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能力的灵

宣 信

  经文:

  “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徒一8)

  当科学进步人们发明蒸气机时,世人渐次发现到能力这回事,并非单单是机械性和物质性的力量,使得科学界人士,也承认这个道理。曾几何时,人们估量军队的实力,乃基于它的人数和军队的战斗力;可是,今天一台小小的大砲,就足以摧毁当日尼布甲尼撒、亚历山大大帝或凯撒大帝的千军万马了。

  巴比伦坚固的城牆挡不住现代军事科技发明的地雷和炸弹,阳光的力量强于冰山的动量,而小小的一瓶气体,却可以推动庞大的机械。另外,我们也逐渐明白电力最基本的原理,似乎最终可被证实为宇宙自然界内物质性力量的定律。当然,我们知道那些力量属于神,而圣灵就是三位一体神当中的执行者,由祂负责分配神的能力。

  主在离世前曾说:“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徒一8)祂就是个人的能力,当我们接受祂时,就能够得着能力,执行祂的一切旨意与工作。

  天然的能力不是圣灵的能力

  让我们先来思想真正属灵能力的本质。人的头脑中确是有着力量,叫人能言善辩,雄辩滔滔,打动人心;又或是机巧和卓越的技术来克服物质上的种种阻力。可是,这都不是圣灵赐给我们去完成基督事工的能力。属灵的能力不是人天赋的智慧和力量,相反地,那些聪明才智却往往成为祂有效服事之绊脚石,直到我们在思想与理性上,都以信心承认,祂能够用“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林前一27、29)

  演讲家在台上的演说,极其动听与热切,打动了不少听众的心,然而那却不是圣灵的能力。有时美妙的乐章或精湛的演出也有相同的果效,而在会堂中流的眼泪,这不会比剧院里的神圣。即使是最合逻辑地解说神的道理,叫不少人听得高兴,并且心里明白,又引发深远的遐思,可是,这些却可能完全没有真正属灵的能力。在过去两个世纪中,不少极其出色的布道家,却只曾在已回转的信徒生命中,留下少许实际的属灵果效。

  我们要知道不是真理本身,而是藉圣灵赐下的能力,才会使真理产生属灵的果效。

  真正属灵的力量,并非从组织、权力或人数多寡来釐定。今天,大多数基督教的能力大小,很自然地取决于组织上的力量;许多成功的教会,拥有自己的物业,而且很着重用商业经营的手法来管理教会,她的影响力往往与组成她本身的社会成分、赴会人数或机械性操作的表现有关,可是,当中却不一定有属灵能力的参与。

  圣灵也许会参与有秩序与有系统的工作,这并非表示属灵的能力前后矛盾。最有秩序与系统的工作,却未必等于有属灵的能力,而实际上它只是宗教的外壳而已!

  一位牧师可以像别人经营生意一样,成立自己的教会。他那种实践自己理想的野心,也许跟当代某些建立庞大经济企业的人的野心没有什么差别。世上再没有其他组织比罗马天主教的规模更完备,它的制度运作可说是首屈一指的,但它却完全不晓得什么是属灵的能力。

  柯勒律治(Coleridge)的《古代海员》(The Ancient Mariner),画了一艘满载死人的船在海上飘浮,一个死人伏在船舵上,一个在船桅上,一个在甲板上,所有死尸都在无边的深沉里飘荡着。有人把形式化的教会比拟作死亡的船,它具有一切生命的外表,却欠缺生命的实质;讲坛上的人是死的,台下的人是无生命的,而天上却有声音哀叹道:“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启三1)

  不少作者总喜欢举出基督教的种种统计数字,说今日有四或五亿万的人,是受着那些所谓基督教政府的统治,而多于三亿万人是有名无实的基督徒。但是,假若从这些数字中除去天主教徒和那些连口里承认自己是基督徒也不肯的新教组织成员,那么,剩下来能称为真正基督徒的,可真寥寥无几。其次,又有多少人是对圣灵的能力根本一无所知呢?属灵的能力可以在全无组织基础的情况下运行,就像急流能够冲破所有堤岸和障碍一样,无论任何的形式与规模,也能把神的教会完全的淹没。(约七38)【注:是指二十世纪初的时代】

  今天,神乐意把属灵的能力大大地赐给一些甚至不属于任何正统教会的信徒,他们跟任何权力都扯不上关系,只是被神拣选了。我们可以在任何环境中得到这种能力,而最衰残的教会,最孤立的工人或最不具影响力的牧者,也可以成为神的整个教会之祝福的器皿。

  一、什么是属灵的能力?

  (一)它是责备罪恶的能力

  它是让聆听的人以神的眼光来看自己和令人完全谦卑自己的能力。它叫众人从神的殿回家时,不是感觉更加舒畅,反之,却是更难受;叫他们不总是崇拜那讲员,相反地,却是觉得很厌烦,而且根本不想再听他讲道。可是,他们最深层的灵却仍然知道,自己是不对的,传道人才是对的。那就是责备罪恶的能力,它能够叫人的良知甦醒,并对人的灵魂说:“你就是那人!”(撒下十二7)它也是保罗谈及他个人事工的有关能力:“只将真理表明出来,好在神面前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林后四2)

  那些具有这种能力的人,未必是着名的讲员,可是,他们却往往是很有果效的工人。他们讲的道,有时叫听道的人觉得那正是针对他自己的境况而说,甚至以为有人把他隐藏的罪向讲员告发了。曾经有个很杰出的布道家说,有一次他感到极度愤怒,他在门外踱来踱去,一心想重重地揍那讲员一顿,因为敢情有人向他告发了自己所犯的过错,而他更斗胆在讲台上讲及那件事情,揭发他的私隐。

  盼望我们都渴慕这种能力,它正是圣灵给忠心牧者刻上的印记。

  在慕迪主领的布道会后,有数以万计的金钱被静静的退回来,又或是归回原主。可见人的良知甦醒了,神的能力叫他们站在公义的审判台前接受裁判。

  (二)属灵的能力叫基督从死里复活,使祂真实地呈现在听道的人面前

  有些讲道能叫真理在人心中留下鲜明的印象,有些又于人的心田中留下救主的形貌。那不是人为的事情,而是真正的讲道,是圣灵最赐福和最喜悦的事工。祂喜欢以属天的线条来勾画出耶稣的面容,使每一页圣经都呈现出祂那耀目的光辉,每一段讲道也成为祂美丽的容貌与慈爱的心肠。

  让我们都来培养这种能力,因为它正是这个充满挣扎与空虚的世界所渴求的东西--认识它的救主。世人依旧呼喊道:“我们愿意见耶稣。”(约十二21)而答桉也依旧是:“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约十二32)

  (三)属灵的能力乃是引领人作决定的能力

  它不是单让他们知道一些从前不曾晓得的事情,或是使他们对真道有新的体会或概念,以致他们牢牢记住与反省,又或令他们有最深入、最感动的信仰感觉,它是圣灵的能力,还驱使人採取实际的行动,那是迅速、坚决和积极的行动。

  那是能力的最佳考验,也是古代雄辩家的测试。当所有雄辩家凭着三寸不烂之舌进行极其激烈辩论时,迪摩西尼(Demosthenes)却别树一帜,令所有听众不断喝采欢呼,而且浑然忘了迪摩西尼的存在,只是异口齐声的喊道:“我们一起去打倒腓力!”

  (四)圣灵的能力能引领人归向神,作神的精兵来对抗撒但的攻击,放弃昔日的罪过,以及作出重大和永恆的决定

  主渴望在祂的名字及圣灵和能力的印证下向我们说话,结果就如同保罗在帖撒罗尼迦书信中所表达的一样:“我们的福音传到你们那里,不独在乎言语,也在乎权能。”(帖前一5)“你们是怎样离弃偶像,归向神,要服事那又真又活的神。等候祂儿子从天降临,……那位救我们脱离将来忿怒的耶稣。”(帖前一9-10)

  二、能力的要素与来源

  它是基督的能力,亲自在祂的工人与听道的人当中工作。祂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二十八18、20)

  (一)那能力并不是赐给我们,而是赐给耶稣

  我们若不断体察祂永活与永存的临在,凡事倚靠祂,那么,就可以拥有这种能力。我们个人必须与祂联合,让祂住在我们心里。神不愿荣耀我们,向世人展示我们的重要性,相反,祂却要让祂的儿子耶稣得着荣耀,并且高举祂的权柄与荣美。

  它又是圣灵的能力。圣灵负责把基督启示出来,显明祂伟大的工作,因此,就当基督亲自应许差派训慰师到我们当中时,那能力就直接连于圣灵本身。“祂来了,就要在罪、在义、在审判各方面指证世人的罪。”(约十六8圣经新译本)经文没有说人要去责备自己,乃是说圣灵要去责备世人,而且是在工人与听道的人心里一同动工。

  (二)是圣灵本身的能力

  其次基督升天前曾应许说:“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徒一8)那不是指从圣灵而来的能力,而是圣灵本身正是能力。

  哥林多前书第十二章讲及属灵恩赐的经文,主要是提醒新约时代的教会,所有恩赐均直接与圣灵本身的工作有关,“又有一个人蒙这位圣灵赐他信心,……又叫一人能行异能。”(林前十二9-10)但为避免有人不恰当地按私意来运用属灵的恩赐,所以又补充一点:“这一切都是这位圣灵所运行,随己意分给各人的。”(林前十二11)

  在教会的历史中,跟属灵能力息息相关的事情,比起其他一切现象,更加醒目;那些被神大大使用,使人回转,并且建立基督国度的人,全部都显示了祂给人个别的洗礼,正是得力的秘诀。直等到圣灵降临在彼得身上之后,他才可在五旬节当天以极其简单的信息,叫三千多人悔改归主。正如祂叫怀特腓德(George Whitefield)讲说使人激昂的真理具备神的能力,使无数人得蒙拯救。正如祂降在芬尼(Charles Finney)和他的听众身上,让神亲自与整个小镇同在,叫正在工厂里工作的人,放下手上的工作,俯伏在地上,求神怜悯。正是那天,祂降在芝加哥街上一个知识浅陋的主日学工人身上,使慕迪发现到自己原来是个有无比用处的人,直至他为神圣的喜乐而落泪。不少其他十分谦卑的仆人,也会告诉你一些类似的故事,都是有关圣灵的能力藉着一些奉献给神使用的心灵与生命,使弱者变得刚强,使无知的人也成为神所教导和赐福的管子。

  当我们尊重祂为个人一切属灵能力的源头时,祂也必定会尊重我们。祂掌握每个人心门的钥匙,一切至高的思想和至真实的感觉,都是从祂而来。在我们主耶稣的服事上,祂已经把一切工具和器材赐给我们,这样我们便可以大胆地向人宣告,祂是全备的能力与同在。

  (三)这正是真理的能力

  当人与基督联合,并且与圣灵同行时,他所传的福音,就有神拯救的能力。离了圣灵,“那字句是叫人死”,(林后三6)可是,靠着圣灵,就能使人奇妙地、合乎神心意地随时指摘罪恶,领人投靠基督,并且建立起信心的基础--盼望、仁爱和圣洁的品格。我们传福音不是有什么高明过人的技巧,而是那独一、单纯的福音本身,就是神的权柄,基督福音的基要内容,尤其是有关基督为我们的罪受死,同时,藉着祂的复活和代求,带来永恆的公义与拯救的真理,才真正使人得救。(罗十五18)

  神祂经常使用福音中简单的信息使人得救,这实在是何等奇妙的事情!在使徒行传里,彼得和保罗的讲道既非逻辑性的讨论,又非优美的言辞,他们只是平铺直叙地讲出基督受死和复活,为要拯救世人,我们只要接受这些信息就得拯救。人看这些话为笨拙、欠说服力,可是神却屡次向人显示这些话是藏有改变人类心灵、无可比拟的力量。正如五旬节那天,就有数千人在这简单的宣告下得蒙救赎,那真是叫人多么惊讶的结果!当保罗每一次宣布同样的信息时,他不是凭自己智慧的言语,而是靠着那简单的福音本身,可是却有极其丰盛绝妙的收穫。(林前二13)

  早期在格陵兰宣教的宣教士,以为必须循序渐进,要花一段长时间来教导当地土着基督的真理,然后才可以传福音。因此宣教士首先教导他们旧约的原则、神的律法等等,但是却始终没有任何人悔改归主。可是有一天,一位宣教士偶然读到约翰福音第三章,年老的族长一听见就甚为惊歎和喜乐,神要结的果子就随即长出来了,他和许多族人一般,都欣然接受这位拯救罪人的救主。【注:在非洲的宣教士也是同样的经历】

  有一次讲道里,讲员只是以平澹无奇的方式去传讲神的信息,而且从人的角度看来,这次的表现要比以往各次都来得逊色,既无生气,又无修辞的映衬,内容就只谈得上是清晰和简单,甚至连耶稣复活成为地上罪人盼望的根据,都被说得枯燥无味。尽管如此,圣灵却要使用那些浅白的真理,叫当晚不少人悔改归信主,而且他们当中不少人,到今日仍然是神恩典的见证。这种惊人的成果,实在是罕见的。

  当我们凭圣灵的能力与人分享福音,成为神的工具,让人因相信祂而得拯救时,自然会发觉福音本身具备一种神的能力,叫我们可以完全信赖。它有能力转化成整个永恆的路向,把人对神的全盘看法和生命目的转变过来。

  我们要留意,切勿在福音中妄加个人的推论,以致减弱它的能力。另外,又要谨慎,不要过分倚赖自己以为清晰和充满说服力的言辞,却要全然仰赖福音真理本身和圣灵在福音里所赐予的能力。
它是一种改造的能力。因为圣灵是来成就神的工作,祂在祂的事工上使用已预备好的器皿,使他成为配搭合宜的工具。

  以下,让我们看看圣灵用来坚固奉献之心灵的能力的几种成分。

  三、圣灵能力的内涵

  (一)恳切

  也许这是生命被圣灵充满最显而易见的内涵。人把全副精神干劲集中在某一项工作上的表现,在人的事情上,固然是成功的秘诀。不过,对于基督的工人而言,更有成败的关系。因为恳切就是他们能力最重要的一环。他的听众能直觉地分辨出他是否具备这种恳切质素,若缺了它,尽管有其他一切的恩赐,也是无济于事,因为它才是人表现诚恳与真挚的根本原因。

  正是这内涵令到主耶稣说:“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作成祂的工。”(约四34)也是它叫保罗解释道:“我们若果颠狂,是为神,……原来基督的爱激励我们。”(林后五13-14)“我心里所愿的,向神所求的,是要以色列人得救。”(罗十1)

  这也是怀特腓德惊人能力的秘诀,他整个人都全神贯注在自己唯一的工作上--传福音,赢取得救的灵魂。在这样美好的目标下,任何牺牲都不能把他吓倒或叫他半途而废。在他身上有一股热诚,而这股热诚也可见于每一个恳切作工的人身上。“热诚”这个字的字面意义,就是神在我们里面。凡是让圣灵佔有自己心灵的,都会有这股深切的热诚。一个真正属神的人,应该是一个不断燃烧自己和发出光芒的人。这种燃烧的洗,同时也是深度热诚的洗。【注:圣灵的洗礼】

  (二)圣洁

  若你与一个信靠神的人相处,无论你是怎样粗心大意,都会很自然地察觉到他有种与别人不同的气息。不少人因遇上这类使人不得不尊重,甚至是叫人崇敬不已的人,以致他们的灵魂甦醒过来。神圣的灵,有如玫瑰花香气,从花散播出来的本质,从他们不扬的外表、声调与举止中表露出来,叫那些尽管是邪恶的人,也会顽石点头;叫良善的人不管对方怎样恨恶他、迫害他,也不愿意再作恶者臣仆。配称圣人的麦肯尼(Robert Murray McCheyne),其外貌常常在他的听众内心留下奇特的庄严感觉;怀特腓德的声调,就是宣告一些最平凡的话,也能赚人热泪。二十世纪初一位不信神的彻斯非尔(Chesterfield)声称,当他探访过芬乃伦(Fenelon)后,隔日芬乃伦就在家里使他不知不觉间成为一个基督徒。当芬尼(Charles Finney)经过那些工厂职工工作房间时,他们有时会被芬尼的信心当头棒喝。又如汉廷顿(Huntington)极具影响力的伯爵夫人,以她单纯虔敬的生命,甚至使那放任不羁的君王也尊敬她,并表示很乐意抓着她的裙子,跟她往天堂去。

  我们是可以沾满属灵香气的,就如运载香料的轮船一样,当它驶进港口时,船上的香气散发于空气之中,芬芳不已。然后我们可以看见昔日使徒保罗所讲的,今日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样真实:“我们在神面前,无论在得救的人身上或灭亡的人身上,都有基督馨香之气。在这等人,就作了死的香气叫他死;在那等人,就作了活的香气叫他活。这事谁能当得起呢?”(林后二15-16)

  基督的工人与神的使者得到从上头来的吩咐,生命得以更新,于是进到世人当中,就像摩西一样,脸上充满神的荣光,叫人知道耶稣与他同在。就如英国的艾坚(Mr. Aitkin),他是一位着名布道家的父亲,不少人感觉到每当他出现时,都充满了神与他同在的荣美。他的生命活像基督,以致大家彷彿只看见主的荣耀,而看不见他本人。而这种荣誉与能力,神也同样会赐给每个愿意奉献给祂的工人。

  让它成为我们最高的志向,使我们的眉宇间带有神的印记,并且每一种态度、外貌和音调,都为天国作见证。

  (三)信心

  我们成功与否,均与我们期待结果的信心成正比。一个有果效的工人,他的备忘录是:“我们也信,所以也说话。”(林后四13)

  曾经有一位传道人向司布真(Spurgeon)埋怨,说要放弃他的事奉,同时,更怀疑自己曾否真的被神呼召过,他的理由是四年来他不眠不休地辛勤工作,可是却从未曾有过任何收穫。司布真跟着简单地问道:“每一次聚会中,你会常常期待有人回转吗?”他明白对方从未想过这一点,却只是急于要人家相信,别人不信时,他就好生奇怪。“为什么?”这位善良的传道人继续说:“你不期望得到他们,你就得不到他们。要知神给人赐福的条件就是信,我们的事奉就跟我们得救一样,这种信心是缺之不可的。”

  这的确是真实的。它跟人拼尽气力以求得到结果的情形没有什么关系,却与我们以在神的大能里单纯信靠来荣耀祂的话语,并靠着住在心中的神的灵来工作的表现成为正比关系。在过去,人们最大的复兴运动,也是由此而开始的。

  爱尔兰北部有一位谦卑的工人读到乔治穆勒(George Muller)的生平事迹时,就马上问自己:“难道我为灵魂得蒙拯救的祷告,不能得到同样的应允吗?”于是,他马上开始为到他的城市和国家祷告,之后,又有另一个人加入。转瞬间,圣灵的熊熊烈火蔓延整片大地上,成千上万的灵魂就回转归向神。因此芬尼也常常凭信心祷告来预备自己的圣工。他在传记中提到他常常与一个朋友退到树林中,花上许多个小时跪在神面前祷告,直至他感到神已经答允祷告,赐下他需要的恩典和能力时,方肯罢休。待他非常肯定神与他同在,会大大彰显祂的能力与荣耀,并且日后的一切结果皆是圣灵自己伟大的作为后,才正式开始他的工作。

  这不是一般传道人操练有效信心的方法。很多时候,那可能是一颗安静和隐藏的心灵,是惟有直到万事都揭露出来的时候,才会被其他人发现。

  中古时代有一位着名的传道人,身边总有一个沉默不言、毫不起眼的人相伴,若没有他在身边,传道人就不会开口讲道。那人永远不会公开发言,看来好像是一无用处。后来,那位传道人向人解释说,他每次传道时,那个知己就负责祷告,所以他把自己一切丰盛的收穫,都归功于这位同工信心的代求。每一个基督徒,不管在如何沉寂、不为人知的情况下,也可以求取和运用神的能力,他日在审判的日子里,也总会回报这些真正让神施行工作的工具。待那时,大家很可能会发觉,原来站在讲台上讲道的,相对于圣灵所真正成就的圣工来说,其实只付出过极其微小的力量。相反,一些谦卑的圣徒,原来才是神真正的渠道,让神的圣火能够降临于认罪悔改的灵魂上面。

  不过,并非单单为了叫灵魂回转,神才赐我们能力和信心去要求祂帮助。其实凡是与祂有关的事情,包括我们所有事工,我们都可以求祂全面地参与。

  信心是使一切圣工得见果效的真正渠道,因为信心就是全能者的手,靠它就能承担万事。面前的障碍被消除、人的心意被改变、作工的人合一、找到帮助者、经济上得着供应;这一切都叫我们相信祷告的能力,同时也证实神对人的照顾是全备不缺的。假如人愿意单单信靠祂,不再四处哀求,不再不顾基督的荣耀受损而向教会和世界作出绝望求助的话,他们必能免去无数尴尬的遭遇;此外,祂的名也会因着祂的全备供应得以彰显的缘故,而在不信的世代中继续备受尊崇。

  神信实地回应祂子民的祷告,给他们赐下需用的金钱与人力的例子可说不少,而当中有些真的叫人惊歎不已。正如乔治穆勒的孤儿院、中国内地会,还有其他类似的信心作为,都不是独特的例子,它们都一一向世人证明基督能够供应人的需要,并且表现出基督徒事工的一个原则--神在一切事上藉着耶稣基督得荣耀,那不仅在供应儿女们属灵需用的事上,也在照顾祂国度内短暂和实际的需要上。

  (四)爱心

  爱心仍是每一个真正事奉神的工人最基本的质素和品格。从“你爱我么?”(约二十一16)这个问题来看,可见爱是基督的圣徒牧养祂群羊的基本条件;而爱人灵魂,乃唯一可以赢取和支持他人信主的原因;也因为这份爱,才能令我们在试炼和圣工中受挫时,依然屹立不倒。人类的爱使任何事物都倍添姿彩。正因为母亲爱她的孩子,于是能够辛劳地工作,并且受苦而不觉困乏,以生命本身作为小小的奉献。

  假如对人有好处,我们就必定要爱他人,但那样的爱也必须是神圣的。单单诉诸人类的同情心,不能使人深受感动,只有从神而来、有圣灵在其中的爱,才是唯一能够攻入人心灵要塞,为神赢取对方的灵魂。

  把基督的福音和神的能力转变为人的感受,是很危险的事情。单单怜恤他人,甚至赋予极大的关怀和同情,也不能叫人得救;惟有从圣灵而生的爱,才能进到心灵的最深处,使对方得救。假若我们与圣灵同行,祂便会把爱赐予我们,让爱复盖着我们的灵,使我们能够爱那些尚未认识的人;在圣灵面前,即使还未能逐一认得出他们,就已经为他们祷告了。直至有一天遇上他们,认出他们时,内心就涌现无比的喜乐,因为他们早就在我们的心坎内,是我们长期以来的祷告负担。

  这份奇妙的爱甚至使我们愿意去爱那些毫不讨人喜欢的人,而且叫最可怕的情景,也变得比周遭有高度文化与感情的环境或纸醉金迷的生活,更加精彩得多。正是这一份感情,令到不少杰出的人士,甘愿走到恶贯满盈的地方,直至他们属天的爱,能像磁石一般,把失丧的与堕落的都招聚回来,并且将他们永远联系在基督心怀中。这是圣灵赐给人最美好和崇高的恩赐,也是属灵能力中最温柔和叫人无可抗拒的质素,也是驱使人趋向爱人灵魂的耶稣跟前的力量。祂是山上的牧人,不惜走遍每一个角落,为要找回属祂的迷途羔羊;也是撒玛利亚井旁那个困倦的行旅,祂渴望那可怜妇人的心灵,远远超于任何充饥的饮食;又是那张慈祥的面容,只是以爱的目光一瞥,已叫彼得心碎。祂在今天仍向每一个得救的灵魂说:“我以永远的爱爱你,因此我以慈爱吸引你。”(耶三十一3)

  这正是保罗传道的能力,他何其爱自己的群羊!“连自己的性命也愿意给你们。”(帖前二8)“我们怎样劝勉,……你们各人,好像父亲待自己的儿女一样。”(帖前二11)“只在你们中间存心温柔,如同母亲乳养自己的孩子。”(帖前二7)“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罗九3)

  (五)老练

  这一点实在不容易描述。它是一种属天的智慧、神圣的判断力、合宜的态度和适当的手段,採用圣灵种种不同的教导来针对不同人的性格,随机应变,就能赢取某一些人。“有智慧的”,传道者说:“必能得人。”(箴十一30)主说:“我要叫你们得人如得鱼一样。”(太四19)使徒保罗又说:“用心计牢笼你们。”(林后十二16)

  老练一词的字面意义是指触摸。在日常生活中,有不同形式的触摸,例如一个已经失去知觉的垂死孩子,却有能力从触摸中认出自己的母亲,另外还有铁匠或警察的触摸。不过,这与我们触摸他人的灵魂不同,因为那是与永恆有关的接触。凡有圣灵的人,都会尊重他人,同时也让人感受到这份尊重;他会待人温柔,设法摒除他们的成见,同时也愿意容忍对方的缺点,对他们各种迟钝与缓慢的表现,加倍忍耐,循序渐进和有智慧地催促他们思想自己的人生目标。

  因此,主亲自走近雅各井旁的女人,首先引起她的兴趣,然后释除她固有的偏见,赢取她的信心,跟着再使对方醒觉到自己心灵的饥渴后,就尝试引发对方思想自己以往所犯的种种罪过;但另一方面,又设法避开任何有关教条和宗教上的争论,直到祂最后能够直接闯入她的心灵,向她启示出祂就是她的救主。
除了圣灵和那爱人灵魂的心,能时刻提醒我们要热切于赢取未信之人的心灵外,再没有其他东西可以教导我们学习老练。它正是圣灵和爱人的心灵里的智慧,世间上,只有一位神能够叫我们成为得人的渔夫,这种能力并非常常在公开的场合中彰显,或是用来大规模地处理人灵魂的东西。祂吩咐每一个管事的人,都要去收割庄稼,即使要用手把禾捆一束一束地收集起来,也得照办。如果他不肯亲自出来,以耐性、智慧和爱心的事奉去寻找失丧的灵魂,他就永不会晓得所谓圣灵全备的能力,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们要明白一本通书不可能看到老,同样处事也决不能一成不变。昨天在特别聚会叫多人蒙福的信息,未必同样适合今天的需要。对某个人有帮助,叫他得以认识救主的应许、事件或例证,未必也在另一人身上奏效。所以,在每一件事上,我们都必须让圣灵的智慧与恩典清晰地引领我们;又若我们信靠祂,那么“到那时候,必赐给你们当说的话。”(太十19)

  感谢祂的名,神曾应许在我们贫乏的常识上,甚至是神的赋予之外,加添更好的东西给我们,那就是能力、爱心和清晰的头脑。

  四、得着属灵能力的条件

  (一)首要的,当然就是要过圣洁与顺服的生活,此外,又要因着自己生命的缘故,去讨圣灵的喜悦。

  我们不可能期望把自己没有的东西给予别人;没有什么东西比得上真相更能揭发人的灵魂深处,并且人类是可以本能地清楚知道自己是否说一套、做一套。

  任何人都无权把自己从未尝过和试验过的东西,施予他人。我们一切工作的最大动力,就是首先自己明白,同时也让别人晓得,我们的工作背后,乃是我们本身的生命。

  (二)第二个条件,就是坚持圣经一直以来的原则。

  我们不可能期望神在牧者或教会里的能力,会跟世上任何一场纠纷妥协,或容让人以任何违反圣经的手段行事。另外,我们也不要期望一连串宗教性的娱乐项目或什么属灵鬆弛的活动,又或实际上放荡不羁的生活,可以带来长久的灵命复兴。惟有那些一直坚持圣经原则--单纯地根据神话语的教会和牧者,才会得到最神圣和持久的果子。

  我们向人传扬基督时必须要小心,不要过分依赖人为的吸引。很多人以为利用富有宗教色彩的音乐,和一些社会性因素的力量,便可推广神的事工与崇拜,使它们看来更讨人喜欢和辉煌夺目,这本是无可厚非的做法。可是,我们要记着,任何靠社会接纳、音乐娱乐或是讲坛上卖艺式讲道帮助的圣工,都永远不可能有圣灵的能力,在任何情况下,也不能领受到圣灵任何嘉许的冠冕。

  尽管如此,神仍会设法善用祂的真理及祂子民所作出的努力(虽然它结果成为人的障碍)。其实这是可悲、无望的混乱境况,而且它往往令人极度失望,它的一切效果,也只是转眼云烟而已。

  为了得享神的大能大力,我们必须利用祂本身的工具和武器--祂神圣的话语和简单、纯净而全备的福音,那才是我们出师的武器。这些本来就不属乎世界,但靠着祂,却能摧毁一切强大的堡垒。又假如我们期盼祂的能力,就必须忠诚与完全地传扬祂的真道。若在信心与爱心的灵中宣扬福音,它就自然会传遍各处。

  许多讲道并不具备足够的真诚,以致不能产生叫人回转的能力,圣灵因而不能充分利用这些控诉,令听众感动或战慄。一个被神启示的使者,应该把基督和祂钉十字架的真理告诉大家。无论何时何地,若他是适当地祈求和等候,圣灵就会把神的能力赐下,达成拯救的工作。

  (三)最后,我们的动机必须是单纯为了寻找基督的荣耀。

  若光是希望自己成为有能力的传道人或成功的工人的话,就只会落入极度的失望中。神不会把圣灵借给那些羞辱祂独生爱子的人,圣灵只为见证耶稣,而不会见证其他人。假如我们满有神的大能,就必定以自己为死的,单单高举基督。

  有些人不甘于平庸无奇,而神又极疼爱他们,于是把他们放在教堂的小尖塔顶之上,在那里坠下的话,没有其他地方比它更高的了。世上没有任何亵渎神的罪,比得上误以神的恩赐来荣耀任何人,更危险和羞耻的了。因此,每一个忠诚的传道人,不但要避免任何自我膨胀的暗澹阴影,而且他的会众更要时刻监察他,使他自己不要陷于别人过分崇拜他的危机中。若别人在传道人身上只看到神以外的事情,那么,他们必定会严重地伤害了他,而且给他带来羞辱和亏损。

  有人曾问一位年老渔夫为何他会那样成功,他的答桉很明智,他说成功的秘诀就是不要让鱼儿看见他。从这简单的例证中,我想不少传道人与工人,可以找到导致自己挫败的一点线索。

  亚历山大大帝最初见到他那匹名驹宝时披努斯(Bucephalous)时,发觉每当他转身背向太阳,那匹马儿就甚为惊惧,原来他的影子刚好落在马儿面前,彷如幽灵一般,在牠的视线之内晃动,像要阻止牠前进。于是,这位聪明的英雄马上跃到马鞍上,面向太阳,使他的影子落在背后,然后挥动马缰,驱策马儿在大地上奔驰,他的雄姿,使四座也为之惊讶不已。就从那时候起,这匹战马就成了他时刻相随的良伴,并在无数的战役中,使他节节胜利,叫敌人毫无招架的余地。因此,让我们把自己的影子抛在背后,面向基督,依靠神的能力,向胜利的事奉前进,并且最后得到永不朽坏的荣耀。

  摘自:圣灵谦和的爱 (The Gentle Love of the Holy Spirit; A. B. Simp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