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圣灵与基督的身体

J. C. 莱尔

  “教会,就是基督的身体。”(弗一23另译)她在五旬节正式的建立起来并逐渐成形。自亚当起至基督的时代,许多人因信得救,而圣灵的能力也不断向众人彰显。但到这圣灵降临的时代,一群“被召出来的人”(ecclesia)被组成为基督神秘的身体,并与元首(基督)合一,又有基督透过圣灵内住在其中而成为教会。(约十四16-20)常听人将教会定义为:“一群信徒为了敬拜上帝,彼此学习且自愿地聚集在一起。”这样说虽然不算完全错误,但实在很不得当。这样的定义就好比在说,眼睛、耳朵、手和脚是自愿地组合成人体,同心合意的行动和工作,这样说合理吗?正确的说法是:“教会是因一种内在的力量--藉着圣灵而临在的基督--所形成的,经由圣灵使人重生,再将重生了的人联结入祂里面,并以祂自己为生命的中心。”元首和身体就此合而为一,并且在地同受羞辱,在天同享荣耀。

  元首和身体既然实际上是合而为一的,自然也就同有一个名字。那位被上帝所膏、又为圣灵所充满的,被称为“基督”,而教会也就是祂的身体,也是被祂所充满的,也称为“基督”。正如哥林多前书第十二章12节简洁又满怀敬畏地称教会为“基督”:“就如身子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而且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子。基督也是这样。”安得烈主教对此事实有很美的见解,他说:“基督同时在天上和地上;当论到教会的头时候,祂是在天上;但当谈到祂被称为基督的身体时,祂是在地上。”

  一、信徒联于元首基督

  自从圣灵从天上降临的时候开始,祂要有形有体地,与我们同在的伟大工作便展开序幕,并且将一直延续到世界末了。

  五旬节故事的最高潮是到:“那一天,门徒约添了三千人。”(徒二41直译)自然而然我们会问:添给谁?钦定译本圣经加上了斜体字“给他们”,这似乎回答了我们的问题。但圣灵的意思并非如此。因为同一章的47节中说:“主将得救的人,天天加给教会。(直译)”“给教会”这几个字也是伪造的。其实,所有这些解说(似是而非的)添加字句,结果都只是把圣灵历史的第一章《使徒行传》中的崇高教导弄糟了。而在第五章14节中记载:“信而归主的人越发增添。”第十一章24节又说:“于是有许多人归服了主。”这些都是出于圣灵感动的记载,要注意到,这二处经文强调的不是更多信徒的结合在一起,而是他神圣地一同与基督联结在一起,并不是基督徒自愿地联结在一起,而是由他们的元首(基督)透过圣灵,以至高的权柄将他们融入这个头的身体中。【注一】

  二、圣灵膏抹

  让我们来谈另一个与灵洗同类,也常被谈论的话题--“圣灵膏抹”。关于这点,出埃及记中有很美的预表式的解说:当亚伦分别为圣归给神时,那珍贵的膏油并不只是倒在他的头上,同时也丰富地流下,盖满他身上和祭司袍上。诗人亦为此事而歌:“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这好比那贵重的油,浇在亚伦的头上,流到鬍鬚,又流到他的衣襟。”(诗一三三1-2)至于基督,我们伟大的大祭司,我们从使徒行传中读到:“神怎样以圣灵和能力,膏拿撒勒人耶稣。”(徒十38)然而耶稣并不只是为了祂自己才受圣膏,祂乃是为了所有祂的弟兄而受膏。祂接受这膏抹为要将之传给所有信祂的人。“你看见圣灵降下来,住在谁的身上,谁就是用圣灵施洗的。”(约一33)

  如今,我们看见我们的亚伦,我们的大祭司,神的儿子耶稣,穿过云端,升到天上的荣耀中站在天上的至圣所里面。“祂‘喜爱公义,恨恶罪恶。’所以神,就是你的神,用喜乐油膏你,胜过膏你的同伴。”(来一9)祂这位受膏者,为了祂将要受膏的弟兄,站在高高的天上,以至于在五旬节时,圣灵的油膏,丰丰富富地从祂头浇灌在祂神秘的身体上。自那日起,圣灵的油膏未曾停止,且要继续不断地流下,直到最后的肢体与祂合而为一。如此,同受一位圣灵的膏抹,成为一个身体,就是教会。

  在五旬节之后,也曾有圣灵洗的真实事迹发生。当圣灵降临在哥尼流等人身上时,彼得便想起主的话说:“约翰是用水施洗,但你们要受圣灵的洗。”(徒十一16)这件事曾造成教会历史中的一大危机:福音之门竟对外邦人而开,似乎这些恩典的新承受者现在也得以有分于已降临在地上的圣灵。五旬节始终被认定是教会领受圣灵的划时代关键,正如加略山上耶稣以一死为我们成就全功,圣灵在马可楼上的工作也是如此。

  现在思想另一个重要真理:正如我们是藉着圣灵与基督的身体联结在一起,如今我们也是藉着圣灵与这身体的头,就是基督,联系在一起。【注二】

  然而,这对那恆久注视、仰望着基督荣耀的天使和空中掌权者而言,现今教会是何等可怕的景象啊!在地上变了形、不圣洁的教会竟然是那神圣、有尊贵的地位的“属祂的身体”?一个不圣洁的教会是何等的羞辱主。将一个尊贵、高俊而满有智慧的头置于一个有缺陷、发育不健全的身体上,这是多么可怜且悽惨的画面!哈纳克教授提到早期教会时,说:“教会原是基督属天的新娘,是圣灵的居所。”请试着思考这个教会的定义中有多么丰富的含意!新妇若存着盼望新郎回来的心,便会努力持守圣洁的生命和行为。而圣灵至高工作的目标便是如此:祂要帮助我们“好使你们当我们主耶稣同祂众圣徒来的时候,在我们父上帝面前,心里坚固,成为圣洁,无可责备。”(帖前三13)为了要达成这个使命,祂也做成其他次要的工作。荣耀的基督要藉着祂的身体将自己显明给世人看。【注三】

  三、圣灵内住的果效

  假若基督的肢体能和祂有完全的连结,基督便能真正将祂自己显明给这世代看。因此,若圣灵真正住在身体之中,这身体就能“在基督里”,被基督内住,也渐渐改变,越来越像耶稣。也惟有如此,那身为“被拣选的族类,有君尊的祭司,圣洁的国度,属神的子民”的身体,才真能“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二9)到底谁是这位要将自己显现给世人看的基督呢?祂从宝座上告知我们,祂的名是:“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启一18)在荣耀基督中所包含的,不只是现在的所是,也包括过去的所是和未来的所是。正好像一棵树,他的树干(年轮)显现了它多年来成长总和的成果,宝座上的耶稣也同样是祂过去、现在和未来所是的总和。换言之,耶稣的生和耶稣的死,同样都是永远存在的事实。【注:圣灵内住是指圣灵在人心中掌权作主,使信徒联于基督如葡萄树的枝子连于树上。】

  四、联于基督的生和死

  而祂的教会也早已预定要在死和复生上像祂。教会不仅要领受祂的主权,得以“凡事长进,连于元首基督”,并且还要从祂得力,向上建造,“全身都靠祂联络得合式,百节各按其职,照着身体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体渐渐增长。”(弗四15-16)假如教会真能照字面的意思把基督显给众人看,那么,她必然是一个向主活并且向己死的教会。这是在她的灵洗中,神早已命定她该交托自己去成就的光景。“岂不知我们这受洗归入基督耶稣的人,是受洗归入祂的死么?所以我们藉着洗礼归入死,和祂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像基督藉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罗六3-4)水的洗礼这外在仪式所预表的,就是要使我们经历的圣灵的洗能成就那内在、属灵的工作:使我们主的生和死,能在我们身上重现。

  第一,祂的生命彰显在祂的肢体上。罗马书第八章2节说:“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使我脱离死和罪的律了。”也就是说,那曾经在我们心中活跃的律--罪和死,如今已被另一律--生命的律所管辖。这生命之律的作者和维持者,就是圣灵。就好像我们与生俱来与第一个亚当联合,且与他的堕落有份;同样地,如今我们是和第二个亚当联合,并在祂荣耀的性情中有份。而圣灵永不停止的工作,就是要使教会继续不断地与复活的元首联络,好使基督的身体能不断得到能力。

  第二,祂的死也在祂的肢体上显现。内住的圣灵不断地在信徒身上完成此原则。因此,那“被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教会,在世上继续完成祂死亡又复活的工作。保罗显然完全明白这一点,所以他说:“并且为基督的身体,就是为教会,要在我肉身上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西一24)换言之,教会既要补满她的主在世上救赎的工作,她也必须照样亲尝那生和死的经历。

  我们很难想像何以神会如此奇妙、恰当地用身体来譬喻教会。在人体中,生与死常是交互运作的。好比说,在同一个身体内,每天需有一定量的组织细胞死去且被排出体外,同时,又有一定量的组织细胞产生、滋长。任何阻挠生的循环或是死的循环的行为,都会造成纷乱。这原理也可适用于基督的身体。教会必须每一天都经历与她的元首同被钉死,但同时也必须每天活过来,彰显元首荣耀的生命。

  有本书上有这么一句话堪称基督徒的金玉良言:“教会就是基督凭藉以向世人表示祂永不止息的爱的媒介。”因此,教会须为我们的罪和堕落的人性受苦,这不仅是教会的责任,更是她能充份彰显她的主的绝对必要条件。否则,一个自我放纵的教会会破坏基督的形像,一个贪婪的教会会成了敌挡基督的反见证,一个恋慕世界的教会则背叛了基督,使得祂的敌人有可乘之机来攻击他。

  五、祂钉死和复活的延续

  正如我们所见,我们的主复活大能可延续至祂的身体,每一个生命的重生都是祂在宝座上生命的工作。然而,我们太少认识这个事实,祂的钉死和祂的复活是必须一併地延续下来的。“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捨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太十六24)神呼召祂的教会要在面对她的元首,与她的元首相交时,过一个荣耀的生活;面对世界时,则过一个钉十字架的生活,而圣灵会恆久地住在教会中,帮助教会作成在这两方面彰显基督的工夫。正如保罗所说:“感谢神,……你们……现今却从心里顺服了所传给你们道理的模范。”(按所传的道理,重新被塑造。康比耳译本)(罗六17)这“模范”,如经上所记,就是“基督的死而复活”。教会若真的活在圣灵中,圣灵会保守她柔顺遵行神的话,就好像金属铸入模具中一般。保罗在罗马书第八章论到信徒得荣耀的途径,是神预定他们“效法(模成)祂儿子的‘模样’”。(罗八29)相反的,教会若顺服了那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便会渐渐效法世界的样式,人们也终将无法在她里面看见基督。

  【注一】:

  使徒行传记载腓利被主的使者引导在旷野向埃提阿伯的太监传讲耶稣,又为他施洗归入耶稣基督的名下,使他在圣灵感动下连于教会(元首)基督。(徒八26-39)

  【注二】:

  基督身体合一的见证在于圣灵膏抹的运行。保罗劝勉以弗所教会要“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弗四3)保罗为哥林多教会祝福也说:“愿主耶稣基督的恩惠、神的慈爱、圣灵的感动,常与你们众人同在!”(林后十三14)

  【注三】:

  圣灵膏抹是我们接受升天君王权柄及升天大祭司的工作,藉此膏抹使教会(祂神秘的身体)成为神藉圣灵居住的所在。(弗二22)地方教会是否有圣洁的生命与行为在乎接受圣灵膏抹的程度。(弗五18-21)

  摘自:圣灵的职事 (The Ministry of The Spirit; Adoniram Judso Gord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