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联合祈祷的力量

慕安得烈

  我又告诉你们,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什么事,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因为无论在那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太十八19-20)。

  基督在祂祷告的学校一开始教我们祷告时便强调:不要做给人看。要进入内室,单独与父相交。祂要我们了解,祷告的意义乃是人与神的个别接触。现在祂又教我们第二课:我们不仅需要隐密单独的祷告,也同样需要公开联合的祈祷。祂对两三个人同心合意祈祷有极特别的应许。个别隐密的祈祷和公开联合的祈祷必须齐头并进;一方面个人要单独朝见神,另一方面,同样奉耶稣之名的人要聚集共祷;这就好比一株树,树根深埋地里,枝干迎向阳光。

  这件事的理由很简单。因为人与人的联合和人与神的联合同样真实又亲密,因为他与众人是成为一体的。神的恩典不仅更新了我们与神的关系,也更新了我们与人的关系,我们不仅学着说:“我的天父”,也学着说“我们的天父”。若一个家族的子女总是个别和父亲会面,从来不一同表白他们的意愿或爱,这就太怪异了。信徒不仅是一家人,更是同属于一个身子。正如身子上的百体必须互相联络;百体合作无间,全身才能表露一体的精神;因此基督徒必须在一起共同追求,否则就不能得到神藉着圣灵要赐给我们的全备祝福。在信徒的联合团契之中,圣灵能充份发挥祂的权能。当一百二十位门徒聚在一处,恒切同心祈祷,圣灵就从父神荣耀的宝座为他们降下来(徒二)。

  根据主在这里所说的,真正的联合祷告有几个特点。第一,是同心合意的祈求。这不只是同意另一个人提出的祷告事项,而是一些特殊的事项,大家都有共同的渴望;这种同心合意必须是在灵与真理之中,正如所有的祷告一样。这样的同心祷告极易显明我们究竟是要求什么,是否照着主的旨意去求,以及能否相信求必得着。

  第二个特点,是奉主的名聚集。往后我们会更多学到奉主名祈祷的必要,和其中的能力。在这儿我们的主教导我们:主名应当是信徒联合的中心,也是联合的凝聚力,使他们能为一体,正像一个家,容纳家中每一份子,并将他们联合起来。“耶和华的名是坚固台,义人奔入,便得安稳。”(箴十八10)主的名对于了解并相信这名的人何等真实;因为当他们奉主名聚集,就经历主的同在。门徒们能有爱的联合,对耶稣有无比的吸引力:“无论在那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主的门徒既在爱中一同祷告,主的同在就使他们联合的祈祷大有能力。

  第三个特点,是必蒙应允。“我在天上的父,必给他们成全。”(太十八19)为保守维持信徒的团契,或追求灵性造就的祷告会有其功效,并不是救主设立这种祷告的本意。祂的意思是要这种祷告成为一种途径,使祈求特别蒙垂听。一个祷告会若没有得到明确的应允,是反常的。我们之中有人有某些渴望,而觉得自己信心太软弱,就应当请别人帮忙,增加能力。在信心、爱心与圣灵的联结中,主的名与主的同在的能力就更能自由发挥,而应允也就更为确切。我们曾真正同心祈祷的明证,乃是有否结果子,得着回答,得着我们所求的:“我告诉你们,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

  这样的一同祈祷是何等大的特权,有何等大的能力。如果信徒夫妇知道,他们乃是奉主的名结合为一体,要在同心祷告中,经历主的同在与能力(彼前三7);如果知心好友相信,两三个人齐心祷告,会给彼此带来极大的帮助;如果每一个祷告会里,都以奉主的名、相信主的同在、等候主的回应为第一优先;如果每一个教会都认为,众人联合的有效祈祷是会众聚集的主要目的之一,是教会权柄最大的运作;如果普世教会不停联合地向神呼求,求神的国度降临,神国的王亲自来临──先将圣灵浇灌下来,再是主荣耀的显现──哦,如果这些人都同心合意求神实现祂的应许,谁能料到有多少祝福会临到呢?

  使徒保罗特别深信联合祈祷的能力。他写信给罗马教会说:“我……劝你们与我一同竭力,为我祈求神。”(罗十五30)他期望藉这样祈祷的结果使他脱离敌人,兴旺他的工作。他写信给哥林多教会说:“祂将来还要救我们。你们以祈祷帮助我们……。”(林后一10-11)他们的祈祷对他的得救有一份贡献。他又写信给以弗所教会说:“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并要在此儆醒不倦,为众圣徒祈求,也为我祈求,使我得着口才,能以放胆,开口讲明福音的奥秘。”(弗六18-19)他做工的能力和果效,须靠他们的祈祷。他告诉腓立比教会,他受审的事至终会转使他得救(蒙保守,扩大圣经),并使福音广传:“藉着你们的祈祷,和耶稣基督之灵的帮助。”(腓一19)他训勉歌罗西人要恒切祷告之后,又说:“也要为我们祷告,求神给我们开传道的门。”(西四3)他向帖撒罗尼迦教会写道:“请你们为我们祷告,好叫主的道理快快行开,得着荣耀,正如在你们中间一样;也叫我们脱离无理之恶人的手。”(帖后三1-2)每一处都显明,保罗视自己为全身的一个肢体,必须靠赖各肢体的共鸣与合作;他倚仗这些教会的祷告,为他赢得属灵的胜利,否则,就难望有成效。所以这些教会的祈祷对他而言,在神国的服事上,有如神的权能一样真实。

  假如一个教会肯为神国降临、主的能力充满祂的仆人与祂的话语、以及灵魂得救、主得荣耀等,日夜恳求,谁敢说这个教会将得到何等大的权能呢?大部分的教会则以为,会众的聚集,不过是为了彼此照顾、互相建造。他们不知道神是以众圣徒的祈祷来治理世界;不知道祈祷能战胜恶魔,也不知道地上的教会能藉祈祷运用天上的权能。他们忘了主耶稣曾经应许,凡奉祂的名聚集的教会,祂都分别为圣,使教会成为通天的门户,彰显祂的同在,经历祂在父里面的权能,而心满意足。

  现在各处的教会,每年之始必有联合公祷周,我们为此该有说不尽的感恩。这不但是信徒合一的证据,也显示出我们对联合祈祷的能力具有信心;在这样的训练中,我们心地扩充,能为举世教会需要而求,对信徒联合而恒切的祷告,有莫大的帮助。而这样的聚会特别能刺激许多小团体不断地联合祈祷,带来更大的祝福。如果神的子民都能明白,因奉主的名聚集合而为一,共享主的同在,全身靠同一圣灵的连络,放胆宣告主的应许:凡同心合意的祈求,天父必成全;那么,祝福还会加倍呢!

译自:祷告的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