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雅歌(六)

(法)圣.伯纳德原著(美)伯纳德.班雷翻译

  第十三讲

  河中与井中的水实际上系来自大海,同样,基督便是仁慈与启发的源头。他给予我们好好生活以及正确选择的能力,他也改进了我们的思维,以及与人沟通的能力。“所积蓄的一切智慧知识,都在他里面藏着”,(西二3)所有的美事与神圣之事皆由这一泉源涌出。

  水气从大海升到空中,再降雨落入泉源与河流,然后又流入大海,便如此周而复始的回圈。属灵的水流也复如此,由它的源头流出,然后回归它的源头。我们是以感谢将属灵的水流,归于它们自然的源头。“凡事谢恩,因为这是神在基督耶稣里所定的旨意”,(帖前五18)永远不要将你们的义德善行归功于你们自己;要把一切功劳都归于基督,因为他:“……总为神的能力,神的智慧。”(林前一24)

  假如你们企图将属于神的荣誉与荣耀,归于你们自己,那就是犯了诈欺之罪。在另一方面,假如你们心存感谢,你们就要承认,要靠自己,任何事情都成就不了。感恩乃是承认你们由神那里获得了恩惠。自以为是的人,可能表现出他感谢神,而事实上,他却以自己居其大功。“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太十五8)

  我们看到那些彻头彻尾的恶人,以犯罪或者报复行动的成功,而向神献上感谢。神不会接受这样的感恩的,唯能被神所接受的感恩,乃是出自一颗纯真的心。那不纯洁的心是想矮化神的地位,将之当为不道德行为中的同伴。神对这样人的反应是,“你行了这些事,我还闭口不言,你想我恰和你一样;其实我责备你,将这些事摆在你眼前。”(诗五十21)那些真正单纯的人,不会落入假冒为善那些人的圈套的;那些人为了他们好运气,随便的谢了谢神,并非出于真心实意,他们的性格与他们的言论完全相悖。

  不仁不义的把神无谓卷入我们的罪行,我们是不会做出这样的牺牲的。然而,我们确实极为严重的被诱;忘记我们应该归给神的感恩。只有少之又少,在属灵方面很警觉的人,方能达到忘我的境界。当我们的神圣生命受到别人的尊敬时,仍能诚实对待自己,这固属不易,不过,神的荣耀绝不是我们可以为自己求取的;我们不过是神荣耀的导管而已。

  假如一座墙宣称,有一束光线射在上面,乃是它的功劳,那是十分可笑的。运河并不能产生流过的水;口能发出话语,但说出智慧言语的源头并非是口。假如我们喜爱一幅伟大的画作,我们不会称赞那支画笔的。假如我在一个圣徒身上看到值得赞赏的东西,这赞赏应归于另外一位,我们要赞美神,因为是他在那些圣徒身上动了善功。“斧,岂可向那用斧砍木的自夸呢?锯,岂可向用锯的自大呢?好比棍抡起那举棍的,好比杖举起那非木的人,”(赛十15)但“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林后十17)

  我可以想像,你们内心在这些美妙的思想与我们研读《雅歌》,“你的名如同倒出来的香膏,”(歌一3)有何关联。请你们回想一下,在过去我们尽思考了些什么。新娘将那馨香之气,归因于新郎所给予的恩惠,而不归因于她自己,这实在是一椿美事。她承认:如果她有任何吸引人或者值得称赞之处,那也是由于她领受了新郎的恩惠所致。

  第十四讲

  我的主阿!我转向你,请帮助我,能使你的名更为伟大。让你的油膏加多,让它在外邦人身上满溢。“这好比那贵重的油,浇在亚伦的头上,流到胡须,又流到他的衣襟。”(诗一三三2)为什么神的救恩之油,要局限在亚伦的胡须上面?救恩之油并非由胡须流淌,而是由头上流下。头关怀整个身体,不只是胡须;油乃是经过胡须往下流,一直流,直到油碰到了教会会众的心。新妇以感恩的心情说出:“你的名如同倒出的香膏……,”(歌一3)让香膏继续流淌,直到她的衣裳衣襟。纵然是我,在名册上是最底下一文不值之辈,然而,我是在名册里,我是她衣裳的一角。“……在基督里为婴孩的”(林前三1)我是其中之一。我属于教会那些具有母性般的慈心会众,热切的寻找恩典。主啊!倘若你既然对我如此宽大,就别让人抱怨你那富于同情的慈爱,在你的比喻当中,曾告诉那先来的工人说:“拿你的走吧!我给那后来的和给你一样,这是我愿意的。我的东西难道不可随我的意思用吗?因为我作好人,你就红了眼吗?”(太二十14-15)假如他救了我,对别人能有什么损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