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争战祷告见证
~污染的威胁~

施 宁

  当一块地区被献出作为荣耀神用时,你无需琢磨就可以想像到撒但那气急败坏,气焰嚣张的姿态。这个与神荣耀为仇,与众人的喜乐为敌的撒但,从不容许人哪怕是在一块小土地上和平生活,那里万物繁盛,硕果累累,鸟儿在愉快歌唱,赞美天父。

  于是仇敌施展伎俩,使迦南陷入灾疫之中──正如今天各地所受的苦难一样──遭受虫灾!当发生虫害时,人总用合适的驱虫剂来控制──喷毒药。这样无可避免也会把益虫一并除灭,连鱼鸟、土壤和水源一同遭殃──最后连人自己也受害。

  撒但向我们兴起攻击,激起我们向罪做迫切的信心争战。虽然我对农业毫无所知,那时群众还没有注意到污染问题。但有一天,圣灵却在我里面使我对这整个形势感到不安。我把姐妹都召来,把主赐我里面的看见告诉她们:“毒药不得在迦南使用,神有更好的灭虫办法,用不着把毒气喷在祂要使那些存活和旺盛的东西上。神再一次呼召我们在新的领域中走信心的道路,我们必须打一场信心除罪的仗,来与撒但降来为害迦南的灾疫做战。因此,如果我们按神的旨意而活,就会经历到祂的干预与神迹,因为在祂的话语中曾说过:“我必为你们斥责吞噬者。”(玛三11)主正用这种新的信心争战,给我们机会来荣耀父名,如果这场对虫害的战斗得胜的话,用新的方法来荣耀神的前景,使我心里充满了喜乐。

  在开始时,我的女儿们,尤其在农场工作的女儿们反对这种新的带领,她们很舍不得放下用有毒的杀虫药的老办法来消除害虫。这种新的行动推翻了一般常识,然而主终于说服了她们,才把喷虫剂放在一边。跟着来的试验是极艰巨的,当人步入信心时,开始的道路常常会变得黑暗起来。我们那块倚着林边的小迦南地就被成群的“吞噬者”侵入──在气候干的时候,会出来各种各样寄生虫,科罗拉多虫,蛴螬,毛虫等等,有时还会有兔子来侵害整个农作物。然而曾有记载说:“实在,受造物都是服从你,自己的造主,致力惩罚不义的人,恩待信赖你的人。”(智慧篇十六24)

  换句话说,神允许迦南受虫害侵扰,为的是向我们进行管教。现在就要我们忍受这种管教,直到父神在我们每人身上达到祂的目的为止,而不许我们用扰乱属神的自然平衡的方法来逃避神的管教。父神如此领导我们,为的是教我们更倚靠祂,更深地爱祂,并加强我们和祂之间的父子关系。新的悔改会让我们经历到祂的怜悯和帮助,而神也真的把悔改的心赐给了我们。我们当中许多人已认清那些召我们悔改的特别指证,并学会用正确的眼光来对待这场灾疫。这样一来,仇敌所得到的正是与它所期待的相反。我们向罪争战中要保持警觉,使我们用重新的力量来打这场必胜的信心之战。

  好些夜晚我们一起唱信心之歌。在所有来迦南的访客面前,神的荣耀受到考验。尽管这块地上的情况越来越坏,而我和马蒂利院母却鼓励我们属灵的女儿坚持这场神启示给我们的信心之战。极力使她们保守信心,决不胆怯。我们唱着诗歌在受灾害的地上游行,个别的或集体的把神指出我们的那些特有的罪与过失拿来放在主面前,在某一范围内的罪还没有释放之前,决不停止悔改。在我们多次光中交通与个人谈道时,神的光照在每个人身上隐藏着的种种老我个性上──常使人感到这真是痛苦的经历。我们把这个夏天称为“暴露时期”,因为神的圣洁在我们当中把许多事都在光中照明。然而也就是由于这几个月的管教,我那些容易灰心丧气的女儿才明白什么是保守信心,坚持个人必须对付罪恶,打信心之战的真实意义。

  姐妹们也明白了信心争战包括“主的作为”──神迹在内,意味着不是我们赢得功劳,而是甘心乐意献上的象征。举例来说,每个人都加入这个队伍以行动来消灭害虫──花些时间把蛴螬挖出土外,在树上、菜上及其他任何可以寻到的地方搜出毛虫和其他害虫。当我们遇上兔灾时,姐妹们便在清早起来用手去捉──正如圣经中由于我们的罪过,告诫我们说:“要给我们擒拿狐狸,就是毁坏葡萄园的小狐狸。”(歌二15)我们本身的努力当然无法挽回这种情况(正如我们信心之战的本身并不能救我们脱罪一样),我们的努力仅不过表明我们甘心乐意而已。那年夏季的灾害,正如以后所有灾难一样,都是主──在祂的时间已到后──赐下了起死回生的转机。

  神满怀仁爱的回报了我们的信心,在对付罪和对付送来虫灾的撒但的信心之战中,完全显示了主的胜利。神几个月来用干旱向我们施管教之后,就赐下了及时雨,并且让大量瓢虫来吃树虫,让鸟来吞噬害虫,还让许多人来帮我们拔草。到了最后,神扭转形势,赐下祝福,使我们获得不可思议的丰收。当收获季节来到时,农场的姐妹──有如古时的以色列人去探看应许之地一样──挑着担子,带着最好的水果和蔬菜到迦南挨家逐户送礼。她们深受神的仁爱的眷顾,满怀感恩之情,高唱赞歌。这就是我们所称为的第一次“恩惠的丰收”,因为主为那年夏季给过我们一节经文:“只是罪在那里显多,恩典就更显多了。”(参看罗五20)

  从六○年代末开始,我们对信心新的大胆尝试,以后便年复一年地重复执行。父神仍必须不时向我们施行严厉的管教,为的是要使我们保持警觉,使我们能有更新的力量来做对付罪的信心争战。我们在这种冒险中,自动决心倚靠神,使我们得以更加奋力为信心争战。结果这几年来我们在马利亚姐妹会中所经历到的灵里的复兴,实非言语所能形容,对这种惊人的增长的收获,我们实在无法表达对神的感激。从那时起我们的水果和蔬菜一直都是这么丰收,使得所有迦南居民,以及有时来访的客人和镇上穷苦人家都能分享丰收的果实。

  然而神这种带领的完全意义,直到世界上污染问题达到如此程度,它已蔓延到难以挽救的地步,危及地球上的生命,才使我恍然大悟。神带我们走这条道路,已经把基督徒在受污威胁的世界中应该如何生活的方法启示给我们。对付罪的信心争战,领我们进到圣洁和与神更深的关系中。在生存这一问题上,倚靠神的恩典是绝对需要的。不过,神只会向活在悔改中和抗拒紧缠在我们身上的罪的人施恩。迄今多年来我亲身体会到我们的土地无须杀虫剂而能获得丰收,并且体会到悔改和信心是“控制虫害”的最好方法。这样,我才能在1972年写出一本有关污染问题的小册子来。

  然而在迦南的根基中,这还不是最后的搏斗。如果迦南要在将来站立得稳,根基必须打得深深的。毫无疑问,以后的争战还要来临。

摘自:我一生一世
【蒙基督教马利亚福音姐妹会应允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