人咒骂,我们就祝福;被人逼迫,我们就忍受;被人毁谤,我们就 善劝……。”这就是那位在天上宝座中间之羔羊所有的羔羊性。

   注:

  1. 客观的事实——指基督为我们作成的救赎工作,
           包括宝血——赎我们的罪行,肉
           身钉十架——除灭我们旧人。
    主观的经历——指圣灵把基督的救赎工作做在我
           们身上。即我们实际的经历,罪
           行得赦,旧人同死。

  2. 与主同死有两面:
    (1) 是藉圣灵启示得看见,而在此信心中宣告“自己已经与主同钉十字架”。
    (2) 是靠圣灵,凭着信。作出“同死”的工夫——“作出你们自己得救的工夫”, 即“靠圣灵治死身体的恶行”(罗八13)。使圣灵的启示所知道的客观事实发生效 力。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