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十字架与训练
麦克卫

  一、攻克己身的见证

  马斯德.锐特(Mathile’e Wrede)是一个女男爵,芬兰一个省长的女儿──一个受过教育、有教养、富有天才的音乐家。她还不到二十岁就被十字架抓住,成了基督的俘虏。她是名符其实的,为芬兰的囚犯献上了一生。她在家中“过着和囚犯们在监狱中一样的生活,他们都知道这事,乃是这个人生的一个对比──生为贵族而选择了最贫乏之路。”

  戈登(Ernest Cordon)说,芬兰囚犯们的心中对她所产生敬爱之心,以“偶像崇拜”一辞,尚不足形容其万一。“一个刑期满的囚犯,请她到他家里去,自己就像一条狗一样的睡在她的门口的地板上,以防有什么事要扰乱她。”戈登(A. J. Gordon)更继续的说到她孜孜不倦的服事和训练甚严的生活:在一夜失眠以后,她对日常的工作稍有鬆懈的感觉,于是她就鼓起勇气鼓励自己说:“我今天又荣幸的,可以为我父的事所佔有。”在下楼的时候,她又说:“我可怜的身体啊!你是何等的疲倦,我们又要前进了。直到如今,当你被催促去工作时,你常常表现出你的顺从和忍耐。我谢谢你!我知道你今天也不会舍弃我于困难之中。”

  何等的释放!何等的救赎!我们若不从卑劣、低级、情慾的事中被释放出来,还有什么可救赎呢?假若我们的基督徒胜利不能使我们“比我们身体的倾向更好”,“我(像拳击手)打击身体(严格训练),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不配、失败、不合格、丢弃)”(林前九27扩大圣经另译)愿神帮助我们。那些得释放,心中轻鬆,毫无烦恼的人有福了,他们几乎能够和马斯德.锐特一样的,开玩笑的来鼓励他们困乏的身体。这样喜乐的心就如同良药一样的有效。读者!你曾否倚靠肉体、顺服肉体、随从肉体?它使你一蹶不振了?唯一的方法就是去找到隐藏秘密的舍己宝藏,要去寻找它如同寻找埋藏的宝贝一样。

  或许有人要对着这样的标准希奇叹息,在你看来,这是淼茫的,不能达到的。是的,一个人肉体的一切能力、计划和决志若还没有走到末路,这的确是如此。每一个想这样去实行克己,不是引我们走上自义的路,(西二23)就是叫我们坠入保罗的泥沼:“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常常去作。”(罗七19)肉体总是必须先藉着十字架来对付它。

  我们可以看一个例子,有一次在慕安得烈热诚的讲完《祷告》的题目以后,他收到了一封有名的、敬虔的牧师的信,他信中这样说:“据我所知,听太多关于祷告生活的讲道;并不能多帮助我,我们必须付上极大的努力、时间、烦恼和无穷尽的努力,这些事叫我灰心。我曾一再的试验它们,结果我总是忧愁的失望了。”慕安得烈回信说:“我想我从来没有提到努力和挣扎,因为我深信,我们的努力是无用的,除非我们先学习用简单的信心来住基督里面。”

  这个牧师还说:“我所需要的信息是这个:要使你和你爱的救主常常保持正当的关系,生活在祂面前,喜乐在祂的爱中,安息在祂里面。”慕安得烈印证牧师说的是十分对的,就是若他和他活的救主的关系是正当的,他就可能过一个成功的祷告生活;但是我们不能生活在肉体中而能在灵里祷告。不祷告就是肉体生活的一个症状,缺少在灵里面的生活。这需要生命,十字架的生命来代替肉体的死亡泥潭,本书就是为这目的而写的──叫我不但有这追求,同时也能有能力和力量来照着神的旨意生活、祷告、传道。

  只有那些明白十字架的释放是到了什么程度的人,才会渴慕我们现在所查考的题目;但是主的受膏者,被选为属灵领袖的人是不能规避训练的事,如同田地之不能逃避犁头和葡萄树之不能逃避修剪的刀。斯宾塞(Herbert Spencer)说:“观察自然,我们可以看出有一个严厉的纪律渗透其间,这纪律有时残酷,但也可以成为非常的仁慈。”

  二、严格的训练

  没有什么痛快的事,可以和亲眼看见一个有严格纪律训练的军事领袖,带着他的军队浩浩荡荡的开入战场相比;这样的人可以任意的带领他的兵到他们本来不愿意去的地方。那些领导别人的人,他们自己必须先有严格的训练。

  据说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有一个甚顾惜自己身体的官长,想说服阿拉伯的领袖腓沙尔(Feisal)〔后来作了伊拉克的王〕去做不可能的事,他说:“若腓沙尔能叫他的兵像羊一样爬过险峭的地区,去破坏铁路,战争就要立刻结束。”【引安美.加密迦尔(Kohila)所记载的亚美尔(Amiel)语】腓沙尔看着这个人“六尺舒适之躯”,问他自己曾否像羊一样爬过。那些要领导神军兵的人,无论是主日学教师、传道人或宣教士都必须自己先学会和羊一样的“爬”,以后他才能和保罗一样的说:“你们(定意)效法了我们,也(藉我们)效法了主。”(帖前一6扩大圣经另译)

  我们或许很少的知道,我们联军的领袖们是如何的担心,当他们面对这个几乎不是人力所及的工作──要想把千百万柔和文雅的青年人训练成典型的军人。在战争的初期,一个出名非基督徒的作家说:“据我看来,民主政治是无法存在的,除非它准备和独裁者统治他极权主义国家一样的,有一种铁的纪律和训练。”我们的军事家知道,没有纪律、没有训练的战士很少能够,甚至是不能够抵抗独裁统治国家有纪律有训练的军队。他们唯一的希望就在于争取时间来发展、严教、训练我们千百万的青年人来与那有训练、纪律、强悍的敌人对抗。在神的怜悯中,祂允许我们有够多的时间来成全这事。在这时期中,一个领袖要勐烈的打击我们现代教育制度衰微无力的哲学。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过去几年中,一个负责把文雅的青年训练成兵士的出名将军说:

  “在过去几代中,我们都有所谓高尚的生活标准──结果有三分之一的青年是不适于服兵役,而且那些许多能通过我们不算太严格入伍的体格检查的青年,还需要用许多的时间和忍耐来苦练他们身体──或许还要更多的时间和忍耐来坚固他们的道德。

  “军队中一件最主要的事,就是要打碎青年官兵的自满,要使他们知道,唯有藉着他们最大的努力、彻底的无私、无限的痛苦和他们牺牲自己的容量……才能得到胜利,我们必须在他们里面唤起攻击的精神。

  “你知道这几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么?有许多的青年人,虽然受过中学和大学的教育,却不知道最大的努力、彻底的无私、无限的痛苦和牺牲自己的容量,直到他们加入了战斗的军队好几个月,才明白知道这些。”

  若军队的训练能够破碎我们的自满,使我们认识了为神的缘故的“最大的努力、彻底的无私、无限的痛苦、和牺牲自我的容量”,那就是这次战争中的最大幸事之一了。

  斯巴达人的军事教育是如何的不同!古时的希腊人训练的严格几乎叫人不易置信。男孩子自七岁离开家庭后,就再也不在母亲的家中睡觉,他们被强迫自己烧饭,冬夏季都穿一样的衣服,睡在草床上,在节期的时候还要当着众人受鞭打,以此试验他们的忍耐,有些孩子宁可被鞭死,也不愿喊痛。这一切都是为了造成希腊民族所重视的──一个完全人的典型。欧特(Code)说:“(希腊)运动员所禁戒的不但是有罪的享乐,就是合法的欢娱也在禁戒之列;照样基督徒的舍己,也不但是只对于有罪的欢乐,也是对于每一个虽然不是恶毒的,却可能浪费时间或使道德能力消失的习惯和享乐。”

  有人说:“我们是如何的被自己的慾望所作弄!命运有两个方法来压倒我们──拒绝我们的愿望和满足我们的愿望。但是那些以神的意志为意志的人,就能够逃脱这二个灾祸。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得益处。”(罗五2-4、八28)

  描写南极的爱德华.威尔逊(Edward Adrian Wilson)的话用来形容十字架的英雄还要更真实些:“他力量的秘诀是在于和许多人的习惯一样,习惯了的自我训练,对于知情的内在教养,给予他的生命一种力量,使他不能对他自己和他的同伴不诚。”我们为什么要有训练?因为训练永不能和作门徒一事分开,我们救恩的首领一生就是过着舍己的生活,自愿的选择受难,所以新约以精兵为门徒的崇高象徵,是没有什么希奇的。新约中到处都是当兵的呼声,保罗说到赛跑、竞走、摔跤、当兵、打仗,在他看来生命是一个不断的竞争、争战和挣扎。(林前七24-27)许多人以为患难就是舒适的脱离,但是我们却拒绝了“神恩典的日子给我们所带来的舍己训练。”(多二11-12)(亚瑟.魏Arthur Way的诠释)

  保罗说:“要在基督耶稣的恩典上刚强起来”,是要“受苦难……好像……精兵。”(提后二1、3)当他要刺激胆怯的提摩太的时候,他就“将神……的恩赐,再如火挑旺起来”,向他挑战,他说:“因为神赐给我们,不是胆怯的心,乃是刚强、仁爱、谨守的心。”(提后一6-7)

  训练──一个何等可怕的字!对于这个世代,这个字就如同冷雨滴在脸上;但是真正的基督徒训练就必须从这一切虚伪的惧怕中被救拔出来。因为真正的训练从来不会叫肉体感觉到舒适的:“没有人会有一个紫罗兰的十字架”──它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叫我们适宜于艰苦的争战,产生自制、坚强我们更新的意志,使它们能按着神的原则行动。真正的训练能使我们选择艰苦的事情,只要它能使我们成为基督更好的精兵。

  三、基甸的三百人

  在以色列国的一个午夜,基甸吹起了号角,有三万二千人应声而起。但其中有二万二千人“惧怕胆怯”的悄悄回家去了,只剩一万勇敢的人;但是单单勇敢还是不够。神选兵是注重质的,神的精兵必须要紧束自己。有一次加拿大的一条桥塌了,压死了许多工人,因为桥的樑不够坚强,顶不住下压的重力。祂自己监督着基甸军队的最后淘汰,这试验很简单,也很奇怪。这剩下的一万人被带到水边去作一件极不重要的事──饮水,其中有九千七百人都作牛饮,要喝个满足,面对着仇敌与争战的现实,他们还是要求舒适,他们完全是生活在感觉的境界中,放纵、冷漠。他们不能成为整夜作战的兵士,他们没有学习顺服,没有学会在意志中生活。虽然他们是勇敢的人,他们肉体的放纵显出他们是不适于打信心的仗,他们的感觉叫他们不适于交战。

  据说在保尔战争时,(Boer War)英国受极大的压力,非常的困难,英政府就召见罗柏斯(Lord Roberts),向他说明黑暗的局面,然后问他是否愿意负起作战的责任;他安静的回答:“是”。他们以为他没有认识一切的危机和难题,主席就又把整个的问题向他解释一次,罗柏斯将军回答说:“就为了这时候,我已经预备了二十年。”无论是地上君王的兵,或是万王之王的精兵,没有是在一日之中就练成的。

  但是其馀的三百人又如何的不同呢?他们有自我的训练、有自制的精神,切望战斗,他们整个的人都集中在打胜仗的目标上。他们用手捧起一口水喝──他们的心已经不在这里。基甸得到了他的军队,适合于交战,勇敢又有训练。他们有勇敢,又加上了有训练的生活。他们是面对绝对压倒之势的敌人。他们要抵抗强大的压力──不但是战争,也是这可笑的,不合理的情形。看哪!三百个带着角、瓶和火把徒手的人要去抵抗像蛆虫那样多的人──十三万五千人。

  神是在他们不注意的时候试验祂的兵。我们在没有外面压力时候的反应,是我们品格最后的试验。我们必须有能抵抗压力的品格。基督必须有严格训练的兵士,他们才能够抵挡现代沉重的压力。潘汤(D. M. Panton)说:“基督是我们的基甸,祂在教会中上下行走,察看我们把自己归入那一类的人。”我们是否愿意使那选我们为精兵的主喜悦呢?那么,我们就不该在试验之下崩溃,起了绉纹。被召的多,选上的少(太二十二14)──因为不是精兵。

  我们好像基甸一样的是在深夜中争战,黑暗渐渐深了,不要梦想这是白昼。因此,训练的问题就成了一个很实际也是很急切的问题。这问题是关于“反应”。在神的旨意中我如何的行动呢?爱好和嗜好、喜爱和不喜爱、感觉和享乐怎么可以带进军事的训练中去!为什么还在愚昧人乐园的“珍珠港”中作梦呢?现代的社会正是如此。黑夜茫茫,但是我们离开家也不远了。要记住!作一个基督的精兵“是要被强迫甚至于在中午作如赴战场一样的急行军”。大半的基督徒觉得(啊!不可靠的感觉!)我们要坐在舒适的花轿中被抬进天国,而别人却正为了奖赏在血海中来往的苦战。

  拿破仑在皮德门战役(Piedmont)时对他的军队演说时,这样说:“你们没有大砲却打了胜仗、没有桥却渡过了江、没有鞋却作急进的行军、没有酒喝却仍然扎营,常常没有麵包吃。谢谢你们的坚持到底!但是战士们!你们还是没有做了什么──因为该做的事还多着呢!”为了格克利的流血和苦斗,为了千百万人需要的呼声;是的,为了这千百万的灵魂可能失去的荣耀,我们要放下我们所宠爱的,忘记我们极轻微的牺牲,停止我们有罪的閒懒。我们救恩的元帅在呼召有自我训练,愿意牺牲的人,有比死更加坚强的热情的人──“因为该做的事还多着呢!”

  摘自:《重生与钉死》(Born Crucified , L. E. Maxwell)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