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如何祷告的几个准则

戈 登

  隐藏之钥的启动

  祷告的力量,在近代最为惊人的实例之一,可能就是慕迪先生所经历的了。这样的经历,也说明了他那无以伦比,在全球“得人”的事迹。可是我们感到惊异的是,这样不可思议的事,他却很少谈起过;其实这样的见证对我们信心的激励,是颇为巨大的。然而我猜想,这位为众人所关怀的牧者,很少谈起这件事,是由于他那特有的谦逊所致。在他生命最后一年当中,却是常提此事,好像他是被内心所驱使。

  我最后一次聆听慕迪先生谈话,是在芝加哥他的老教堂里。我想那是他被主接去那年的秋天。一天早上,在他因早年为主做工而驰名的老教堂里,以座谈的方式,讲述了这个故事。那时,正是芝加哥大火之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初。他说:“重建的教堂未达到尽其所用的阶段,所以我想我可以渡海,在那边能从一些传道人学到一些东西,从而可以应用在这里,使工作做得好一点。于是我去了伦敦,跟那里的人结交。”

  于是他谈到一天傍晚,他去“都帝大教堂”聆听史波金先生的证道,并得知史先生当晚为奉献一间教堂,在另外地方还有一场讲道。于是慕迪先生熘出大教堂,沿街追赶史波金先生的马车,大约跑了一英哩的路,为的就是想要再听史先生第二场的讲道。接着,慕迪笑了笑,静静的说:“我这是追着名人,满大街的跑。”

  他说:在伦敦,他尚未曾在任何地方讲道,只是听别人讲。可是有一天,那是礼拜六,中午时分,他参加在伦敦史特兰德大道上“艾克塞特大厅”里举办的一场聚会,属开放式的;他心里有所感动,便也说了几句。等聚会结束,在许多人向他招呼当中,有一位牧师,邀请他在翌日早晚各一场来他的教会证道。慕迪先生也就随口答应了。

  慕迪先生说:“在主日早场的聚会,我发现诺大的教堂,却座无虚席。当该我讲道的时候,似乎我讲得那么不顺畅,台下的会众也是面无表情;他们彷彿是由石头或者冰砖刻出来一般的呆板。我当时开口都很困难,我真希望我未来这里,更希望我没有答应当晚还要站这讲台。但我既然已经应允人家,所以当晚还是去了。

  那天晚上,跟早上一样,还是座无虚席,会众表面上也都很尊敬我,但就是不感兴趣,面无表情。而我也仍然是难以将这堂讲道撑过去。然而,讲到差不多一半时,情势有所改变。好像是天上的窗子开了,一阵和风吹了进来。教堂里的氛围似乎有所改变。会众脸上的表情也有所变化。这给了我极大的鼓励,所以在讲完时,便请要决志信主的朋友站起来。我想也不过是数人而已。但那真是出乎我的预料,会众一群一群的都站了起来,可说在座的听众全都站了起来。我便转向那位牧师问道:‘这是怎么回事?’牧师回答说:‘我实在也不懂。’”

  慕迪先生便认为:“他们一定误会了我,我要再解释我的本意。”于是他宣布;在会后,如有要决志信主的人,可到下面房间,这次他讲得非常清楚,然后宣布散会。

  可是会众全都到了下面的房间,拥挤异常;所有的空间、座位、走道,都站满了人。慕迪先生又讲了几分钟的话,然后就请决志信主的人站起来。这一次,他深知将他的意思说得很清楚。可是成群的人都站了起来,大约有五十多人,慕迪先生又转头问牧师说:“这是什么意思?”牧师说:“我实在不懂。”于是牧师又向慕迪先生说:“有这么多人决志,我该怎么办?我不知道如何来应付,这是从未有的事。”接着慕迪先生说:“好吧,我来宣布明天晚上以及礼拜二的晚上还有聚会,再看看情形如何。然后我要横渡海峡,去都柯林。”

  礼拜三,慕迪先生走了。但他还未迈步下船时,由那位教堂的牧师所发来的电报已交在慕迪的手里。电报中说:“请立刻回来,教堂挤满了人。”于是慕迪又返回伦敦,在那里一共呆了十天。那十天的结果,我记得慕迪自己的话说:“共有四百人加入教会。而在那十天当中,附近的教会也都受到了启发。”慕迪说到这里,低下头,好像追忆那一段的盛况;不过他又说:“除了我芝加哥的教会,我对其他教会没有什么负担,我想我一生的工作仍在这里。不过,由于伦敦的结果,主却给了我一个漂泊的任务。从那时起,我也就一直遵照主的旨意行事。”

  现在,我们要研究一下那个主日以及其后数日不寻常的事情发生,究竟作何解释?慕迪先生本身并没有做什么;虽然他当时是一位闻名的宣教领袖,神可以大大使用他。这间教会的牧师也没有做什么,他与慕迪同样惊奇这种改变的发生。然而在这十天当中,其表面的背后一定隐藏一些神秘的事情,以慕迪先生的睿智,他自己开始追究其真象。

  不久,慕迪终于明白缘由。原来是该教会的信徒,一位年长的姐妹,此前开始患病。此刻,病情更为加重。她的医生告诉她:她不可能复原;也就是说,她不会即刻死去,但可能要受困于床褥之间,将达数年之久。于是她躺在那里思考:我要被关闭在这卧房里达数年之久。她想到她这一生,自言自语的说:“为神做得太少了!实际上,可以说什么也没做。而今,我躺在床上,又能做什么呢?”于是她说:“我可以祷告!”

  请容许我在讲述慕迪的经历时,要插入下面一段话:

  神时常容许我们被关在室内;并非祂要将我们关闭室内,祂不需如此。祂只是将保护我们的手稍微移开一下,我们的身体就有足够违背神的律,因而将我们永远搁置在一边。我们乃自然的犯了错,而神却心痛不已;因为我们违背了神对我们最初的旨意。祂允许我们与世界隔绝,唯有这样,我们才能专注于祂要我们完成的;使我们以祂的方式来看事情,想事情,我这是由衷之言。

  那位姐妹说:“我会祷告。”于是她先为教会祷告。她的妹妹,也是同一个教会的信徒,与她同住,也靠她与外界联系。主日聚会完后,这位生病的姐姐总会问:“今天有什么新鲜事吗?”“没有。”妹妹惯常的如此回答。礼拜三晚上的祷告会完了之后,姐姐问:“有什么特别的事吗?一定会有。”“没有,没什么新鲜事,同一位年老执事做同样的祷告。”

  可是有一天主日中午,妹妹回家,却问她姐姐:“你猜谁今天来讲道?”“我哪里会知道,谁讲道?”“唉!一个由美国来的陌生人,叫慕迪,我想那就是他的名字。”这位生病的姐姐脸色一阵发白,两眼有点惊恐,嘴唇有些微微颤抖,姐姐静静的说:“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们这个老教会要有转机了。今天不要给我带晚餐了,我要整个下午来祷告。”她果然整个下午祷告,而那天晚上的聚会便有所改变。

  至于慕迪本人,当他访问那位女病友时,她将近有两年时间专为教会祷告,直到她拿到一份由芝加哥出版的《守望者》,其中包括慕迪先生参加一次芝加哥会议的谈话,我想是“发维尔大厅”的会议。当她确知这一篇讲话打动了她的心,并且知道这人的名字叫慕迪,她便开始祷告,求神派遣他来伦敦,在他们的教会讲道。祷告的内容就是这么简单。

  然而数月已过,然后是一年,甚至一年已过,仍然没有动静,但她仍然祷告不辍。除了祂自己与神之外,没有人知道她在祷告什么。当然祷告自有它的功效,每一属灵的祷告都是如此,当然这也是真实祷告试金石。神的灵感动了神人到了东海岸,然后漂洋过海,横渡大西洋,人到了伦敦,到了他们的教会。然后,再加上一点特殊进攻性的祷告,彷如登上陡峭的山坡,再加把劲,于是就在那天晚上得到了胜利。

  你们不相信,我却相信无疑,总有那么一天,当黑夜已逝,晨光显现,别人深悉我们了解,我们找到那最大的成功因素;在那十天里,在慕迪的领导之下,曾改变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就是那位妇人的祷告。当然,那妇人祷告也非惟一的因素;慕迪是少有的为主献身布道的领袖人物,而有数百位忠心的牧者以及其他人团结在一起来支援他。而在慕迪的背后以及他下面,还有其他人的支持。而最先考虑的当然仍是那位妇人的祷告。

  然而,我却不知她的名字。我知道慕迪先生的名字;我可以说出慕迪团队二十多位忠实与他合伙的名字。然而这位以个人力量在秘密的服务,我却全然不知。啊!这乃是隐秘的服事,因此我们实在不知哪一位才是最伟大的。他们告诉我,她虽然住在伦敦北区,仍然祷告不辍。那么我们也应该祷告,还是不需要祷告了?假使另外一件事物即将衰落,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难道我们不该视代祷为首要吗?

  将神的意图放在我们的祷告中

  我们已知祷告的重要性,那么我便就如何祷告提供几点建议。讲题很简单就是如何祷告,或者说:如何祷告的几点准则。

  首先,在我们的祷告中,一定要知道神的意图、趋势以及祂的动向。其次,要将祂的意图融入我们的祷告之中。我们要找出神在想什么,然后宣告祂的意图将必实现。神坐在天上的宝座上;而耶稣坐在祂的身旁,得着荣耀。神的意愿在宇宙中每一处都得以完成;唯独在这一个角落,称之为“地球”,以及它的大气;在大气以上,接近天堂,那就是撒但的大本营之所在。

  在这地上只有一人做神的工,那就是耶稣。祂来到这挥霍无度的星球上,十分完美的行了神的旨意。然而,祂升天了。不过祂在地上时,曾找到了与祂想法一致的人;祂可以在他们心里做工,或者透过他们,执行祂的旨意。祂可以在这些人当中,塑造出祂自己的形像,从而在地上,神的旨意可以再度在这里完成。那么现今的祷告应该是这样:找出神对我们的生命以及在地上的旨意,然后坚持要在地上成就。所以说,最重要的是要找出,并坚持神的旨意。因而,如何祷告的几点准则也就关乎于此。

  有许多次,我参与一群人的祷告;他们将各样特殊祷告事项提了出来。这里这个人,需要祷告,为了特殊事故等等,于是我们都跪下来祷告。可是我有许多时候在想,我心中并没有存任何恶意。当我倾听他们的祷告,好像我也必须如此祷告:“感谢圣灵,你深知这个人,他里面是多么的缺乏,麻烦就在这里。你也知道这个生病的妇人,她有多么的困难;在这个问题中,在她心里的阻碍该有多大!感谢圣灵,当你为这个人祷告,也同样在我里面为这人祷告。你所祷告的,就是我要祷告的,奉耶稣的名。你所祷告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将会成就。”

  有时候,关于那种特殊的祷告,我觉得很清楚。但大多时候,我很不解。我将这一事实说出来,但我可能不了解全部。我深悉这个人明显的需要祷告;也许他是基督徒,我了解他心理上的特质,对事情的看法,以及他持有何种意愿。然而,可能还有些事实,我不了解,因而就严重影响了整个祷告的困难。于是我被迫回到一个事实上:我不知道应当如何为这人祷告。然而,当我让圣灵在我里面自由运行,将我成为祂祷告的媒介;如此,在我里面的圣灵就会为这个人代求、代祷。同时,神正在倾听那人的祷告内容,祂也听到圣灵为这个人在地上的战场上的旨意,当然是神认可的旨意。于是,我祷告所求之事必将成就,因为耶稣已战胜了那恶者。

  因为我也许对圣灵的思想以及祂的同在特别敏锐,以致我会知道应祷告什么更为敏锐而快速,就我如今所能做的祈祷,已成为神在地上旨意的成就,最有技巧的一个伙伴。

  与主会晤之地

  有关如何祷告,我在这里愿提出六点建议。

  第一,我们需要时间来祷告。祷告的时间绝不能匆忙;最好在白天,祷告的时间要足够,所以最好忘掉时间。但我也不建议在早上睡到最后一刻才起床,穿衣;那一定很匆忙,然后跪了一会儿,以得心安,这样不行。但我也不建议在夜间,身体睏倦不堪,近乎已上床要睡;这时忽然想起需要祷告,便随便找出一节圣经,又跪下了一会儿,这样也不行。我劝各位这几点,都很重要,但我绝无批评之意。真诚的祷告应该是在头脑清晰,思虑敏捷,灵里敏锐的时刻。我深知我们都没有多少空闲,生活都很忙碌,可是祷告,一定要从别的时间挪出,别的时间很重要,但没有什么事比祷告更重要。

  “牺牲”乃是生命当中一条持久不断的律。重要之事必须要牺牲于更重要之事。一个人必须培养一种成熟的判断力,否则他的精力便会浪费在次要琐碎的事情上,而最为重要之事却未达完成,或者也是草草而不经意的做成。如果我们成为熟练的代祷者,就要知道祷告到何处为止,我们也必须在一天当中,找到最安静的时刻,单独的为某人代祷。

  第二点建议是我们需要为祷告的专属之地。当然,你可以在大街上、旅行当中、在商店里、在百货商场测量干货的重量时、双手正在整理洗碗机,可说无处不可祷告。然而,你不可能专心祷告,除非将自己关在安静之地,与神独处。主耶稣曾说:“你祷告的时候,要进入你的内屋,关上门,……”(太六6)那扇门很重要;它将杂音关在门外;将神留在室内。“祷告你在暗中的父。”(太六6)神就会出现在你关闭的所在。人一定要独处,才能发现他从不孤单;在人而论,我们愈孤单,在神而论,我们就愈觉得不孤单。

  为要训练有一双听力敏锐的耳朵,我们便需要有一安静之处与充裕的时间。一个母亲可以听见她那刚睡醒婴儿微弱的哭声;也许那还是在楼上。那种微弱的哭声,别人都听不到,但她却如闪电一般,捏手捏脚,头脑却敏捷,便奔到楼上。她的耳朵比任何人都经过了训练;那是“爱”的训练。我们也需要训练听力。一个安静之处可以挡掉外面的杂音;使内耳得以听见另外的声音。

  一个人站在电话亭里要打电话,但所说的话,对方却听不见。他一直在说:“我听不见你讲话。”过了一会儿,对方大声喊着说:“你把那电话亭的门关上,就能听到我讲话了。”于是这个人将电话亭的门关上;他不仅能听到对方讲话,还能听到街道与商店的吵杂声。有些人听到的声音很混杂,那是由于他们的门没有关紧。在他们的耳朵里,人的声音与神的声音混在一起,因此他们分辨不出来。问题是部分出在那扇门,如果你将那扇门关紧,你就能听见神的声音。

  我的第三点建议,在今天尤当强调;那就是在祷告中,要给圣经有它的地位。祷告不只是对神申诉,而是先听后说。祷告需要头上的三个器官:耳、舌、眼。首先是耳朵听神说了什么,然后舌头才说话,最后由眼睛寻找结果。研读圣经乃是祷告前倾听神话语的一面。神的意图由耳朵进入,经过内心,将你们的个性添了色泽,最后由舌头说出的话语就是你们的祷告。可悲的是神一度在地上倾听百姓的声音。祂也一直向百姓说话,甚至在百姓可能倾向于听地上的声音,拦阻了我们的耳朵来听神说话的声音,但祂仍在说话。神在祂的圣经里说话。而我们大部分认识神,也是来自圣经。圣经就是神出版的书。圣经是神在过去所默示的,而今也是一样。神亲自在这部书里说话。圣经里的各卷书自行排成一列,与其他的书籍完全不同。我们用心的读经,以理性与敬畏的心来读,就能明白神那伟大的旨意。祂所说的话将会完全改变我们所要说的。

  我们的祷告导师

  第四点建议是让圣灵教导你们如何祷告。你们愈祷告,就愈会发现祷告是在自说自话。“我不懂得如何祷告。”然而,神却知道如何祷告。保罗在他还没有写下书信之前,由于他亲身经历,便知道要靠圣灵祷告。而神有一项计划,包括了我们在地上的需要。有一位精通的代祷者,祂十分懂得祷告。祂便是祷告的圣灵。神派遣祂来到地上,内住在你我的里面,有部分任务,便是教导我们精通于祷告。我的建议很简单:就是让圣灵来教导你们。

  当我们独处于一个安静的时刻与地点,有“圣经”在我们手边,便这样安静的祷告。“感谢赞美祷告的圣灵,祷告的导师,请你教导我如何祷告。”这样祂就会教导你们。别紧张,别心烦,由于不知是否你会了解。要学习安静,头脑安静,身体安静。要安静,要倾听。大卫在诗篇中说:“你当默然倚靠耶和华,耐性等候祂。”(诗三十七7)

  你会发现:你的祷告有所改变。你会祷告得更为简捷。好像一个人在处理商业上的转帐,或者像一个孩子的提问,当然会在虔敬与深度的祈求。总之,你在祷告里不会再要求一些东西;你的祷告也可能不会再有那种老式的习惯说法。你可能使用较少的字眼,但你却是出于绝对的信心说出你的祷告;真正相信你所求的定能成就。

  让圣灵来教导;在祷告当中一定要从始而终;要由祂做为支配因素。祂特别是一位祷告的灵。基督徒生活的最高准则就是遵从圣灵的引导。当然,我们要培养一种判断力来鑑别祂的引导;以色列人以自己的随意思想来错认是祂的声音。我们应该容许圣灵来教导我们如何祷告;甚至让祂来主宰我们的祷告。灵界冲突的范围激烈程度皆在祂的眼下。祂乃为神在行动领域中的将军。当潮水汹涌,则是争战有了危机。祂深悉此时需要特殊的祷告,以转变潮水而获胜。因此,需要有持久祷告的特殊时期,以期胜利有了保障。我们要遵守祂的提示。有时候我们内心感动要祷告,或者请他人代祷。那时我们会认为:“唉!我刚才已经祷告过了”,或者说:“我们已经请他人代祷,就不需要再祷告了。”但我却不愿接受内心的建议。请记得这时最好安安静静的遵从内心的感动,对关心你的人也不必多做解释,或者除了请求代祷,不必多说什么。

  让祂,这位神奇的圣灵教导你们如何祷告。这需要时间。你们可能会以你们自己的方式或安排祷告,但假如你们只要谦让,并耐心的等候,祂就会教导你们如何祷告;建议你为特定的事祈求,并且在祷告时使用的正确语言。

  你们会注意到我所提的四点建议的主要目的就是要认识神的旨意。安静的地方、安静的时刻、圣经,还有圣灵,这也是慕安得烈巧妙的将这四项在课堂里讲授。在这里,我们认识了祂的旨意,也得知圣灵使得一个人渴望令祷告得以成就,同时也说出可能成就那种愿望的祷告。

  这里有一个美妙的字眼常常出现在《诗篇》里;在《以赛亚书》里也用这个字眼--“等候”。这个字眼一而再的用来教导我们,若我们与神保持联法系,神就会对我们显示祂的旨意,并再一次的知会我们祂的意愿。“等候”这个字眼充满了丰富而深刻的意义。“等候”并非偶然或者是一种匆忙的行为;它具有不动摇之意,也有坚持的意思。“耐心”,是指节制;“期待”是指仰头来寻找;“顺服”是指忘掉自我,准备出去或者行动。“等待”也意味着倾听,一切都要安静下来,如此方能听见。

  一个名字的力量

  我的第五点建议,其实以前已经提过,不过在此我再加以重复。祷告必须奉耶稣的名。祷告的关系是要透过耶稣。祷告的内容一定要奉祂的名提出,因为所有祷告的全部威力都蕴藏在耶稣里。我至今还很清楚的记得,在这个国家的某个区域,我待过一段时期,而我却几乎没有在他们的祷告里听到耶稣的名字。我听过那些人祷告;而我知道他们都是虔诚的基督徒,可是他们在教会里祷告,在祷告会里祷告,或者在其他地方,就从未提到耶稣的名字。现在,让我们清楚的牢记在心;除非透过耶稣,我们在神面前没有地位。

  譬如说,伦敦的一位极为聪明的律师,他对美国法律、伊利诺州以及芝加哥市的法令十分娴熟,他来到这里,假如他想参与一件桉子,在你们的法庭上为之辩护,你们知道他不能,因他在这里没有法律地位,也没有美国律师身份。而今,你们与我在那法庭中也没有地位。所以说,我们是因为罪,而被废除地位;我们只能靠那位拥有那种被认可有此地位的人,方能来到神的面前。

  我们在下面将事实转换一下,当我们奉耶稣的名祷告,就如同耶稣的祷告。就好像--让我以极为温柔的语气说,以显示我的敬虔--耶稣的手挽着你们,将你们带到父的面前说:“父啊!这是我的一个朋友,我们的交情不错。为了我,请给他任何他所求的东西。”而这位父亲却很快弯下了腰,亲切的说:“你要什么呢?只要我儿子要求给你的,我都可以给你。”那乃是奉耶稣的名,所要求的实际结果。

  但我是非常非常的清楚;当我转回原点,做最后的分析,使用耶稣名字的力量乃是祂已胜过那背叛的君王。祷告乃是不断的向撒但耳中灌送得胜者的名字,以坚持撒但全军的溃退。当一个人持续奉耶稣的名祷告,那恶者一定要退却。牠定会心有不甘而又愤怒的鬆开了魔掌,落荒而逃。

  信心产生之地

  第六点建议乃是一项大家都熟悉的准则,但也是最为人所误解的。祷告必须要有“信心”。但请注意,在这里所讲的信心不是相信神“能”;而是相信神“会”。信心是跪下来祷告说:“父啊!我为这件事而感谢?,这件事必如此成就,我感谢?。”然后起身,照常做你的事,心里说:“这件事已经解决了。”心里要一而再的如此认为,而且不住的祷告谢恩。心里还不停的说:“那件事已得到成就的保证。”不要不停的催逼神,因为祷告乃是在一个灵界冲突中的决定因性素。每一次的祷告都好像在仇敌的脑门子上打了一拳;也好像在要塞,从你的舰队中射向敌方一个崭新的弦侧砲。

  “是呀!”有人会说:“如今,你把信心定得那么高,我们能有那般的信心吗?一个人能强迫自己相信吗?”当然,这里没有非自然而机械式的逼你相信。一些认真的人就在这一点上造成错误。当然不是人人都有那样的信心,这的确如此。我可以很容易的告诉各位:没有那么大信心的理由之所在。相信神会成就你所求的那种信心绝非是一朝一夕养成的。它既不是产生于街上的灰尘;也不是产生于群众的喧哗。但是我可以告诉各位信心产生在何处,并且使它成长而坚定。在每一个人心中都可以惯常的抽出一段安静的时刻与神独处,同时倾听在圣经里祂的话语。进入那内心的,将是一个单纯而坚实的信心,认定圣灵所引导他所求的将会成就。

  信心有四种单纯的特性。第一,它充满了“智慧”。它会发现神的旨意是什么。信心永远与理性不相矛盾;有时,信心稍比理性高一点,理性的过程达不到信心的程度。第二,信心乃是“顺服”,在神的旨意里,顺服的生活与信心相称。顺服永远有坚定不屈的倾向。第三是“期望”,它注意的是结果,虽然在地上不停的膜拜,但心中却在更大的空间搜寻,像海面一样广阔。最后是“坚定”。就是不屈不挠。经上说:“……不是到七次,乃是七十个七次。”(太十八22)它推论我们已获知神的旨意,也深悉祂永不改变。如果我们祷告,其应允结果的延迟,乃是由于第三者--我们仇敌的梗阻。只要我们奉得胜者的名坚定不移的祷告,必能击溃撒但,在战场上完全得胜。

摘自:《实用的祈祷 第三篇 如何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