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神安静的得胜


  “万军之耶和华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亚四6)

  神安静的作为正如神自己一样,又深又静。按人看来,神做工有时似乎迟慢;又似乎绕行。真的,人若不去细察神的作为,就不知道神的作为是何等的宝贵。

  我们若站在一急流的河边,常会看见漩涡反流,以致于我们以为这条河似乎流错了方向,但是当我们举目远望这河的深处,就看见这河迅速的向着海洋流去。而神做工也正如此。在教会与世界所有的历史中,我们看见神在许多事上似乎曾经失败,神所有目的似乎错了方向;但是,当我们远望而默察神在世人中间所有的作为,就看见神从未失败,却是一直的得胜;有时,神好像用军法,用安静绕行之法得胜的。

  神做工,有时是隐藏的、间接的,常藉着人所看不见、想不到的事来得胜人。就如有时神藉着人所想不到的一些微小、伤心、安静、温柔的讲道或祷告来得胜一些大而粗鲁的罪人。神用的方法和人所想的相反,人总想必须用一些特别的方法才能使大罪人得救。常有一些无神论的人悔改、信主,并不是因着听大篇讲道,却因着某个谦卑的圣徒安静仰望神,或某个小孩的微声呼求。

  撒但或肉体的动作,都是带着极大的夸示、声音、显露,以致似乎他们要把整个宇宙都颠倒了呢。属肉体的教会做事和世人一路的,当他们打算要有一个复兴,他们就要许多教会联络起来,大群人众,打鼓吹号的特别唱诗班,大队雄辩的传道人,并且矜夸虚张,然而当这些的喧嚷、高言都过去后,几乎找不出有什么人是因此而真实悔改、信主的。但同时若有某个谦卑的圣徒靠着圣灵为着要某人得救而在暗中流泪祷告,以致后来某人悔改,信了主,成为给主大用的人,这结果无穷的价值,比人所布置的大复兴的雷轰远胜万倍。

  神做工乃是藉着个人,并非藉着什么团体,或广大的组织。在地上最强的力量就是个人。神得着了一个人,而后神藉着这一人涌流祂的意思像一涌流的江河。我们与神越亲密,就越重视个人。但是当人离神漂流时,人就轻视个人,而倾向大众及猛烈的团体。巴别塔是一个国民团体建造的,他们说:“来罢,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但是,神却挑选了一个人──亚伯拉罕──而召他在世上作客旅、作寄居的,并且作那些有信心之人的父。还有,亚兰王打发一大队军队去捉拿先知以利沙,但是那孤单的以利沙祷告主,主就使那大队军队都眼目昏迷,而以利沙就领他们到了撒玛利亚。这是宇宙历史的标本。

  人总是倚靠团体和显示的力量,但是神在最安静、最简单,并且人想不到之中来和缓的、隐密的感动一个人,出人意料之外,来成就神的旨意。主用种种方法保守祂的圣徒在无能的情形底下,为的好叫他们因信而活,单单倚靠神,这样神能藉着他们达到目的和得胜。

  属主的人若得着世人所谓的顺利,就如富裕和亨通等,这在主看来,却是失败。但有时,人所看为失败的,在主看来,却是成功。我们查考圣经,并观察人生,看见神好像曾经失败,但是在我们看来,好像是失败,在神看来,却是成功的。全能的神做工不是按着人的计划,也不是按着人的眼光。那些被世人称为有所成功的人,也许在神看是完全失败的人。但是,那些被世人看为无价值、或无能、或无所成功的人,也许在神的道路上却是有所成功的人。

  大有信心的人,他们的信心都是经过试验的。神向我们所定的旨意是“非我们,惟基督”。在各种工作上为神做最多的人,常是那些力量、金钱、才能、机会都不多的人,以致神保守他们因信而活,日日仰望神供给他们身心灵的需用。这是神在他们身上,和那些不信神供给的人身上,得着成功和得胜的方法。

  我们真实的得胜,就是我们与神密切联合站在神的一边而弃绝我们自己。我们的成功是因着我们肯作别人所称为失败的人。我们得着财宝,是因着我们肯把我们的财宝放在神手里。我们胜过仇敌,是因着我们爱他们,也因着我们肯安静地让神去对付他们,肯受他们的待遇,当作神在我们身上的一分旨意。

  神始终都是得胜的。虽然有时神似乎把一切的利益都给撒但、世人、和肉体,而神自己似乎在不利的地位上,像雅各那样跛行,而全世界人却像以扫那样骑在马上大大夸示;但至终像瘸腿的雅各,神安安静静的得了胜,达到了目的。神安静得似乎不做什么,其实神一直在隐密中行奇事。

摘自:拾珍季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