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行走天路(三)

侯老姐妹

九、“耶稣家庭”印象记

  前些年,还在大陆的时候,曾听见神在山东马庄兴起了“耶稣家庭”,因此,就盼望神能带领去看看。感谢主,终于在各方面有了预备,那么我们几个人就去了。

  在那里住了三天,享受了神的国不在乎吃喝,只在乎公义、和平,并圣灵中的喜乐,在这几样上,服事基督就为神所喜悦,又为人所称许。

  弟兄姐妹在交通中见证述说,蒙恩得救,圣灵浇灌充满进到父神面前,是神家里的人,弟兄和睦同居,何等善,何等美,就是永远的生命。

  (一)田弟兄蒙恩的经过──连铺盖带走

  在那里有位田弟兄,早晨很早就起来祷告,我们就问说:“这位热心的弟兄是怎么来的?”毕弟兄(家长)就说了:“这个人前几年到我们这里来的时候还没有信耶稣。我们就留下他,使他住在这里一段很长的时间。有一天,他不见了,我就上他住的屋里去看看。他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所以我们就给他预备铺盖并其他用具,想不到他不辞而走时连铺盖都卷走了!”

  毕弟兄是圣公会的牧师,当圣灵浇灌他之后,他觉得他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服事主了,他要照着圣经所说的服事主,所以他就辞去了牧师的职位来耶稣家庭服事主。

  (二)定罪的祷告就是不灵

  这位田先生走了以后,同住的弟兄姐妹就有气愤定罪的语气说他没有良心,我们这么好心待他这么多天,他走时不但没有告诉一声,并且把我们替他预备的铺盖都带去了,所以都在理论气愤中评论这件事,讲说这个人。

  他说:“我们几个同事都同心生气,那么我们就在怒气中祷告主说:‘主啊,我们接待这个人,我们对待他那么好,我们也讲耶稣给他听,但他就是不听。这个硬心的人不但不肯接受你的救恩,而且走的时候还把铺盖带走了。主啊,你感动他的心,你叫他心中不安,你告诉他这个偷就是罪……。’”

  可是他们那样祷告却不灵,怎么还不悔改、回来?主啊,你感动他,叫他知罪,还要审判他。……毕弟兄那时候已经是个老人了。他说:“我们就这样祷告,但是神就是不听。哎唷,我们真是又责备人,又责备神,怪那人心硬如铁,怪神又不听祷告,如此,经过好长时间的祷告,就是不灵。”

  (三)认罪的祷告

  有一天,我又想起这件事,正为这件事情祷告的时候,圣灵向我的心里说话了。他说:“我打发这个人到你们这里来,要你们把我的生命送到他里边,可惜,直到他走的那一天,他拿着偷东西也不当作罪。你们亏欠我,也亏欠他,他是个可怜的罪人。我打发他来是要藉着你们救他,但你们却……。”

  经圣灵这样光照责备,这位毕弟兄的祷告完全改变了。从那一天起,他说:“我不敢再像以前那样控告的祷告了,我真是从里边认罪啊!”圣灵来了,“就要叫世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约十六8)他说:“我真是难过。神啊,这个人走了,我也不知道他的地址。神啊,我实在得罪你,也得罪这个人。”向神流泪,向神认罪。这一回向神祷告:“神啊,求你给我一个机会,使我能以向他认罪,他这么些天还没有得救,都是我的亏欠。”

  (四)回来了,他得救了!

  希奇的很,就这样祷告了。有一天,这个人回来了!背着一包被褥,还领着一个女人回来了。这位毕弟兄说:“来了,来了,他来了!”“一看见他来,非常欢喜。我的欢喜不像前几天的欢喜。如果是前几天他回来,那我是欢喜神感动他的心叫他悔改回来;但这一天他回来,我是欢喜神给我有机会可以向他承认我的罪了!”一个罪人悔改,神得着荣耀了!

  “他得救了,他和他的太太说:‘我们要信耶稣啊,我们要来和你们一块儿事奉主。我不识字,我什么都不会做,但我可以打扫庭院,刷洗厕所。我的太太也不识字,但她可以磨高梁面,我们在家里时已经说好了。’感谢主,他来了!”这就是事奉主的职事哪,一得救就那么清楚,乐意服事。

  接着毕弟兄说了一个笑话,也是真话。他说:“我们一条被可换来两个人。这两个人不是来到我们面前,乃是来到神面前,同心合意的服事主。我们这里最早起来祷告的人就是这位田弟兄。感谢主,奇妙的恩典,荣耀的排布。”

  我们常为着聚会祷告说:“神啊,你得带人来。”你先别求神带人来,你得先叫神把你带到他面前。

  (五)“那些分散的人,往各处去传道。”(徒八4)

  有一件可喜的事,就是“那些分散的人,往各处去传道。”实在好,虽然他们受逼迫、被杀害、遭抢夺,但是“那些分散的人,往各处去传道。”这是圣灵浇灌后所表现的一个事实。不知道有多少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圣灵作见证说:“那些分散的人,往各处去传道。”

  山东耶稣家庭的那些人,也是被圣灵充满的。试问,哪一个人不爱自己的家庭呢?哪一个人不爱自己的儿女和身体呢?但是他们情愿把钱倒出来,跑到内地去传道,并且是没有任何人作他们的后盾。他们的后盾是亲爱的主耶稣,宝贝的圣灵,和全能的父。他们并没有经过周密的计划,也没有健全的组织,他们就是因着圣灵的感动,主爱的激励,起来答应主的呼召,跟随圣灵的引导,结果主的道就很快传遍内地。

  “那些分散的人,往各处去传道。”圣灵浇灌了,满了实际,满了基督;祂是题目,祂是诗歌,祂是……一切的一切。我们这班得救的人,若是里面没有藉着圣灵让基督充满我们的里面,是诗歌,是题目,是话语,是满足,那我们这班基督徒真是太可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