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十字架与奉献

麦克维

  “……神……光照了我们……把祭牲拴住……。”(诗一一八27)

  作者有一个当牧师的好友,他年青的时候,一再的尝试着,要把自己完全交给主,但是他却屡试屡败。他是完全的真诚,但是他仍然是十分的困苦。他是许多不断的将自己奉献给他的青年中的一个。最后他才恍然发现,他没有得着奉献的一个最基本的根基,他从神自己使旧约祭司供职的事上得到了亮光,当他看见那抹在祭司耳上、大指头上的、脚趾头上的血,看他以血遍洒全身,他开始明白了,他“与基督成为罪”的联合,他看见他身上充满了“”,他感觉到了各各他所交给他的可怖噩运和死亡,他明白了他与基督的合一,他看见了他自己与被钉死的基督一同在他的死和复活中,这个“──”的联合,改变了他整个奉献给基督的观念,奠定了他生命中成功持久奉献的根基。

  这样的经历在基督徒中是很平常的,他们已经因信称义,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与神和好了,但是他们还没有认识十字架所包含的意义。在我们有些最好的教会中,他们从罗马书第五章1节称义以后,便跳到罗马书第十二章1-2节奉献的真理,我们不愿过分的批评这个,因为他们的意思原是好的。但是不知或是越过罗马书第六章至第八章,关于我们与基督联合的教训和惊人的宣告,不先达到奉献的正确方法,不知道这些基本的真理,使我们牧师朋友经过了多年的困苦生活。他不知胜过满是罪恶的自己──我──的方法,在不知不觉中,他是企图用自己的力量来将他的一切放在祭坛上。当他明白了藉着与基督的生命的联合,他已经是属于主的──与基督同钉死、同复活的“向罪死了,但是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向神活着。”──这样就有了将自己献给神的坚固根基,最后他得到了成功的有福秘诀,但是让我再详细的举例说明。

  1863年11月19日,林肯在格特斯堡战场公墓落成典礼的演说中,他这样说:“我们来献上这战场的一部分,为那些在这里牺牲了生命的人之最后安息的地方,……但是按那更大的意义说,我们不能献上──不能奉献──不能使这地成为神圣之处,那些在这里奋斗的勇士,活着的或是已死的,已经奉献了这块地,远超过我们贫乏的能力所能增减的,……倒是我们这些还活着的人,要被献于这未完成的工作,……奉献于还摆在我们面前的‘伟大事业’。”

  我们说出基督徒的奉献:“但是更大的意义说,我们不能献上──不能奉献──不能使我们这已经被救赎的生命之地成为神圣,在他的牺牲生命中,被钉死者(基督)已经奉献了它(我们),远超过我们贫乏的能力所能增减。让我们定睛的看着基督,我们已经与被钉死者联合,让我们相信我们若与他同死,就必能与他同活。”

  在罗马书第六至第八章所说,我们与基督的死和复活联合的许多真理,奠定了一个成功的奉献根基,如同罗马书第十二章1-2节所清楚述说得到了完全的救赎,并且在爱中被说明,基督现在以他无限量的慈悲劝我们,将我们的身体献上,作为合宜的、活的、圣洁、可喜悦的祭物献给他自己。当我们将我们的手放在我们的燔祭的、神圣的、圣洁的头上时,我们知道(但愿这是一个活信心的言语)在他里面,我们成了到达神面前的馨香祭物──完全顺服、完全奉献、完全牺牲的香气,远超过我们贫乏的能力所能增减的,何等的能力、何等的听从、何等的完全平安,他的献祭是完全的满足神的心意──用火焚烧的馨香祭物──我们的奉献是那无上的特权为他而被焚烧,我们难道不信任他么?我们岂不该让他带我们到他所愿意的地方么?迟疑的信徒阿!我们是否预备好了,为将来的日子放弃我们的权利和利益么?来罢!将一切献给他。“施比受更为有福”。主欢喜一个快乐的给予者,让我们与他一同的向地图上尚未记载的海洋前驶。那些在叛逆的时候,在波浪汹涌的海行驶的人们,将自己交给他们的国王说:“服事你,升下!因你盖上了玉玺的命令。”乔治.怀特腓(George Whitefield)如此说:“我将自己献给那为我挂在十字架上的作一个殉道者,我闭着眼睛,我要信靠他,将我自己毫无保留的交在他的手中。”

  亚汉小姐是高丽的女英雄,她与神辩论了差不多七年,不愿到日本去警告他们,也不愿逼迫那些拒绝向神道教神龛跪拜的基督徒。当她最后顺从了神呼召的时候,她放弃了她一切所有的,买了一张单程票到东京去──作他的事,并且愿意为他而死。我们说出奉献是“服事或是牺牲”,在亚汉小姐奉献包含了这二件事,她的旅行就是到死亡去,她买了单程车票,再也没有回来──爱强迫她顺服、出去、实行,若必须的话,去死。阿!各各他的可怕压力,是那样温柔的激励我们,叫我们不能再坚持,不能抵抗他吸引的能力,我们被引向死亡──食欲被刺激要吃那伟大的祭物。阿!这是生命,更丰盛的生命,与基督一同隐藏在神里面的生命:“吃我的,必要因我活着。”

  还有一点也是很重要的,海弗格尔(France Ridley Havergal)曾说:“完全的奉献在一方面说,是一刹那的动作,但是在另一方面说,也是一生的工作,它必须是完全而真实的,但真实的又永远是不完全的;一个安息的一点,而又是永远在进步。”我们不要受欺,我们应该常常竭力与诗人同说:“耶和华是神,他光照了我们(悔改),理当用绳索把祭牲拴住,牵到坛角那里(奉献)。”(诗一一八27)我们要献上一切所有的,我们所留下的就是这一个奉献的心志。当我们害怕坛上的火,感觉到献祭的刀的时候,我们应该极力的一再的喊着说:“拴住我,赐福的救主作为一个祭牲品,用你激励人的慈绳爱索紧紧的捆绑我,免得我走到一个羞耻的结局,使我们一再为肉体打算──使我的献祭永远是个燔祭──一个完全焚烧了的燔祭,是的,一个永远的燔祭,使我们不再从十字架上下来拯救自己。钉住我,捆绑我、用他自己的绳索把我拴在各各他,一个永远的燔祭。”

  一个在外国布道的朋友回到他的工场,寻求新的恩膏,他说:“主寻找我的心和我的所有,要看看有没有什么,在我看来比他是更宝贵,‘你爱我比这些更深么?’──指着我的妻子和孩子,我迟疑了,我觉得主好像是把一个宣告死刑的文件放在我的面前,等着我签字,在我心中起了一个可怕的争战;降服等于死亡,经过了一个长久的挣扎,藉着他的恩我降服了,我这样做,岂知这是他们地上生命的结束。几个星期后,当我独自回到我日本小屋的时候,有一个思想突然的进入了我的心──‘孩子病了’。我离家的时候,他仍是很好的、很健康,我到了家的时候,我的妻子出来迎接我,她对我说:‘哥登病了’。我说:‘我知道了,这事终于临到了。’于是我的心中又起了剧烈的争战:‘你爱我比这孩子更深么?’我得胜了,带着一颗沉重的心,我上去和孩子道别,他躺在床上,他小小苍白的脸靠在枕头上,他病得很重,在此我才认识了真正能算数的唯一奉献降服,就是降服至死,我能够以完全诚实的心对神说:‘你的旨意是最好的,我宁愿遵行你的旨意,过于地上的一切。’后来怎么样呢?就像亚伯拉罕带着他的儿子,上了摩利亚山,他降服至死的地方,神还给他的儿子──也还了我的儿子。”

  “理当用绳索把祭牲拴住,牵到坛角那里。”

摘自:重生与钉死 (Born Crucified; L.E. Maxw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