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一位服役的天使
何晓东

  天使有的时候,会像普通人一样地出现的。以下是一个美国传道人妻子的见证:

  早上十点半钟,忽然门铃响了,门外站着一位服装朴素的中年妇人,我完全不认识她。由于这些日子,我正害着病,手脚四肢无力,几乎连站都站立不住。我丈夫正旅行在外,大孩子们都上学去了。这位妇人她说,是主差派她来帮助我的。我也不便推辞,就请她进来。

  她一进们就说:“天上的那位父,差遣我来帮你的忙,因为你正需要有人来帮忙。我想你也正在为这件事祷告,是吗?”一面说就一面扶我坐上沙发,并用毯子把我盖住。

  又说:“你的祷告,天上的父已经垂听了,现在就请你安心地睡觉吧!天父必看顾你的。”

  我很奇怪地问答她说:“哦!真是谢谢你!但你是怎么来的呢?”她的回答,更令我捉摸不清!“是乌鸦带来消息,说你有需要,于是我就来了。”

  她又问我可否用我的洗澡间来洗东西。我看她实实在在是个古古怪怪的人,外面正下着大雨,她也没有带伞,可是身上却连一点潮湿的地方都没有。她的头髮疏得很整齐,还结了个辫子。脸上充满着光彩,非常和霭可亲。后来我因为有好几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便入了梦乡。

  我和我丈夫原是住在密西根州,我丈夫是牧师,在那里牧养一个教会。最近我们刚刚迁回到我自己的故乡,西岸的奥立岗州。纽白城的神召会牧师,要我去那里教主日学并做一点青年人的工作,和挨家探访。我的丈夫则在各教会讲道,并等候在一间教会里,作牧会的工作。

  由于我刚刚生下那第八个孩子,健康尚未完全恢复,而丈夫又因为出去主领奋兴会,就不得不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通常我们都是一家人,每天早上先是有晨更,然后我就替他们弄早餐,让他们吃饱之后,一个个地离家出门。

  今天,孩子们的房间,都还没有整理。当那最后的那个孩子出门之后,我已经是精疲力尽了。这一天,我什?事都没有劲去做。满桌子的髒碟子,那没有整理的床铺。整个房子都是乱七八糟,再加上一大堆未洗的衣服,看了就令人头痛心烦。我原想在沙发上躺一会的,待有力气之后,先替那两个年幼的孩子洗个澡,就在这个时候她就来了。

  我一共睡了三个小时,醒来之后,诧异的发现,整个屋子全都变了,变得那么地整整齐齐!所有摊在地上的玩具,都被收拾起来,地板也被擦得亮亮地。我那三个月大的孩子,也洗完了澡,乖乖地睡在摇篮里。餐厅里面的大餐桌,也被放得很长,上面摆着十三个人的刀叉。厨房里面所有的髒碟子,都已经全部洗乾淨了。桌子上还放着一个刚刚做好的大蛋糕,和一大碗的生菜,还有几碟美味的食物。至于那些孩子们的尿布,和所有的髒衣服,也都洗好了,烘乾,并收藏起来。

  我望着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我的那架洗衣机,根本不可能在那短短三个小时之内,洗完那么多衣服的。而且我也没有烘乾机,外面正在下雨,那些衣服是怎么乾的呢?平时那三个篮子的衣服,我都必须要花上两三天的时间,才能把它洗完,有时候还要大孩子们来帮忙,如今她却在三个小时之内都洗完了。她把这些衣服都收藏在孩子们的寝室里,并且也把所有的床铺完全整理好了。

  我除了谢谢她以外,又问她:“你是怎么做的?三个小时就把一切都做完了!”

  她说:“我自己做不到,神做得到。”

  我再一步问她住在那里?还有其他有关个人的问题,想知道她的来历。但是她的回答,却一直是那?古古怪怪的,使得我莫明其妙。于是我就不得不问她别的。

  “你为何把餐桌摆好,并准备那么多的食物?我丈夫不在家,我和我的孩子们,只是在厨房里面吃晚饭的。”

  她的回答更是奇妙了。“哦!今天晚上,你将会有很多的客人。”

  我问她:“难道会有十三位客人吗?”

  她说:“是的,是有十三位客人。”

  孩子们放学回家,看见这位陌生客人,便一起来到我的身边问我:“她是谁呀?妈妈!你看,她的样子有多古怪?”

  这个妇人就自我介绍,她的名叫爱丽亚。她说:“你只要对孩子们说,我是你的朋友,或神的僕人,就可以了。因为我来是因为神听了你的祷告。”

  于是我就对孩子们说:“这位客人是神今天派她来帮助妈妈的。你们看,妈妈昨天晚上祷告之后,神就派她来了。”

  那天晚上出乎我的意料,我的丈夫竟回家了,并且还带回来五位不速之客。因为他讲道的那个教会,临时有人亡故,所以奋兴会不得不停止几天。我丈夫把他自己的那辆汽车留在家里给我使用,那个教会的牧师,就和他的太太、女儿,并另一名教友,一同驾车送他回家。过了几天之后,他还要再过去,继续领完那个奋兴会。

  当我带我的丈夫,去见这位客人时,她正准备要告辞。我的丈夫说:“这真是太奇妙了!她看起来,有点像主耶稣!”

  五点钟,我们便围着桌子坐下,所有的客人,加上我们夫妇,还有那六个大孩子,不多不少,刚好是十三个人。

  她走之后,我又发现,厨房里也被弄得乾乾淨淨地。锅子都被洗淨,挂在牆上。如果不是她来帮忙,我今天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按人力来说,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有谁可以在那短短三个小时之内,完成两三天的工作呢?

  我们想找到她,可是连一点线索也没有。曾向附近的邻居和朋友们打听,甚至向员警查问,却没有一个人认识这位奇怪的女士;我们那唯一的答桉──她乃是“服役的天使”,由神差派来的。

  摘自:《甘泉季刊》【蒙主编孙约西应允刊登】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