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治服老我-约书亚战胜三十一个王-(三)

宣 信

  (二十)求属自己的财物

  属世界的人,追求这世界的物质,得着了就称那些东西为自己的。神的忠心儿女,不为自己留丝毫,他所有的,都是神所委托给他的:“没有一人说他的东西,有一样是自己的。”基督徒对于物质的看法,就是受托主义,他把神所赐的为他保留,作他的工,听他的安排成就他的荣耀。这就是改良贪心的妙法,能够改变属世界贪的心。若不先将一切完全永远的放在主脚前,照他的旨意支配,我们就决不能算奉献了的人。

  (二十一)属自己的惧怕和忧虑

  我们的忧虑差不多都是从爱自己而发生的,我们若完全将自己献给神,认我们一切的举动都属于他,我们就没有忧虑了。就自然的承认我们是属他的,在他的保护之下,主耶稣曾说过:“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所以他接着说:“所以我告诉你们,不要为生命忧虑。”“所以”两个字把拜玛门与忧虑接起来,若心中没有玛门就自然无忧虑了。

  (二十二)自己的痛苦

  我们许多的伤心和忧愁是从爱自己的心来的,或是失掉了物质上不应该算为自己的,或在不应该盼望的事上失了望,或者骄傲受了刺激。老我若是果然死掉,就除去许多的痛苦,并将充满天堂的快乐,带到我们的心中。

  (二十三)为自己而牺牲克己

  这样好像是矛盾的,但却是实在的。一个人可以“将所有的周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他为要证明自己的主张,传播自己的教义,为自己的名誉作到这一切。古时的教会,有一位西门,在一块大石上坐了二十五年求人的周济,吃树根,但是他充满着自是自强的心,他克己的目的,是为高举自己救自己,他这样吃苦,不过是老我改变了面目而已。

  (二十四)利己的道德

  法利赛人是有道德的,但是他们的道德是一件利己的外衣,完全是要人看见的,所以就无价值了。这样的道德不过似张灯结彩一般。一个尊贵的妇人,行在街上时提起自己的衣裙,不愿与那些犯罪的妇女们接触。她是有了冰凉利己的礼貌,那些堕落的妇女虽有她们的罪,但或者她们有一颗慷慨的心,或者因自己的爱情受了欺骗而犯罪,就因此牺牲了自己,即或如此,我们不敢算她为无罪,但是比较起来,她们或者比那轻视她们的人,有着更良好的人格。

  (二十五)自以为义

  还是一种利己的性情,就是以自己宗教上的敬虔为功劳,要在神面前自算为义,这样的人,自然估低了因主所得的义和救恩。圣经上不单是说我们的罪,在神面前如同破碎的衣服,就是我们的义也“都像污秽的衣服”,这些出于自己的义,必须放下,承认自己是无力无用的罪人,接受耶稣基督的义,这样才能在神面前算为无罪。(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