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祷告─属灵争战的决定因素

戈 登

  一场史前的争战

  从一个显而易见的意义来看,祷告必会关乎争战。正确的了解这是一场属灵的争战中,它决定属灵的因素。这场在全球的争战其目的是为决定地上及其上人民。这争战可以追溯到创造天地的起初时期。

  耶稣是地上的“公义王子”,是王的儿子。曾经有一位“假王子”,它原本是合法的王子,它的原因是违背了神的命令。如同──扫罗因不遵守耶和华的命令而被废掉王位,大卫被膏取而代之。扫罗为要保住王位,用尽一切力量驱逐大卫这位“真正的王子”,为要保住他的王位。

  合法的王子竭力寻求各种方法,受到各种逼迫,为要赢回起初的地位。他与这位“假王子”展开了一连串激烈的战争,终于在复活的早晨,宣告得胜。

  这里有一个争战的特点是不同于其他的,也就是“决胜关键”──带头的将军为了获得完全的胜利,绝不轻言停止作战。为了这个令人惊叹的理由:有一种“雄心壮志的爱”催逼着一定要赢。战士们所面对的不仅仅是敌人,而是人的内心深处,以及他们的自由意识。当奇妙的爱产生力量激发出智慧与勇气,就启动了战争,为的是要赢得人的“心”。

  这是一场属灵的争战,在世界的空气中充斥摆汤,如同身陷在一场属灵的战场上。无数正义的灵与邪恶的灵,重踏着脚步踩在地上,属灵的空气充满其中。它们壮观地分属于两个对立的坚实作战组织。

  人是有灵性的,他有身体和心思意念,是极具灵性的。属神的争战也是属灵的领域,在那属灵的领域,与其他的属灵的个体相争。

  撒但也有灵性,却无具体的形象,所以它非常狡猾地隐藏在人的里面,为了要达到它那邪恶的目的。

  在属灵的境界里,唯一的影响力就是“道德能力”。它不是单指着良善而言,也不是那种属肉体的良善,而是更高,甚至超越天然人的力量。“道德能力”所相对应的就是“肉体的能力”。

  神不使用武力和肉体上的暴力,但有些情况是例外的。当遇到“正义之战”,从圣经的记载:在非常紧急状态,神曾经下令以战争的方式来处决。以色列人被告知去发动战争消灭敌国,这些违背律法的敌军,终将因精疲力竭而溃败。从竞赛的观点切入,显示在非常危急的状况下,需要快速动作,才可出奇不意地一举歼灭敌人。这个例外是他计画中的一部分,为了要一个民族得到终极的拯救。除此之外,这位“生命的赋予及掌权者”在他的法则里是不会使用武力来征服人心。
而撒但其中一项最主要的武器,就是使用肉体上的力量,但它必须根基于在这两点上:首先,只有当一个人被视为它的同盟,它才能透过这人来使用这项能力。再来,就是它为了寻求改变人的行为,会非常狡诈地运用这种能力。它深知在属灵能力的领域里,圣洁和单纯是它的致命伤──在神的这一边,“道德能力”远远大过撒但的命令。它无法敌挡圣洁和公义的能力。耶稣是圣洁和公义的象徵,毫无瑕疵。在“人子”的岁月中,他经历了无数的磨难与试炼,最后在属灵的地位上得胜。

  祷告是个人属灵品格的投射

  祷告等同于属灵的力量,这力量必须完全根据属灵品格的能力。在这个充满争端的世代,一个具有灵性的人,他必须靠着这力量,坚定的宣告“耶稣的大能”超越一切邪恶的权势,他的能力可以临到那些被黑暗势力捆绑的人身上。祷告端看个人的属灵特质而定。他是属灵的,自然就具有属灵的能力──这能力直接反射到他的属灵品格,形成他人格特质的一部分。“属灵的能力”具有不被形体所束缚的特质:不受空间的限制,好像我们被身体所限一样。它可以随我们的心思意念敏捷移动。假如我想要去伦敦,至少必须花一星期的时间,让我的身体实质到那里。但当我“思想”着我在伦敦,“意念”马上就把我带往那里去。“灵的本体”所引发的行动比我们想像的还快速。

  更进一步深入探究“灵的本体”不受任何物质的阻隔。今天,我来这个地方,是经过一扇门进来,每个人都要经过这道门才能进来,这是无庸置疑的。但“灵的本体”并不受这扇门的限制,它任意地穿过墙、屋顶或地板进入,聆听我们的祈求,关心着我们所祷告的一切。

  祷告具有这种不受空间或物质限制的“灵性本体”。祷告真实的将我们的灵──个人的品格,投射到所关心的“点”上面,以便影响别人的灵。举个例子:有一个人住在亚特兰大的海滨附近,我每天为他祷告。我的祷告是如此确切,以致能力可以及时穿越空间,没有任何阻拦,一次又一次来回穿梭在我与他之间,穿透他屋里的墙壁,深深的影响他周遭的属灵空气,最后影响到他个人的意志。【注】

  几年前我才清楚明白到,主不要我亲临到那些有“极大需要”的地方,那时我曾感到很失望。然后,我终于理解到事奉他国度的智慧,就是真切的祷告,这是为他赢得世人最正面积极的事奉。如同其他人已经做的,我为日常的祷告列了行事历。每隔一段时间,我会为某些人提名祷告。这样的实践,让我越发有纯真的信心。每次当祷告的气息一呼出,我心中就充满极大的喜乐,里面的灵发射到所祷告的每个地方,它与我一同在上海、加尔各答、东京,为与神站在同一边的信心战士们祷告,祈求“基督的大能”覆庇那些地区,战胜恶者的权势。

  这是一场激烈的争战。撒但是训练有素的谋略家,也是顽强的战斗者。它绝不轻易投降。它是为它的生命而战。如果你明有一点看起来似乎很奇怪和荒谬,因为它似乎掌握了全局。那就是这世界的表现,表面看起来它显然已达到它期望的,因它竭尽所能在这世上兴风作浪。其实,若我们站在它的立场和观点而言,这一点也就不足为奇了。祷告是坚持耶稣的得胜,在特别的点上打退仇敌,可以命中它的要害。

  仇敌只有在不得已的时候才会投降。只有在真正失败的时候才会降服。所以,我们必须步步为营。祷告一定要明确,不屈不挠的持守着。仇敌不断地更新作战策略;因此,我们一定要奉“耶稣基督得胜的名”固守城池。这一点帮助我们了解到“坚持不懈的祷告”的重要性;即便,看到一些立即性的效果,或是一般性的结果,都不应停止祷告,要到得着完全的确据为止。

  给予神一个崭新的立足点

  在争战中,得胜者主耶稣最佳的同盟就是在地上的人,当他持守在战场上,将他的生命与他的救世主紧密的连结在一起;然后,不停地、坚定地,奉“得胜者耶稣的名”用信心来宣告得胜。这样的一个战士是撒但不能敌挡的。他发射一种无法抵抗的属灵能力,直接进入属灵的领域,撒但终究是要降服的。我们总是习惯于过往的历史记录,认为打仗非得靠人力才能得胜;这种看法让我们难以理解“道德力量”其实才是战胜的关键。在近代中国的传道历史中,有多处的记载可以见证:诸恶灵尽管顽强的挣扎,最后总是被迫承认败退,甚至被迫投降,甚至还得向征服者求饶。在基督徒个人的服事中,亦有许多精彩的例证,在“道德力量”的影响,而面对激烈的反抗,至终还是让许多人的生命彻底的改变。

  如果得以亲眼看见灵界里的争战,我们就会持续不断地看到无数的敌人,一次又一次的挫败,乃是因为坚定不移的在灵里与耶稣联合祷告的结果。当一个人每次如此祷告,他就是在属灵的地界,在撒但头上挥舞着红色胜利的旗帜。当一个人愿意将心意献给神,并且付上祷告的代价,他就等同于为神在战场上取得一个崭新的地位,可以让神胜利的旗帜竖立在此。

  当日本人为了要得到亚瑟半岛的主权,日本海军部队获得胜利后,使得苏联失去海上的优势,仍然奋战了好几个星期才完全占领。那是令人难以想像的景况──即便获得胜利,还要历经艰辛才能真正的取得这块土地。日本以斗牛犬般的意志,终于在这块土地得到她应有的地位。

  祷告乃是世人在争夺的领土上,给予神一个稳固的地位。当一个人与神的心意完全结合,坚决不移的祷告──这人就代表“神的立足点”踩在敌人的土地上。他全心奉献给神,成为战场的第二指挥中心。在这块崭新的领域,圣灵与他同在,以“耶稣基督得胜的名”宣示敌人的全然溃败。这就是祷告的真谛!但愿每一个人都起来效力,为主在地上赢得更多的立足点!

  【注】:例如保罗为哥林多信徒祷告,改变了远方的信徒。(林前五4-5、林后二1-4)

译自:实用祷告的讲论(Quiet Talks on Prayer-S.D. Gor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