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与主耶稣指定的那人相遇

艾伦.埃文斯

  扫罗问:“主啊!你是谁?”
  主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起来!进城去,你所当作的事,必有人告诉你。”(徒九5-6)

  在美籍非洲人的圈子里最不安定的时期,我正住在纽约市。在1970年代,由以利亚.穆罕默德所领导的回教种族,在黑人社区兴起。以利亚死后,他的儿子互瑞斯与路意斯.法拉汉闹分裂。结果,在路意斯的领导下,又有一个新的回教种族兴起;它为黑人青年创造了一个崭新的追求目标;而我也卷入了这个运动。

  这一运动,给当时黑人教会所缺少的某种尊严与风格带来了活力。他们的两项基本诉求就是“敬拜”与“经济的改善”。当时的回教种族所能给予的,也正是我所要的,那就是:尊严、希望与被尊重。但这些并不能全都争取得到。我感觉我在追寻什么,然而我的生活方式,乃是属于典型的叛逆之子。我那时准备要信靠回教,但在我生活当中所最需要的自尊,不只靠斗志高节的企图心便能恢复的。我知道在我的内心深处是存在着自尊的,但我从来都没有期望神的介入,并且指出我所缺少的那一块,乃是要由那又真又活的伟大修复者来恢复。

  神显现时,我正睡着。我即刻被什么东西惊醒,也许是天使在碰我。当我睁开眼睛,天花板突然洞开,我可以望着天空。我立刻得知,这不是梦,这乃是异象;是一次与神的相会。

  当时,我看到一个大火球,由天上向我冲来。我那时躺在床上,怕得动弹不了。我的灵魂却说:“主啊!请不要再接近我。”我怎会知道那就是主呢?我对主耶稣并没有多少认识;然而在我的灵里,的确认识祂。

  当那大火球继续向下滚来,但形状却由火球改变为喷火的人形。那的确是主耶稣。当祂站立在我的面前时,祂说:“我不是黑人,也不是白人,而是你要以正直心态来对待的正直的人。”

  在这次的相遇,主耶稣对我说了许多话。祂回答了我未曾说出口的许多问题。祂又向我述说了一些在我心中深藏已久的事情。祂开始展现祂的慈爱,深入了我的灵魂。虽然这是一次极为暂短的接触,但已足使我的焦点从回教转向主耶稣了。这次的接触之后,我确知我是与那又真又活的神相遇。祂乃是尊严的恢复者;受伤害生命的医治者。除了耶稣,无人能给予我这样,令我震撼的经历。这乃是属神的介入之一刻。

  神在这一次的显现,特别向我指出:在我的生命当中,曾步入仇敌的领域;死亡的使者也在逼近我。主向我显明:每次我在想什么,以及我如何认为可以靠自己的聪明与力量就可以逃离死亡的威胁,其实,那乃是祂每次都差派天使保护了我;并将我从仇敌的陷阱中救了出来。实在是奇妙!神可以回到过去,记得我所想的每一件事。我那时的生活很没有规律;主说:并非由于我的充耳不闻,而是祂搭救了我。

  神将三项实例,彷如电影似的放映给我看。首先,我看到天使突然挡住及矇蔽死亡使者的来临。看来神不只是要天使单单的守护我;而是另有理由。祂深知我会转向祂,同时我会发现我真实的身份是一个儿子;但不是回教的,而是神的儿子。

  在这以后,祂又引见了一个人给我,是一个男子,当时为黑人教会的一位监督,与我会面之后,便已过世。主并且对我说,在我的生命里,会蒙呼召。“去见他,他会指引你今后当走的路。”

  在其后的两周内,我认为是意外,竟然在篮球场遇见了这人。其实,这乃是主另一次的安排。当这人走来,我正在打篮球;突然觉得口渴,便走向场边的饮水喷泉。可是我注意到,他也往喷泉那边走去要喝水。我当时并没有主动向他攀谈,其实我应该如此。可是我们俩都同时走向场边的那个喷泉,我事后发现这也是主的安排。

  我望了望他,不知如何以比较客套的方式先开口说话,因为他那时已是一位长者,是黑人教会的一位监督。我事后才知道他十分了解主耶稣的做法;神如何藉着异象、异梦,以及一般人听到了主的声音。我当时根本不懂这些;认为他可能将我当为疯子,如果将我所遇见主的事告诉他。因此,我停了片刻,又从那喷泉喝了几口水,然后让位给那男子。当他喝完水,便直盯着我看。

  我实在忍不住,便脱口说出数周前与主耶稣相遇的事。但对方却阻止我再说下去。在我还打算往下说,对方却原原本本将我的经历娓娓道来。我十分惊讶,并问他怎会知道;我并没有告诉任何人。

  他却回答说:“主向你说话;也向我说话。”

  我会见这人之后,已全心归主。

  终于,我开始与天父同行,参与祂的职事。希奇的是,我大部分的事奉不在黑人教会;而在白人教会。主曾装备了我,来训练刚出道的教会领袖;在这末世当中,以但以理的那种“闪耀之星”的生活方式为榜样。透过这一职事,我如今所训练的是像祭司的先知;属神的反文化者,以准备圣灵大大的浇灌。我相信回教是无法满足人心深处对尊严与目标的需要。但我更相信对基督教的阐述与理解要在一代之中有所改变。旧约的但以理,是那许多属灵人之一,也是懂得解决问题的人。但以理拥有比我们多七倍的膏油,因此膏油是我们今天的教会,尤其是年轻人都应该增加的。

  当我回顾与主的相遇,乃是我认识祂,以及祂释放我,在灵里成为一名“先知”的关键。其实,对那些要归于基督的人,都有同样的膏油可用;但奇妙的是,对那些像我这个人一样,并不甘心归主,而是当我们有一丝渴慕的心,神便主动伸出手,并与我们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