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何谓教会复兴

芬 尼

  “耶和华啊,我听见你的名声就惧怕。耶和华啊,求你在这些年间复兴你的作为,在这些年间显明出来,在发怒的时候以怜悯为念。”(哈三2)

  据推测,先知哈巴谷与耶利米兴起于同一时代。哈巴谷预言以色列即将被据,眼看神的惩诫就要临到他的国家,先知忧心如焚,不禁发出痛苦的呼喊:“耶和华啊,求你复兴你的作为!”他好像在说:“耶和华啊,求你惩诫不致使以色列荒凉。在这些可怕的年间,愿你的作为成为我们信仰的复兴之法。在发怒的时候,以你的怜悯为念。”

  信仰的复兴有赖于人的工作。复兴是值得人去祷告祈求的。信仰的要旨在于顺服神,教会复兴即神藉着祂的灵激动人心,影响人的行动。倘若人毋需神的影响便自动愿意顺服,那么就不必祷告说:“耶和华啊,求你复兴你的作为!”正因为人严重的败坏和顽梗悖逆,所以才需要这样的祷告。除非神的灵介入人心中,否则地上绝没有一个人会永远顺服神的旨意。

  一、复兴的认识

  (一)何谓复兴?复兴乃是基督徒恢复当初的爱,罪人觉悟过去的光景而悔改。

  复兴在任何社会里发生,就唤醒复甦并矫正了几分退后的教会,因此多少引起了普遍的警觉,使人注意到属神的事。世人有无觉悟,常视教会是否复兴。神那最自然,而且据我们所知,也是神唯一用来折服转变罪人的方法,就是基督耶稣的形像得以在基督徒身上更新彰显。最能吸引失丧罪人的,是基督徒的容貌,诚恳和日常的态度。如果基督徒对着所信的有深切的感觉,无论他们何往,都会产生深刻的印象。否则就有相反的影响。【注:“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五16)】

  (二)复兴不是神迹,正如撒种和收割不算神迹一样。普通来说,神迹乃是一种干涉,排除或者取消天然律,因此是超自然的。可是复兴并不包含这种性质,复兴可以说是人的工作。

  它的发生全是因着基督徒顺服了神的旨意,合法的运用了神的诸律,恰如农夫收穫一般。收成当然有赖于神的祝福,但是它并非神迹,排斥了天然的律。照样一个复兴,也似收成,是运用合宜方法的结果。可是今天人仍旧以为助长复兴总有奇特的成分在内,而不肯用平常因果的律来测验它。你岂用求神使神愿意拯救人?当然无此需要!任何人,在任何地点,只要悔改,接受基督耶稣作救主,神立刻拯救他,并没有其它条件。所以,基督徒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可助长复兴,只要他们运用神所指定的方法。

  (三)人有应尽的一分,来带进新鲜的属天感召。当人履行他的分时,神就要完成祂的工作。

  这一分是什么呢?不是祷告!你要说:“但是以利亚岂不祷告么?”是的,他曾祷告,然而以利亚的祷告着重于和以利亚同样性情的人,过于地上的尘沙或提哥亚的风暴。“所以你们要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使你们可以得医治。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雅五16)你看见这里的重心不在人的祷告,而在人的公义。祷告是复兴的空气,但是祷告的功用,不在带下复兴,而在预备神的百姓,活泼的运用合宜的方法。

  我们应当点着灯,搜查我们个人的生活,每件罪恶必须放弃。我们应当为着这个竭力祷告。让以利亚为着同样性情的人代祷;只要这个凭着神的恩典得到解决,人就已经踏上复兴的路。祈祷并非为要改变神,乃为改变我们。祷告是叫我们里面起了变化,以致符合各种合宜的条件,使神能够做事,否则祂无法做。因为我们的光景与祂不一致神就无法动工。来吧,仰望主耶稣基督在多坍山上,那些火车火马。止住哭泣,要求复兴。这是天上的事,况且天已经准备好了。我们正当的祷告该是:“神阿,求你鉴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试炼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里面有什么恶行没有,引导我走永生的道路。”(诗一三九23-24)

  二、复兴的内涵

  复兴就是教会从退后的光景转回,且有许多罪人悔改信主。

  (一)复兴常包括教会为罪自责。冷澹退后的信徒不能醒悟而立刻事奉神,除非先省察己心,中断罪的泉源。真正的复兴中,基督徒常有这样的觉悟,他们受光照看见自己的罪,甚至不敢期待神接纳他们。真正的复兴虽然不是常常到这种程度,但基督徒却常常会为罪深深自责,甚至有绝望的情形。

  (二)冷澹的基督徒必定悔改。复兴只不过是重新开始顺服神。正如一个初信的罪人,第一步是深深地悔改,撕裂心肠,在神面前极其自卑、离弃罪恶。

  (三)基督徒的信心得以更新。当基督徒在冷澹的光景,他们漠视罪人的状况,他们心硬如石,圣经的真理似乎是梦,他们接受圣经完全正确,他们的良知和判断接受圣经,信心却不以为然,不认为有永恆的事实。但是当进入复兴,他们不再看人像“行走的树木”,而是看到事情的真相,更新他们爱神的心,努力领人归主,因为他们很爱神,看到别人不爱神心里就悲伤。他们自动地劝邻居把心献给神,他们爱人的心得到更新,充满了爱人灵魂的热心,他渴望全世界的人得救,并为要带领信主的朋友、亲戚、仇敌感到担忧。他们不只会劝这些人将心献给神,还用信心的臂膀将他们带到神面前,流泪哀求神施怜悯,救他们的灵魂脱离地狱的火。(提前二1-5)

  (四)复兴使基督徒脱离世界与罪恶的权势。复兴带他们到有利的地位,他们得到新的动力往天堂,在与神和好后预嚐天恩,有新的愿望,因此世界对他们没有魅力,罪的权势被征服。

  (五)当教会甦醒而奋起,接着就有罪人得救与更新。他们的心破碎、被改变,最常被放弃的放荡者成了信主的人。妓女、酒鬼、无信仰者以及各种被放弃的人都被唤醒、悔改归主,最坏的人软化、归回,化为圣洁美丽、可爱的人。

  三、何时教会需要复兴?

  (一)当教会的信徒间缺乏弟兄般的爱心,和基督徒所应有的确信,便是需要复兴的时刻了。这时,就会有呼求神复兴祂作为的声音。当基督徒已下沉到一个萎靡、退后的光景中,没有也不能再有像昔日过活泼、积极与圣洁生活时那样,彼此互以爱心、信心相待了。神以慈悲之心关爱全人类,但除了过圣洁生活的人之外,祂对其他任何人的爱都不能令祂满足。同样的,基督徒也唯独站在成圣之立足点上,才能以令人心满意足的爱心彼此相爱。

  如果基督徒的爱是由神子民的基督的形像所发生出来的,那么显然唯有在基督形像真实或显然存在之处,才可能有爱的实践,在其他基督徒能以完满的爱爱人之前,人必须先反映出基督的形像,彰显出基督的灵。当信徒们已沉坠至愚昧煳涂的状态中,还大力呼吁他们要以完满的爱彼此相待,这必然会徒劳无功。因为他们看不出对方里面有什么可激发这神爱的成份存在。他们并不感觉对弟兄姐妹与对不信的罪人其间有何不同,只知道大家都同属一个教会,偶尔在圣餐桌前彼此照一下面。但,他们若不能在彼此身上看到基督的形像,断不会产生基督徒。

  (二)当教会中渗入了属世的灵。当你看到基督徒顺应潮流趋势,热衷于属世的服饰、妆扮、宴乐,追求世俗的娱乐享受、看小说和其他属世书刊时,就能确定这个教会已甘趋下沉、堕落,远离神的旨意,极需要属灵的大复兴了。

  (三)当教会发觉其会众已落入明显、可耻的罪恶中,就是到了该觉醒、向神哭喊、祈求复兴的时候了。当诸如此类的事情发生时,就是拱手赐给仇敌羞辱的机会,这就是向神求告说:“你为你的大名要怎么行呢?”的时候了。

  (四)教会复兴是洗刷教会所蒙羞辱、非难,并使其恢复原有受众人尊重地位的唯一道路。若没有复兴,教会会被愈来愈多的非议所复盖,直到完全被遍满世间的侮辱所淹没为止。你也许能随心所欲做任何事,也许能在许多方面略为改变社会的状况,但若缺少教会复兴,你非但不能带给社会任何真正的益处,反而会使它变得更糟。你也许可以兴建一座崭新宏伟的礼拜堂,椅子上都铺上绸缎,缀以彩饰,并购置一座昂贵的讲台和一架最华丽的风琴,……等等,再作一场突击式的宗教表演,这也许可从那些不道德的人身上买得一些对宗教的敬意,但却毫无实质上的益处。相反地,它甚至可能会造成一些伤害,误使他们以为这就是信仰的真正本质;这不但不能使他们得救,反而会将他们驱离了主的救恩。不论何处,当你看到人们围绕着基督教的祭坛炫耀自己时,你就会发现所给予世人的印象,是与信仰真正的本质正好背道而驰的。因此,在基督徒这方面,极需有能力的甦醒、神圣灵的浇灌,否则教会将会贻羞。

  (五)若要使教会避免神的审判,那么此时的复兴就是绝对必要的了。如果有人说,复兴只是一些神迹、教会所有的本事不过有如製造大雷雨一般,这样的说法就太奇怪了。我们固然不能对教会说:“若是没有复兴,你们就只好等待审判了。”但,事实上,基督徒若没有被复兴,比罪人的不悔改更可责。并且倘若他们一直不肯觉醒,则可确知神的审判终有一天会临到他们。我们从旧约历史中清楚看见,神的审判多次临到犹太教会,正是因为他们面对众先知的呼吁,却始终不悔改、不觉醒。我们也看到许多教会甚至整个宗派,遭受咒诅,因为他们不肯甦醒过来寻求主,并祷告说;“你不再将我复兴,使你的百姓靠你欢喜么?”

  (六)除了复兴以外,没有其他方法可使积弱不振的教会免于灭绝。衰微的教会若不经复兴,断无继续生存的可能。即使有新血加入,他们绝大多数也将被塑成不合神心意的人。在未复兴之前,每年得救的人数经常赶不上基督徒的死亡率。在我国的某些教会,其会众逐年死亡,并因没有复兴使当地的人得救,于是教会就日渐萎缩,直至整个组织土崩瓦解为止。

  有一位传道人曾告诉我,他曾在维吉尼亚从事布道工作;所在之处就是当年有如一把炽烈燃烧之火炬的戴维斯带起复兴的地方,而且那弟兄还是一位有色人种。这个教会太骄傲了,所以就陷于衰微。

  四、当教会有下列情况发生时则可预期复兴时机来临

  (一)当恶的不道德行为令基督徒感到极度忧伤、谦卑至极、痛苦不堪时。

  基督徒有时似乎不太在乎环绕于他们周遭的一些不道德事物。即使偶尔谈及,也是一副冷澹、无动于衷和漠不关心的态度,好像他们对改革这些事已绝望了似的。他们只是一味地指责那人,而丝毫没有感觉到神儿子对他们的怜悯。然而有时候,不道德的行为却能驱策基督徒去祷告、谦卑俯伏、破碎自我,使他们的心因忧伤而柔和软化,日夜地流泪,不再光是严厉谴责,而是迫切地为罪人代祷。然后,你就可预期会有复兴来临。事实上,它已经揭开序幕了。

  (二)有时,这些恶人会建立一股对信仰的反对势力。

  而当这些事驱使基督徒屈膝下来呼喊流泪祈求神时,你就可以确定复兴已在眼前了。即使放眼所及,罪恶充斥,甚嚣尘上,也绝不意味着不会有复兴临到。反而,这通常是神作工的时刻。当仇敌排山倒海而来时,主的灵必立刻高举起旗帜对抗牠。

  而常常复兴的第一迹象即是,魔鬼会应用新的战术来攻击。然而其结果总不外乎下列二者:驱使基督徒更加归向神,或是将他们远远引离神、随从出于肉体的办法和其他会使事情更糟的手段。往往紧随着昭彰恶极的罪行与悖逆神的劣迹之后,就是复兴的曙光。如果基督徒们能因此觉悟除了神以外别无盼望,并有足够的感情来关心神的荣耀,以及冥顽罪人的灵魂救赎,那么就必然会有复兴。任凭地狱喧嚣沸腾,喷吐出像马路上的石头那样多的魔鬼,但若这些只是促使基督徒归向祷告,那就一点也不会拦阻教会的复兴。

  任凭撒但“摆开阵势”,把号角吹得震天响,只要基督徒能谦卑祷告,必然很快看见复兴中耶和华的膀臂。我知道许多的实例,复兴有如迅光急电,挟其雷霆万钧之势冲破仇敌的阵势,驱散牠们,捆绑其魁首为战利品。顷刻间,百万魔军便土崩瓦解了。

  芬尼必然对这一点感触良深。在他真正得救之前,他所在教会的几位会友曾提议别再以他为祷告目标,而且由于芬尼极其刚硬,以致牧师也劝他们把心力花在别处,他宣称:“我绝不相信芬尼会得救!”曾几何时,芬尼居然成为一个基督徒,这消息不胫而走,传遍了整个亚当斯城,闻者莫不兴奋。虽然并未散发邀请函,人潮却于隔天晚上蜂拥进入教会。芬尼按时到会,诉说主如何施恩于他的经历。之后,这位牧师站了起来,愧疚地承认自己的过错,并说在当天稍早时,他还大放厥辞:“我绝不相信!”这真是满了神成就应许的事实。从这次聚会起,当芬尼宣告他是基督的仆人之后,复兴彷如巨浪排山倒海而来,吞没了许多乡镇。

  (三)当基督徒有为复兴而祷告的灵时,便可预期复兴的临到。也就是说,当他们的心专注在这件事上。为它祷告。

  有时,基督徒即使祷告很热烈,却非明确地投入为复兴祈求。他们的人专注在别的事物上,他们在为其他的事祈求--诸如使不信的外邦人得蒙救恩--而非为他们当中的复兴祷告。但当他们觉得有复兴的需要时,就会为此祈求;他们觉得要为家人与邻居祷告,以免他们遭受弃绝。

  祷告的灵是由什么构成的呢?是不是要有许多祷告词和热烈的字句呢?不!真正的祷告乃是内心的一种状态。祷告的灵就是心灵中有一般持续的期盼和渴望,要见到罪人得救。祷告也是某种令他们觉得有沉重负担之物。从心灵的状态而言,和世人为属世利益而担忧的情形很近似。一个具有祷告之灵的基督教,必然会为罪人的灵魂忧伤。他的思维不时萦系在这个问题上,以致他的外表与行为看起来都像心负重担似的。他必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亦即是名符其实的“不住的祷告”。(帖前五17)他的祷告如同活水从心中涌流而出:“主啊!求你复兴你的工作。”有时这种感觉是如此深切,使人折腰俯伏而无法坐立。我可说出某些人的名字为证,他们的精神毫不鬆懈,品格高超,且终日为罪人而哀伤得喘不过气来。尽管在他们身上,这种感触并非总是如此强烈,但却比一般人所想像的要频繁常见得多。1826年的大复兴中,上述的情形很普遍,那绝非一时的狂热而已。保罗曾说:“我小子啊,我为你们再受生产之苦”,(加四19)真是一语道出了个人感受。这种为灵魂所受的生产之苦,是如死般深切的苦楚。他们紧抓住神,要求一项祝福,除非得着,否则绝不放手让神过去。我并不是指,要有祷告的灵,一定非得承受这么大的痛苦不可。然而,这种为救赎罪人所具深切、持续和热烈的渴盼,是构成复兴所需祷告之灵的要素。(当教会中有这个感触存在时,除非因犯罪而让圣灵担忧,否则一般而言,基督徒都必然会有复兴,并使罪人蒙恩归向神。)

  在芬尼的经历中,1826年的大复兴也许和其他时候的复兴同样地突出。复兴事工极其彻底有效,在纽约州的奥蓬发生的情况是最具震撼力的明证。原先当地的反对复兴声浪甚为剧烈,一群结党纷争、不肯悔改的会众离开,重组了一个新的教会。约过了五年之后,芬尼又再度莅临奥蓬。当初那群敌对的人,竟为自己先前的行为道歉,并邀他到他们的教会。他欣然前往,而先前攻讦他的人也全都悔改,回到主的面前了。

  (四)有时,传道人为他们的会众难过心痛,所以深深感到若非眼见复兴降临,否则他们就活不下去了。有时是长老、执事,或教会中的信徒(不论是弟兄或姐妹),开始为教会复兴而祷告的灵,就紧抓住不放,直到说服神将祂的圣灵浇灌下来,否则绝不罢休。

  一般而言,只有极少数信徒真正明白什么是这种说服神的祷告之灵。我很惊讶地常看到一些有关复兴的报导。其中的说法好像复兴是无缘无故就临到似的--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或来自何处。有时,我深入探索这些个桉:在一无所知、毫无特殊迹象之下,突然某个主日,他们从会众的脸上看见神的同在,或在他们的会议室、祷告室里看到神的同在,上帝神迹式地以祂的主权临及他们,带来一场复兴,而却无任何事先显明可寻的轨迹。

  现在请注意听我说:若你进到这些教会中去询问一些籍籍无名的会众,就总会发现,有某些人一直默默地为复兴祷告,并热切地期盼着--有些弟兄姐妹甚至为罪人的得救声嘶力竭地哀痛祷告,直到祝福降临为止。你也可能会看到,传道人及整个教会原本都沉睡在梦乡中,一时间却突然醒过来,揉着惺忪的睡眼,屋里屋外忙得团团转,把各样东西撞得东倒西歪,却不知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兴奋抖擞起来。但,虽然鲜有人知,你却确定必然有人站在“守望楼”上,日夜不断祈求,直到主赐下施恩的明证为止。通常,复兴会有或多或少的延长性,而其程度则视有多少人具有这种祷告之灵来决定。

  1859年爱尔兰北部的阿尔斯特(Ulster)大觉醒,是这真理的极合适例证。无疑地,适时的环境甚为有利,热切地传讲健全的教义,已将正确的福音立论深播于人们心中。再加上1857年美国大复兴的消息传来,使他们心中油然萌生嚮往之灵。尽管如此,这个复兴却是由一群无名、毫无影响力的年轻人所组成之祷告会开始的--但这却是英伦三岛有史以来最受人瞩目、最大的一次复兴。历史屡屡昭示,每次复兴都是因着信徒谦卑祷告而来的。莱斯顿(Lethington)的梅特兰(Mitland)拿着一张传道人的名单,与诺克斯(John Knox)讨论时,曾以冷嘲的口吻说:“哈,一群无名小卒!”诺克斯却回答道:“您说得没错,但他们却都是神重用的仆人!”

  (五)当传道人的注意力都定着在复兴上,他们的信息和努力目标也特别指向罪人之得救时,就是另一个可预期复兴来到的时机。大多数时间,传道人似乎都在忙其他的事物。他们的信息与事工既然都不是特别为了要罪人立刻得救而安排的,当然不可能期望在他们的讲坛下会有复兴了。除非有某些人开始特别为此目标而努力,就绝不会有复兴。若一个传道人的注意力转向会众家庭中的情况,若他的心充满对复兴的呼求,并为此目标而竭尽心力,那么你就可预期复兴会来到。诚如我前面所解说的,在使用正确方法促使复兴发生与复兴之间的因果关系,就像合宜方法种植穀物和收穫之间的关系一样。事实上,我相信前者(复兴)的因果关系比后者更确定,更不会有失误的情况发生,只要正确地种下因,其效果是指日可待的。也许,在属灵事物上的因果律,比在大自然事物上,更不易有偏失,所以例外的情形当然较少。因为属灵事物有最高的重要性,所以,它有这样的特性是可以理解的。

  罗契斯特的大复兴,就是在令人难以想像的最不利情况下展开的,当时,似乎撒但已设下每一种可能阻挡复兴的障碍。三所教会的光景各有不同:一所没有传道人,一所已分裂且即将辞掉传道人,而第三所长老教会的某位长老则在控告另一间教会的牧师。复兴工作开始后,首先发生的大事之一就是,教会的大石块崩塌,造成极大的恐慌,然后,一所教会在复兴期中仍然继续恶化,辞退了他们的传道人。还有许多其他事件陆续发生,好像撒但有意要将会众的注意力从复兴上挪开似的。但却有不少人具有超卓的祷告之实,使我们确信神是在那里,于是继续坚持下去。撒但愈攻击,主圣灵的浪峰就愈高,直到最后,这个地区终于被救赎的波涛所淹没。

  1830年芬尼在纽约州的罗契斯特讲道时,所开始的一次复兴。这次复兴的规模在美国广受注目,所以(芬尼说)其声誉在神圣灵的手中成为促进复兴的最有功效的工具,也是多年来美国仅见的最大复兴。多年之后毕查博士(Dr. Lyman Becoher)在论到复兴的范围时,曾就此事对芬尼说:“这是全世界所见过在最短时间内造成最大影响的复兴。根据报告,约有十万人加入教会,而这在以往的教会历史上是独一无二、无可匹敌的。”

  (六)当基督徒彼此认罪时,教会的复兴就有希望了。在其他时候,他们只是笼统地认罪,好像只有一半的真诚。他们可能用一种扣人心弦的文辞来认罪,却无任何实质的意义。然而若有真正的破碎,从心底涌流出悔改、认罪,那么水闸必被冲开,救恩的洪流也将瀰漫遍地。

  (七)当发现基督徒们愿意为持续复兴工作之必要而自我牺牲时,复兴可能就要临到了。他们必须愿意为了推展这个事工,而牺牲自己的情感、事业与时间。传道人必须愿意尽心竭力,即使危及健康和性命也在所不惜;他们必须愿意以坦白和信心的态度来面对那些冥顽不灵的人,或许也会得罪许多不愿投入此事工的信徒。他们必须立定心志与复兴站在同一阵线上,准备承受任何的结局;他们更必须做好心理准备,随时与这工作共进退,甚至失去教会那些冥顽份子、冷澹基督徒的友谊,也在所不惜。传道人也要预备好,若是出于上帝的旨意,他们可能会被赶离那个地方,他们必须定意继续向前走,将一切都交在神手中。
再者,信徒也应愿意为复兴而作必要的牺牲。我告诉你们,除非这些信徒能按神指示他们应负的职责,来乐意摆上,不计任何牺牲,否则,绝不会有复兴临到他们中间。

  五、复兴祷告的见证

  (一)有位牧师曾对我提起他教会复兴的情形,那是由一位热心、献身的姐妹开始的。她为罪人忧伤,极力为他们祷告,并且负担愈来愈强,最后她去找她的传道人,与他交通,央求也为“渴求的慕道者”开一次布道会。可是这位传道人却置之不理,因他觉得无此必要。过了一星期,她又回头来找他,请他开一次布道会。她知道必定会有人来,因为她深觉神即将要将祂的圣灵倾灌下来。这个传道人再度不予理会。最后她告诉他说:“若您不开布道会,我就会死掉,因为必定有一次大复兴。”于是他顺服了,就在次个主日订立布道会时间,并说若有人愿意来和他谈论有关灵魂得救的事,可于那个晚上前来参加聚会。他并不知道有谁会来,可是当他抵达会场时却吓了一跳,惊讶地发现竟有那么一大群渴求的慕道者。现在,你想不到那位姐妹竟然知道即将就有复兴降临了吧?不管你如何称呼这状况,是新的启示,是旧的默示,或其他,我认为其实就是神的圣灵亲自教导那位祷告的姐妹会有复兴之事。“主的秘密”向她揭示,所以她知道。她知道神已进入她的心,完全充满她,又溢流出来,到她再也无法承受的地步,所以她确知复兴要临到。

  (二)芬尼说,1825年秋天,第一道光划破了欧尼达郡众教会的幽暗午夜。那是一位姐妹求来的,而我相信,她从未曾经历过强力的复兴。她心系罪人,为这片大地衔哀。她不知道为什么烦恼,但祷告却愈来愈增加,直到这哀伤彷彿要使她的身体崩坏似的。但最后她却觉得充满了喜乐,宣告说:“神已降临!神已降临!绝对没有错,祂的工作已经开始,且要遍及这个地区。”神的工作果真就此开始,她的全家都得救了,而且神的作为、荣耀遍满这个区域。

  (三)诺克斯(John Knox 1515-1572 苏格兰教会改革家)一向以祷告有能力而着称,所以英国女王玛莉(世称“血腥玛莉”,她因有罗马天主教撑腰,曾大肆迫害基督徒。在其统治期间,共烧死了三百多名基督徒)曾说,她害怕他的祷告远胜于欧洲全部的军队武力。事实证明她这么说是其来有自的。他经常为他的国家之得救而忧伤,以致辗转反侧,无法成眠。他的花园里有一处祷告的地方。某晚,他和几个朋友在一起祷告,祷告中,诺克斯开口说,得救的日子已来临了。

  诺克斯在其(以神的真理告诫英国基督徒)中,如此写道:“神已拆毁了女暴君的宫殿。哦,主啊,你是贫穷人的护卫,是遭难者陷于折磨与痛苦时的避难所。无疑地,有一天称颂神的诗歌将传递英国全地。不久,主必亲自来安慰你们的心。”他说不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觉得某件大事已发生了,因为神垂听了他们的祈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第二天的报纸刊登,原来玛莉女王死了。

  (四)芬尼在《复兴讲章》中说:

  我曾听某位传道人说过一个实例。在某个乡镇,复兴已多年没有临到;教会几乎遭到废弃关闭的噩运,也没有一个年轻人得救,景况实在荒凉之至。镇隅一处偏僻的角落,住了一位上年纪的老人,以打铁过活维生。由于他有极严重的口吃,所以听他讲话实在是一件痛苦的事。某个星期五,当他独自一人在店里工作的时候,突然心里因教会与冥顽罪人的光景而大大激动。由于这股哀伤愈来愈大,以致他被迫不得不放下手边的工作,将店门锁上,花费整个下午的时间在祷告上。

  他胜过之后,压力纾解许多,于是就去找传道人,希望他开一次“特别聚会”。经过一番犹豫后,这个传道人终于同意了;但内心仍是担忧,深怕到时只有小猫两三只。聚会订于当晚在一处很大的私宅举行。当夜幕低垂时,与会人数竟然超过这个建筑物所能容纳的。起先大家都静默无声,后来有一个罪人居然放声痛哭,说,是否有人愿意为他祷告?于是开始一个接一个,络绎不绝,直到该镇各角落的人都陷在深深的自责之中为止。最值得一提的是,事后他们惊奇地发现自己悔改的时间,也正是那个老人在他店里祷告的时候。一次威力强勐的复兴紧跟而来。这个患口吃的老人得胜了,他好像一位王子,拥有与上帝同行的大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