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圣别与奉献

侯秀英

  读经:尼希米记第十章

  由神的话而认识神的治理

  上次我们读尼希米记第九章。那里说到以色列人藉着读神的话,他们的里面就认识神了。从35节到末了,那里说:“他们……在你所赐给他们这广大肥美之地上,不事奉你,也不转离他们的恶行。我们现今作了奴仆,至于你所赐给我们列祖享受其上的土产,并美好之地,看哪!我们在这地上作了奴仆。这地许多出产归了列王,就是你因我们的罪所派辖制我们的,他们任意辖制我们的身体和牲畜,我们遭了大难。因这一切的事,我们立确实的约,写在册上,我们的首领、利未人和祭司都签了名。”(尼九35-38)

  当日,以色列人怎样从自己的经历中想到了神的话;照样,今日,基督徒也该从自己的经历中想到神的话才是。但是,我们这些基督徒却是一些希奇的人!这里说身体受辖制,把土产也给了外邦人。的确我们不听神的话,我们就在不听神的话之路上走,最终必定达到不听神的话之终点(结局)。换句话说,就是要收受一些因不听神的话而结的果子。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虽然收了这些果子,还是不悔改,就是不悔改!譬如:身体受辖制。你看,今天有多少信了主耶稣的人,他们的身体受辖制。普通就是指着疾病、软弱、为难来辖制我们;而我们因受辖制惯了,倒以为本该如此,那知道这是不对的!这是完全错了!我们应该醒悟过来,到主面前寻求。

  有一天,我读到一段关于擘饼的经节,其中有这么几句话说:“……无论何人,不按理吃主的饼、喝主的杯,……因此在你们中间有好些软弱的,与患病的、死的也不少。”(林前十一27-30)我们常因着不遵照神的话而行,以致身体显出来的光景就是这些事情:软弱、疾病、甚至死亡!主的话岂不清清楚楚的向我们说么?我们虽然也读了,也知道了,但却不在意!不肯听!诗篇上有句话说:“无奈我的民不听我的声音,以色列全不理我。”(诗八十一11)到底神的话并不是“难听”的,也不是“难守”的,(约壹五3)然而我们这个堕落的人,就是不喜欢听神的话,却喜欢听人的话,尤其是喜欢听撒但的话。人这么一说,我们就听了;撒但这么一提议,我们就接受了。其实神的话并不是“难听”的,可是我们就是不听;其实神的话也不是“难守”的,可是我们就是不守,这是一件何等令人痛心惋惜的事啊!

  这里说这些领袖们,包括:首领、利未人、祭司、省长都在这里签名了。先是省长,后来是祭司、利未人,再后来是民中的领袖,最后是其余的民都在签名。

   “领袖”与“犯罪”

  圣经上说到“犯罪”的事,虽然也说到我们每一个人都会“犯罪”,但是有件希奇的记载,就是特别提到领袖们先“犯罪”,领袖领着百姓“犯罪”。(不过你可别说:“好!那么我“犯罪”都是这班领袖们带领的。”把犯罪的责任全数推卸在领袖们身上。)无论在尼希米记或以斯拉记,都说到那些与外邦人联婚的,不是别人,都是大祭司家里的人。由此可见“领袖”是个大事。在家庭中,我们都愿意孩子能够好好地爱主、跟随主;故此,身为家庭之领袖的父母,就不能不在生活上特别加以留心检点。我们作父母的多半是用话语教导孩子们爱主;却没有在实际的生活行动上叫孩子们看见主,而使他们不知不觉受到影响而愿意爱主。这里说这些领袖现在先签名了。这是说明他们对于以往“犯罪”生活之觉醒悔悟,而对于今后过圣洁生活将下坚决的心意,感谢主!

  圣经特别记载所罗门王是空前绝后的智慧人;但是,他在与外邦女子结婚的事上并没有智慧。在这件事上,他毫无神的智慧,反而满了人的智慧。因为当时埃及是个强大富有的国家,满有权柄能力的国家,所以等到他一作王,他就和法老结亲了。娶了法老女儿为妻。我不知道弟兄姐妹,你读的时候有没有读到这里?不错,他蒙神喜悦,他预备建造圣殿;但是,他在建造圣殿之先,已与法老的女儿结婚了。那时他心里难道不知道么?他知道的。那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为什么要犯这个“罪”呢?他以为这样与法老结亲可以得到好处,那知道却是大大得罪神的啊!难怪,尼希米记第十三章26、27节说:“……以色列王所罗门不是在这样的事上‘犯罪’么?在多国中并没有一王像他,且蒙他神所爱,神立他作以色列全国的王,然而连他也被外邦女子引诱‘犯罪’。如此,我岂听你们行这大恶,娶外邦女子干犯我们的神呢?”以色列人一直就是犯这个“罪”,就是在这圣洁上没有遵行神的话。

  出埃及记第二章1节说:“有一个利未家的人,娶了一个利未女子为妻。”底下就说到生了摩西。这好像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但圣灵为何要这样记载?因圣灵实在看中了这件事。原来利未人就是和神联合的人;所以,是一个和神联合的人,又娶了一个和神联合的人为妻。难怪圣灵宝贝这件事,因而珍重地记载这件事!

  那些以色列人一读神的话,神就对他们说了,他们说:“不将我们的女儿,嫁给这地的居民;也不为我们的儿子娶他们的女儿。”在这圣洁的事上,婚姻实在是个起头,而在起头的时候,如果没有圣洁,日后就会产生一些不洁的后果来。

  我每逢读到所罗门的时候,就想到虽然所罗门是预表主耶稣。他盖了那座圣殿,做了那些大事;但到底都是他父亲大卫事先预备的,他不过只是照着父王大卫所指示的样式建造罢了。在他作王的四十年间,他竟花了二十多年之久在建造圣殿和王宫之上,所以他在所建造的宫殿中只不过享受了二十年而已。等到他死了,他儿子罗波安接续他作王。罗波安在位第五年,埃及王示撒上来攻取耶路撒冷;夺了耶和华殿和王宫里的宝物,尽都带走。我算一算,所罗门王用了那么些年的工夫建造圣殿和王宫,可是只过了这么一点点的时间就遭受敌人的摧残蹂躏了!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神虽然是爱我们,但我们若不照着祂的话做,结果就会遭受因不听话而得的苦难。神的话说:“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加六7)这是一定的道理。种豆子就收豆子;种花生就收花生;“顺着情慾撒种的,必从情慾收败坏。”(加六8)我们这个人,有的时候聪明大了反而煳涂了。明明是顺着情慾在那里撒种的,还暗暗的祷告主说:“主啊!你可要保佑我啊!”主说:“我是圣洁、公义的神,我无法照着你所盼望的做。”有的时候我常用量度表(体温计)作个比方:当一个姐妹身体有病发热了,她实在愿意她的热度赶快退下去,所以她就拿一个量度表来量一量说:“我真盼望我的热度会降下去!”但是,当她把量度表放在口里之后,虽然她是十分迫切的盼望说:“你这个表可不要再说我发热了。”然而那个表却不听。她究竟有多少热度,那个表就毫不留情地说出她有多少热度。所以,当她把表从口里拿出来看一看,还是三十九度,还是四十度。我们的神就是这么信实,我们如果不走在祂的路上,祂是无法弯曲祂自己而来与我们同行的。我不是说给姐妹们听,我也说给自己听。

  “钱”会说话

  在家庭中,婚姻是个起头,钱财也是一样重要,如果我们实在信神的话,听神的话,神也实在会给我们的孩子们预备。但是,我们的心就是宝贝地上的“钱财”。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的心就是爱“钱”。爱不爱“钱”?爱不爱?若不是神把我们的心“改变”了,神在我们身上就无法出来。这个“钱”会说话。你听见“钱”说话了没有?就是这个好像是死的“钱”,却活显出它的灵验呢!是不是?有的时候你里面一来了这个“钱”,圣灵就很清楚的对你说:“你拿出这些来吧!”你里面就说:“等一等!等一等!拿一半吧!”有没有?你不要以为“钱”是死东西,它才不死呢?直到今天这个“钱”也向我说话,你听见“钱”说话了没有?

  前天,我接到一封信是我所爱的一个孩子寄来的。多年来每逢写信给这个孩子的时候,就觉得该向她说到“钱”的事,我也曾经略略的提到了这件事,而在她的回信中从来没有给我表示过她不愿意谈这件事。前些日子,我在马尼拉的时候又写了一封信给她,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觉得该向她直接说到“钱”这件事了,所以我就写了,也寄了。前天接到的就是她的回信,她说:“你说的实在感动我的心,这些年来我里面一直这样想:(这是神在里面说话,钱也在里面说话)直到我所经营的事业再扩大一点,多赚一点钱才奉献吧!”她又说:“就着外面看,我们的事业是扩大了;但是,就着实际说,我们倒是负债了!”我真是欢喜,欢喜什么?欢喜她欠债了;她是我所爱的一个孩子,但我却欢喜她欠债了。因为若不是这样子,她就不回头了嘛。她一直盼望外面作得好,作得大,这就是中了撒但的诡计,叫人贪图虚浮的荣耀。

  十分之一与奉献

  我在海外这几个月,常听见那边弟兄姐妹说:“某某弟兄姐妹家里很有钱。”我根本不认识那些弟兄姐妹。直到有的时候我碰见一位陌生的姐妹时,我就问:“这位姐妹是谁?”她们就说:“她的家里很有钱!”在她们的心目中好像满了这个“钱”,但很少听说:“她的家里真是有主啊!”有主没有主?有主。信了没有?信了。得救了没有?得救了。奉献了没有?一定也有奉献吧!就像刚才这位弟兄说的:“我们的奉献并没有听主的话。”我们常安慰自己的心说:“多少奉献一点就是了,神也不在乎多或少呢。”但是,我告诉你:“神才在乎多少呢?”我平日不大说这件事,千万别以为这件事是件小事啊!实在说来,这真是一件深又实际的事情。也许我们会想,神那里用得着我们那几个钱呢?因为神曾说过:“树林中的百兽是我的,千山上的牲畜也是我的,……因为世界,和其中所充满的,都是我的。”(诗五十10-12)所以“地和其中所充满的,世界和住在其间的,都属耶和华。”(诗二十四1)这样说来祂要我们那几个钱么?祂不啊!祂乃要我们和祂来往,我们不懂这个爱的神的心!

  我常想到这些作父母的,什么都为着孩子,是不是?提起这件事大家都有经历了,惟独奉献财物大家却没有多少经历。你自己捨不得吃,捨不得用,却愿花在孩子们身上。为什么你这个身为父母者尚且这样做,难道你就不信神对待我们也是这样么?实在说来,你们无论怎样地爱你们的儿女,也没有爱到捨命的地步吧!但是,神却把祂的儿子赐给我们。“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捨了,岂不也把万物和祂一同白白的赐给我们么?”(罗八32)所以,我们所有的全是祂的。

  为什么不要借贷呢?认真说,基督徒借贷是大大得罪神。有时候不说是借贷就改用一个好听的说法,说是“通融”“通融”。你这个“通融”岂不也是借贷么?我们的父亲是天上的父,祂已把天上地下所有的都赐给我们的主耶稣了。申命记第二十八章12-14节说:“耶和华必为你开天上的府库,按时降雨在你的地上;在你手里所办的一切事上赐福与你;你必借给许多国民,却不至向他们借贷。……耶和华就必使你作首不作尾,居上不居下。”当你听见这些话时,你会觉得很好听,就说:“我要作头不作尾。”但你若不听神的话,你就是作尾,甚至连尾都作不上。这是神的话,神的算盘和我们的算盘是两个打法。保罗说:“爱是不计算。”你向神应该不计算才对。但我们向神计算不计算?姐妹,我们是主的人,所以所有的都是祂的了。一收到钱赶快拿出来。有的人就说:“等到我用了以后再把剩下来的拿出十分之一来。”你是什么人?神的话那里是这样说吗?

  有些时候我里面常有责备,责备什么呢?责备我们不但是个会犯罪的人,我们更是个会疏忽的人。按理,我们就是收到小小的东西也该在主面前说:“主啊!你看!”也许你对那些东西的估价不一定对,但是对不对总是在主面前,总是在神面前按着估价拿出“十分之一”来奉献。当然,如果是钱那就很清楚了。“十分之一”是神的,该归给神。若不然,神会打发祂的大军队,就是蝗虫、蝻子、蚂蚱、剪虫来吞吃我们所栽种的。正如申命记第二十八章38-39节所说:“你带到田间的种子虽多,收进来的却少,因为被蝗虫吃了,你栽种修理葡萄园,却不得收葡萄,也不得喝葡萄酒,因为被虫子吃了。”所以你不要以为祂听祷告是信实的;实在说来,祂不听祷告还是信实的。祂真愿意我们向着祂就是这么听话。特别在这里说到神的子民是圣洁的,不能随便与外邦人通婚,因为主的话说:“惟有你们是……圣洁的国度,是属神的子民。”(彼前二9)

  接着就说到“安息日”。“安息日”就是安息在神的工作上。我们常是叫苦叫累,好苦啊!好累啊!这就是不守“安息”。神是先把所有的都造好了,最后才造人,什么都有了才造出我们来享受。天地万物都造齐了,神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神就“安息”了。为什么旧约再三的说守“安息”!守“安息”!守“安息”!而到了新约主耶稣反而不守“安息”了呢?原来除了那个“安息”以外“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为神的子民存留。因为那进入‘安息’的,乃是歇了自己的工。”(来四9-10)信神的工,信神都作了。

  你为什么不奉献“十分之一”呢?岂不是怕挨饿、怕受冻、怕贫穷、怕吃苦么?所以就自己想办法守着那一点点钱,捨不得奉献,那知道越守越饿,越守越冻,越守越穷,越守越苦呢?神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在旷野四十年之久,他们所有从埃及带出来的钱用了没有?没有。神真是智慧的神啊!四十年的沙漠旷野生活,根本用不着钱。那里既没有店舖,也没有小摊,连卖烧饼油条的都没有。所以有钱也没有地方用。他们四十年间所受的训练,就是:“信”神。照样神今日训练我们这班蒙救赎的人“信”祂。不要想我是说给你们听,我也是说给自己听。我们彼此代祷吧!

  “信”祂!“信”祂!“信”的人“安息”了!不但你自己“安息”了,你的环境也“安息”了,你的妻子儿女也“安息”了,连你家中所有的全都“安息”了。歇了自己的工。接着下面就说:“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来四12)我们这些人和世界混合胶结在一块儿,但神的话能在我们里面刺入、剖开、辨明。要紧的,是要读神的话,神的话是两刃的利剑,它能把我们分开。

  最后又说到奉献了。若是弟兄姐妹一个一个都跟随主,那怕聚会不活起来呢?有的说:“我家里养一只母鸡,现在下十个蛋了,我拿出一个来。”你也许要觉得这好像小孩子一样,那知道这正是神所喜欢的。记得我小时候常听母亲说:“我那只鸡下蛋了,我要拿出一个来,摆在另一个地方。”当时,我还笑她呢!但事到如今却实在上了我的心。实在说:神并不是要你我的东西,神乃是要你我的“心”啊!你树上结了那么些果子了,摘下来数数看,有多少?当然你不能把其中“十分之一”的果子,一个一个的丢到天上去;但你可以按时价估定拿出“十分之一”的钱来奉献,或是把那分别出来“十分之一”的果子送到主所要你送去的地方。你这样做,你里面就会欢喜,其实还不是你欢喜,乃是主在你里面欢喜出来。

  若是你买了一百个桃子来家,你有十个孩子,每个孩子给五个。分、分、分,他们都拿去了;但其中有一个孩子,他又从这五个桃子里面拣出一个最好的来,说:“妈妈,我把我的桃子当中最好的一个给你。”你欢喜不欢喜?你一定欢喜的说:“这个孩子这么好!”如果来了客人,你一定立刻告诉他:“我这个好孩子是多么可爱,多么懂事啊!我给他五个桃子,他竟拣一个最好的来给我。”这是和神的交通。

  有一天,我碰见一个小孩子,我和他也有一点认识,他拿着一样东西正在那儿吃;他的小手满了灰土,我就说:“好不好给我一点吃呢?”他想了一想就说:“好!”接着他就从口里拿出来擘了一块给我。这真是成为我的试炼,我到底吃不吃呢?我里面说:“还得吃!”于是我就接过来吃了。亲爱的弟兄姐妹,我们的口,我们的手,我们所拿的东西不晓得有多脏?竟然这位至高、至大、至可畏、至圣洁的神,肯从我们手里接受,我们真是不晓得该如何俯伏敬拜?

  在这里并没有说到什么希奇罕有的事,而是说到一些极平常的东西,如:银、柴,地上初熟的土产,树上初熟的果子,头胎的儿子,首生的牛羊,五穀啊,新酒啊,油啊,统统都要奉献。这样一来就把以色列民的心都抓了去,这叫作正常了。若是生活在热带的人,因为热带的树木是成年结果的,所以他们的奉献是成年的奉献,不断的奉献,天天的奉献。感谢主!奉献到神的殿,就是神的家,也就是永生神的教会。【注】             

摘自:七筐(第一大筐)

【注】:

  新约的钱财奉献是包括在全人奉献之中,(罗十二1-2) 因此是全部奉献,然后作神的管家,这是主耶稣对少年官的吩咐。(太十九1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