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战区宣教硕果累累(二)
玛格丽.克赛特

  第一章 霍邱

  二、遭遇挫折

  邪灵总是设法干扰圣灵的工作,在霍邱镇开展的福音工作也是这样。有几件事非常令我们失望,使我们都想放弃在这里的宣教工作,但是主并没有放弃,儘管有挫折,我们仍然坚持在这里传福音。

  有位刘姐妹似乎对福音很感兴趣,每天都来我家和我讨论关于救赎的话题。我教她读经,她进步很快,还带来很多对基督教感兴趣的姐妹听我们的讨论,她的孩子也来参加我家孩子的聚会,能有这样的结果,我认为是主赐予我们最大的礼物。刘姐妹经常请我们为她的丈夫祷告,因为他是个大烟鬼,刘姐妹对她丈夫吸食鸦片的行为极为厌恶,隔三差五就会大吵一架。有一天,我和王女士(负责读圣经)一同去她家,进屋发现她已经昏迷了,就在我们到她家之前,她才和她丈夫大吵一通并吞下了大量鸦片,屋里有位中国医生正全力抢救她,我们走近,只见一张面无血色的脸,我们赶紧离开了她家。谁知我们前脚刚走,她就嚥气了。她丈夫以佛教仪式安葬她,法事作了整整一周,这件事在镇上闹的沸沸扬扬。我也想不清楚我们对她的死亡有没有责任,为此,一连几週姐妹们都不来我家了,对镇上姐妹们的传福音工作陷入了僵局。

  终于有一天,三个姐妹来我家了,他们当中的一位,一听到福音就决志了,人们称她蒋太太(太太是对军官夫人的称呼),她到底是不是官太太,无从考证,因为她看上去并没有官太太的派头。她经常来我家,随着接触次数的增多,我也经常去她家,但每次到她家,都感到有哪不对劲儿,可我又讲不出到底问题在哪儿。一天,我看到牆上挂着一幅画着魔鬼的画,见此,她笑了笑说:“瞎玩的,没什么用意。我已经把拜的偶像都烧了。”

  但我还是感到这位蒋太太不对劲儿。每每有妇女读经会,她都来,而且进步很大。她还时常带来一些姐妹听我们读经,遗憾的是这些人对听圣经不怎么明白。二年后,蒋太太要受洗了,施洗前,她熟练地回答了施礼前的问题,但我们拒绝为她受洗,她哭了。之后我们得知她是开妓院的,想成为基督徒,以此来洗清自己的罪孽。

  王女士是我们唯一的一位中国同工,她的工作就是读圣经,这位虔诚的基督徒是教会学校毕业的,并且在大陆教书。突然有好几天,她把自己关屋里生闷气,也不为教会读经了。我们为她祷告,跟她谈心,希望她能战胜自己,因为她现在的行为就是邪灵在作祟。可是没有成效,最后我们劝她离开教会,但我们还是不停的为她祷告,我们知道她是神送给我们最好的礼物,有一天她会为神工作的。她很内疚地离开了我们。在没人帮我们读圣经的日子里,我们继续着传道工作。后来她成为一名出色的同工,以后的章节中会再讲到她。

  三、传道方式

  怎么能在一个没有基督徒,甚至没几个人知道基督是谁的地区开展传道工作?初到霍邱时我们就面临这种困境。但是慢慢地在主的引领下,我们得以开展传道活动,主听到了我们的祷告,祂教我们如何开展工作。之前我已经谈到了如何在街上传道的,这种方法沿用了很久,每次都有很多人来听我们讲道,虽然我们中文有些蹩脚、发音也不够准确的,但主的话语拯救了无数个心灵。

  一个问题刚解决,又出现了新问题:如何教导新的信徒?我们最终决定,用两个晚上开办圣经学习班,就使用我家后院的屋子当教室,结果显示效果很好,新信徒积极主动学习,进步很快。

  每週日,我们都在院内举行敬拜活动,起初,参加的人很少,慢慢的来的人越来越多。温森特一直负责这个活动,一旦有外国传教士或福音使者路过此地,他就请他们给参加学习的人传达信息。随着信耶稣对主的瞭解越来越深刻,温森特会请其中的一些人帮助做服事工作。一开始这些人很胆怯,但逐渐地他们习惯了这种方式,会前他们做好充分的准备,不久这些人都提高了讲道的水准,其中有些人已经能独立主持敬拜活动。多数中国人天生好口才,这种天赋正好可以更好的服事神。我们的宗旨是:建造一个自给自足,自己传福音的教会,我们所做的正是实现目标的第一步。

  当炎热的日头晒在头顶,当大雨滂沱时,基督徒们会说,这院子不适合我们做敬拜用,得找个能遮阳挡雨的场所。我们回答:“来参加敬拜的人这么多,我们的房子没有那么大的容量。你们说说我们该怎么办?”

  “中国内地会为我们出资建殿堂吗?”他们问到。

  我巧妙的反问:“你们觉得这殿堂应该是谁的?是传教士的还是你们自己的?”

  他们思考了一下答到:“当然是我们自己的。”

  “对呀,你们自己建造自己的殿堂不是更好吗?”我说。

  我的想法很超前,他们吃惊地回答:“什么?我们这么少的人而且这么穷,还有能力建造殿堂?”【注:一般他们以为外国教会有钱,会为他们建教堂。】

  我建设性地提议:“祷告吧,奉献你们的所能,之后你们会发现主会尽祂的所能帮助你们。”

  只要我们在当地,我们就在院内举行敬拜活动,基督徒们也为建殿堂奉献他们的所能,求主赐予他们得到建殿堂所需的一切。之后,我们回国了,教会由乔治司蒂得带领。几年后,这个教会全部由他们自己出资买了自己的会堂,他们在自己所建的殿里敬拜、服事神,感到无比的自豪。

  我尽可能多的去探访那些来参加敬拜活动的妇女们,我带着宣传册子到她们家中,“何女士在家吗?”我一进院就朝屋里喊,何女士立刻满脸笑容地跑出来迎接我,并邀请我进屋喝茶聊天,不一会儿,屋里屋外挤满了附近住的妇女儿童,还有些好奇心极强的男士,他们全是想亲眼目睹我这个外国人到底长什么样。我把宣传大字报贴在院内的牆上,请来人坐在板凳上,等他们安静下来,我就开始兴致勃勃地给他们讲耶稣基督救赎的故事,并把宣传册子发给每个成年人,邀请他们到教会参加敬拜活动。做完这些,我继续赶往下一家做回访。

  我们决定每週举行两次妇女学习圣经活动,一次是在星期日,另一次是在星期三,我事先对所有妇女发出邀请,告诉她们时间地点,而且她们都爽快地答应了,可是到了学习的时间没有人来,我猜想她们可能没有听明白我的话,于是我跑到她们每个人家中告诉她们:“今天是学习班上课的日子,快来参加吧。”可她们各自有藉口,有的说“我今天要洗衣服,不能去。”有的说:“今天家里没人,我得看家,请原谅,我去不了。”还有的人说:“如果我出门不在家,我家的两只鸡也会跟着跑出去,抱歉我脱不开身。”

  一通劝说后,我还是将几位妇女带到学习班,人少,我们就进行小班学习。一连几週都是这种状况,直到最后参加小班学习的妇女们能自己记住学习的时间,并自觉自愿地前来参加学习。这时,我请这些学员再来参加学习时顺便叫上其他人,终于,来学习的达到40人左右。

  办儿童学习班更是艰难,我叮嘱孩子们每个週日晚饭后就到我家来学习,有80个孩子来参加学习班,效果很好。一年后我对孩子们说:“一年来你们坚持来学习,可我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呢,请告诉我你们都叫什么,我记下来。”所有的孩子都说出了名字,有些没有名字的,我就按他们在家的排行写上“二小子”、“三丫头”。几天后,一个男孩哭着跑来让我把他的名字删掉,他说:“我爸说你写下我的名字是要带我去你们国家去,收养我,快点把我的名字删了!”

  “好,好,好。我一定删了你的名字,”我说,“我可没想带走你,别害怕,我没想把你从父母身边带走的。”他看着我删掉了他的名字才高高兴兴地回家。接下来的几週,来的孩子越来越少,我费劲周折劝说都不见效果。我只好把记着孩子名字的本子烧毁,孩子们才陆续返回学习班。

  不识字的男士一旦成为基督徒,特别重视学习,识字的人主动教不识字的人,但是妇女们就不一样,她们觉得没有必要学识字。我也曾劝她们学习识字,给她们找阅读材料,但效果不好。

  后来,我们决定举办为期10天的圣经学习特训班,20位妇女来参加,特训班包括圣经学习班,阅读班,唱诗班,所有人学习兴致高昂,同时也意识到不识字的不便。于是她们争先买读物,主动学习识字。随后镇上形成一种风气,凡是来参加教会敬拜活动的妇女,必须学会识字。教会中识字的妇女教新来的妇女学习识字,很快新信徒就能自己读圣经了。

  当她们会读圣经了,我建议她们召开自己的讨论会,朗诵诗篇,进行代祷,每人尝试读一段经文。她们接受了我的建议,每次来参加学习的妇女都每人读一段经文并谈自己的学习心得。最后,我再进行讲解,帮助她们深入理解所读的内容。妇女们觉得这种形式非常好。特别想说的是,起初这些妇女读经、发表感想时,显得很胆怯,但是她们轮流负责组织学习,会前做好充分的准备,渐渐地所有参加学习的妇女都能胜任组织学习的工作,我成为她们忠实的听众,我的任务就是记下她们发言中的错误,等她们讲完后再做些纠正。【注:这是按照哥林多前书第十四章所说教导方式】

  很多十几岁或二十出头的女孩子也来参加学习,我专门为她们开设了週五学习班,很快她们就能自己组织学习,这个学习班极大地帮助她们读圣经,理解圣经。

  我们一直都希望镇上所有参加学习的人能向其他人宣传救世主耶稣基督,我们也同样希望成立一个有牧师的教会。欣喜的是那些参加过学习的人不辞辛苦到镇内外传福音,人们从数十里外赶来参加我们的敬拜活动,还有很多人成为信徒。

  我们每週举行一次基督徒的祷告会,为那些有困难、有病痛的人代祷,也为教会遇到的困难祷告。为了让这些基督徒开阔眼界,我们还举行另一个祷告会,为世界各国人民代祷,我们想用这种方式使参加祷告的信徒们瞭解世界。八年以后,我们欣慰的得知:这项工作从没间断。(提前二1-6)

  我们住的地方地域辽阔,人口密集,但我们还没有到周边进行宣教,也不清楚我们住的镇上到底有多大。当时正好有一个美国教会的书商来到镇上,我们决定和他一起到周边看看。我们沿湖跋涉,推着手推车,车上装有福音书和我们的铺盖。傍晚时分,我们到了一个集市,找到一家客栈,掌柜的热情地接待了我们。第二天,正好是赶集的日子,我们到集市上,向赶集的人出售福音书并向他们宣教,集市到中午就结束了,人们陆续回家。下午,我们接着赶往下一个集市,按当地习俗,这些集市都是隔天开市,如果今天这边开市,明天那边开市。

  第二个集市的人们也非常友善,他们争先购买福音书。但是我们到的第三个集市完全不同,人们对我们不友善。我们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过夜的客栈,这家客栈条件极差,住店的人基本上是底层劳动者。我们只能睡在铺着草席蓆的地上,睡在我们边上的就是苦力、卖唱的和妓女。早饭更糟,饭菜上爬满了苍蝇,我们几乎没吃几口就赶往集市。来赶集的人们还比较和气,他们对我们充满好奇,我们在很短时间内卖完了带到集市上的福音书,但遗憾的是,集市非常拥挤,我们没办法进行宣教活动。

  有一个下午,我们决定继续赶往下一个集市,因为路途较远,我们加快脚步,我走在乡民队伍的前头,当我们来到一个岔路口时,我问后面的人该走那边,他们都不知道。于是,我就自己选了一条路继续往前走,心里还想着:要是能遇到一个人给指指路就好了。我们一直走出十几里也没碰上一个人,这时我看见一个农夫在田里干活,就朝他喊道:“大哥,这是去往高堂寺的路吗?”“不是,你们应该在岔路口走另一条路,但如果你们返回去,天就黑了。”

  “这条路通向哪儿?”我问。

  农夫告诉我说:“沿这条路走上十里,就是乌堂。等你们到了那儿,天也黑了。”

  “给您添麻烦了。”说完,我们一行人继续往前赶路,天黑时我们到了一个寂静的小镇。

  刚入住到一家客栈,我们在霍邱认识的毛先生就进来看望我们,他说:“牧师,能到这儿来,你们真是幸运,你们没去高堂寺真是太好了,知道吗,今天土匪扫荡了那里,还杀了好多人。”这时候,我们才意识到:是主在岔路口引领我们走了一条安全的路,感谢祂对我们每一步的引领。

  第二天是星期日,我们向来赶集的人宣教,但是没有出售福音书,我们选了一块开阔地,挂上宣传海报开始我们的宣讲。几百人静静地听,突然,有一个长相粗野的男人开始推挤周围的人,人群一阵骚乱,夹杂着狂笑声,见此景,我们连忙摘下宣传大字报,迅速离开,但是仍有一群人追赶我们,边追边发出阵阵狂笑。我们逃出城,又跑了约半里路,见不再有追赶的人,才坐下来喘口气,我们不住的感谢主,感谢祂赐予我们此刻的安逸,在休息的几个小时内我们一直沉思主的话语。到了晚上,我们回到客栈。

  週一没有集市,村庄里很安静,我们就挨家挨户走访,告诉他们救赎的好消息,出售福音书。有位女士邀请我们去她家,说她特别想听福音。我到她家一看,已有20多人等在那里,多数是妇女,他们认真地听我讲救赎的道理,到了晚上,我发现带来的福音书没有了,于是决定第二天回住的地方取些书。这时,正赶上一对发丧的人群,他们抬着十九口大棺材,我们赶紧问死的是什么人,有人告诉我们:死者都是被土匪所杀。我们再一次感谢主那天保护了我们。

  三、见 证

  圣灵的工作是神奇的,看见祂在各类人身上所行的奇迹,把一个又一个人领进耶稣基督的生命里,我们只能惊歎不已。我们不断惊喜地见证各样的人开始认识主耶稣,并爱主耶稣,开始新生命的喜悦。

  第一个是住在附近的一个女孩叫严兰英,她非常喜欢参加儿童主日学,经常到我家院子玩,我时常对她和她的玩伴讲圣经故事,她们也渐渐信任我。严兰英又把她的妈妈带来听讲道,严女士开始不太感兴趣,经常缺席,理由是家穷需要打工维生,抽不出时间参加学习。但是兰英坚持来,不久严女士也能按时来听道,现在娘俩在新生活中感到很快乐。随着兰英的长大,她成为儿童主日学的得力助手。

  为我们做傢俱的木匠,在工作期间对圣经产生极大兴趣,他说要信主,我们鼓励他参加读经会,同时自己学着读圣经。有一天,我们路过他家,想顺便看看他,结果我们看到他正在和邻居一起赌博,我们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但我们为他重拾恶习而惋惜。幸运的是:这件事成为一个转折点,他跟我们说:被看到赌博很内疚,这必定让神感到悲伤。之后他毅然戒赌,成为热心助人的基督徒。

  有一个名叫朱晨志的男孩来参加儿童主日学,一听到福音就信了,他跑回家告诉他的爸爸,但是男孩的爸爸──一位城里的富商,坚决反对他再来听福音,爸爸对男孩说:你是家里的长子,每年清明烧香祭祖是你的职责,但朱晨志晚上偷着从家里跑出来参加圣经学习,他对圣经学习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引起大家的关注。晨志的爸爸用尽各种手段阻止他去学习,如恳求、奖励和打骂,这些做法都没有动摇晨志的决心,最终爸爸让步了,允许他来参加学习,可心里依然有结。朱晨志现在已成家,积极参加教会的活动。儘管他的家人对教会不感兴趣,可较之从前友善多了,也许有一天,天父会听见晨志的祷告,把他的家人一同带到神的面前。

  “来我家院里,我有重要的事要告诉你。”我对一位站在门口,瘦骨嶙峋的女子说,当时我们正在她家对面的教友家进行访问,那女子摇摇头,走进院子。我对身边的教友说:“讲讲她的情况,她为什么走开?”

  教友回答说:“那女子是个大烟鬼,就连走到我们面前这么会儿功夫,她都要抽上几口,跟她讲经论道是没用的,她和她的丈夫一样,是个彻头彻尾的烟鬼,他们有的是钱,抽吧!”

  “天父能拯救这些人。”我说,“当你再见到他们时,告诉他们这句话。”

  几週后,那个女子跟着我们的教友来参加妇女圣经学习班,教友介绍说:“这位是丁玉珍,是我们殿里的人了,她已经彻底戒烟了。”我太高兴了,同时也意识到,我以前还是缺乏十足的信心。之后,丁玉珍坚持参加每次圣经学习,在教会中,丁玉珍进步显着。可是她的丈夫非常生气,一则因为她戒烟,二则因为她信异教,他经常把丁玉珍从教会拖回去,并扬言要揍她,他还冲丁玉珍脸上吐烟,以此诱惑她复吸。他威胁她要休了她,结果他真的娶了二房。儘管受到各种威胁,丁玉珍没有动摇,她成为教会的积极分子。她经常到集市上讲道传福音,有时一呆就是几天,她还将自己的婆婆和有眼疾的小姑子带到天父面前。这段故事成为日后最美好的回忆。丁玉珍具备向儿童讲圣经故事的天赋,现在她是霍邱教会学校的教员。她丈夫儘管娶了二房,但还是偏爱她,看到自己不能干涉她的信仰,也不能阻止她的活动,最后他让步了,并把家里的积蓄拿出来支持她的工作,这样,丁玉珍如鱼得水,在事奉主时更加自由。(续)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