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神的学校-隐密处的训练(二)

哈夏利士

  大卫正是有着这样信心的人。他不必别人劝告,也知道凭着一己之力自己是无法与歌利亚匹敌。他并不是凭着心高气傲行事。当他面对那位迦特的巨无霸时,他不是逞一时之能。事实上,他知道自己的能力,比起以利押、扫罗、或甚至歌利亚所估计的还要差劲。然而他却能满有把握地出去迎战,这完全是因为他相信神必定会救拔他的缘故。他从承认一己的软弱中得着了刚强。

  “扫罗对大卫说:『你可以去吧!耶和华必与你同在。』”(撒上十七37)扫罗说完这句话后,便给大卫穿戴自己的战衣。“扫罗……将铜盔给他戴上,又给他穿上铠甲。”(撒上十七38)虽然扫罗口里说着:“耶和华必与你同在。”但他却一点不像大卫般懂得倚靠神。他要把大卫像歌利亚一般地武装起来,因此他把自己的一切属乎血气的武器都拿出来。然而这些装备对于一位信心精兵来说,却是毫无意义的。大卫在穿上扫罗的战衣后,竟然无法行动。他只觉得举动受制,每一个动作都像事倍功半似的。

  亲爱的弟兄姊妹,请注意:凭信心行事是不必费劲的。当我们在信心以外行事时,我们便会感到劳累、棘手。反之,当信徒愿意单靠永生的神时,他们便能活得平静、轻省、谨守,以及顺遂。出于信心的事奉会得着自由快乐,这绝非是凭着技巧或血气之勇所能得着的,我们要提防,切勿将匹夫之勇误当作是信心。我们可以各式各样的匹夫之勇来冒充信心,例如,我们可以仿效他人作出自我牺牲。这样的假冒伪善是极之卑劣的。只要我们能从神那里得着真正的力量,我们便能平静轻省地生活,不必倚靠任何其他外力的,这是因为我们已学会十字架的功课。

  “大卫,……就对扫罗说:『我穿戴这些不能走,因为素来没有穿惯。』”(撒上十七39)大卫不怕迎战歌利亚,因正如扫罗所说的他有神的同在。然而他穿戴扫罗的军装后却不能行动自如。信心是专一的,不能一面信靠神,一面又信靠人。昔日大卫杀死狮子和熊的时候,他并没有穿戴铜盔、铠甲,他以神作为他唯一的力量。大卫曾经亲身体验过神信实的膀臂,但他却从未体验过扫罗的战衣是否也能奏效。

  我们岂不也是常常穿上或任由他人为我们穿上那些累赘的军装?然而我们却没有像大卫一样,立时察觉到这些装备的不相称而马上将之卸下。我们不是常常踌躇志满地穿着这些属血气的军装去争战吗?我们不是常常以为神的工作可以假手于这些血气装备或血气之勇吗?我们甚至彷佛以为圣灵开始的工作可以藉着肉体去完成。故此我们常常要自失败和迷失中去认识自己愚昧和不信。

  但大卫却不是这样。他能够立时察觉扫罗那件人手所做的战衣,对于信心精兵来说是不适合的。扫罗虽然声称耶和华会与大卫同去,但这句话却给他的战衣显出是言不由衷了。我相信那些经过神隐密对付的人亦会像大卫一样,会很快地,甚至几乎是出于本能地,分辨出肉体的意图,而且会马上将之丢弃。他们能够辨识什么是贵重的,什么是卑贱的。他们有着敏锐的属灵参透力。(腓一9-10)而这种能力只能透过直接与神的相交获得。

  是故,与神有过这样相交的人,在置身于仇敌的网罗和诡诈时,只要他们信心的眼目瞥见事情中隐蒙着一层阴影,那怕这个情景只出现瞬间,而且即使虽然未必能够看得十分真确,但他们却已能感受到眼前的事物或会含有虚假。大卫的表现正是如此。虽然大卫确曾在仇敌的网罗面前徘徊过一阵子,并且还穿上了扫罗的战衣,但当扫罗以为大卫已经披戴整齐可以出去应战时,大卫马上便感到战衣的累赘和束缚。世上看来最稳当的装备,往往是信心的最大阻碍。

  “于是(大卫)摘脱了。”(撒上十七39)信心是不必假借任何血气帮助的,因为信心是完全建基于神的大能上,而这正是我们最难学懂的,我们常常经过一般艰苦学习,眼看似乎是学懂了,但随即是忘得一乾二净。如果我们在神面前有过隐密的学习,我们会撇下一切属肉体的兵器。那些像大卫一样受过隐密处操练的人,他们会认识到,除了神的力量外,其他一切全无价值。经过这样蒙福的学习后,他们会撇弃肉体,看为是有助益的东西,使自己不致于被肉体的事物拖累。能够这样地认识肉体并且对肉体否定的人,真是何等蒙福啊。

  但是要在神面前能有这种生活表现,得要经历不少的严竣的管教以及残酷的失败。而在这些管教中最艰辛的,就是学习脱掉我们因着过去的习惯及教育所看为是必然的事物;或是保守自己不致像扫罗那样,把主的圣名和人的权柄智慧混杂使用。那些把属神的和属世的事物混为一谈的人,还常自觉是智慧和务实,其实他们的表现,都是危险和诡诈的勾当。

  使徒保罗为主的缘故,把一切人所尊崇的东西都当作是有损的,对于这样的一个人我们会有什么感想呢?为什么他不觉得这样做有任何勉强呢?他凭什么能够这样彻底地否定及弃绝世上的事物呢?这样的人是真正的学懂了“靠主喜乐”,以及“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不要忘记:凡是在隐密处与神有过相交的人,都不会采用属肉体的武器。

  这里面有一个重要的功课,就是我们要先与永生的神同处,然后才出来事奉,这样我们才会懂得察验及压抑各样虚假和肉体的莽撞。多少时候,我们看见信徒想奉主的名和仇敌争战,但教人痛心的是他们披戴的却是世界的军装。故此世界在教会中获得了一席位置。神不是说过:“不要爱世界”、“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以及“岂不知与世俗为友,就是与神为仇”么?然后,世界的原则和权力却常在信徒身上表彰。

  以上所说属世和属灵混杂的情况,总是趁着事情混乱的时候发生。人在行事时,每每是以凸出自己的意见为首,却不肯单纯地采纳神的话。他们总爱用扫罗的铜盔、铠甲去与歌利亚的铜盔铠甲相争,却将机弦、石子和信心的膀臂弃如敝屣。

  事实上,当人凭信享用神的话语时,神会亲自证明他的话语是信实的,神的话语进入人心,莫不带着属灵的能力。他也常将我们贬抑,让我们看到自己以为强有力的立论,除了挑启争端和吵闹外,其效果是何等地微少。神所作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使我们变得更单纯。

  虽然大卫脱下扫罗的战衣,但他却并非空身上阵。他手中执杖、从溪中拾起五块石子,放进牧人用的囊袋里,手中拿着甩石的机弦。他就以这样的装备去迎战非利士人。(撒上十七40)

  换言之,他的脱去扫罗的战衣,是为了披戴另一种更适合的装备。然而,这样的装备是何等的简单啊!而大卫竟能以这样的装备战胜歌利亚,足证这完全是主的胜利。大卫的装备不是出于人手所造的,那些击杀歌利亚的石子是经过长流不息的溪水磨滑的。然而所谓信心,它所倚恃的装备往往就是如此简单。

  在人眼中,信心的军装常常是显得脆弱和笨拙的。世人所鄙视的器具,神却往往用作争战得胜的器具。世人所蔑视的福音信息(在他们看来,这信息所讲关于基督的被钉十字架,是既无稽又笨拙),却是“神的大能”和“智慧”。这样的福音信息看似虽像大卫的机弦一样地笨拙,但其实今天我们所需要的正是这种单纯的信息。

  我们不要忘记,只有神的真理才能够唤醒人的良知。但要神的话语发挥功效,我们便得拒绝以人的能力、智慧和权柄制成的战衣,反之以单纯的信心去倚靠那些“神大为使用”的武器。

  “非利士人也渐渐的迎着大卫来,拿盾牌的走在前头。”(撒上十七41)歌利亚藐视大卫及他的装备,并且大骂说:“你拿杖到我这里来,我岂是狗呢?”亲爱的弟兄姊妹,属肉体的人由于看见我们使用的兵器与他们所用的截然不同,往往会因而觉得受辱。

  属肉体的人往往喜欢以属肉体的装备来互相比拼,他们爱以剑比剑,以头盔比头盔。但大卫却说:“你来攻击我,是靠着刀枪和铜戟;我来攻击你,是靠着万军之耶和华的名,就是你所怒骂带领以色列军队的神。”(撒上十七45)他看出问题的焦点。这是一个关乎万军之耶和华和非利士人之间的争战问题。在这场战争中,大卫不把自己看在眼内,他让神亲自去与歌利亚争战。

  所以,我们也该时刻抱持以上的态度。我们算得什么?敌人又算得什么?我们算什么或敌人有多强大并不要紧,难道神不会为自己的名字争战么?大卫既奉万军之耶和华的名前来争战,难道神不会因着与自己的名字攸关而痛击敌人么?他会任凭非利士人践踏他的圣名吗?绝不!在此,我们可以看到信心生发出来的威力了。信心会引进神的无所不能。“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这是信心之言。

  设若大卫没有认识到神就是他在隐密处认识的神,也就不能在此刻,依然稳如泰山。故此,他能说出“人都不必因那非利士人胆怯”的豪语,并且能够迎战歌利亚。主的名字要成为我们对抗任何内外仇敌的力量。

  诸恶之中,最大的恶事,莫过于圣徒犯罪(相信大家都会同意圣徒比其他人犯罪更糟糕),这时圣徒应往那里寻求赦免呢?“耶和华阿,求你因你的名赦免我的罪,因为我的罪重大。”圣徒只需求神记念他自己的圣名,神必定会因为珍惜自己的圣名而赦免人的过犯。我们可以凭信高举主的圣名,作为抵抗仇敌的力量。

  所以,大卫心中没有抱存半点骄傲,反之,他让自己卑微得如同无有,让神在各事上居首位。大卫说得最有把握的几句话,同时也是他最谦虚的几句话。难道我们不该学大卫一样,在各样事情上──包括每一个试炼、忧伤和敌人──以主耶稣基督的圣名来为我们争战么?难道这不是神现今在隐密处教导信徒的属灵功课吗?

  神引导信徒认识自己以前从未觉察的丑陋和软弱,又让他们经历前所未有的试炼,为的是要让他们明白十字架的功效。神这样做的目的,除了让他们得着他的一切恩典外,更向他们证明他们已确实拥有他的恩典,并且透过他的恩典使信徒能够互相连结起来。

  神让信徒感到需要这样的一位全能者作为神,以致他们能够不断经验到救赎是怎么一回事。神现今在隐密处中教导信徒认识他十字架的宝贵。神何故要这样做呢?他这样做,为的是要使我们在争战时能够刚强起来。

  在隐密处与神生活过的人,他们必定能够有所行的,而且往往是主动地与敌人争战。这在大卫的身上十分明显。他说:“今日耶和华必将你交在我手里,我必杀你,斩你的头,……使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神。”(撒上十七46)跟着大卫便冲向非利士人歌利亚,然后没有半点?延或退缩,他立时便以简单的配备把敌人置之死地。(撒上十七49)“这样大卫用机弦甩石,胜了那非利士人,打死他;大卫手中却没有刀。”(撒上十七50)

  由以上我们可以看到,大卫不是单单等候敌人来攻,他乃是急促地冲向敌人。如果我们确实在隐密处认识到神圣名的宝贵,我们一旦高举他的圣名便能满有能力。然后主会赐给我们恩典和智慧,甚至使我们能够主动地去攻击敌人。我们固然明白到需要多大的恩典及基督的帮助才能站稳迎敌。但我们的装备若仅及于此,而在实际争战时再没有保持与神紧密相交,我们仍会招致失败。

  这里我们当注意到大卫在拾起石子的一刻,他是何等地平静及谨慎。他的动作并没有半点靠己力的样子,就像置身于无人的旷野,除了神外再没有别的人看着他。神亲自使用大卫手中的石子,一如以往帮助他击杀狮子和熊一样,帮助大卫杀败歌利亚。

  大卫就是如此这般地战胜非利士人,同样,这也就是信心得胜的历程。我相信在现今的世代,我们有着许多信心事奉的机会,但这事奉的能力,必须要透过在神面前有隐密处的生活才可得着。这样,无论我们参与什么事奉,主的能力都会使我们无往而不利。

  那些在众人面前显出莫大主恩的信徒,他们必定是经历过人所不知晓的隐密处的操练。然而许多时候,我们见到一些被神大大使用的仆人竟在细碎的事情上失脚。这样的失败往往是忘了主的教训:“祷告你在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在明处)报答你。”(太六6)

摘自:神的学校(隐密处的训练) By J. T. Havrris(1793-1877)

  【注】:有位属灵人说,外邦人是在黑暗中犯罪,而圣徒是在光明中,在神话语的光中犯了“明知故犯”的罪。本文中是指他们犯了不信靠神,只信靠自己及受造之物的罪。“不信”是神所憎恶的大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