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雅歌(二十八之二)
(法)圣.伯纳德 原着
(美)伯纳德.班雷 翻译

  第四十八讲

  (二)

  3.下面紧接着说:“我的良人在男子中,如同苹果树在树林中。”(歌二3)新娘刚听见称赞自己,随即转过来也称赞她的良人。被新娘称赞表示自己值得称赞,称赞新郎则是因为明白新郎值得称赞,值得惊奇。像新郎称赞新娘,把新娘比作一朵美丽高贵的花,新娘也从自己一方面,把新郎比作一棵由远方移来的优等的树,藉以表明它特殊的光荣与高大。

  不过这里提出的苹果树使我有所不解,原因是这样的树并不比别的树高大,似乎不值得与它相比,称赞那位“因为神赐圣灵给祂,是没有限量的”(约三34)吗?以这样的树作比,不禁令人想到,其中暗指还有比这位无与伦比者更高的什么存在。这又当怎么说呢?我承认,称赞的措辞有些低了,不过应当明白,比较的对象只是个婴儿。原来这里称赞的不是伟大无比,超越一切颂扬的主,而是降生成人,与其他婴儿同样可爱的主,“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赛九6)

  4.可见这里歌颂的,不是爱人的伟大而是祂的谦逊;这正是主懦弱与愚妄所以超出人明智与坚强的原因。(林前一25)人也不过是几棵不结果子的野树,因为按先知的说法,“他们都一同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污秽,并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诗十四3)这里所说“我的良人在男子中,如同苹果树在树林中。”正表示,在森林里各种树木中,只有主耶稣是结果子的,无疑只有祂是超越众人的;不过祂贬抑自己“比天使微小一点”,(诗八5)虽然祂仍是主,祂依然在自己权下掌握众天使,却因祂降生成人,即以某种奇异的方式,低于天使,故此祂说:“你们将要看见天开了,神的使者上去下来在人子身上。”(约一51)的确,在耶稣基督同一个人身上,天使们既担待祂的软弱,又钦崇祂的尊威。不过,因祂自我贬抑,为新娘尤其温柔,尤其甜蜜,所以新娘更喜欢称扬祂的和蔼可亲,更乐意赞颂祂的慈爱,更惊奇祂的屈尊俯就。她不但仰慕天使之中的主,尤其称奇祂作为人中之人,因而没有将祂比作园中的花,却将祂比作森林中的苹果树。她不认为从反面提出祂的软弱,可以减低称赞的力量,反而认为,这样适足以抬高祂的慈爱。表面上好似削弱了新郎的荣衔,实际上却真正提高了这些荣衔的份量。当新娘看来似乎不注意祂的高贵时,更可以使祂体贴人的爱大放光芒。就像保罗所说:“因神的愚拙总比人智慧,神的软弱总比人强壮。”(林前一25)(但不是与天使相比)又像先知声称:“你比世人更美”,(诗四十五2)而不是在天使中;同样,新娘由同一圣神启示,在这里当然也是,在一棵果树和其它野树的形象下,有意揭示人而主的美丽,远超出人的美丽,但不是超出天使的高贵。

  5.“我的良人在男子中,如同苹果树在树林中。”(歌二3)新娘有理由说:“在男子中”,因为祂虽是父的独生子,但祂从不怀嫉妒的心,降卑自己与天父无数别的儿子相交,而且并不羞于称他们为自己的兄弟;祂是这个人数众多的大家庭的首生子。(来二10)祂既以血统论是儿子,自然应份居于所有因收养蒙恩宠的儿子之上。“我的良人在男子中,如同苹果树在树林中。”不错,“如同苹果树”,祂以果树的资格,既能供给使人凉爽的荫凉,又能结美味的果子。的确,祂不是结果子的树吗?诚然,“他与持守他的作生命树”,(箴三18)森林的树木,无一可与祂相比。其他树无论如何美观,无论如何高大,纵然他们在祈祷时,在管理的手段上,在训诲的理论上,在他们所树立的榜样上,看似乎很有益,然而都不及祂,惟有神的全智基督是一棵生命树,“就是那从天上降下来赐生命给世界的。……耶稣说,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的粮。”(约六33、41)(续)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