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这世界的背后

倪柝声

  读经:“现在这世界受审判;这世界的王要被赶出去。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约十二31-32)

  这些话是当主耶稣在尽他的职事时,在一个重要关键时刻所作的宣告。他被许多热心的群众簇拥着进了耶路撒冷,几乎就在那时,主借用一个比喻,隐隐约约的说出他将要舍命的事,随即有声音从天上来,公开的印证这事。(约十二24、28)如今他说出这句重大的、有两面意义的话。我们要问,这番话对于那许多去迎接他、跟随他进耶路撒冷,并喊着说“奉主名来的以色列王是应当称颂的”这些人,到底有什么意义?对他们多数的人而言,他的话若有什么意义,必是表示与他们的盼望完全相反的事。那些较有监别力的人必然看见,这些话乃是预言他要如何像一个罪犯一样受死。(约十二33)

  主的话虽然从一方面来说,打破了他们的幻想,却在另一面,代之以一个稳固、牢靠又奇妙的指望。因为主的话无疑是宣告:政权即将彻底转变,这转变的彻底,是远超过所有犹太爱国人士所曾想望过的。这里的“我若……”和上文所说的构成了强烈的对比,就是人子和他的对头(今世之王)的对比。这一粒神的麦种,藉着十字架顺服以至于死,使得今世恐怖的极权统治,随着它那骄傲的统治者之败亡而终结。又因着他的复活,新的公义王权将代之而兴,而这新王权的特徵,乃是人甘心的归顺于他。他们的心要受爱的绳索牵引,脱离在审判之下的世界,归于人子耶稣。他虽然被举起来受死,却因此被高举而掌权。

  什么是“这世界”

  “地”是这转捩点及其重大结果的舞台,“这世界”可以说是冲突的点。这点是我们所要查考的主题,我们要从新约圣经中的一个重要的希腊字──Kosmos──来看它的意义。英文译本除了下面所提起的例外之外,一律译成“这世界”。(另有一个希腊字Aion也常被译成“这世界”,它含有时间的因素,所以更宜译成“这世代”。)

  我们该花一点时间从新约希腊文字典,就如格林姆氏(Grimm's)所着的,来看这一个字,就可以看出Kosmos在圣经中的意义非常广泛。

  首先,我们从古典希腊文中可以看出它原初的意义包含着两件事:第一,指一个和谐的秩序或安排;第二,指妆饰。后者在新约圣经中以动词的形态出现,Kosmeo意思是妆饰,就如圣殿是用许多美石妆饰的,还有新妇妆饰整齐,等候丈夫。(路二十一5;启二十一2)彼得前书第三章3节里面就有上面所提起的例外,番译的人将Kosmos也译成“妆饰”,与5节里面的妆饰(Kosmeo)相符合。

  看过古典的希腊文,我们再来看新约的作者,你会发现他们对“这世界”(Kosmos)的用法不外下列三类:

  一、头一类是指物质的宇宙或地球,就如使徒行传第十七章24节中保罗说:“创造宇宙和其中万有的神。”此外马太福音第十三章35节及其他地方也曾用过;还有“创世以来”(原文是世界的根基),约翰福音第一章10节:“他在世界,世界也是藉着他造的”;还有马可福音第十六章15节:“你们往普天下去”也是。

  二、Kosmos的第二类用法又分为两方面:

  (一)它指居住在这世上的人,就加约翰福音第一章10节:“世人却不认识他”;第三章16节:“神爱世人”;第十二章19节:“世人都随从他去了”;第十七章21节:“使世人可以相信”。

  (二)从第一方面引伸出一个意义,指远离神并与基督为敌的全人类,就如希伯来书第十一章38节:“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约翰福音第十四章17节:“乃世人不能接受的”;第十四章27节:“我所赐的,不像世人所赐的”;第十五章18节:“世人若恨你们……”。

  三、在圣经中Kosmos的第三类意义,乃是指这世上的事,诸如这世界上的物质、利益、财富、宴乐等等,虽然是虚空又多变的,却能激起我们的欲望,并吸引我们离开神,因此这世界上的事,最能拦阻我们向着基督。就如约翰壹书第二章15节:“世界上的事”;第三章17节“世上财物”,这里所用的Kosmos,不单指物质的,也包括那些抽象的或意识的,灵界的和道德的,或不道德的。因此哥林多前书第二章12节有“世上的灵”;第三章16节“有这世界的智慧”;第七章31节“这世界的样子”;提多书第二章12节“世俗的(Kosmikos)情欲”;彼得后书第一章4节“世上……的败坏”,第二章20节“世上的污秽”,约翰壹书第二章16-17节“凡世上的事,就像肉体的情欲,……今生的骄傲,都要过去。”所以雅各要基督徒“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雅一27)

  世界背后的故事

  读经的人只要稍加注意,很快就会发现,Kosmos一字是使徒约翰最喜欢用的字,以上所引的经节正说明此点,同时我们也是由于他的帮助,才能有一个进一步的结论。

  上面所说关于“这世界”三方面的定义:

  一、物质的全地或宇宙
  二、地上的人
  三、地上的事物

  虽能使我们从不同的角度来看世界,却仍未摸着隐藏在这世界背后的故事。

  古典的希腊文Kosmos一字乃是指一个有秩序的组织或安排,这一解释足已帮助我们摸着一点,世界背后还有故事。我们藉着摸得着的事物碰见了摸不着的东西,我们碰见了一个有计划的系统或制度,在这个系统或制度里面,一切都井然有序,功用配合得十分紧密。

  关于这一个制度,两件事必须加以着重的说明:

  第一,从亚当为那恶者开了门,让它进到神的创造里那一天起,这世界的秩序就显出与神为敌的光景。世人“不认识神”(林前一21),“恨”基督(约十五18),并且“不能接受”真理的圣灵(约十四17),“他们所作的事是恶的”(约七7),“与世俗为友的就是与神为敌”(雅四4)。

  所以主耶稣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十八36)。他“已经胜了世界”(约十六33),“使我们胜了世界的”,就是我们在他里面的“信心”(约壹五4)。从我们所引约翰福音第十二章的经文确信,世界是在审判之下,神对世界的态度是不妥协的。

  第二,同一节圣经又清楚的说出那整个的制度是受着一个思想支配的。约翰一再的说到“这世界的王”(约十二31,十四30,十六11),在他的书信里,他描述这一个是“那在世界上的”(约壹四4),与那住在信徒里面真理的圣灵对抗。约翰说:“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手下。”(约壹五19)撒但是背叛的Kosmokrator,世界的管辖者──然而,这字在新约圣经中只出现一次,以复数出现,指它的部属,就是“管辖这幽暗世界的”。(弗六12)

  因此,在这里我们看见一个秩序井然的系统,就“世界”,有一个管辖者,撒但,在幕后管理。在约翰福音第十二章31节,耶稣说到这世界受审判,意思不是物质的世界,或世界的居民受审判。对他们而言,审判尚有待于将来。这里所说受了审判的世界,乃是指这个紧密的世界秩序,撒但是这世界的创始者,也是它的头。至终,如主耶稣所清楚指明的,那受了审判的(约十六11),王位要被废除,并且永远“被赶出去”的,就是它,“这世界的王”。

  要认识这世界

  因此,圣经使我们深入认识周围的世界。的确,除非我们能看见物质事物背后那些看不见的权势,否则我们很容易受欺。

  这些思想能帮助我们更认识前面所提起的彼得前书第三章的经节,那里使徒刻意将“外面的辫头发、戴金饰、穿美衣,为妆饰(Kosmos)”,与那在神眼中看为极宝贵的,“温柔安静的灵为不朽的妆饰”(另译)作对比。所以,可推想前者在神眼中毫无价值,是必朽坏的。我们能否立刻接受彼得的评价,在于我们是否真看见他话语的真实意义。这里有他的含意。在穿美衣、戴金饰、和化妆的背后,有一个权势为着它自己的目的在作工。不要让那权势抓住你。

  我们必须自问,在这些事上推动我们的动机是什么?也许不是什么情欲的事,也不是有意去犯什么罪,不过是用色调的和谐完美的配合,为要得着在审美上满意的效果。这样作在本质上也许没有错;但你我是否看见,因着这件事我们摸着了什么?我们乃是摸着在看得见事物背后和谐的系统,这系统是神的仇敌所控制的。为此我们要儆醒。

  圣经开头说到神创造天地。圣经不是说他创造我们现在所讨论的世界。圣经里“世界”的意义经过一段的发展,到了新约(虽然在诗篇和一些先知书里已约略提到)才有完全属灵的意义。我们很容易就能看出这发展的原因。在人堕落以前,世界只以地、地上的人、和地上的事物等意义存在。那时还没有构成体系的Kosmos,没有“世界”。因着人的堕落,撒但就趁机进入,将它自己所设计的体系带到这地上,是我们所说的世界系统于焉开始。原初我们物质的地,与撒但系统的“世界”亳无关连,其实人也与它无关;但是撒但利用人的罪,利用人替它开的门,将它自己所要建立的组织带到地上。从那时起,这地就在“世界”里,人也在“世界”里。所以可以说,在堕落以前有地,在堕落以后有“世界”;在主回来时会有国度。世界怎样属于撒但,国度也照样属于我们的主耶稣。再者,今日乃是主的国度要取代这世界,并且将来要完全取代。那“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砸碎人骄傲的像,那时这世上的国,就要“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但二44-45;启十一15)

  这世界的事

  政治、教育、文学、科学、艺术、法律、商业、音乐──这些是构成Kosmos的事物,而这些事又正是我们天天所遇见的。把这些除去,世界这紧密结合的系统就不复存在。我们研读人类历史时,不得不承认世界的这些部门各有显著的进步。然而问题是:这“进步”究竟朝着那一个方向?这种发展最终的目标到底是什么?约翰告诉我们,时代的末了,敌基督要起来,并要在这世界上建立它的国度。(约壹二18、22,四3;约贰7;启十三)那就是这个世界前进的方向。撒但今天正利用物质的世界,世界的人,世上的事物,至终将一切归一在敌基督的国里。到时世界的系统会达到顶点;那时世界的每一分子都会显为敌基督的。

  你在创世记里,读不出伊甸园中曾有甚么技术,也未曾提到过机械工具。等到堕落以后,该隐的子孙中有打造铜铁利器的。几个世纪以前,若是在铁器中辨识敌基督的灵,很可能被认为是无稽的幻想,虽然长久以来,刀剑早已和犁头公开竞争了。但是今天,金属在人手中已成为邪恶、致死的用途,技术和工程的被滥用,会更为明显。

  音乐和艺术也是如此。弹琴和吹箫也是起源于该隐的家族;今天在人不圣洁的手中,这些越过越明显藐视神的性质。在世界许多地方,我们很容易追溯出偶像与绘画、雕刻和音乐等艺术的关系。毫无疑问的,那一天正在临近,敌基督的性情将藉歌唱、舞蹈、以及视觉和戏剧的艺术,比以前更为公开的揭示出来。

  至于商业,它和世界的关连可能是更隐密的。撒但是第一个奸商,将它的诡计推销给夏娃。以西结书第二十八章用表号的说法里,似乎显示一些它原初的特性,我们读到:“你靠自己的大智慧和贸易增添赀财,又因赀财心里高傲。”(5节)这一点无须争辩,我们多半很容易从经历中承认,商业的起源和性质是属撒但的。这一点以后还要多说一些。

  但教育又如何?当我们会抗议说,教育是有益无害的。无论如何,我们的孩子必须受教导。但是教育,不亚于商业或技术,也是一种世界的事。它的根源在于知识树。我们基督徒何等迫切的要保护我们的孩子,免于世界较明显的陷阱。然而我们的确必须让他们受教育。我们要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一方面他们不得不接触实质上是属世界的教育,而另一方面又能保守他们不受这庞大世界制度的危害?

  科学又如何呢?它也是构成Kosmos的一个单元。它也是知识。当我们探索科学进一步的范畴,并开始思索物质世界的性质,和人的性质时,立刻会引起一个问题:这些科学的研究、追寻和发现,到什么地步是正当的?在知识的领域里,有益和有害的分界线究竟何在?怎样如何能追求知识而避免陷于撒但的网罗?

  这些是我们必须深入寻求的。我知道必然有人会说我说得太过了,但为了要把这点说清楚,这是需要的。因为“人若爱世界,父的爱就不在他里面了。”(约壹二15直译)最后,当我们摸着这世界的事时,始终必须自问:“这件事对我与父的关系有什么影响?”

  以往我们要进入世界,才能和世界接触。今天是世界来寻找我们。如今到处都有一个势力在掳掠人。你曾否感觉世界的势力的庞大?

  人今天最爱谈论的,你充耳所闻的,岂不就是钱?今天你终日所想的,是否就是吃什么,和穿什么?无论你到什么地方去,人最热衷谈论的题目也是这些。连基督徒也不例外!

  这世界竟然猖狂到一个地步,甚至扩张它的势力到教会的门口,甚至在设法将神的圣徒吸引到它的掌握中。在这事上,我们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需要认识基督十字架的能力,以拯救我们。

  从前我们常常说到罪和天然的生命,我们很容易看见这些事所带来属灵的后果;但我们摸着世界时,很少领悟它会带来同样重大的属灵后果。在这世界舞台的背后,有属灵气的势力,藉着“世界上的事”,设法使人陷入它的系统。

  所以,神的圣徒不仅需要防备罪,也需要防备这世界的管辖者。神在建造他的教会,要达到其终极的完成,就是基督宇宙的王权。同时他的对头在建立这世界的系统,要达其虚空的极峰,就是敌基督的王权。我们何等需要儆醒,免得我们竟然在帮助撒但,建造那命定要遭毁灭的国度。

  我们面临取舍,面对选择的时候,问题不是:这是善的,还是恶的?这是有益的还是有害的?我们必须问:这是属世界的,还是属神的?既然宇宙中只有这一个冲突,那么每当两件冲突的事摆在我们面前时,我们所面对的选择一点不差就是:神……或撒但?

摘自:《不要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