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魂的战场

史百克

  “耶稣对他说,西门?巴约拿,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太十六17)

  “耶稣转过来对彼得说,撒但,退我后边去吧!你是绊我脚的,因为你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太十六23)

  “主又说,西门,西门,撒但想要得着你们,好筛你们像筛麦子一样。但我已经为你祈求,叫你不至于失了信心。你回头以后,要坚固你的弟兄。”(路二十二31-32)

  摆在我们面前的,有一成为一个神仆人的属灵故事,从彼得这有代表性的,并表现人的实况的事件上可以看得出来。

  从上面所读的经节中,可以看出一件事,一个人站在与主的利益有很大的关系时,他的生活是天和地狱所极切关注,这样的人就成为神和撒但,天和地双方的战场。你几乎再找不到比这极大的对照有更明显的例证。一会儿“西门?巴约拿,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好像没有经过几分钟“撒但,退我后边去吧!你是绊我脚的,因为你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与此相关的,路加福音里另有经节题到,是这样说:“撒但想要得着你们,好筛你们像筛麦子一样。但我已经为你祈求。”你很难明白在一个人里面怎么会有这样的摆动;但这里有它的功课,而这事件的严重性加重了其所教训的功课。

  撒但权势的立场

  一、世界

  第一,你会看见,这乃是关系所取和所站立场的问题。当彼得取得属天的立场--“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祂就站在一个非常坚强的地位。天国的钥匙,天上地上捆绑的权柄,都是他的。当他取得属地的立场,人的立场,他自己的判断和他自我的立场时,他就软弱了,并且站在一个极其软弱的地位。立场的採取,决定了他属灵的强弱,和撒但是否有权势能支配他。当主对他说到耶路撒冷将要发生关于祂将死的事时,西门好像私下把主拉到一边,非常亲切和慰藉的样子,却另带着一点像眷顾的神气,告诉主决不要丧气和悲观,对事情必须採取乐观的看法,这些事必不致临到祂身上。但在彼得的态度里,和彼得的立场上,主很清楚的看见了祂在旷野所遇见可怕试探的重演。当时撒但曾经把这世界的国度提供祂,而不需要经过十字架--也就是说,要祂离开祂所奉献服事神的道路。这时彼得不过是那狡猾仇敌的代言者和工具,要叫主离开十字架。因此,主接着就说到要救自己生命的话。但是不循神所定规的十字架的路线,而循任何别的路线去取得这国度和宝座的立场,就是与撒但联盟,并会把人摆在撒但权势联盟之下而毁坏他们的灵性。 所以第一,非常明显的就是:任何世界的立场,凡其本质是一个不需要受苦,不需要十字架,不需要把天然的生命摆在一边的国度,都是与撒但能力和权势的领域。就教会整体和无数基督徒个人来说,他们所特别表现的软弱、失败和羞辱(这些在彼得的情形是极其显明)都是由于站在撒但能力的立场;这个立场可以说,在原则上就是与世界妥协。【注一】

  二、没有钉十字架的己

  第二,就是彼得的自恃和自信。“主啊,我就是同你下监,同你受死,也是甘心。”他后来发现他对那事是何等不配,何等没有准备。当时不过是由于自信,但因着那立场就招来他的毁坏和撒但的势力。己仍然活着掌权并没有死,没有钉十字架,这就是撒但能力的立场。直到魂被否认和放下,撒但的能力才会被毁坏,而属灵的能力才会在神的儿女和仆人的生活中建立起来。这是一个立场的问题--无论是世界或是己(肉体的别名)--这立场就决定撒但究竟有多少能力,和我们究竟有多少属灵的能力。【注二】

  需要坚定不移的决心

  主在这里对彼得所说的是非常率直,我想也是很有帮助。“你是绊我脚的”。主曾打过这一场仗,祂採取祂的立场,两脚踏在神的旨意为祂所定的道路上,就是经过十字架进入国度,在祂并不是容易的路,这不仅是被钉和被杀,并且成为罪,及其连带的一切,以至最后忍受神的离弃。这并不是容易的路,祂必须坚持祂自己一直朝着这方向。每逢任何事情要来改变祂的方向,只唤起了新的决心和坚定的需要。所以彼得在这事上是触犯了祂,因为那是难为了祂,困惑了祂,而不是帮助祂。就彼得而论,他可能是想要来帮助祂,却不知道他所说的是什么,但主看见在其背后只是老争执的重提,老争战的再起,因此那就触犯了祂对父神旨意的感觉,并且挡住祂的道路,使这路更加艰难。

  我想这确是对我们说:我们在凡事上及许多关乎神旨意的事上,必须取一个地位。我们必须非常确定和积极的达到这个地位,并且知道仇敌时刻想要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尽力来改变我们的心意,在这过程中削弱我们,题出别的建议,要叫我们在各种不同结果和利益的见解上,重新对那个地位加以考虑。我们会遇见这样干犯我们的事,这样绊倒我们的事,以及这样阻碍我们的事。我们必须极严厉的来对付这事。主对彼得的方式,从一方面看是毫不留情的。诚然,对付这件事,祂的态度毫不软弱。祂认识这事的本质,看得十分清楚,假如祂依从这个建议,那么祂就不必去耶路撒冷,也不要钉十字架。问题是我们是否已经决定这样。在神旨意的道路上,这样或那样的事发生,就是说在这长的行程中,我们不能达到那里,无法遵行神的旨意。假如是这样,就必须严厉对付这事,将其摆在这道路之外,弃于我们的背后。十字架是在许多的关连和不同的项目中临到我们。

  假如我们真成功地达到属灵能力的地位,像彼得所经历的一样,对仇敌的立场必须不断的否认和拒绝。我们必须掳掠仇敌毁坏我们的,以及能以给他能力毁坏我们的地位。我们对于任何事情的发生,凡能以给他这个地位,并能破坏与我们有关的神的旨意的,必须无情的予以对付。这个天和地,神和撒但的争战,进行在我们的魂里;但在这里,能给我们安慰的,我们有一位大祭司,永远活着,为我们祈求;在主耶稣不断为我们的祈求里,我们有一大的资产。让我们以这鼓励和保证的话来结束这篇的信息。 (来七25)

摘自:异象与使命

  【注一】:

  使徒约翰向我们指出,凡追求“肉体的情慾、眼目的情慾并今生的骄傲。”(约壹二16)都是这世界的样子。教会历史向我们证明,信徒效法世界是教会堕落的主要原因。这也是约翰.卫斯理离世前对他教会最严重的警告。

  【注二】:

  慕安得烈论到教会失败的主要原因,是信徒旧人能力的误用。因为信心的道路是建立在“个人与基督同钉”的地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