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基督徒争战

司布真

  基督徒的一生是被呼召来从事一场艰难的战斗。没有一个软弱或柔弱者能赢得这场战役。有人幻想这个争战是在那阳光普照的日子,轻易地就可以追逐他的敌人,或是只要拉着战马的缰绳,成群的敌人就像煌虫般的摔倒在他温暖的帐棚前。我告诉你们没有这回事,每一个与仇敌的小冲突,要得胜都是不容易的。只有幼稚,刚入营的新兵们,才会有这种愚昧的想法──认为只要花一星期来服事神,就可以换得荣耀的冠冕。

  真正的得胜者是经历了一辈子的各种战役。他必须使尽一切的能力才能获胜。但是他若忘了主一直在他身边,这种一生之久的战斗,即便是最坚强的斗士都会沮丧,最勇敢的勇士都会畏惧。哈利路亚!基督是我们生命的力量,我们还惧怕谁呢?主是我们阵线中最强的主力、最旺盛的火力,我们还畏惧谁呢?若我们看到这个,在经历上将立刻转败为胜。但什么是我们的危机呢?就是一个纷乱的心、苦闷的魂与不顺服的灵。

  你是否怀疑基督徒是被呼召来从事一场争战?你若不会经过火般的试炼,神就不需要赐给你一颗坚强的信心;你若不会遇上最猛烈的暴风,神就不需要为你建造一艘最坚固的船。神若不喜欢你在将来的战役中丧命,祂必定会预先把你训练成大能的勇士。

  主的宝剑,属天的宝刀,必须拿来磨撒但的盔甲,才能愈磨愈利。放心地磨吧,这些剑刃永不会被磨坏的,凡产自新耶路撒冷矿石场所提炼出来的武器;是永不会被折断的。哈利路亚!我们会得胜,只要我们在争战的起步就走上了窄路。看哪!十字架把我们的剑磨利了,磨尖了!因为不需要的部分都磨去了,有什么使十架宝剑畏惧呢?

  也许某些时候,我们会倒下、沮丧,但是无疑的,最后的溃败永是属于仇敌的,因为“我们永远是神的儿子”,我们还怕什么呢,假如神要我们前进,谁能吩咐我们站住呢?

译自:(麦田拾遗集)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