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属天的圣徒-芬妮.克劳斯贝

 

  经文:

  “我爱你们,正如父爱我一样,你们要常在我的爱里。你们若遵守我的命令,就常在我的爱里,正如我遵守了我父的命令,常在祂的爱里。”(约十五9-10)

  宇宙中最大的事迹,是神的儿子耶稣基督道成肉身,成为人类的救主,使人们从死亡中得蒙拯救,得以成为神的子民。但比这更大的事迹,是神的儿子,死而复活,升天坐在父神宝座的右边,使我们这些蒙神恩的百姓,得以进入神的家中,得与圣父、圣子和圣灵永远同在和爱的相交中。(约十四1-3)

  主耶稣道成肉身为人,不仅是为了救赎,主要是要把我们引到父神面前,祂要成为神的长子,我们成为神的众子,这是神在创世之前的计画,如今应验在所有蒙恩信徒的身上。(弗一4-5)美国闻名全球的盲眼诗人芬妮.克劳斯贝,她的诗歌把这有福奥秘的经历为我们写出来,这些诗歌从十九世纪至今一百年,引导了成千上万信徒进入神独生子--耶稣基督的相交,浸透在祂的同在和大爱中。

  旧约时代,神藉着大卫为以色列百姓写出许多与神交通的诗篇,使许多虔诚的义人进入与神相交和敬拜的经历中。新约时代神使用英国“圣诗之父”以撒华滋(1674-1748)和许多属灵信徒,藉着诗歌将他们所得到的启示和经历写成诗,再由有恩赐的作曲家将它们配成歌曲来造就信徒。(弗二20-22)

  与主一同坐在天上

  有福的确据     1873年

  1.有福的确据,耶稣属我!得预尝天上,神圣荣耀!
   蒙宝血赎回,承受恩赐;由圣灵重生,作神后嗣。

  2.完全顺服主,完全喜乐,被提之景象,如显眼前;
   似乎有声音,从天而来,宣告主怜悯,述说主爱。

  3.完全顺服主,完全安息,我在主里面,满足有福;
   儆醒且等候,仰望主来,充满主美善,浸透主爱。

  (副歌)

  这是我故事,是我诗歌,赞美我救主,口唱心和!
  这是我故事,是我诗歌,赞美我救主,终日欢乐!

  这首诗歌是她五十三岁时所写的诗,是她信主二十三年中与主同行天路的经历。这是芬妮的一首代表诗,这首是教会中最有名、对信徒最有造就的诗歌之一。她因着基督宝血的救赎,“由圣灵重生,作神后嗣”得以进入主的爱中,蒙主引导过着平安、喜乐的生活。

  你我很难想像,她是一位近乎全盲的诗人,她的丈夫也是一位盲人音乐家。他们自从结婚以后,就一直住在纽约市贫民区,他们把大半收入用在奉献上,只留下一小部分作为煳口之用,她愿意生活得像穷人一样,带职服事穷人。虽然,当时她在教会中已有名望,但是为了服事穷人,住在没有通风设备,又无室内供水的廉租公寓三楼的半间房间。

  这诗歌,本文描述信徒三个重要经历:

  一、第一节:“有福的确据,耶稣属我!得预尝天上,神圣荣耀!蒙宝血赎回,承受恩赐;由圣灵重生,作神后嗣。”

  我们蒙恩是出于神的预定和拣选,得救是出于主耶稣的寻找和拯救,每一位蒙召信徒都可以说:“我是属耶稣”的,“蒙召属耶稣的人”。(罗一6)但唯有完全奉献,让祂住在心中的信徒,才能知“耶稣属我”属天的奥秘。

  1846年全世界暴发霍乱,到1849年5月流行霍乱病蔓延到美国东部一带,有许多人死亡。芬妮亲眼看见十个盲人学生不治身亡,她开始醒悟来生的问题。

  到了1849年,芬妮.克劳斯贝的情绪低落,心情忧鬱,她这时想到灵魂归宿的问题。假若这次她因瘟疫不幸身亡,她的灵魂将往何处?她的灵魂是否会遇见创造万有的主?

  她的外祖母临终前的话一直萦绕着她的脑际,她能否如所许的愿,在天上与外祖母相晤。她至今仍未有重生的经历,未有别人悔改得救后那种明显的改变的经验。在这一段时间,她隐约地觉得神在呼召她,要她献身事奉祂。

  这时一位有追求的基督徒开曼,邀请芬妮.克劳斯贝参加一个福音聚会。经过几天聚会,她没有得着重生者的平安喜乐,最后在会众唱以撒.华滋写的圣诗《哎呀!救主真曾流血?》的最后一节:“哦主,我惟有献上自己给你,这是我唯一能够做到的。”这些诗句打入了芬妮.克劳斯贝的心,突然间,有奇妙的事发生,芬妮.克劳斯贝感觉到天上有荣光射入她的魂间,她不禁喜悦至极地跳起来,喊道,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当会众唱到:“哦主,我惟有献上自己给你,这是我唯一能够做到的。”她立刻决定把自己的余生奉献给神,放下以往所得诗人的名声、地位,专心追求主自己和主的喜悦。

  二、第二节“完全顺服主,完全喜乐,被提之景象,如显眼前。”

  芬妮因着得救之后的奉献,就被主的平安喜乐抓住。藉着圣灵的内住,她进入“完全顺服”、“完全喜乐”的境界。她虽然看不见世上的事物,却因此使她更容易活在属天的异象中,在灵里与主相交,生活在主的爱中。这是我们每位信徒最渴慕进入的光景。不但如此,她不但个人与主相交,她也藉着祷告和交通,将许多信徒带到主的同在中。

  从芬妮.克劳斯贝的传记中,我们可以看出她完全顺服耶稣基督的经历;也可以知道她与其他肢体的来往情形。她与美国总统、哈佛大学教授均有往来,但她仍然住在纽约贫民的小区,与比较贫穷的信徒一同聚会及来往,可以看到她是凡事尊主为大。

  第三节:“完全顺服主,万事安息,我在主里面,有福满足。”这一句,说出生命成熟的信徒,已进入耶稣基督的平安和安息里面。“我留下平安给你们;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我所赐的,不像世人所赐的。”(约十四27)保罗是我们最好的榜样--“我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丰富;或饱足,或饥饿;或有余,或缺乏,随事随在,我都得了秘诀。”(腓四12)

  “儆醒且等候,仰望主来,充满主美善,浸透主爱。”这四句,是她与主交通的诗歌和传记的主要内容,她所写的《与主交通》《住在主的爱中》诗歌,几乎成为当时信徒聚会和灵修重要诗歌。

  副歌“这是我故事,是我诗歌,赞美我救主,口唱心和!这是我故事,是我诗歌,赞美我救主,终日欢乐!”

  这是说到她个人属天的经历。从她信主后因着她的诗歌,她的故事传遍美国和欧洲,将近六十五年。后来因她讲道的恩赐和当时布道家慕迪的介绍,她所写的福音诗歌《救我恩典》,在慕迪布道会上被使用,因此她很快地成为美国最活跃的传道人之一。

  芬妮.克劳斯贝除了在福音复兴上为教会写了许多属灵诗歌,使许多冷澹信徒灵性复兴,慕道友被主十字架的爱所溶化,在她近千多首诗歌中,最突出的是用她个人与主亲密交通的经历写出许多“与主交通”的诗歌,造就了许多存心追求主的信徒。《诗人与诗歌》作者史伯诚在介绍她的诗歌中说:

  “芬妮的一生给教会最大的贡献和服事,仍是她所写的诗歌。其中有很多实在是圣灵的声音。也是她一生中与主交通所得着的经历,和她对主认识的流露。她的诗歌,在教会中间所产生的影响力,比她自己有生之年,不知道要大过多少倍。

  在她年老的时候,她在教会中已是个相当有名的使者。虽然她处境好像很寂寞,但是主的爱使她有不能禁止的快乐。这喜乐的泉源,一直在她心里涌流出来。”

  这些诗是主耶稣与她个人相交的经历,是从主施恩宝座流出来生命的泉源。

  荣耀的福音

  荣耀归与真神    1875年

  1.荣耀归与真神——祂成就大事,为爱世人甚至赐下独生子,
   献上祂性命为人赎罪受害,永生门已大开,人人可进来。

  2.何等完备救恩——藉宝血赎价,凡信者可领受神应许救法;
   虽然罪孽深重,若真心相信,必立从主耶稣得赦免、洁净。

  3.神己指教我们祂所成大事,欢乐何大,皆因耶稣——神爱子;
   更大、更深惊喜将震盪心灵,当我们得面见主耶稣荣形。

  (副歌)

  赞美神!赞美神!全地听主声音;
  赞美神!赞美神!万民喜乐欢欣。
  哦,来亲近父神,靠爱子耶稣,
  将荣耀全归祂,祂行了大事。

  这首诗歌是1875年芬妮五十五岁时所写的,那是她为传福音所作的,由作曲家杜恩(William H. Doane)谱曲。当时是慕迪、山奇传福音必唱的诗歌,后来几乎全被忘记。直到1954年葛理翰布道会,音乐指挥巴劳士在英国找到此诗歌,后来葛理翰在英国、美国的福音聚会,几乎每晚唱此诗。这首诗歌与芬妮所着三首诗歌《一路我由救主引领》、《吸引我更近你》、《每日每时更近主》,和劳伯.劳瑞(Robert Lowry)《基督由坟墓复活》,同列为最广流传的诗歌。

  芬妮这首诗中是从神的圣经得到启示,她知道神儿子的救赎大工是神在创立世界之前所定的伟大计画,如今藉祂爱子的流血而成就的“大事”(弗一)。永世的计画中,福音的荣耀是罪人成为神的儿女,藉白白恩典能到父神面前敬拜。

  与主相交

  靠近主 1874年

  1.主是我的永远福分,胜过朋友与生命;
   在人生孤单旅程中,恳求主与我同行。
   靠近主,靠近主,靠近主,靠近主;
   在人生孤单旅程中,恳求主与我同行。

  2.我不求世界的欢乐,也不求世界美名;
   我愿受任何的劳苦,只求主与我同行。
   靠近主,靠近主,靠近主,靠近主;
   我愿受任何的劳苦,只求主与我同行。

  3.带领我经黑暗幽谷,安然度苦海危程;
   当天上永生门大开,愿与主同进天庭。
   靠近主,靠近主,靠近主,靠近主;
   当天上永生门大开,愿与主同进天庭。

  1820年芬妮出生于纽约州,她未满一岁时父亲已逝世。出生六星期,因为一位庸医使她失去视觉。她母亲要到有钱人家去当女佣,就把她交给敬虔的外婆抚养。但藉着她外婆把圣经和主耶稣的救恩介绍给她,并带领她接触神所创造的大自然,教导她每次有需要时,都应该到神前祷告,仰望神施恩典和供应,并要为每件临到的恩典和福份感谢赞美神。她在九岁时,接受清教徒保姆霍利夫人照顾,霍利夫人灵程、品格美好,行事遵行圣经的每一句话,待人是非常仁慈,爱好一切美好的事物。她决心要芬妮.克劳斯贝背熟整部圣经,经常多达五章。并要逐行经文反复背诵,把圣经的教训灌入芬妮.克劳斯贝的脑海里。

  芬妮.克劳斯贝有着超乎常人的记忆力,在她十岁时,已经背诵旧约圣经的前四部--创世记、出埃及记、利未记、民数记,和新约的四福音,此外,她还能背诵好几篇诗篇。整本路得记,整本箴言,以及最伟大的散文诗--所罗门的雅歌。这些造就加上她作诗的天份,使得她后来成为神所使用属灵诗歌的作家。

  1850年11月20日,她重生得救后,就进入与主交通的生活中。这首诗歌正是她每日生活的写照。

  主在主里面

  吸引我更近你 1890年

  1.主,我是属你,我听你宣告,知你爱我的无匹;
   但我是渴望,能因信升高,能以和你更亲密。

  2.靠着你恩典,求你分别我,从此专一事奉你;
   让我灵望你,有坚定盼望,我志消失你旨里。

  3.费时虽不多,喜乐已难言,当我座前小逗留;
   俯伏你脚前,和你面对面,交通有如人间友。

  4.爱有其深处,我尚未知晓,除非有日到那边;
   乐有其高处,我尚未达到,除非安息你面前。

  (副歌)

  吸引我近,更近,亲爱主,直到你流血身边;
  吸引我近,更近,更近,亲爱主,直到你同在中间。

  这首诗歌是芬妮七十岁时所写的,她每天过着在内室与主交通的生活,在灵里与主同行,专一的事奉主,“交通有如人间友”,主的爱使她有禁不住的喜乐,如同泉源在她心里涌流。这首诗歌,成为追求“与主交通”信徒的榜样和异象,如大卫所写的金诗,诗篇十六篇一样宝贵的吸引人亲近主。

  “我将耶和华常摆在我面前,因祂在我右边,我便不至摇动。因此我的心欢喜,我的灵快乐,我的肉身也要安然居住。……你必将生命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满足的喜乐,在你右手中有永远的福乐。”(诗十六8-9、11)

  属天的安慰

  安稳在耶稣膀臂

  1.安稳在耶稣膀臂,安稳在主怀里;
   在此主爱常复翼,我得甜美安息。
   这是天来的音乐,经由诗歌倾吐;
   飘过荣耀的天野,飘过碧玉之海。

  2.安稳在耶稣膀臂,安稳脱离挂虑;
   脱离试探与攻击,罪恶不能侵害。
   脱离痛苦的熬煎,脱离疑惑惊恐;
   只有几个小试炼,只有几滴眼泪。

  3.耶稣是我避难所,耶稣为我受死;
   我的信心要信托 神的万世磐石。
   在此让我忍耐等,等到黑夜已过;
   等到天国的黎明 眼见羔羊圣城。

  (副歌)

  安稳在耶稣膀臂,安稳在主怀里;
  在此主爱常复翼,我得甜美安息。

  这首诗歌是她四十九岁时写的,可能是现今教会最有名的诗歌,这首诗歌,当时已被翻译成二百多种的语文,因为在信徒安息聚会中必有这首诗歌。诗歌内容和曲调也带给会众属天的安慰。

  芬妮.克劳斯贝作见证说,《安稳在耶稣膀臂》,特别是为着那些失去亲人的人唱的;她说最适合那些失去孩子的母亲唱的。芬妮.克劳斯贝在她三十九岁时,失去她心爱的孩子,当她谱写这首歌词的时候,由于有亲身的经历和感受,所以歌词发自内心,非常真实,带着强烈的感染力,并特别有圣灵的恩膏。

  第一节:“安稳在耶稣膀臂,安稳在主怀里;在此主爱常复翼,我得甜美安息。这是天来的音乐,经由诗歌倾吐;飘过荣耀的天野,飘过碧玉之海。”

  她在这节中不但述说,在患难时得到主爱的复翼,如同在母亲的怀里。也有“天来的音乐”从天飘来,在她的心中。在她的传记中,她说到她常有天上的异象。

  她说:“我的生活是那么地光明灿烂,五彩缤纷,好像是活在梦里,甚至比梦还要更美。因为这不是梦,什么都是又真又实的。我的一生就好像在做梦一样,但这些梦都不是恍恍惚惚、糢糢煳煳的。我看得很清楚,和一般的梦完全不一样。有一次,我好像觉得,有一个嚮导站在我的旁边。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是他在指示我。我好像看到一颗明亮的星星在向我招手,我就朝着那颗星星走去,沿途经过了许多其他的星星,所见到的都是在地上从来没有看见过的!这些没有办法拿文字来描写,因为太美了!

  最后到了一条河边,我们就停下来。

  ‘我们可以再向前走吗?’我问那个嚮导。

  ‘不是现在,芬妮。’他说。‘你一定要返回到地上去完成工作,然后才可以再来这里。’我心里感到非常失望。

  ‘不要难过,芬妮,我可以把门打开一点,让你听听里面的音乐。’

  我站在那边发呆,好像是被提,离开了自己的身体。那样美妙的音乐,是我作梦也未曾听到过的。

  ‘我有一点受不了!’我发现自己躺卧在床上,那奇妙的景像都没有了,取代的是心中无比的平安,我睁开眼睛,前面仍然是黑漆漆的一片。这是我私人的一个秘密,不能和别人分享,但我的丈夫却不在此限。”

  主耶稣是好牧人

  一路我蒙救主引领    1875年

  1.一路我蒙救主引领,陈腐事物何必求?
   难道我还疑祂爱情,毕生既由祂拯救?
   神圣安慰、属天生活,凭信我可从祂得,
   我深知道凡事临我,祂有美意不必测。
   我深知道凡事临我,祂有美意不必测。

  2.一路我蒙救主引领,鼓励我走每步路;
   供我灵粮长我生命,帮助我历每次苦。
   旅程虽然力不能支,心灵虽然渴难当,
   看哪面前就是磐石,喜乐活泉可来尝。
   看哪面前就是磐石,喜乐活泉可来尝。

  3.一路我蒙救主引领,哦主大爱何丰满;
   不久我到父的家庭,得享应许的平安。
   我灵披上荣耀身躯,飞入天上光明处;
   我要永远唱此佳句:“蒙祂引领我一路。”
   我要永远唱此佳句:“蒙祂引领我一路。”

  这首诗歌是芬妮五十五岁时所写,这时她信主已有二十五年,她回想一生,五十五年来,蒙救主引领的恩典。

  首先,神赐她一位敬虔爱主的外婆尤妮丝.帕德克,因着外婆的教导和抚养,她建立了与救主耶稣美好的关系。当她三、四岁时,外婆便带领她爬山越岭,告诉外孙女有关种种树木及其叶子的知识。芬妮.克劳斯贝像她认识花卉那样认识树木。她曾透过触摸和嗅觉,认识花卉;如今她透过触摸和嗅觉,认识树木。她外婆领会到芬妮.克劳斯贝的记忆力,将在她的一生中,发挥重大的作用,于是在芬妮.克劳斯贝孩童时,她外婆就着手训练她的记忆力。

  她外婆早期的训练使芬妮.克劳斯贝掌握了详细描述事物的本领,正是这种训练,使芬妮.克劳斯贝具有非凡的记忆力。

  她外婆按着她同辈及先辈们的认识,把整个大自然,视为神所写的书,把一切自然现象视为神全能的显示。当她带领芬妮经过山岭田野时,她会向芬妮指出,每棵树木、每株花朵,每只小鸟,都是神安置在那里,并且是为着神的计画和旨意的。她外婆告诉她,每一只麻雀跌到地上,都是神所知道的,我们头上的每一根头髮,也是祂所数过的。她外婆向她注入一个信念,即神是无所不知、无所不在的,神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西一16)

  尤妮丝.帕德克对她外孙女芬妮.克劳斯贝的信仰形成有重大的影响。自从芬妮.克劳斯贝能懂事时开始,尤妮丝.帕德克就集合她的孩子们,读圣经给孩子们听。

  芬妮.克劳斯贝作见证说:“是外婆把圣经介绍给我,也领我进入圣经的真理,圣经中许多的故事,从外婆的双唇发出,进入我的心田,并在那里深深生根。当黄昏的阴影笼罩着大地时,外婆拥抱我坐在那张老椅子上,她告诉我慈爱的天父,差遣祂的独生子耶稣基督降世,成为全人类的救主和朋友。接着她教我跪下来祷告;我往往闭上失明的双眼,把疲倦的头伏在外婆的膝盖上,进入了沉沉的梦乡。”

  她外婆也是她母亲默丝精神的支柱及信仰的辅导,她常引用清教徒的圣诗安慰她的女儿,当她年老达九十岁时,她还不时引用当年外婆的话,来安慰那些求她帮助的人。

  最奇特的,从她失明后,神就在她心中向她说话,特别是她到纽约寻找眼科医生治疗,被宣告无法治好时,神向她所说的话。首先她在回家所坐的船上,神藉着船舷上的声音,波涛的低吟抚慰她的心灵。她回家不久,她像外婆所教过的跪着,寻问神是否她的失明会使她不能成为神的孩子们之一。她寻问神是否在神的广阔宏大的宇宙间,未曾留给她一个小小的座位。

  她说:“神啊!我愿意原谅那个把我眼睛弄瞎的医生,永远不再想到他。我曾求你使我眼睛复原,现在我知道,我是永远不能看见了。神啊!像我这么一个瞎子,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如果你肯给我一点事情做做,不论什么样的事情,我答应你,我一定全心全意去做的。”

  当她的心倾向神的时候,她似乎听见神在向她低声细语:“芬妮,勇敢一点!芬妮,勇敢一点!不要失望悲观,小女孩,即使你失明,我会给你一个工作,总有一天,你会幸福和有用的。你往后的日子是光明的。”

  另一次是在1868年,她四十八岁时。她的作曲同工威廉.伯莱贝利病逝,享年五十一岁。芬妮哀痛是可以想像的。在丧事聚会上,诗班遵威廉.伯莱贝利临终的遗愿,合唱威廉.伯莱贝利生前和芬妮.克劳斯贝合作的圣诗:《我们正去天家》“我们正要去,我们正要去,到那远在天际的家乡,……。”

  当芬妮.克劳斯贝在丧事聚会上放声痛哭的时候,她听到一个奥秘的声音,对她说:“芬妮!继承伯莱贝利未完成的工作,从柳树上取下竖琴,(诗一三七2)擦干你的眼泪!”在场有其他人也听见这声音,却无法追查声音的来源。

  芬妮.克劳斯贝与福音复兴运动

  教会的复兴是建立在属灵器皿所传讲的“真道”上,神的工作是建立在祂的话上,这些器皿是具有使徒的职份,如彼得、保罗及历代神所兴起的属灵人。但是最令人忽略的是先知的职份,唯有藉着先知所唤起的祷告和诗歌,神的道无法在人心中运行。(弗二20)

  英国福音复兴时,托普雷第的《立在磐石》,使得怀特腓的福音布道大有功效,查理.卫斯理的《神圣之爱》在大西洋两岸领五百多万人归主,这两首诗歌是慕迪、叨雷、芬尼及后来葛理翰布道大会圣灵所使用的诗歌。

  同样芬妮所写的福音诗歌,在十九世纪末英美福音大复兴,山奇在慕迪福音聚会,及后来叨雷及葛理翰的福音布道会中成为圣灵所使用的利器,使信徒灵性复兴,千万慕道友归入主的名下。她所着诗歌,后来成为全地教会所常用的诗歌,神用这些诗歌在教会造就信徒,使外邦人信主,使得讲台所传的信息发生属灵的功效。

  十九世纪初,美国经过一次严重的经济衰退,许多人在灵性上反而有所追求。有许多福音机构兴起来,各种宗旨都有,从禁烟、禁酒,以至禁绝贩卖黑奴。从1840年至1850至,美国本土的福音机构,不遗余力地广传福音,带领成千上万的人归向了基督。

  到了1857年,复兴的烈火席卷了整个纽约市,纽约市各处都有祷告聚会。每日都有人悔改信主。规模之大,以及范围之广,甚至报纸每日要作出专题报导。根据统计,从1858年至1860年,在美国,平均每星期有五万人信主得救,而每星期有一万人第一次加入教会,参与教会的聚会和事工。

  许多热心的基督徒,挨家挨户的去作见证。不论是邋遢不堪的阁楼、污秽的地窖,或者是美轮美奂的商场、豪华的展览厅,都有这些基督徒的踪迹。他们邀请慕道者到主日学校和慕道班,来的人是一群群地涌进来。光是约翰街循道会教堂就有一万二千位信徒参加午间的祷告聚会。

  为着大复兴的需要,芬妮被圣灵感动,为布道大会写诗歌,因为圣灵在她心中的大工,使她深深地经历了耶稣十字架救赎的工作,她对罪人产生热爱,迫切地想拯救灵魂。其中最着名的有《近十架》、《甘美的故事》、《莫把我弃掉》、《耶稣今日召你》、《你的罪虽像硃红》、《速兴起传福音》等等。

  近十架 1869年

  1.求主使我近十架!在此有一宝泉,
   医治活水,无代价,流自加略山巅。

  2.前我战兢就十架,得蒙爱怜,宽饶;
   明亮晨星的光华,在此仍将我照。

  3.哦主当我近十架,示我以其情景;
   在你十架荫庇下,天天助我前行。

  4.就近十架而儆醒,时时信靠,瞻仰;
   直到被提得上升,永远见主面光。

  (副歌)

  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夸耀!
  我众罪都洗清洁,惟靠耶稣宝血!

  1876年,慕迪在纽约布道期间,芬妮.克劳斯贝被人介绍,认识了慕迪和山奇。慕迪和山奇曾在布道会上用过她的诗歌;如今既然认识了,就要求她提供更多的、新的传福音短诗,来应付福音事工上新的需要。

  美国各地许多小型聚会开始邀请她去讲道。她讲道时语气亲切、简朴、直接,正像她所写的诗那样感人肺腑。很快地,她成为美国最活跃的传道人之一。

  她与慕迪、山奇同列为美国三位着名布道家之一,她全心全意地在美国各地传讲神的福音。有许多次当她要在教堂讲道时,聚会还未开始,会众已经在会场外排了至少一条街的长队。在她晚年时,她几乎被尊称为一位世上罕有的虔敬圣徒。当她独自在家中时,她一直为世界各地有难处的弟兄姐妹代祷,是由于诗人的心灵中有捨己为人的献身和精神。

  1905年3月24日,芬妮.克劳斯贝八十五岁时,纽约市一些教牧人员,决定在26日那一天,各教堂都点唱她的诗歌,来向这位德高望重的盲眼女诗人致敬,几乎每一位讲道的人都述说她的生活行为,作为基督徒效法的榜样。

  【附注参考书目】:

  一、史伯诚《诗人与诗歌》--芬妮.克罗斯贝
  二、陈福中《芬妮.克罗斯比小传》
  三、瞎眼的看见神--《圣诗皇后芬妮.克罗斯贝》
  四、何晓东译《芬妮.克劳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