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一月刊 |

202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2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

201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1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1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2000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9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8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7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6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5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4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3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2年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1991年
九月刊 | 七月刊 | 五月刊
三月刊 |
一月刊

1990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9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8年
三月刊 | 一月刊 |
1987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1986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5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4年
十一月刊 | 九月刊 | 七月刊
五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3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八月刊
六月刊 | 三月刊 | 一月刊

1982年
十二月刊 | 十一月刊 | 十月刊
九月刊 | 八月刊 | 七月刊 | 六月刊五月刊 | 四月刊 | 三月刊 | 二月刊 | 一月刊
1981年
十二月刊 | 十月刊 | 七月刊 | 四月刊 | 一月刊




痛 苦

彭克丽(Corrie ten Boom)

  一天我探望一位朋友包伯,他曾经过一次可怕的意外伤害。当我进到他的房间,他睁开眼睛看着我,只说出一句话:“痛苦。”我从他的脸上看出,他几乎是无法忍受他的苦痛。那个晚上我留下陪他。

  过了一会儿,我看他能够听我讲话了,就告诉他我在集中营时曾有过的经历。我说:“包伯,我在集中营时曾受到很大的痛苦,那就是我所有的衣服被剥光,且要赤裸的站着。我告诉我的妹妹,‘我不能忍受这事,这是比我们所曾经忍受过的其他的苦况更不能忍受。’忽然,我彷佛看见耶稣在十字架上,我记得圣经里说:‘他们拿去祂的衣服。’耶稣赤裸的挂在那里。由于我自己所受的痛苦,使我知道了一点点耶稣的痛苦,这事给了我力量,于是我能够忍受我自己的痛苦。爱是如此令人惊奇——如此的神圣——我的生活,我的灵魂,及我所有的需要都能供应。包伯,你能了解为什么耶稣必须死在十字架上,承受着无法忍受的痛苦的意义么?你想一想祂的手,祂的脚,祂的身体,并祂这样的死是为了你和我。”

  我沉默着,包伯闭上眼睛。但一会儿后他看着我说:“我正在仰望耶稣。是的,我仅仅了解一点点祂所忍受的痛苦。这使我非常感谢,因祂的死全是为了我。”

  包伯的脸比先前松弛多了,并且我看见他的眼里露出平安。一会儿之后,他睡看了,我轻轻地走出房间。

  第二天我有机会再去探望他。他说:“卡莉,每次我很痛苦几乎无法忍受时,我便思想耶稣,这使我非常地感谢祂!这就是现在我有力量忍受它的原因。请再多告诉我一些你在集中营受痛苦时你的想法,你曾经痛苦过吗?”

  “我当然有,你知道当时是什么帮助了我?‘我想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罗8:18)我们盼望有一天,我们能到那个地方,那里没有痛苦,没有残酷,没有死亡。哦!包伯,还有更好的在等待我们呢!那不是一件可喜乐的事么?”

  我第一次看见他笑了。他说:“是的,那是何等喜乐!将是最好的事了!”

  “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启21:4)

译自:祂看顾、祂安慰(He Cares,He Comforts)

回目录 >>下一篇