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种族纷争下和平先躯──蒲卡.华盛顿(二)

张文亮

  自食其力的学校

  华盛顿的治校扭转了许多人的观念,但也面对许多的困难与阻力。他坚持:学校的校舍,学生自己盖;学校的砖头,学生自己烧;学校的食物,学生自己种;多余的还可以拿出去卖。每星期由校长、老师和学生在上课之外的时间,一起工作。老师做的比学生多,校长做苦工又比老师多。砖头烧坏了,华盛顿连手表、结婚戒指都拿去当铺典当,换钱回来再买材料,用来烧砖头。刚开始,许多学生家长抗议“送孩子来学校是要念书,不是来义务劳动。”华盛顿坚持道:“学生要知道,一生亲手劳力就是最大的美德,就是尊贵的事奉,我们不是做遥不可及的事,而是做每天生活所需的事。做得更好,更纯熟,更有效率就是教育的一部分。”他相信扎实的教育来自亲手做工。除此之外,华盛顿经常四处募款、演讲,甚至向母校借贷。

  华盛顿坚持学生要保持清洁:干净的衣服、裤子、鞋子、身体,尤其是牙齿,学生戏称他为“牙刷的福音者”,因为他常抽查学生有没有刷牙,因此他的口袋里面就放一把牙刷。他认为刷牙只是一个小行为,但是可以看出一个人是否决心向上。以行动证明脱离过去为奴的生活方式……每天刷牙,不是为了表示干净的外表,也不是为了健康,而是好品格的培养。

  华盛顿每星期日晚上都召集学生,有一段“校长时间”。他讲的主题如“帮助别人”、“简朴的美德”、“你是否竭尽所能?”“成为一个可靠之人的重要”、“守住承诺”、“节俭之道”、“事奉的福音”等。他大部分的信息内容都取自新约圣经,或是一些黑人著作。他坚信一个基督徒学生必须有好性格,他看出许多基督徒的软弱退后,经常不是他的信仰出了问题,而是来自性格的问题。

  “属灵”的懒人

  塔斯克基学院每一天都有“晚祷时间”,有一天晚上有两个学生起来大声火热祷告,华盛顿当众斥责他们两个,叫他住嘴立刻出去扫地,因为他们白天工作偷懒,到公众祷告的时候,祷告声音倒比别人都大。华盛顿说:“如果你们两人把该做的工作做好了,回来祷告会变得更真实一点。”这一件事情传出去,像滚雪球般的愈滚愈大,引来许多教会的抗议。华盛顿以下的讲话,更让许多基督徒觉得刺耳。他说:“基督徒的信仰是活的,是表现在你的课堂、工作、扫地。教会不是养活一群属灵的懒人,光靠嘴巴不动手,光用神学术语来逃避诚实作人、亲手劳力。许多教会教导人只要爱主就够了,其他都不重要,这绝对是错误的教导,不过是误导年轻人,滥用他们的信仰热忱,使他们成为一群在社会上没有竞争力的废物,是把圣经弄成腐烂的字句,以咬住人的良心来偷偷获得辖制人的权力。”

  华盛顿的激烈言论,被外人解释为“爱主无用论”。一八九五年有些教会牧师、领袖大声鞭挞他,叫人不要去那“撒但的学院”念书。华盛顿为这一群教会领袖痛心疾首,他以历史长远的眼光看出,在黑人还是奴隶的时候,黑人没有任何组织,惟一的组织就是教会,而教会的牧师、长老或执事就成了黑奴中最有影响力的一群人。黑人自由以后,黑人的势力必须独力处理许多社会、文化、科技、政治……的复杂问题,黑人神职人员是当时惟一最具资格出来教育、培养信徒、百姓的人。结果没有,他们不去管教黑人平常到处游荡、闲话家常、堕落,思想不上进,只满足于这群人每星期日到教堂听感性讲道,摇摆身体,鼓掌顿脚,火热唱歌,又叫又跳,回家又堕落如常。在时代的巨变中,如果教会领袖不在“爱心和知识”上一起装备信徒,整个时代的基督徒会失去竞争力,福音工作会愈形枯萎。在教会当领袖,爱主绝对不够,爱主之外还要有见识。当时的黑人教会以为只要爱主就可以当牧师,不必受什么教育,不必有什么困难的考试。在华盛顿的眼中,这种爱主,简直是一种宗教式的升迁捷径,以致祷告愈大声,阿们声叫得愈响,参加教会频率愈高的人,愈成为教会的核心人物,这将导致黑人基督徒失去对时代的影响力与见证。

  他大力呼吁教会领袖不断受教育,一八九二年塔斯克基成立给教会领袖上的夜校(Ministers Night School)。他终生参加保守的美南浸信会,但是立下塔斯克基学院不加入任何基督教主流或非主流的教派的决定,以免学校在社会上失去竞争的能力。

  开花结果十年后

  他同时鼓励学院毕业的好学生,尤其具忍耐、智慧、殷勤的学生去投考神学院,以备成为传道人。“忍耐、智慧、殷勤”后来成为学院的校训,也是他一生做事为人的写照。一九○五年,华盛顿以塔斯克基学院为主轴,以毕业的杰出校友为延伸,组成五个黑人的专业团体,分别是“美国黑人葬礼指导协会”(National Negro Funeral Directors?Association)、“黑人律师协会”(Negro Bar Association)、“有色人种商人协会”(Colored Merchants? Association),“美国黑人寿险人员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Negro Insurance Men),“商业联盟”(Business League),凝聚黑人力量。尤其“商业联盟”的影响力最大,深入美国政、商界各阶层。正如华盛顿所说的:“如果种族问题不是回到基本的人性,即使是用政治改革、人权的争取和一大堆的委员会,不过是过度乐观者的疑人梦呓。应当由人性的改变开始,延伸到政治权利的争取,不是为争取过多的名利、权力、福利,而只是争取与所有人、所有种族有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在这个争取上,人的智慧、特质与可靠的个性,比武器更有威力。……黑人要求政府给予福利是造成黑人更深堕落的原因,使黑人的生活失去努力的目标。我绝对不能忍受一个人说他没事干,一个人若不能为自己做什么,他就没权力要求别人为他付出什么,……因此我们要争取的是给每个人有公平的机会去竞争。”

  南方奇迹

  华盛顿与塔斯克基学院逐渐成为黑人领袖的孕育所。一八八四年华盛顿加入““美国教育人员协会”(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一八八八年他被选为“阿拉巴马州教师协会”(Alabama State Teacher? Association)会长,一八九三年他被当时著名的《展望》(Outlook)杂志,选为全国大学最佳校长之一,同年,他应邀在“国际基督徒从业人员”(International Meeting of Christian Work)大会演讲,在五万名群众中有美国参众两会议员、大企业家、牧师与美国当时总统克里夫兰(Clevekand)。一八九六年哈佛大学颁给他荣誉博士,他是第一个获此殊荣的黑人。同年,美国总统麦京莱请他当农业部长,他拒绝了,因为要坚守大学职务。一九○一年美国总统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一上任,又请他入阁,担任南方政策幕僚首席,他又拒绝。不过两次的拒绝,他都补上一长份的推荐名单,使许多黑人进入各大州,与国家的政策部门和法院。

  塔斯克基也成为黑人心目中最优秀的师范学校,学生人数、校舍、建筑物、试验农场、研究经费,不断的增加。到一九一五年每年入学新生有一千五百名,校园建筑物超过一百幢,土地由原来的一百公顷增加到五千公顷。在美国南方懂得使用肥料与农业机械的白人,种出来的棉花本来比黑人种出来的大,但是在喀威尔的指导下,改良品种、土地,学校提供种子、种植、灌溉、施肥、除虫、收获时间表,在大学指导下,黑人农户单位面积的棉花净收获量超过白人的一点五倍,这才叫“南方奇迹”。许多白人都来参观,连美国前后两位总统麦京莱、克里夫兰也都来参观。

  不被成功打倒的原因

  大量的金钱流入学校,石油大王洛克菲勒(John O.Rockefeller)、大银行家摩根等大企业家大力支持,州政府也立法案支付教师薪水,钢铁大王卡内基(Andrew Carnegic)连续四年,每年都捐助美金六十万元。许多人不会被贫穷打败,但很容易被富贵打败。华盛顿周围也有许多人,在找他的把柄,要扳倒这位美国“黑人的良知”。华盛顿一生不被成功与富贵打倒的原因有五个:第一,外界对学校或他个人的捐款,他全权交由一个中立的基金会经手,自己不经手金钱。无论基金会的帐目有多少钱,他只拿固定的微薄薪水,这免去他许多金钱的试探;第二,他一生坚守塔斯克基学院教育行政的工作,没有在仕途上再往上爬。他说:“教育是最尊贵的企业”,他也知道自己在整个种族中所该扮演的角色;第三,他永远保留几个诤友,可以在他面前直指他的错误;第四,他一生忠于他的婚姻、家庭。他成名以后必须到各处演讲,在不同的旅行地点,他常与妻子、女儿通信;第五,无论怎么忙,他每天读圣经,星期日教上午、下午两班主日学。

  华盛顿一生谋求黑人的福祉,黑人却成为他的十字架,反对他的黑人比白人多,许多黑人骂他是“叛徒”,因为他在种族问题上采取容忍的立场,华盛顿常劝黑人“留在南方的农场,亲手做工,不要到大城市成为无事可做的人。”反对他的黑人宣称:“种族歧视是政治的问题,不是教育,更不是基督教的信仰所能改变的。”这些黑人领袖鼓动群众暴力,串连工运,一八九二年一场暴动有二百三十五个黑人被杀。一九○六年黑人领袖波以斯(Du Bois)在亚特兰大鼓动黑人到城市去争取社会平等、工作权利。那场以仇恨为出发点的大暴动,至少有一百名黑人被杀。华盛顿劝阻无效,他事后说:“在种族纠纷的大地上,小人以恨来耕种,君子以爱来抚平。”

  种族和解政策

  华盛顿也长期受白人三K党的威胁,曾帮助过他的路弗娜女士,她的丈夫被三K党打成终身残障。华盛顿说:“三K党的行动,给黑人最大的威胁不是杀戮,不是私刑,而是使黑人有一种普遍性的绝望,对政府、社会、所处环境的绝望。……我们不绝望,因为绝望的愤怒会使我们藐视法律。我相信对三K党报复,反而是进入永无解决的死胡同,法律会对付三K党。我们在工作上尽职,是黑人能在社会上恢复自尊、自立之道。”

  一八九五年他在亚特兰大城的“棉花州与国际展览会”(Cottons States and International Exposition)上发表演说:“我看出成千上万的黑人被卖到美国为奴,在这人类的贪婪背后,却有上帝奇妙的作为,那就是黑人有一天要成为白人的祝福。耶稣说:‘你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必作你们的用人,谁愿为首,就必作你们的仆人。’(马太福音二十章26-27节),如果强大的白人族群善待弱势的黑人,上帝的恩典必临到我们的国家,这是历代不变的定律,种族的差异不是一种咒诅,而是祝福。就像一只手,五只手指长短不同,不可互相攻击,如果一起随同手掌起舞,长短齐出就能抓住任何东西,今天有些白人对我歧视,那无损于我,损失的是他们自己,显出他们的道德水准与心胸狭窄。如果黑白双方互相敌视,那将是我们美国道德迅速沦丧的时候。我们需要的是对种族歧异的包容,共同追求国家福祉。”

  这是美国历史上非常有名的“亚特兰大黑白大和解”(Atlanta Compromise)。这个宣言至少影响美国五十年黑白种族的和平相处。

  一八九○年华盛顿与一些黑人律师推动法案,种族纠纷依旧错综复杂,华盛顿那时已成美国南方黑人的代言人,他说:“法律必须明订,以免有心人士,假藉政府权力,对于白人一套解释,对于黑人又有另一套解释。”在法案推动的优先次序上,他先争取到黑人结婚获得法院合法的认定权,保障了黑人家庭的伦理制度。一八九六年美国最高法院通过“黑人有权买卖土地”,解决了黑人长期无法买卖土地的痛苦。

  华盛顿愈来愈忙,他四处演讲,一九一五年十月二十五日,他在纽哈芬(New Haven)城演讲时,因心脏病突发而倒下,医生宣布他没有多少日子了。他躺在病床上说:“我生在南方,活在南方,努力在南方工作,死了也要葬在南方。”不顾医生的警告,他与妻子搭乘火车返乡。一九一五年十一月十三日夜里,华盛顿自昏迷中醒来,看到前面的塔斯克基学校、棉花田、校园的草地、熟悉的建筑物、报时的钟塔、教室中的空气含着熟悉的树木清香……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地上的客旅生涯结束了,但他对整个种族的影响却没有停止。

  至今美国仍有黑白种族纠纷,城市中仍有许多贫困的角落是黑人群居的所在,种族间的歧视仍然存在,很可能只要有人类的地方,这些深植人性的罪恶、丑陋就永远无法除去。但是华盛顿在他的时代,大力改善黑白种族的问题,以教育行政服事了他那个世代。以重新阐释对耶稣基督的信仰,改变了种族之间的纠纷。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神的儿子。”(马太福音五章9节)

  附记:

  今日的塔斯克基

  华盛顿创立的塔斯克基师范与工业学院,至一九八五年已经成为一所综合性大学,有文学院、农学院、商学院、工学院与医学院,故改名为塔斯克基大学。有五十多个科系,除了大学学位以外,另有文学与教育学硕士、兽医系,授有博士学位。每年入学新生有三三○○名,教职员八五○名,学校建筑一五○幢。学校目前不仅帮助美国黑人,也推广教育至非洲、中南美与加勒比海,帮助开发中国家的人文教育、经济开发以及技术转移。

【蒙校园书房出版社应允刊登】

  【注】:教会二千年来,神的国度是藉着长大成熟,神的众圣徒建造起来,将来他们都要在新耶路撒冷显出基督荣耀的光辉。求主在神的家中兴起更多器皿彰显出基督的荣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