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真门徒(五)

马唐纳

计算代价

  主耶稣从不欺哄人,使他们只在言语上归信真道;他也不会传讲一篇受大众欢迎的信息来吸引多人跟从。事实上,每当群众冒名而来拥戴祂,祂总是转向他们,讲论作门徒的严格要求,藉以做出筛选。曾有一次,主提醒那些跟从祂的人,先要计算代价。祂说:

  “你们那一个要盖一座楼,不先坐下算计花费,能盖成不能呢?恐怕安了地基,不能成功,看见的人都笑话他,说:这个人开了工,却不能完工。或是一个王,出去和别的王打仗,岂不先坐下酌量,能用一万兵,去敌那领二万兵来攻打他的么?若是不能,就趁敌人还远的时候,派使者去求和息的条款。”(路十四28-32)

  在这里,祂将基督徒的生命看成盖楼和打仗。

  祂说:除非你确知自己有足够的资金,你才会开始盖造楼房。不然,半途而废的楼房成了没有远见的石碑。

  何等真实!在福音奋兴聚会中,为基督决志是一回事;但舍己,天天背起十字架跟从基督,却又是另一回事。虽然我们不需费分文便可成为基督徒,但信徒为基督的缘故,走上牺牲、分别为圣和受苦的路,必须付出很大的代价。在基督徒的路程上有好的开始是一回事,但要日复一日、得时或不得时、顺境或逆境、喜乐或忧伤的日子都活出基督徒的样式,却又是另一回事。

  喜欢挑错的世人常在注视,他们认为基督徒若不是无可指摘,便是一文不值。当他们看见一名基督徒全心全意、毫无保留的为基督舍弃一切,他们会嘲讽、讥笑和戏弄,但内里却深心的尊敬那人。当看见不冷不热的基督徒,他们只会藐视,并嘲笑他说:“这个人开了工,却不能完工。当他归信主时大事铺张,现在却和我们一模一样。他开始时以高速行车,现在却只有车轮在转动。”

  因此救主说:“先坐下算计花费。”

  第二个比喻讲说一个王要与另一个王打仗,那王岂不应先坐下酌量,自己拥有的一万兵能否击败敌方双倍的兵力?倘若那王宣了战,双方军队对垒沙场,他才重新评估兵力,岂不是很荒谬吗?那时他能做的,就是高举白旗,差派和平使者,伏地求和。

  将基督徒的生命比作打仗,毫不夸张。他们要面对凶猛的敌人──世界、肉体和魔鬼;世上充满灰心、流血和受苦;在黑夜守候,渴望白天,会令人疲乏;每天劳苦流泪、受试验,甚至冒死,都经常发生。

  凡定意跟随基督的人都应回想客西马尼、厄巴大和各各他,然后计算代价。所得出的结果,一是全心全意献给基督,或是因其中的羞辱和贬低而伤心放弃。

  藉着这两个比喻,主耶稣提醒听众不要因一时冲动而决定作他的门徒。祂承诺门徒必会遇见逼迫、患难和困扰,他们要先计算代价!

  代价是什么?下一节便是答案:

  这样,你们无论是什么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门徒。”(路十四33)

  代价是“一切所有”—— 一个人本身和他所拥有的一切。这就是救主的意思,给所有跟从祂的人,铁价不二。祂既是最富足的,却甘愿为我们成为贫穷,这是超乎笔墨所能形容的。祂的门徒又怎能藉其他代价或较轻的途径得着冠冕呢?

  跟着,主耶稣总结祂的信息说:

  “盐本是好的,盐若失了味,可用什么叫它再咸呢?”(路十四34)

  在昔日的时代,人们没有纯净的盐,像我们今日所用的餐桌盐。他们的盐充满了各种杂质,如沙粒等。盐有可能会失去它的味,结果变成无味无用,也不能放在田里作肥料,只好用来铺路。所以它们,“以后无用,不过丢在外面,被人践踏了。”(太五13)

  比喻的应用显而易见。基督徒有一个主要的存在价值──一生献上,为神倾倒一切来荣耀他。基督徒若在地上积攒财宝,关注个人舒适和享乐,试图为自己在地上建立名声,耗费个人生命才干在这不配的世界里,他就会失去他的味。

  信徒若失去存在的主要目标,便会错失一切,变得毫无用处。他的结局便如无味的盐,被人践踏──嗤笑、藐视和嘲讽。

  主最后说:

  “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

  每当主说完一些严厉的话,祂常加上这句话。祂好像是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接受祂,祂知道有些人会做出另一个解释,或减低要求的程度,使祂的话欠缺锋利。

  但祂也知道有些心门,不论老幼,愿意为祂开敞,晓得主是可配的,并顺服祂的一切要求。

  所以祂让门开敞!“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凡愿意听的,就是那些计算代价后仍说:

  我已经决定,跟从主耶稣,
  虽无人一起,我仍要跟从;
  世界在背后,十架在前头;
  永不回头,永不回头。

殉 道

  当一个人真的全心奉献给耶稣基督,生或死对他已毫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主得着荣耀。

  当你读到《约翰和比蒂.史谭的得胜》(The Triumph of John and Betty Stam),你会发现几句话常在书中出现──“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腓一20) 艾略特的写作也有同样的语调。当他还在韦顿书院(Wheaton College)读书时,他在笔记写道:“我已准备好为主殉道。”

  另一次他写道:“父啊,求你取去我的性命,甚至要我流血,被你的圣火焚烧,我也不会自救,因为生命不是我的。主啊,愿你得着一切,使我的生命如奠祭浇在地上。在你坛上流的血才有真正的价值。”

  许多属神的英雄,都在神面前进到这地步,并察见“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十二24)他们愿意成为那粒麦子。

  这正是救主教导门徒要有的态度。“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路九24)

  我们越默想它,越发觉它是最合理的。

  首先,我们的生命本不属于自己,它们属于那位用宝血的代价将我们买赎的主。我们怎可能自私地抓紧着别人的东西?史特德为自己回答了这问题:

  “我认识耶稣为我死,但我从不明白,祂既为我死,我便不再属于自己。救赎的意思是买回,因此,我若属于祂,却将不属于自己的据为己有,我便是盗贼;不然,我要舍弃一切给神。当我发现耶稣基督为我死,舍弃一切给祂就不太困难了。”

  第二,倘若主还未回来,我们迟早都要离世。因作王的事奉而牺牲,岂不远胜在交通意外中死去?艾略特说:“献上自己不能存留的去赢取不能失去的,这人不是愚昧人。”这话岂不正对!

  第三,主耶稣既为我们死,我们理当为祂舍命,这是驳不倒的逻辑。仆人既不能大于主人,我们又怎可在天堂上比主耶稣更享舒适?因这意念,史特德说:“耶稣基督既是神,且为我死,我不可能为祂做出过大的牺牲。”

  最后,我们若恋慕自己的生命,引致永远的福气不能给予周遭的人,实属犯罪。有些人会耗尽一生研究医学,有些人会进入火光烘烘的大厦抢救亲人,也有些人为国家捐躯。人的生命对我们有什么价值?我们能否如米尔(W.H.Myers)说:

  我见世上亲爱灵魂,
  本该得胜,却被捆绑;
  本该作王,反作奴隶;
  安于逸乐,盼望幻灭。

  神灵促使,无可抵御,
  震动我心,如号呼召,
  拯救那些将亡的人,
  舍弃一切,舍生救人。

  不是每一个人都要为主殉道。相对来说,烈火刑柱、枪矛、断头台只为少数人预备。但我们每一个都可具备殉道者的灵、殉道者的热心、殉道者的专一委身。我们每一个都可为基督而活,好像已丧掉自己的生命。

  不论疾病或健康,十架或冠冕,
  彩虹或雷轰,
  我将身体灵魂,全靠托给神,
  由他掌管。

真门徒的赏赐

  为主耶稣丧掉生命的人必得深厚的赏赐,因跟从基督而得的快乐和喜悦才是生命的真正意义。

  救主重复说:“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事实上,祂所说的这话都是在四福音书出现,多于其他的话(太十39;十六25;路九24;十七33;约十二25)。为何这么多次重复呢?它们岂不表明一个至重要且基要的基督徒生活准则: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凡为主丧掉生命的,必找到、救了、享受和保守生命到永生?

  作一个不冷不热的基督徒,只会带来可悲的生存;为主全心全意的生活,必会享受祂所赐上好的福分。

  作真门徒就是作耶稣基督的奴仆,并发现事奉祂就是完全的自己。凡说:“我爱我的主人,不愿意自由出去”的,都享受着真正的自由。

  正如戴德生所说的,门徒不会因瞬即消逝的琐事沮丧,他关心的是永远的事情,并享受着不为世事忧虑的奢华。

  他似乎不为人知,却是人所共知的;似乎要死,却是活着的;似乎受责罚,却是不至丧命的;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的;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的。(林后六9-10)

  倘若作真门徒的生命是今生使人最得着属灵满足的生命,同样肯定的,这也是来世得着最大赏赐的生命。“人子要在祂父的荣耀里,同着众使者降临,那时候,祂要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太十六27)

  因此,在今生和永远真正蒙福的人,是那些能像波顿(Borden)的耶鲁(Yale)所说:“主耶稣,论到我的一生,我的手已松开,且将你放在心中宝座上。求你随你旨意改变、洁净、使用我。”

  祂不愿意

  祂“不愿有一人沉沦”:
  耶稣坐在荣耀宝座上,
  看见世人罪中堕落、充满忧患;
  奇妙大爱!他为我们将命倾倒。
  灭亡,灭亡!荆棘披满道途,
  我众罪担难担当,心破碎;
  耶稣愿意拯救,但没有人告诉他们
  没有人救他们,脱离罪恶绝望。

  祂“不愿有一人沉沦”;
  亲自成为肉身,经忧患苦痛,
  他来寻找失丧,安慰伤心的人,
  医治破碎心灵,脱忧患羞辱。
  灭亡,灭亡!收割日子快过,
  黑夜将到,收割的人稀少;
  耶稣现在呼唤你,赶快收割,
  你必得着宝贵灵魂,成为你的工价。

  常常宴乐,少为耶稣,
  常时沉溺世烦扰娱乐,
  没有时间为耶稣做工,喂养饥饿,
  救拔失丧灵魂,得享永生喜乐。
  灭亡,灭亡!他们呼求我们,
  传扬救主,告诉他们救主生平!
  我们甚疲乏,正劳苦担重担,
  长年哀哭的眼睛,渐变蒙胧。

  祂“不愿有一人沉沦”,
  多人正朝向地狱往下奔,
  他们因得不到我的帮助而灭亡,
  我岂可袖手旁观?怎能不跟从主?
  灭亡,灭亡!你不愿人沉沦,
  求主赦免,更新我灵命,
  脱去属世意向,看见永恒价值;
  求主帮助,使我一生为主活。  

          露丝.迈尔(Lucy R.Meyer)
(完)
摘自:“真门徒”──基督徒阅览室出版(繁体版)
“真门徒”──基督福音书局出版(简体版)
【蒙香港基督福音书局应允刊登】
基督福音书局 香港九龙尖沙咀邮箱95413号
Email:cbrhk@netvigato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