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重生与圣灵充满
底波拉姊妹

  一、我的家庭背景

  我生长在一个有福的信主家庭中。我外婆的上祖辈是太平天国信主的将领。

  爷爷的父亲是基督徒,奶奶在读教会小学时信了耶稣。外公的父亲是基督徒,外婆的父亲是牧师。在清朝时,有一次爷爷从造房屋四楼高的建筑木架上掉到地上昏死过去,奶奶请弟兄姊妹来轮班代祷,到第七天看见爷爷的大脚趾动了一下,知道他活过来了。神的恩典在我们家是很多的。

  爷爷帮助教会在中国盖了许多教会、医院和学校的房子。我的父亲继承了他的心愿,同心建造了中国人用自己的奉献造的礼拜堂。奶奶常常抽出时间在大街小巷送单张、传福音。在爷爷有工程的日子里,二位老人同心在星期日发放工资,不做工作,并邀请工人来听福音。奶奶在世时不断祈求,求主在我们的家兴起事奉耶稣的后人。

  二、信主、重生

  很小的时候外婆天天教导我们祷告,唱圣诗,又讲圣经故事给我们听。每晚有家庭读经祷告会由奶奶主领。在我十一、二岁时,就已在儿童主日学里作小老师,后来参加主日诗班。

  抗日战争胜利后,妈妈作了教会中学校长,那时我读初中,我们的学校每周有圣经课,还有全校的聚会。妈妈会请一些生命很好的牧者来传讲神的资讯。因此我就是在样的聚会中悔改、信主,后来受洗加入教会;也在赵世光牧师主领的一次聚会中奉献自己。

  解放初期,政府规定宗教聚会一律搬出学校,那时基督徒在外建立了团契。我们中学生参加了中国各大学基督教基督徒学生联合会的各种聚会,继续受到许多真理的教导。学生时我靠主耶稣的恩典,我也曾在各学校作见证,“我是基督徒,不能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一九五○年读大学时,在学生宿舍里,我们借到公用房间,天天清晨有许多大学生在一起灵修,亲近主。

  三、跌倒及退后

  五○年冬在全国镇压反革命运动里,我所在的城市,不但逮捕与国民党有关的军政人员,而且用莫须有的罪名逮捕我所敬重的一些主内长者。撒但所用的谎言,就是编造第七条诫命的罪,接着关闭所有的聚会。当时我不过是十六岁的年青人,虽然有些真理的知识,但灵里却不能分辨那是谎言,灵里遭到极深的打击和伤害,又没有人可以交通,慢慢里面冷淡下来。大学毕业后,远离家乡,也远离了主。

  十多年后,文化大革命初期,我已是某大学的系主任,是单位负责人,党为了转移斗争大方向,中层干部被抛出来,因此受到冲击。大学报全部都是捏造,那些日子使我想起,是否解放初期那些主内长者的被捕,也是如此被控告?我的心逐渐回转,并常思想,世上到底有没有真理?因受到冲击,想不通,于是得了乳腺癌,手术后转移。没想到在接近死亡时,恩主耶稣来寻找我。七二年冬我因癌腰背疼痛、胃疼痛,每天只能吃约一两左右的食物,昼夜不能睡眠。在那里已是奄奄一息,等待死亡。

  四、蒙主医治与蒙召

  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位外地来的,才信主几个月的外甥女,她被圣灵充满,心里火热,从早到晚为我们迫切祷告,有一个晚上在全家祷告会上,我一开口圣灵就紧紧地抓住了我,俯伏主前泣不成声,只说出两句话:“主啊!我不求你医治我的病,只求你赦免我的罪。”回到房间,继续哭泣认罪,打开圣经眼泪中出现一行字,提摩太前书第四章六节上“他是自高自大,一无所知,专好问难,争辩言词。”我立即明白指的是我那几天在和这位小青年辩论圣灵充满的事,说了不当说的话。在哭泣中又出现一段较多的字,提摩太前书第六章十一至十六节“但你这属神的人,要逃避这些事(指前面所说不懂圣灵的事又乱批评),追求公义、敬虔、信心、爱心、忍耐、温柔。你要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持定永生。你为此被召,也在许多见证人面前已经作了那美好的见证。我在叫万物生活的神面前,并在向本丢彼拉多作过那美好见证的基督耶稣面前嘱咐你,要守这命令,毫不玷污,无可指责,直到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显现。……”一个快要死的远离神的罪人,没有想到神还记得我十二岁时的奉献,呼召竟然临到我。在这以前,我只作过一个小见证,“我是基督徒,不能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于是我向主说:“主耶稣!我自己都忘记了自己的奉献,你还纪念?”“主啊!”我哭泣,俯伏认罪,突然又出现一行字,提摩太前书第五章二十三节“因你胃口不清,屡次患病,再不要照常喝水,可以稍微用点酒。”那时为了腰背痛及胃痛,每天得喝三大碗中药;我找来一点枣子酒,顺服主喝了一口,一股暖流从口直泻到胃,疼痛停止了!药罐子甩了,直到今天。奇妙的主耶稣!从那个主日开始,在极困难的环境中,我们有了家庭聚会直到今天。

  五、认罪与圣灵充满

  我在主前继续倒空自己约一个月之久。在主面前承认我远离主以后一切的罪(在远离主以前凡认过的罪,主没有一件要我重认,希奇他不记帐。诗一○三12)。除了我自己主动认罪以外,回想不起来的罪,不知道是罪的罪,等等的罪。因此圣灵就在我里面播放过去罪的画面,叫我认罪。每播放一次,我认一件,还留下别的罪,主就借着二位有恩赐的肢体得着启示来提醒我。

  有一件很稀奇的事,因为我不明白圣灵的大能,圣灵就留下一件事,没有提醒我。神借着一位没有文化,又有恩赐的老姊妹在祷告时单独提醒我,要认一下对某某人的亏欠,我吓了一跳,因为文化大革命中这人伤害我极深,我完全不会为此来认罪。于是我仔细回想,在主前承认我的亏欠,没想到遇到另一位老太太,也是没有文化的基督徒,过去我从未见过,彼此不认识,她只问了我叫什么名字?祷告中,圣灵感动她说出我一切的病痛,最后提醒我要认一下恨某某人的罪。这一下打中了我的要害,因为这人的攻击,我吃尽了苦头,当然我恨他,恨人就是杀人,当然是罪。前面一位提醒我,我都认不出要领,也都认不出罪来。主耶稣啊!奇妙的救主,你真伟大!圣灵啊!我爱你!在主耶稣基督面前,靠着他的宝血彻底认罪,一个月后,圣灵大大地充满我。圣灵奇妙地不断带领我所不认识的人来信耶稣,使他们诚心在耶稣前认自己一切的罪,天天审查自己,直到被圣灵充满。每天读经、祷告、分享、传福音,走十架道路。圣灵也带来神的仆人和使女,教导真理,分享他们的见证,带领我们在苦难中更多地认识基督耶稣,更多地经历基督耶稣,更多不断的钉死老我,改变自己像耶稣。跟随耶稣在地上行的去作----传福音、医病赶鬼。

  因为神带领各地的弟兄姊妹来,受到政府的注意,在我家的周围安排了几家公安员的住家,也安排了居民小组长的家。他们不断地报告我们家进出的人,和聚会的情况。我们的聚会要唱诗,有些弟兄姊妹第一次被圣灵充满了,在主里极其快乐,聚会中放声的方言祷告,我不能也不敢请他们安静下来,声音传到远方,紧张的我只有切切求主耶稣看顾和保守。家庭教会处于极其艰难中,感谢主!虽然教会中有弟兄姊妹被捕,多次(事后有知情又爱我的肢体告诉我),已布置安排好要逮捕、批斗我等等。但是主耶稣却转动全国的形势或本市的特殊情况,救我脱离一切的灾难,福音不断传开,哈利路亚!

  在我们聚会中神迹奇事不断:比如许多人来聚会,大部份的病还没有求就得医治;我们接待许多来交通的信徒,我的家只有两个人的粮票,但是很希奇米缸里的米从未短缺。因为我们服事很忙,根本没有想到米缸中会有多少米,只是每月按时拿粮票去买粮,而且我的儿子正值青少年期,每天吃很多饭,直到后来因另一位老姊妹的见证,才想起这件神迹。主耶稣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可十六17)愿荣耀归主名!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