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奔走荣耀的天路(一)

杨多加

   一、神拯救了我

   “耶稣基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提前一15)

   感谢救主,我觉得神的恩在我身上这样大。在母腹中时外婆就为我祷告了,三、四 岁就跟着外婆去聚会。她常教我唱诗、祷告,当我听到传道人讲十字架和救主舍命 救人时,会感动流泪感到主的爱奇妙伟大。

   六岁时母亲去世,母亲生五个孩子,我最大,下面两个弟弟、两个小妹,都相继去 世。最后一个小弟在别人那里养,四岁那年也去世了。只剩下我一人。

   当我母亲生病时,爷爷、父亲都还没有信主。因拜惯了偶像,我六、七岁时,也被 带去拜偶像。我家在母亲去世后屋里漆黑漆黑,人家都不愿来,说我家有鬼出没。 我无人作伴感到很苦,九岁时,父亲娶了后妻,后母长久地虐待我。十五岁时,有 一次她想吃鱼,叫我到河里去捞鱼给她吃,我从来没有捞过鱼,那么大的网拿也拿 不动,我就一路走一路哭,捞鱼时身上毛骨耸立,回到家就病了。舅母到我家看到 我也骂我:“这么冷,你怎么去捞鱼呢?”我爷看我病就为我搞迷信,可是,无论 怎么搞都没用,医生来看也没用。

   就在我身处这样的苦境中,外婆到我家看见我的病况,对父亲说:“你这个女儿要 信耶稣,她这是魔鬼的毛病。”我父亲说:“信”“那你这个女儿若死了,也信吗?” “若死了也信”,我父亲就这样去叫教会里的工人来为我祷告。从那天起,神就拯 救了我。

   后来神引领我到礼拜堂去聚会(属内地会),以后我经常参加聚会,都有人陪着我 读经、祷告,我感受到基督教里的爱,因长久被后母苦待,教会里的爱令我格外温 暖。以前在家吃不饱、穿不暖,后母折磨我,乾饭自己吃,剩饭给我吃,好鱼自己 吃,把差的小鱼和菜给我吃。教会人来为我祷告时,后母拿着刀在院子里向我咒骂 说,你要把我儿子保住,他的女儿死了问题不大,我的儿子才最重要。以前我十分 想读书,老师也说我读得好,可是后母就是不给我读,因我太想读了,做事时把麻 卷卷不好,卷结了,后母就骂我。如今我在教会里却得到神的爱,在那里住了三天, 他们把好被子拿来给我盖,享受到主爱的甘甜。我住在外婆家一段时间又经历到主 的爱。当我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我父亲请教会的工人为我祷告,我就得到了平安, 我真想不到主的恩典这么奇妙。我不是富足家庭,也没有人给我福气,也没有人恩 待我,神特特地寻找我这个罪人悔改,看顾我这个孤儿,把生命的种子种在我的心 里。想到生活的苦楚,便对神说:“主,你若救我就救我到底!”

   二、神用苦难训练我

   信主后第二年,外婆与母舅商量说,要把我嫁出去,因为在家后母苦待我,住在外 婆家,我舅母也苦待我。在父亲和家庭的压力下,我在农历初七嫁到姓胡的人家。

   到胡家三、四天,我就发现我的丈夫神经有毛病,我真是痛苦极了。但是神也是用 苦难训练我,神既已拣选了我,就要造就我。以赛亚书第四十九章五节说到:“耶 和华从我出胎造就我作他的仆人,要使雅各归向他,使以色列到他那里聚集。(原 来耶和华看我为尊贵。我的神也成为我的力量。)”

   胡家弟兄姊妹七个,父母、爷爷,连我共有十一口人吃饭,结婚一个礼拜以后,婆 婆就把煮饭的事交给我。我在家中操练,半夜三点就起床煮饭,煮的是红薯丝,烧 的是稻草,锅有时是漏的。婆婆对我很厉害,我在这里没有温暖,人生对我真是太 苦了。但感谢主,就在这苦境中,我开始寻找主真正的爱。主知道我心灵痛苦,他 使我心归向他。他的爱抓住我的心,神的恩就约束我的心。我住在他的心里,碰到 世界的难处,我就回到主的里面,常常回到诗歌里,遇见圣经难题,就跪在主前祷 告,边祷告边流泪边读经,深感主恩奇妙。主的圣灵在我里面,爱火在我里面猛烈 燃烧。那时正是文革刚开始,还有聚会,我有带诗歌聚会,等到礼拜堂关门没有聚 会。

   神恩待我认识六位老婆婆,我们星期五下午聚会是祷告会。救主祝福我,使我寻求 渴慕他,那些热心爱主渴慕的弟兄姊妹与我交通,领我到祷告所里,下午三点我都 去祷告,后来生了孩子也都带去,我家人为此逼迫我,反对我说,别人信耶稣也不 像你这样。

   后来我隔壁有个阿婆,领我到有个山上,我领着孩子到那里聚会。我不在家时,他 们就摆酒席吃,但我不计较,我觉得这些和主的宴席相比算什么?神丰盛的宴席胜 过这些千万倍。但以理吃粗茶淡饭,身体比他人还肥胖清秀,神在那里使我尝过那 经历。只要那里有聚会我就往哪里跑,觉得聚会有味道,有喜乐。以后我们本会就 组织聚会,三位老弟兄,一位我,我们四人聚会,每天晚上聚会唱诗祷告,有时晚 上抽时间读经,读后大家讨论,有时研究,有时祷告,有时谈教会的工作,有时出 去看望,每晚都服事主。

   聚会慢慢转为正常,过了一年多,下午开始聚会,在家庭里(礼拜堂已被没收)。 后来人数慢慢地增多,转到大一点的房子聚会,那时主恩在我身上很大,觉得主自 己才能满足我心,与他面对面的交谈,住在我里面。礼拜天上午有四次祷告。开始: 1.敬拜祷告2.纪念主祷告3.为会场与传道人祷告4.散会时作总结祝福祷告。

   神特别恩待我,那时我身体好,声音洪亮,带领会场唱诗歌,都是神妆扮我,我本 身并无好处,不识字、无口才、无学问、穷苦家庭出身,有什么让人看上。但神渴 慕我,不但我对主渴慕,主也来寻找我。有时主亲近我时,我会说:“主啊!我是 你的,你是我的。你是葡萄树,我是枝子,我父是栽培的人,你把我修理乾净,为 要结果子更多。”我感到常在主的里面,深感主爱甘甜,享受主芬芳。有时想:主 啊!我是天生的野橄榄,我信,你就把我接上。乃是根托住我,不是我托住根,因 你拣选我,使我能来相信你,是主你开导了我。

   三、神召我作他的工

   在本教会服事

   就这样我越想越奇妙,人生越想越有意义,越想越喜乐,越来越想爱主。此时,神 就来召我作他的工,看望、祷告。我村有一百多户人家信主,每户人家大人小孩我 都认识,因我常探访、劝勉每家每户,老年姊妹、我叔叔待我很好,每天来我家一 趟。当我在煮饭时,就坐在厨房与我交谈教会事工,如何看望、建造教会等。他守 晨更,每天五次祷告,我一一请教。

   当我叔不在家时,信徒都来找我,我独自去他家祷告,本来应需同工同去,但是无 人。叔叔是我儿子爷爷的堂兄弟,我觉得神的恩待我很大。后来本地教会作工相当 忙。有一次,当我在太阳底下晒谷时,有人来喊,那人吐血不止,我就放下孩子, 放下晒谷,马上就到那人家里,看见他吐血吐出很多将要死,我就把他扶起靠在身 上。口唱:“有权能,有权能,耶稣有权能。”唱完诗歌,祷告完后,立刻得到平 安。那时神迹奇事步步随着我,无论结婚、丧礼,或死人穿衣,我都服事。很多病 人都靠在我身上去世,我都陪到他们离世。我觉得那时神恩在我身上很大。每家每 户无论灵命、家庭状况神都让我知道,我会与他们作伴,会看到他们。因为我出身 穷人家庭,神的种子在我里面,他把我从黑暗里领到光明,从苦难中、穷乏中、患 病中拯救出来(我患有胆囊炎)。

   我生下四个儿女,个个都是神的恩,他们在胎里的时候,我把他们奉献给神,交托 与他。因我的主动交托,祝福大权在主的手里,因我是属主的,经济是属主的,儿 女也是属主的。另外神给我一个心志,祷告时只要求神的国与义,其余的不要求什 么,神都会加给我们了。四个孩子都交托于主,遇见福与祸都由主全权负责,救主 的恩妆饰他们,个个都信道,都是神工场上的工人,这一点使我很受安慰,流泪撒 必欢呼收割。所以诗篇第一二六篇说,“我们好像作梦的人,耶和华为他们行了大 事。”神果然为我行了大事,我满口嘻笑,满舌欢呼,我返回时如南地的水流,所 以圣经说,流泪撒种的必欢呼收割,那带种出去的,必带禾捆回来,一捆一捆地回 来。

   有一天,我读诗篇八十四篇时,正想这个流泪谷,成了泉源之地。我说主啊,我正 在锡安大道上走,行走时力上加力。锡安大道是永生神的城邑,一个人必经过四重 山,西乃山:知罪;各各它山:自我旧人,罪人与主同钉十字架,使罪身灭绝;橄 榄山:看见主怎样往天上去,怎样来接我们;最后是锡安山。我正行走在锡安大道 上,多少有些不明白。听戴弟兄说,泉源是经过你祷告流泪,使它成为泉源。你去 过的地方,都得了泉源,神赐下秋雨之福,以后行走力上加力,如鹰展翅上腾。哦, 行走时力上加力,神的恩在我身上何等大,何等奇妙。

   这四个孩子长大后,我常带他们出去与我同工服事神。我想,提摩太有外祖母培养 他,虽然这些孩子没有外祖母,但我对主说,我来代替,又作母亲又作外祖母,培 养他们。我在怀胎的时候就求了,生下他们后,我就教他们唱诗,教他们祷告,晚 上领他们一起祷告再睡。每次从最小的开始祷告,轮流到最大的,教他们纪念主, 以后个个都会。

   有一天我出去了,三岁的小女儿跑去接两位婆婆到家里来,跪下祷告说:“主啊, 赞美你,你祝福我,我敬畏你,我要听我母亲的话,也祝福这两位婆婆,求你与这 两位婆婆同在,阿们!”这些孩子从小敬畏神,都是神的恩在他们身上,他们长大 以后都会读圣经。他们小时我经常外出,有时要带三个孩子,有时带一个,带一个 是经常的事。因为我家里不信的人较多,都给我带来压力,有时很难受,感觉神的 恩在我身上直到如今,想想真是奇妙。主对我一次次的恩待,一次次的拯救,一次 次的祝福,从十六岁到三十岁,基本都在本地教会工作。

   开始讲道

   使徒行传说从耶路撒冷、犹太全地、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主的见证,这是神的 恩,我到三十岁时,正式出外传道。我这个人既不识字,文章又作不来,神怎么拣 选了我?有一天我聚会回来,心中想,有一天能站在讲台上讲道给别人听,那多么 美好啊!晚上在异象中我看见了一个人这么带我飞起来,呼呼地……飞到很远的地 方,停了下来,后来我就会讲道。醒了以后,我对主说:“明天我会讲道了。”开 始在本会里,很有意思,有一天我叔叔对我说:“多加啊,今天给你讲道。”我说: “叔叔呀,道理我讲不来,你教我讲道。”就这样,平时在附近几个村子里,跟着 两位老弟兄出去。无论下雨下雪都出去跟着操练,那时还未有派单制度,他们就叫 我讲道,讲完了我回家会非常高兴。有一天在路上,我问:“叔叔呀,老弟兄呀, 我今天这样讲,他们会有所得吗?”他们说:“有得着。”就这一句话,我得着不 少的鼓舞与安慰,越发有信心,回家以后更加奋力读圣经。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读圣经的呢?那时孩子小,白天很忙,养猪,家务重,等到晚上, 我就一边给孩子喂奶,一边斜着身子读圣经,一边哄他们入睡。我不认识字,但是 我用六分钱买了一支铅笔,用铅笔把不认识的字划起来。开始读四福音,是受一位 阿公的指教(聚会所的),他住在我家的楼上,每天上午起床后在屋里有一两个小 时不出来。我观察他,知道他在房里与主交通灵修,有一天他来到我的面前,他这 次有意要与我交谈,其实我也很渴慕与他交通,他问我说:“你有读圣经吗?”我 说:“圣经读得很少,读也读不懂。”他又问我:“你得救了吗?”我说:“什么 得救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主救我的命,赦我的罪,这我知道。”他嘱咐我从四福音 书开始,按顺序读下去。于是,我就开始认真地读四福音书,一遍、二遍,三遍越 读越有味,当读到主为我受难之处,流泪不止。读到主为我被卖、被捕、受审、背 十字架,被举起来,我心彷佛撕裂似的说:“救主啊!我的罪如此深重,让你为我 受千般苦啊。”我泪如泉涌,越读越有味道。这句圣经这么说,那句圣经那么说, 虽然我字识不多,但一句一句印在心头。

   四、作天国君王的翻译员

   我深感时间不够,孩子小,家务忙,睡眠不够,再加上家庭压力,我慢慢地操练着。 祷告也在慢慢地加增。本来我在带领聚会唱诗、祷告,后来就讲道。有一次聚会上, 我叔叔说:“会场这么大,多加,你站起来讲道。”感谢救主啊!那时我快乐的不 得了。口中赞美不止地说,“主啊,你的恩这么浩大,你的话语怎么会临到我来讲? 你是万王之王,怎么叫微小的我作天国的翻译员?我何等有福,主啊!我赞美你!” 当我起来读圣经时,思路相当清晰。题目如何定,分几段,如何讲,讲什么,相当 有味道,开始在本会里讲,再到附近讲。有时拿张凳子坐在讲台旁边等,一若工人 未到,我叔就会叫我讲。经常聚会无工人来到,我叔就呼叫我,当被呼叫到的时候, 心中极其快乐,站起讲道时,就被圣灵充满,讲的相当有感动,大家听得很有造就, 感谢主,是主的话,是主的声音藉着人传递出来的时代信息。

   到了一个时候一位伯伯带我到江北聚会,时逢正月初一,他看我带着孩子,就说, 你不要去了,那路很难走的,高山峻岭,山上雾气弥漫,路都看不清,他说,那地 点不合适我去聚会。我说:“主啊!你把我兴起作同工,我就是愿意作同工。你恩 待我,我要报答你。”伯伯打发我回去,我不害怕,但我就是要去。怎么办呢?于 是我背着孩子,拿把雨伞,穿上草鞋,拿着拐杖,那时没有交通车,便步行。离开 村子二百公里后,遇见两公媳,二人同走一路,她们看见我这样打扮,惊奇地问: “你今天往哪里去?”在那种环境里不好随便开口说什么,便回说,我父亲家里作 喜事,忙得很,今天我赶去赴席。他看我背着孩子,淌着雨水,打着雨伞在山区里 行走太困难,就帮我抱孩子。我心想,这人怎么这么好?圣灵感动我向她们传福音, 我就边走边传福音,有十几里路,到了城里与她们分手,当时还不知道她们会相信 耶稣,但如今已清楚知道她们已接受福音了,今天的信仰和我们一样,在家庭敬拜 神,这都是神的恩,我将荣耀归给神。所以我们基督徒要边走边传,与外邦人交往, 要带着盐的性质,使人调和,我们所讲、所行、存留气息,一切都在乎神。

   有一次我叔领我到江北聚会,聚会是研究教材、讲章。感谢主,那天与会负责弟兄 叫我起来试讲,我的叔叔说,多加还太幼稚,不好在这里随便试讲。他们说不行, 就是要我讲。我在会场上祷告,也感到神要我讲。于是我午饭都吃不下去,下午要 准备讲道。我读圣经,读到约翰福音第二十一章九节,题目是“他们上了岸,就看 见那里有炭火,上面有鱼,又有饼。”我一站起来,从头到脚都发热,似乎有火倒 在我身上,当时时限是十五分钟,我讲“他们上了岸,海预表世界,我们这一群是 神从世界中拣选出来的人,我们是已经上了岸,炭火预表我们来自各地的同工,每 位有圣灵的炭火在燃烧,团在一起像火焰,烧得如此旺盛,神顾念你们江北教会, 必继续燃烧,烧遍本市、本省、本国,烧遍全世界;不但我自己,我的后裔也要燃 烧。亚伯拉罕与罗得分家时,神对他应许说,你向纵横南北观看,凡你所看见的, 都要属于你与你的后裔。我的后裔要走遍中华大地,你给我的地界,踏定你给我的 路径,数点我的脚步,真感谢主。”我极力控制还是讲了二十分钟。

   从那时开始教会就有派单制度,我在其中学习,江北这帮弟兄对我的培植也不少, 尤其余弟兄对我的培植,这些都是神的恩。那段时间我经常操练讲道,神给我这成 功的果效,是和众圣徒对我的栽培分不开的。

   蒙主呼召

   我二十八岁时神拣选我,我蒙主呼召是很清楚的。我遇见余弟兄是二十六岁。我住 在名叫阿勇的家里,与他母亲在他后面房间里睡,带着小女儿,余弟兄与苏弟兄在 前面小楼上睡。约到了五更天,我听到有人呼叫我,“多加!多加!”连喊了三声, 我立刻醒了过来,听听没有其它动静,不知是什么缘故听见有人叫我,转而祷告后, 又躺下入睡。当入睡时,又有声音喊叫说:“多加!多加!多加!”惊醒时,不知 何故,这人老是叫我,于是跑到楼上去问余弟兄说,余先生是你喊叫我吗?他说, 没有啊!你只管自己去睡吧。我就下楼去祷告然后又入睡。入睡时,又听到那叫我 的声音,我知是神像叫撒母耳那般叫我了。我便说:“耶和华啊请说,仆人敬听。 你有什么心意,请只管向我说吧。”在这时有异象显现,我看见前面有宴席,有四 盘好菜,那时正是文革,显得格外贵重,一盘墨鱼干,一盘酱油鸭,一盘腊鸡,一 盘蛋有十个。坐在我身边的是余弟兄与苏弟兄,当我伸出筷子去夹的时候那桌子就 转动。异象消失后,我想,主一定召我工作了。明天上午余弟兄一定会叫我,我在 心里想,看明天印证对上否。清早,当我起来喂小孩吃饭,我自己禁食祷告,余弟 兄就叫我说,多加姊妹,今天你有否信息讲几句?我说我在本会里很少讲道。我这 样推辞一下,我想起那异象,于是下午他又叫我时,我就不推辞了。从那时起慢慢 起来讲道。

   外出讲道

   我三十岁正式起来到各地去讲道,很少有一星期在家过一夜的,常常晚上把衣服洗 了,早上一早出去,有时半个月回家过一夜。开始足足在瑞安两年,一个点一个点 地工作,走的地界有平阳县、苍南县、瑞安县、欧海县(那时是属于永加县)、青 田县、永加县、了清县、洞头县、玉环县共九个县。

   那时觉得神的恩特别,神给我一种特别的带领,我被差去开培灵会、青年聚会、看 望聚会、造就聚会,特别是造就同工会最多。此外还有婚礼、丧礼、为人祝福等。 我想这真是奇妙,作工时,神都与我同在。一次一次出去,都有神派来的同工,后 来有外地姊妹配搭,有一位与我同工有八年之久。

   神的恩在我身上非常奇妙,虽然我出去讲道连讲章都没有,我不识字,无法作记录, 走到那里,先叫负责同工预备一间房间,让我单独地在里面亲近主、祷告。如不这 样,给人包围谈话,就没有道理可讲。工作的重担压在我身上,有时连吃饭都吃不 下去。主要的工作都是我自己处理,还要与同工交通,每到一处就像是到自己的聚 会点一样,教会的事都与我说,那时文革,教师、牧师被斗了,没有牧师教导的那 些人说,神把我当弟兄用了。有一次聚会是在下庄,很希奇,那天晚上未讲道以先, 心中就觉得喜乐得很,在山路上往礼拜堂走时,觉得我主良人与我像青年男女热恋 一样,一面走路一面交谈,到了会场讲道的时候,我觉得一生中这样奇妙的经历少 有,这是我人生最喜乐的时刻,主站在我身边,他讲一句,我翻一句,讲了一个多 钟头。自那次以后,有什么痛苦临到都不足为奇了,反正我的良人都知道。圣经上 说,丈夫会顾念妻子,他是我属灵的丈夫,他的恩真是大。有一次在深度讲道,整 个人像是被抬起来似的,我使力拉住台子,荣耀归于主,大家都听到神的声音,不 是人的声音。

   那时我到平阳讲道,走了多趟,有时半个月,有时一个礼拜,一趟又一趟,有次和 我搭配的同工不合生病。一个阿婆都六十多岁了,她上台讲一堂就冷汗直淌,那时 风声很紧,她讲一堂就躺下身上发烧,我只好出来顶上,讲完下来,可是弟兄拦住 我,叫我继续讲下堂,我真是为难,我只预备了一堂,第二堂一下子从那里来呢? 我说,你们平阳是牧师之乡,应该晓得我是婴孩,你们要带我才对,你们先讲吧, 然后我凑些再讲,可是大家不同意,结果我在那里待了半个月,体重就减轻十五斤, 每天六堂,讲道时只能吃蛋清与面,半个月后,人瘦得很,回家休息二十天都无法 恢复,我丈夫不能理解我,我在外已经筋疲力尽,回到家里孩子的衣服换下来,都 快发霉了,我拼命把这些衣服洗掉,身体已经虚弱的不得了。(续)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